藥師法門文彙

 

竺摩法師等講述

 

日光菩薩•月光菩薩

藥師十二神將

藥師佛心咒

藥師經題語

兩大法門盛衰情形

東西兩法並行不悖

藥師法門的妙義

藥師經旁解序

藥師經軌

 

日光菩薩•月光菩薩

 

日光菩薩與月光菩薩,梵語surya-prabha與candra-prabha,即日光遍照、月光遍照之意。

 

『日光遍照』在佛法上表智慧,放射無量光明,普透一切宇宙生命,使自昏昧迷矇中醒覺;『月光遍照』在佛法上表靜定,映現明澈清輝,容攝大千芸芸眾生,使免於受貪、瞋、痴、三毒逼惱。二者共同輔弼東方淨土藥師如來弘揚正法,一左一右,普渡有情,位補佛處,尊貴有如釋迦佛側的文殊、普賢。

 

相傳藥師如來與日光、月光菩薩本為父子,久遠劫前曾於電光如來法運中勤修梵行,受電光如來咐囑分別改名為醫王與日照、月照,發無上菩提大願,誓救六道一切有情出輪迴苦。

 

二尊菩薩在密宗的形像有多種,其中有以日光菩薩為通身赤紅色,坐赤蓮上,左手持赤蓮,右手半舉朝內結印,蓮上安日輪;月光菩薩為童子形,坐赤蓮上,黃色裝,右手執上安半月之細葉青蓮,左手持未敷蓮花。

 

另據《觀音菩薩大悲心陀羅尼經》記載,二尊菩薩發心擁護修習大悲咒的行者,傳下二種神咒,若能至誠持誦,可得增上助力,除災辟魔,成就一切善法,功德巍巍。

 

  日光菩薩:                           月光菩薩:

 

摘自——《十方雜誌》,喜見著。七十八年三月版 

 

藥師十二神將

 

「藥師十二神將」是藥師如來的分身,或其眷屬,是圍繞于本尊的守護者,又稱十二藥叉大將,或十二神明,是順應藥師如來之十二大願而化現之羯摩神。在《藥師本願功德經》內曰:「世尊!我等今蒙佛陀之威力,得聞藥師如來名號,不恐怖惡趣,我等相率,皆同一心,乃至盡形,歸依佛法僧,誓當負荷一切有情,作為義利饒益安樂」。

 

由此可知,此藥師十二神將,為晝夜十二時之護法神,其頭上戴十二支冠,為其標幟。玆根據《藥師觀行儀軌》,將各神將之名稱、形像,及持物等略述如下:

 

一、毗羯羅大將——此大將的本地為釋迦如來,是子時之守護神。通身青色,現忿怒形,頭戴鼠冠,右手下垂持三鈷,左手作拉右袖之形態。

 

二、招杜羅大將——此大將的本地為金剛手菩薩,是丑時之守護神。通身赤色,現忿怒形,頭戴牛冠,右手把橫劍,左手開掌執劍尖。

 

三、真達羅大將——此大將的本地為普賢菩薩,是寅時之守護神。現笑怒容貌,頭戴虎冠,右手捧寶珠,左手把寶棒。

 

四、摩虎羅大將——此大將的本地為藥師如來,是卯時之守護神。通身青色,稍作忿怒相,頭髮赤色上聳,頭戴兔冠,右手做拳當腰,左手持斧。

 

五、波夷羅大將——此大將的本地為文殊菩薩,是辰時之守護神。身呈白肉色,容貌忿怒,頭戴龍冠,右手屈臂,作拳攜矢,左手持弓。

 

六、因達羅大將——此大將的本地為地藏菩薩,是巳時之守護神。通身赤色,頭戴蛇冠,右手屈肘開掌,置于胸邊,左手執三股戟。

 

七、瑚底羅大將——此大將的本地為虛空藏菩薩,是午時之守護神。通身赤色,現忿怒形,頭戴馬冠,右手把三股戟,左手持螺具。

 

八、頞你羅大將——此大將的本地為摩利支天,是未時之守護神。通身白色,現忿怒形,頭髮上聳,頭戴羊冠,右手執箭羽,左手持矢根,將此箭彎成弓形。

 

九、安底羅大將——此大將的本地為觀世音菩薩,是申時之守護神。通身赤色,現大忿怒形,頭戴猴冠,右手屈肘于右胸前開掌向前,屈左手,開掌,掌上放寶珠。

 

十、迷企羅大將——此大將的本地為阿彌陀如來,是酉時之守護神。通身赤色,現忿怒形,頭戴雞冠,右手持獨鈷,左手作拳押下腹部。

 

十一、伐折羅大將——此大將的本地為勢至菩薩,是戍時之守護神。通身青色,現忿怒形,頭髮茂盛聳上,頭戴狗冠,右手持劍,左手作拳當腰。

 

十二、宮毗羅大將——此大將的本地為彌勒菩薩,是亥時之守護神。通身赤色,現忿怒形,頭戴豬冠,右手執大刀橫于頭上,左手開掌當腰。

 

摘自——《佛菩薩的戶籍》,大乘印經會出版,楊白衣居士著 

 

藥師佛心咒

 

 

藥師經題語

玉琳國師 

 

予辭恩絕塵,不暇披覽。偶入藏,閱《藥師如來本願功德》,不覺手額失聲,願人人入如來願海也。或問:『何於此經驚歎如是?』告之曰:『予見世人,順境淪溺者不一;富貴可畏,甚於貧賤。今此如來,使人所求如願;遂從此永不退道,直至菩提。則欲於王臣長者,一切人中,作同事攝。不乘如來願航,何從濟乎。』

 

大凡修持,須量己量法,直心直行。誠能厭惡三界,堅志往生,則專依《阿彌陀經》,收攝六根,淨念相繼;所謂執持名號,一心不亂,決定往生。此先自利而後利人者,之所為也。若於現前富貴功名,未能忘情,男女飲食之欲,未知深厭,則於往生法門,未易深信。即信矣,身修淨土,而心戀娑婆,果何益乎?則求其不離欲鉤,而成佛智,處於順境,不致淪胥者,固無如修持藥師願海者之殊勝難思也!若能信行,久久不懈,知不獨富貴功名,轉女成男,離危迪吉,如如意珠,隨願成就。即得於一切成就處,直至菩提。永無退轉,何幸如之。人間亦有揚州鶴,但泛如來功德船。

 

兩大法門盛衰情形

竺摩法師 

 

藥師與彌陀兩大法門,在釋迦佛法中應該平衡發展才對,可是大家多知道有彌陀法門,求生淨土,很少人知道有藥師法門,能夠延壽長生,這是什麼原因呢?大概是中國佛法在晚唐的時候,經過三武一宗的毀法,天台賢首性相各宗經論皆被摧毀,唯禪宗不立文字,不用經典,山林水邊,皆可做其功夫,故唯禪宗流盛,其他顯教各種法門,皆告衰微。到了宋朝,宗匠不多,禪宗亦漸走下坡,而念佛法門,有起而代之之勢。一句彌陀,天下披靡,所以淨土法門獨盛,人皆偏於念佛往生,送死度亡;致使消災增福,現生可以隨願所求的藥師法門,反而隱晦不揚,好似全部佛法,就只有淨土法門全權代表,其他法門都一落千丈了!

 

到了清朝,有位玉琳國師出現,他閱大藏經,發見《藥師經》,覺到藥師佛所發的十二大願,多是注重福利現世眾生,繁榮現實社會。他覺得這個法門很合時代潮流,對偏重彌陀法門來講,是有補偏救弊的作用,他就出來提倡,且替《藥師經》流通本做了一篇很好的序文,裡面有兩句動人的詩句說:『人間亦有揚州鶴,但泛如來功德船』。他對於這部經可謂推重備至。

 

在他兩句詩中,還有一點意義要說明:從前有四個友人閒談自己的愛好;一個愛有錢十萬;享受富貴生活;一個愛去揚州玩耍,覺得揚州是人間天堂;一個愛騎鶴上天雲遊四海;另一個則很坦白、亦很漂亮,他要愛錢、愛去揚州、亦愛騎鶴去揚州。正所謂『腰纏十萬貫,騎鶴上揚州』,樣樣都要得到如願以償。現在玉琳國師的詩意,就在你們只要誧《藥師經》,照《藥師經》修行,遊泛藥師如來的功德法船,人間什麼富貴都可以求得,「腰纏十萬貫,騎鶴上揚州」,更無問題了。

 

又玉琳國師對於弘揚這《藥師經》的因緣,還有好多好多。相傳玉琳前世為僧,相貌奇醜。有相府千金之女布施財物,來寺分派眾僧,分至此醜僧之前,心驚憎厭,不分給他。僧有感觸,專禮藥師佛,願求來世相貌美麗,不使人家討厭。結果轉世為玉琳,相貌美麗、英俊非凡;而那位相府千金,因齋僧布施,轉世仍為千金小姐,追求玉琳,費盡心機,不得所願,生起相思病來,奄奄一息,幾乎嗚呼,未曾哀哉。後因相府邀請,玉琳收她為徒,教她打佛七,不敷脂粉,一心用功,睡不足,食不夠,不斷地坐香和跑香,七天之後,她的樣子不是夜叉,亦成醜鬼。玉琳叫她對鏡看看,妳的美麗在那堙H小姐見到鏡中醜樣,頓悟人生如幻,一切無常。後來亦發心學佛,不貪人間富貴,騎鶴上天,而是歸心淨土,神遊淨域了。

 

東西兩法並行不悖

竺摩法師 

 

這兩法,是指藥師法門與淨土法門。藥師法門是重於現生的消災延壽的,釋尊把這延生法門,付之於藥師如來;淨土法門是重於將來度亡往生的,釋尊把這法門付之於西方的彌陀如來。這兩大法門是佛法大宗,如果弘法的法師不分東西,同時弘揚,並駕齊驅,則學佛之人,延生度亡,各有所托,如車之兩輪,鳥之兩翼,缺一不成,這是最好不過的。古人說:「道不同不相為謀」;今既同為佛為道,自然可以並行不悖,同時並進,興旺佛法,也是眾生的幸福!

 

在釋尊未說《藥師經》之前,先說《阿彌陀經》,把西方佛國淨土的依正莊嚴已說得很詳細清楚,所以在東方淨土的《藥師經》中,只於學理多點述說,淨土依正莊嚴的事相略為提到吧了。同時這二種法門,在《藥師經》中已見有說法融會不可拘泥的地方。如經中所說:

 

「曼殊室利,若有四眾苾芻、苾芻尼,鄔波索迦、鄔波斯加,及餘淨信善男子善女子等,有能受持八分齋戒,或經一年,或復三月,受持學處,以此善根,願生西方極樂世界無量壽佛所,聽聞正法而未定者,若聞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臨命終時,有八大菩薩,其名曰:文殊師利菩薩、觀世音菩薩、得大勢菩薩、無盡意菩薩、寶檀華菩薩、藥王菩薩、藥上菩薩、彌勒菩薩,是八大菩薩,乘空而來,示其道路,即於彼界種種雜色眾寶花中,自然化生,或有因此生於天上,雖生天上,而本善根亦未窮盡,不復更生諸餘惡趣。天上壽盡,還生人間,或為輪王,統攝四州,威德自在,安立無量百千有情於十善道。』

 

從這段經文中,很清楚地告訴我們:如果有念阿彌陀佛的男子女人,持戒修齋,願生西方,親近彌陀,或因功力不足,其心未定,到了臨命終時,若能有福分聽到藥師佛名,或意念藥師佛名號,臨終就有八大菩薩,親來迎接,引導你於西方眾色蓮花之中,自然化生。或因你積善的福分而生天上,不生惡趣;天上壽終再生人間,亦為聖王,教化人民,同行十善法門,使國家和樂,人民安居。由此足證念佛之人要生西方的,亦不必認為念東方藥師佛就不對,或以為念錯了,那完全是自己對佛法思想未曾搞通的錯誤。現在既說聞藥師佛名,臨終就有八大菩薩來導你往生西方,反過來說,你若念藥師佛名,將來要求東方藥師佛的琉璃淨土,或因功力不足,心意未定,若聞阿彌陀佛名號,可能亦來這八大菩薩送你生於東方琉璃世界。本來佛佛道同,十方淨土在聖者境地,應無分別隔離,眾生我見未忘,妄想分別,多生執障,反而畫地自限,弄得自己隔歷不融了。六祖惠能曾說:「東方人念佛要生西方,西方人念佛又生什麼地方呢?」我們現在可憑上段《藥師經》意,大膽地答覆六祖:「西方人念佛,亦可以生東方淨土。」六祖重禪,意在破除念佛人之執障,那麼我這樣說法,如能會融佛意,想不致於離題太遠,有什麼大過錯的吧!

 

在《藥師經》中還有一個特別的說法,在其他經中並不多見。他說我們人生下來就有兩個「俱生神」,與生俱來,跟住我們,記載我們一生所作的善惡,一神記善,一神記惡,「隨其所作,若罪若福,皆具書之」,歷歷分明,一絲不紊,到各人臨終之時,此二神負責將此紀錄罪福之書,「盡持授與琰魔法王」,由王憑此紀錄,推算罪福,而判定之。有福者上升,自無問題,造罪者將淪苦處,憂怖萬狀,那時若有在生親戚家眷為他誦經禮懺,懺悔修福,亦可減輕他們業報,所以這《藥師徑》雖然注重延生求福延壽,同時亦注意到亡者的利益,可謂「冥陽兩利,存歿均霑」之寶典。吾人學佛目的為「淨佛國土,成就眾生」,那就不可不注意修習了!

 

藥師法門的妙義

〔民國六十三年農曆三月二十四日慈濟法會講詞〕

證嚴法師 

 

諸位委員、會員善德:

 

時光似箭,迅速飛逝過去,今天又是再另一個月的二十四日了,尤其是這個月——三月二十四日,今天我們慈濟功德會成立以來八年整的紀念日。適逢此時,我懷著幾種的感想,想提出與諸位談談;一、這次慈濟八週年紀念的佛七,諸位竟能於繁忙中,放下家務事業,踴躍來參加這一年一次的慈濟紀念佛七,七天專心精進修持,每天三次講解《藥師經》的教義,諸位都能聚精會神細心聽講,都不因坐久了而表現疲厭的態度,又每天早課前禮拜,《大悲懺》時也都那麼誠懇摯敬,真使我得到從未曾有的高興,衷心地感激,無限的安慰!這是我幾年來心靈上最豐富的收穫,真是一次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的盛況!

 

在這極忙碌社會裡,不分男女老少,人人都有事業、職業、工業、家業、學業、農業等等數不完的忙忙碌碌的繁忙事業,平常想要抽出一些時間到寺院禮佛聽經,都好像很不容易似的,別說是其他的修持研究,在時間上更是困難了。況且放下一切到寺院專修,更是叫人不敢抱太樂觀的妄想。的確的,我是這樣想,我做事一向都是順其自然,出其誠意,不宣傳、不勉強、不鼓勵為原則;佛七的前一天,在我心裡的估計,來參加的人數,最多也不會超過十五人,因為往年常來參加的幾位委員同修,有的是媳婦生產〔坐月〕,有的是因急事到臺北,又有幾位身體病弱,看情形好像都不能來參加了。可是佛法的成就,往往都會給人一種不可思議的奇蹟,本來十五個人的預算,竟增加為六十多人,而且都是七天住宿,在敝舍專心修持的。他們有十一位從臺北專程趕來參加的,有的竟將要務暫時放下,各自南北部趕回來,有的還抱著病弱的身體來參加,更有好幾位從未來過新發心的菩薩,也都互相勉勵來參加。諸位能不以敝舍的地方狹窄、住宿不方便而起厭煩,我表示歉意時,你們卻都謙誠安怡地說:「來的目的都是為了修持、拜佛、念佛、聽經,大家聚首在一起更覺得意趣濃厚,增加道心。」諸位這樣殷懃熱心向道,能不叫我興奮嗎?您們的表現給我極大的安慰!所以我說,這是我幾年來,心靈上最豐富的大收獲!

 

況且,我創立慈濟最大的意趣,是為了振興佛教,希望人人都能認清佛教的真正教義,更希望人人都能實踐佛陀慈悲濟世的精神,進而共同步入佛法解脫門。像諸位同修,多數都是先入慈濟的善法門,現在都漸向佛法律儀門進修,能再不斷地向前精進,那便是究竟的解脫門了。我最大的一個祈望是:諸位同修都能永遠保持著像現在「以法為重的道心」,共攜互勉,以慈濟做橋樑,邁向究竟解脫門,通達到佛陀的常寂光境!

 

今年我們慈濟紀念的佛七,所打的藥師佛七,七天專心稱念消災延壽藥師佛的聖號,在這七天的時間,每日三時〔三次〕講解《藥師經》的教義,是希望能儘量使諸位同修,能得了解藥師佛在因地開始修行時,所發的十二種大願,是為了救度我們現在末世的眾生而誓志立願,自發願到成佛,乃至到現在,還是時刻不休地實踐著他救世救人願行,世間千類萬狀種種的災難苦厄,藥師佛的十二大願中,就總括了解除宇宙間的橫禍災難,和救濟眾生身心迫惱的困厄。這七天二十一次的講解,諸位大體也都知道,藥師法門的大意,其主要的內容是:提倡人生,了解尊重自己,人人都有與佛同等〔平等〕的「佛性」。佛陀要我們常常憶念藥師佛的德行名號,也就是希望我們倣效藥師佛的願行,和平處世,改善邪蔽的思想,矯正不端的行為,福利社會人群,倡導教育、健康、及正常的娛樂,對於貧困、孤老無依、殘廢病苦等眾生,更須要起憐愍心,儘量慈濟他們,也能獲得和平的快樂,這是在藥師佛十二大願中,我們的教主釋迦牟尼佛,都已很詳細地為我們啟示了。學佛的行者,應該遵行佛的教法,發大乘心,實行菩薩為眾生服務的精神。

 

慈濟自成立的第一個月開始,到現在共為九十九個月,每個月二十四這一天都集諸善德同修,誦持《藥師經》,也就是因為慈濟功德會的宗旨是:以《藥師經》媕Y釋迦牟尼佛為我們所啟示的藥師佛的十二大願,實行普遍於社會,顯揚佛法的救世利生的教義,我們必須仗三寶的力量加持,使我們起慇重心,立正信念,所以每日持誦《藥師經》,增長功德!

 

《藥師經》再三提示我們,時常「憶念受持」,便會得到隨心所求,滿足其願,如經文內中記載:「隨所樂求,一切皆遂:求長壽得長壽,求富饒得富饒,求官位得官位,求男女得男女。」像這樣現實社會人人祈求的現生中四種福報,只要專心憶念受持,就會如願以償!「憶念」,是要我們時時記得藥師佛的十二大願,並學著時時實行,就是說:要求自己長壽,必要先做放生護生、醫病施藥的事業;求富饒,必先布施財物,救濟貧困;求官位權力,必先取人信服;要求男女〔子女〕,也必先廣結善緣。總而言之,我們要求獲得世間的利益,必須要付出一分的努力。現在時處末世,世間幾乎每天都有災害禍亂,這是世間的病態,人既然住在這病態的世間中,必是危險不安的,縱然求得了世間的財、子、福、壽等人事物欲滿足,而所住的地方不平安〔如水、火、風、地震或是戰亂等災害〕,物質財利等對我們有何作用呢?所以佛陀啟示我們要自救必先救人,要救人就不能不救世,要救世就先救心,須要救普天下的眾生心。所以說心正、身修、家齊、國治、就天下太平了,這是件艱巨的工作,必須要大家的力量,互相輾轉相勸,共同勉勵,邁入藥師佛的十二大願中,以祈達到自救救人,自度度人,願諸位同修都利用慈濟作為渡彼岸的橋樑吧!

 

這前後八天,誤了諸位寶貴的時間,我沒有什麼好資料貢獻諸位,不過,我感覺這部《藥師經》最適合現世眾生的機宜,但願往後每月慈濟法會中,再擇段相互研究。今年佛七的盛況真出乎我意料之外,諸位踴躍精進的精神,更使我感激難忘,希望諸位能保持永琲漱腄A來年的佛七,是否會比今年創下更好的成績,這要看您們的道心及輾轉勸化的力量了!

 

好了,讓我們虔誠地將這佛七的功德,迴向慈濟會員同仁,及海內外護持的大德,願藥師佛的願力加持,所求願滿,諸事如意!

 

藥師經旁解序

何子培 

 

夫棲神淨業者,咸以西方極樂國土為唯一之歸宿矣。而不知尚有藥師如來,所報得之東方琉璃世界;其功德莊嚴,亦不可思議也。故世尊於示演《阿彌陀經》之後,即復繼以是經,使世人知琉璃樂國;同一法界,清淨莊嚴,無二無別。若各隨其願力因緣而往生焉,皆不退轉也。本經自云:『然彼國土,亦如西方極樂世界,等無差別。』又云:『至心念誦,命終之後,生彼世界,得不退轉,乃至菩提。』是世尊於琉璃樂國,同示讚歎,同勸往生,意無岐異。修淨業者,慎勿輕為抑揚,致干罪咎也。

 

本經前後凡五譯,而以奘譯本為最通行。以前雖有疏註數家,然或繁蕪而難尋端緒,或簡略而不適初機。今夏,本局經理沈彬翰居士授以是經,命依壽春本《金剛經註解》形式,為之註釋。受命兢兢,懼無以媲美前軌,為通人君子所訶也。乃據太賢《藥師經古跡記》,靈耀《藥師經直解》,及普霦《藥師經疏鈔擇要》,擷精取華,註於經文之旁。每段又挈其大意而置於書眉,務使眉批註釋,皆極精切簡明而後已。或偶述臆見,亦必深思熟慮而後出之,不敢負唐突聖言之愆;亦竊本古人,述而不作之遺意焉。

 

夫西方淨土,自廬山建社,列祖相承,修淨業者,盛於古今。證往生者,不知凡幾。而東方琉璃國土,發願往生者,自亦不乏其人。倘棲心淨業之士,能共起宏揚,誓生彼國,則豈惟藥師彌陀,同懷慶悅;琉璃蓮華,相得益彰。而世尊殷勤付囑此經之意,亦庶幾為不虛也夫。

 

二十二年秋月,何子培序於佛學書局 

 

藥師經軌

何子培 

 

《藥師經》翻譯最早者,為《佛說灌頂拔除過罪生死經》,即《大灌頂神咒經》卷十二,東晉帛尸梨密譯。次為《琉璃光經》一卷,劉宋慧簡譯。三為《佛說藥師如來本願經》一卷,隋達磨笈多譯。四為《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一卷,唐玄奘譯。五《藥師琉璃光七佛本願功德經》二卷,唐義淨譯。以上稱為《藥師經》五譯。此中前四譯,單述藥師如來之事,故云《藥師經》。第五譯於上卷述六佛之事,下卷述藥師如來之事,故云《七佛藥師經》。然普通所謂《藥師經》者,係指玄奘譯本而言。

 

其疏釋有《藥師經疏》一卷,唐窺基撰。《藥師經鈔》二卷,善珠撰。《藥師經疏鈔》,伯亭老人著。《藥師經疏鈔擇要》三卷,普霦據伯亭老人疏鈔而節要者。《藥師經燈》一卷,淨挺著。《藥師經直解》二卷,清天台靈耀撰。《藥師經古跡記》,唐新羅國太賢撰(新羅國即今朝鮮)。《藥師經纂解》四卷,亮汰述。皆玄奘譯本也。

 

此外尚有《藥師如來觀行儀軌法》一卷,唐金剛智譯。《藥師如來念誦儀軌》一卷,唐廣智不空譯。《藥師琉璃光如來念誦儀軌》一卷,唐一行撰集。《藥師七佛本願功德經念誦儀軌》,《藥師七佛念誦儀軌供養法》,均元沙囉吧譯。

 

又懺法有《藥師懺》一種。關於藥師如來經軌,大約在是矣!

 

摘自《藥師經旁解》,何子培著 

 


回善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