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性談

王鳳儀講話

大 綱


不怨人

  • 我常研究,怨人是苦海。越怨人,心裏越難過,以致不是病,就是招禍,不是苦海是什麼?管人是地獄,管一分,別人恨一分。管十分,別人恨十分。不是地獄是什麼?必須反過來,能領人的才能了人間債,盡了做人的道。能度人的就是神,能成人的就是佛。

  • 君子求己,小人求人。君子無德怨自修,小人有過怨他人。嘴裡不怨,心裏怨,越怨越難過,怨氣有毒,存在心裏,不但難受,還會生病,等於是自己服毒藥。人若能反省,找著自己的不是(錯誤),自然不往外怨。你能、不怨不能的,你會、不怨不會的,明白對面人的道,就不怨人了。

  • 現今的人,都因為別人看不起自己,就不樂。其實我這個人,好就是好,歹就是歹,管別人看得起看不起呢?只是一個不怨人,就能成佛。現在的精明人,都好算賬。算起來、不是後悔,就是抱屈,那能不病呢?

  • 不怨人三個字,妙到極點啦!(不怨人是真陽土。)

不生氣 不上火

  • 我常研究,火逆的多吐血,氣逆的多吐食。要能行道、明道,氣火都消了。

  • 上火是「龍吟」,生氣是「虎嘯」,人能降扶住氣火,才能成道。有人惹你,你別生氣,若是生氣,氣往下行變成寒。有事逼你,你別著急,若是著急,火往上行變為熱。寒熱都會傷人。修行人,遇好事不喜,遇壞事不愁,氣火自然不生,就是「降龍伏虎」。能降扶住,他就為我用。降伏不住,他就是妖孽了。

  • 稟性(怒、恨、怨、惱、煩,又稱氣秉性。)用事,鬼來當家。因為生氣,上火一定害病,生病就是被鬼給打倒了!正念一生、神就來,邪念一起、鬼就到。可惜人都不肯當神,甘願做鬼!

  • 火是由心裏生的,人心一動就生火。一著急,火往上升。一動念,火往外散。若能定住心,火自然下降。不守本分的人,額外的貪求,火就妄動。若能把心放下,不替人著急,就不起火,該有多麼輕快!

  • 動性(耍脾氣)是火,心裏生氣,才是氣。佛說「七處心燈」,我說不如掐死一頭。人心一死,道心自生。人心一動,道心自滅。爭貪的念頭,就生出來了。因爭生氣,因貪上火,氣火攻心,整天煩惱,就是富貴,也沒樂趣。所以古人治心,如同治病。我說把心掐死,多麼省事。

找好處 認不是

  • 修好的人多,得好的人少,是因為什麼呢?就是因為心裏存的,都是別人的不好,又怎能得好呢?

  • 找人好處是「聚靈」,看人毛病(缺點)是「收贓」。「聚靈」是收陽光,心裏溫暖,能夠養心;「收贓」是存陰氣,心裏陰沉,就會傷身。人人都有好處,就是惡人,也有好處,正面找不著,從反面上找。土匪還有個義字,若是出賣朋友,義字一倒,一定落網。所以我說,找好處是「暖心丸」,到處有緣,永無苦惱。

  • 找好處是真金,要想找好處,就得以志為根,在沒有絲毫的好處裏,找出真好處來,在忍無可忍時,還能忍得住,就是「大義參天」。

  • 認不是生智慧水,水能調五味、合五色,隨方就圓。人的性子,要能練得像水一樣,就成道了。所以古人說「上善若水」。

  • 人和天地是一體,天下的事都是自己份內的事,世界沒好,咱們那能沒有不是?不是(錯誤)到處都有,低頭也是、抬頭也是、睜眼也是、閉眼也是。看妻子不好是低頭不是,看老人不對是抬頭不是,看別人不對是睜眼不是,心裏尋思別人不對是閉眼不是。依我說,有不明白的道,不會做的事,都是不是。人要能找著本份,才知道不是。人把天理丟了,道理迷了,情理虧了,才知道認不是(承認不對即認錯)。

  • 要能把不是認真了,自然神清氣爽、心平氣和。

  • 認不是生智慧水,找好處生響亮金。

  • 找好處開了天堂路,認不是閉上地獄門。

  • 認不是勝服「清涼散」,找好處勝用「暖心丸」。

五行性

  • 我所講的五行,是以木、火、土、金、水五個字代表來說的。和佛家的五戒,道家的五元,儒家的五常是一樣的。

  • 人的苦都在性子中呢!不服人是陰木,好爭理是陰火,好怨人是陰土,好分辯是陰金,好煩人是陰水。

  • 木性人招難,火性人受苦,土性人受累,金性人受貧,水性人受氣,像聚寶盆似的,內裏有什麼,就聚什麼。太上說:「禍福無門,惟人自招。」一點也不錯。所以我說,好事歹事都是性子招的。

  • 常人的性子都有所偏,偏於火的爭理,偏於土的欺人,偏於金的傷人,偏於水的淹人,偏於木的頂撞人。能化除這一偏之性,自然的道。

  • 陰木性人,抗上、不服人,好生怒氣。怒氣傷肝,頭迷眼花、兩臂麻木、胸隔不舒、耳鳴牙痛、癱瘓中風。 陰火性人,急躁、爭理、喜虛榮、愛面子,好恨人。恨人傷心、心熱心跳、失眠顛狂、瘖啞疔瘡。 陰土性人,蠢笨蠻橫、疑心重、好怨人。怨人傷脾,膨悶脹飽、腹痛吐瀉、虛弱氣短。 陰金性人,殘忍嫉妒(愛小)、虛偽好辯,好惱人。惱人傷肺,氣喘咳嗽、肺癆咯血。 陰水性人,愚魯遲鈍、多憂多慮,好煩人。煩人傷腎,腰腿痠痛、遺精陰痿。 所以說什麼性,就得什麼病。

  • 我所說的五行,和佛家的五戒是一樣的。生怒氣(木)便是殺;好穿衣服、求好看(火)便是淫;買東西少給一文錢(金)也是盜;好吃好東西(水)便是酒;說半句謊話(土)也是妄。

  • 真木是佛的根(木性仁慈),真(陽)木性人有主意、能忍辱,能立萬物。真火是神的根,火主明理,知時達務,能化萬物,不為萬物所拘。真土是道的根,信因果,能容能化,能生萬物。別人壞是別人的因果,你不要怨他,也不要替他著急。真金是仙的根,能找人好處,找好處生響亮金,和人聚萬緣,有義氣、有果斷力,遇事迎刃而解,能創萬物。真水是聖的根,能認不是,認不是生智慧水。性柔和,能養萬物。人如果得不著真五行,固執稟性用事,就死在五行裏啦!

  • 今生是什麼性,就知道前生是做什麼的。今生是火性,前生一定是當官的;今生是水性,前生一定是商人;今生是木性,前生一定是工人;今生是土性,前生一定是莊稼人;今生是金性,前生一定是讀書人。

  • 前生好打獵或好殺害生靈的,今生火性就高。前生好抗上的,今生木性就大。前生好說謊的,今生金性就強。前生好怨人的,今生土性就厚。

  • 達天時是陽火,信因果是陽土,找好處是陽金,認不是是陽水,能受氣是真陽木,這是真五行。

  • 現今的天時,人人性裏都有火。火性人主貪,好爭理,所以才爭貪不已、戰亂不息。不爭不貪是真陽火,真陽火才能達天時。(達天時不爭不貪)

三界

  • 人是三界生的,天賦人的性,地賦人的命,父母生的身,所以說三界是人的來蹤。性存天理,心存道理,身盡情理,才能返本歸根。人只知有個身我,不知天上有個性我,地府有個命我。性化了,天上的性我得天爵。道理明了,地府的命我得人爵。所以一人本有三身,可惜人都不知道啊!

  • 我所講的「性存天理、心存道理、身盡情理。」和佛家的三皈,道家的三華,儒家的三綱是一樣的。

  • 佛家的三皈就是性、心、身。性存天理就是皈依佛,心存道理就是皈依法,身盡情理就是皈依僧。

  • 道家的三華就是性、心、身。性華開貪天理足,心華開到理足,身華開情理足。

  • 儒家的三達德就是性、心、身。性存天理有仁,心存道理有智,身盡情理有勇。

  • 三界就是三教,儒家從立命做起,道家從鍊身做起,佛家從養性做起。

  • 性存天理要柔和,心存道理要平和,身盡情理要矮和。

  • 性要服人,不服人傷性。心要愛人,不愛人傷心。身要讓人,不讓人傷身。

  • 性、心、身三界不太平,是因為三界中有三個賊,一稟性(又名氣稟性,指怒、恨、怨、惱、煩而言),二私欲,三不良嗜好。要想三界太平,就要用天理捉拿性中的賊,用道理捉拿心裏的賊,用情理捉拿身上的賊。

  • 三皇是天皇、地皇、人皇,人說上古的三位皇帝,我說天皇是玉皇爺,管人的性,人要是動性耍脾氣,天就降災;地皇是閻王爺,管人的命,人要是壞了良心,違背倫常道,地府就降病;人皇是皇王爺,管人的身,人要是犯罪,國法處罰。三皇管人的性心身三界,是為了叫人學好。

  • 心裏心思別人不對是心病,性裏常發脾氣是性病,心病必引起性病,性病必引起身病,能反過來病就好了。

  • 性界清沒有脾氣,心界清沒有私欲,身界清沒有不良嗜好。性不清沒有福,心不清沒有祿,身不清沒有壽,所以要清三界。

  • 三界的病我全會治,必須分開三界、清理三曹。身無不良嗜好,身界就沒有病;心無私欲,心界就沒有病;性無脾氣,性界就沒有病。心性的病,非用道治不好,吃藥是沒效的,可惜人都不知道啊!

  • 人生要道就是去貪、去爭、去攪,貪的虧天理,欠上天的債;爭的虧道理,欠人間債;攪的虧情理,欠陰間債。倘若三個字都犯了,欠三界的債,那能有好結果。 貪就是過,爭就是罪,攪就是孽。

  • 好抱屈傷心,不抱屈保氣保命。好後悔傷性,不後悔保性保福。好怨人傷身,不怨人保身保壽。人能不抱屈、不後悔、不怨人,三界就都不受傷了。

  • 我也有個三省,一省性中有沒有脾氣?有人拂逆我的時候,我的性裏是起什麼作用?二省心裏知不知足?有沒有偏私?吃虧的時候,心裏是什麼滋味?三省行為正不正當?確實會做什麼?這就是我的三省。

  • 我也有個三綱領,就是性存天理、心存道理、身盡情理。委也有個八條目,一不貪、二不爭、三不抱屈、四不後悔、五不院人、六不著急、七不上火、八不生氣。若能做到,不費金錢、不費力氣,不但成道,還能成佛。

  • 人有三寶就是性、心、身。性屬水、心屬火、身屬土。水是人的精,土是人的氣,火是人的神。精足有智慧,氣足有發育,神足有靈。像燒磚似的,先用土坯,再用火燒,最後用水澆,才能堅固。大家講性心身,講幾遍就等於燒幾把火。講透了「三寶」足,勝享百官之富。

  • 能忍則性了,知足則心了,勤勞則身了,這正是好了。不能了,就好不了。

三性

  • 人有三性,一天性、二稟性、三習性。天性是純善無惡的,孟子說的是性善,正是指的天性。人賦的性是稟性,稟性是純惡無善的,荀子主張的性惡,鄭是指的稟性。後添的性叫習性,習性是可善可惡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告子說的性「可東可西」正是指的習性。

  • 以天性用事的會找人好處,以稟性當家的准看人不對。這叫什麼性,招什麼事。

  • 天性有源,稟性有根。前生的習性,就是今生的稟性。能化去稟性(怒、恨、怨、惱、煩),天性就圓滿了。不能化的,一觸即發,像被鬼迷住了似的,所以叫做「五鬼」,鬧的家宅不安。又叫做「五毒」,令人害病死亡。它的根最深,不易拔除。人若是降伏不住它,就難當好人。佛說:「業力隨身,必至妄動無明。」難以成道。

  • 習性是物欲所繞,稟性是人間的煩惱。 能在道德場中盡義務,身界算是脫出去了。會當人的,脫出了心界。稟性化盡,才能脫出了性界。不然怎能「超出三界外」呢?

  • 神足即是德,神足就樂,樂就可以化稟性。脾氣化盡,因果自了。

  • 去習性,化稟性,圓滿天性。

三命

  • 人有三命,一天命、二宿命、三陰命。性與天命合,道義就是天命。心與宿命合,知識、能力、錢財都是宿命。身與陰命合,稟性(怒、恨、怨、惱、煩)就是陰命。把這三命研究明白,你若用好命,你的命准好。命好不好,在乎自己,那用算命呢?

  • 「不知命無以為君子」,不知人不能「達彼岸」。知人的好處是知天命,知人的功勞是知宿命,知人的稟性是知陰命。知命的人才是君子,好動稟性(耍脾氣)消天命,好生怨氣消宿命,好佔便宜長陰命。天命小,要會長。宿命小,要會增。陰命大,要會消。命小要會長,命大要會守,就是「天權在手」。

  • 有人來見我,我先問他是做什麼的?就知道他的天命有多大。再問問他的家業和境況,就知道它的宿命有多大。看看他的稟性大小,就知道他的陰命大小。三命是三界,三界貫通,還有不知道的嗎?

  • 人都沒有為眾人的心,只知為己,所以才糟的。我所以能成為善人,是因為我把為己的心開除了,也就是把宿命掐死了。宿命是無盡無休的,為它還有頭嗎?

  • 孟子說:「修其天爵而人爵從之」。可是人一得了人爵,就不再修天爵啦!修德性是長天命。學習技藝、多積錢財,都是長宿命。善用宿命的長知足,能消陰命。不會用的長陰命,只有長天命,是一定可以消ㄣ命。現今的人,只知道用陰命,重宿命,不知道長天命,又怎能明白天道呢?

  • 以宿命為公益的長天命,以宿命為自己享受的長陰命。所以說有錢會花超三界,不會花的孽難逃。

  • 香瓜、苦的時候正長,天命、苦的時候也正長。

  • 不說人的不對,是消陰命。能忍才可以消陰命。若能忍受大侮辱,便消許多陰命。

  • 天命大的宿命也不小,宿命大的陰命了不了。所以要止宿命、了陰命、長天命。

性命

  • 性命是人的根,我得到了人的根,那道根也就算得著了。道根是人的性,人根是人的命,性根若是好了,那命根也沒個不好。可見人的命不好,都是被性子累的。所以我教人化性,人能化性,就算得道。

  • 性是命的根,有德的人性量必大,性量大,命也必大。人的命都是好命,因為性子不好,把命也拐帶壞啦!

  • 性是根、命是果,紮下根才能結果。人若是定不住性,就是沒紮下根。若不認命,也難結果,好似開個幌花。學道的人,一要化性、二要認命。性化了就不生氣,不生氣才肯吃虧,吃虧就是佔便宜。認命就不怨人,不怨人才能受苦,受苦才能享福。可惜世人都不知道,把性命看輕,把名利看重啦!

  • 古人說:「修命不修性,此是修行第一病;修性不修命,一點靈光無處用。」這話把性命雙修的重要,說得太透徹啦!

四大界

  • 志、意、心、身四大界(四個境界)。迷信的人說,奈何橋上三條路,一條是金、一條是銀、一條就是黃泉路。我說用志做人就是「金」,用意做人就是「銀」,以身心用事,就是走上了「黃泉路」。

  • 我常說,一個人必須把四大界分別清楚。究竟怎樣算是分清呢?若能本性如如不動(罵也不動性、打也不動性、殺了也不動性),把世間的愚人都托起來,使他們成為大智慧人,便是志界,就是佛國的境界。若能心無一物,常樂常憂,便是意界,就是天堂的境界。若是貪得無厭,多憂多慮,便是心界,就是苦海的境界。若是為名為利,爭貪攪擾,花天酒地,流連忘返,好勇鬥狠,便是身界,就是地獄的境界。所以說,志界是佛國、意界是天堂、心界是苦海、身界是地獄。

  • 志界人沒說(沒有說道,怎樣都好),意界人知足,心界人好貪,身界人好鬥。沒說的叫做無心人,知足的叫做淨心人,好貪的叫做操心人,好鬥的叫做糟心人。糟心人是鬼,操心人是人,淨心人是神,沒心人是佛。

  • 身界人只知為身子做打算,有己無人,橫不講理,見著東西就想佔為己有,佔不到便宜就生氣打架,總是發愁,所以是個鬼。心界人貪而無厭,總不知足,滿腦子妄想,好用機謀巧算,所以是個小人。意界人知足常樂,樂就是「神」。志界人一切沒說,看透因果,不找循環,沒說就是「佛」。人要想超凡入聖,得會挪界(轉移境界)。

  • 身界的人互相揭短,心界的人互相爭理,意界的人互相容讓,志界的人互相感謝。

  • 佛界人不思而得,神界人思而得之,魔(心)界人「求」才能得,鬼(身)界人「爭」才能得。

  • 志有志的性,他是無為無不為的。意有意的性,是信著人的,遇著好事就願意讓給別人。心有心的性,他是貪而無厭,一心為己,總想佔人的便宜。身有身的性,他是破壞成性的,人己兩傷也不知悔。所以說,心身兩界,絕不可叫他為主,只可叫他聽命。

  • 道每天都輪迴在我們身上,何必等死後呢?

  • 佛說有三千大千世界,我說有四個大世界,得道的人一眼就看出是那一界的人。比身當人的,不論做到什麼地步也是個破敗星。以心當人的,不論怎麼能幹,也是個操心人。以意當人的,不論事情怎麼多,也不累心,是位活神仙。以志當人的,不論遇著多麼逆的環境,也不動性,就是一尊佛。

  • 有所憂患則志倒,有所恐懼則意倒,有所好樂則心不正,有所忿恨則身不正。

  • 苦極生志,樂極生意。真了就是佛,假了就是魔。有病就是地獄,貪心就是苦海。

  • 會使用志的人,越遇逆境遇樂。會使用意的人,意念多大,義氣也多大。

  • 心中有累,就是命中有累,事實上必有累事。

  • 不高興是生心眼啦!意像皮球似的,有針鼻大小的眼,就漏氣了!性是本、志是根,是萬事萬物的根。根像雨似的,天雨本來無心,可是酸梨必定得了必酸,甘草得了必甜。志在天地之間,也像那雨一樣。

  • 死心才能化性,稟性化了而後意誠,意誠而後志誠,這是一定的道理。

  • 稟性化了就是意,我們化世界,輕則用意,重則使志。能夠用志的,萬世罪孽一筆勾消。可是魔來了,你可得定住,稍微一動,便是種子。

  • 把一切假事看破,自然成真。天堂培有壞人,地獄沒有好人,苦海沒有真人,佛國沒有假人。

  • 用志當人是沒說的、不變的,你欺我、罵我,也是成我。你假、你詐,也是成我。就是殺了我,也是成我。像岳飛就是秦檜助成的。

  • 以志當人就是個真。若是老公公(翁父)被兒媳婦罵了,便該立志說:「妳要能罵動我,算我當不起公公!」能這樣定住就是佛,是佛就有神來保護。以意為主是個樂,樂就是神。

  • 各教聖人,沒有不是以志為主的。我聽說,孔子在陳絕糧,仍然是坦蕩自如,絢歌不輟。又聽說,耶穌被釘十字架,三日復活仍救世人。釋迦佛當忍辱真人時,被歌利王割截肢體,還說:我成佛先度你!他們這種精神,是不是一樣呢?所以我說,各教的形式雖然不同,可是精神是一樣的,若是分門別派就不對啦!

  • 當今之世,諸天神佛,全在人間,可並沒有投生落凡。奪誰的志,誰的靈就來。學那位神佛,那位神佛的靈就到。學那位聖賢,那位聖賢就來。遇著什麼事,就學什麼人。向挑取花樣似的,挑一個做一個。孟子說:「人皆可以為堯舜」,就是叫人奪志。平常人要不奪古人的志,終久是個平常人。

  • 真到了志界,半點火氣也沒有,只剩真樂啦!

學道

  • 人的心理,總是好高,都是愛好。那知、事全糟在高上,壞在好上,好上、高處那裏有道呢?人是正眼沒開,把道看錯啦!別人不敢做的你去做,別人拋棄的你撿來,那就是德,也就是道。向水的就下,把一切物全都托起來,自然歸服你,這就托底。可惜人都好搶上,不肯就下,所以離道遠啦!

  • 世人都怕水深火熱,怕死在裏面。豈不知好名的死在名上,好利的死在利上,每天都處在水深火熱之中,自己還不知道呢!我講道,不要名是「入火不焚」,不要錢是「入水不溺」。

  • 我學道先學損、學窮,別人學高、學講學問,所以沒趕上我。

  • 知足才能落底,知足才能得道,這是得道的要訣。

  • 道是天道,人人都有,並沒有離開人。今人為什麼沒得著呢?舉例來說,逼顆豆子,有了秧必須向上度槳,把豆粒度成了算。人也有本,常心思自己的本(分),誠心求三個月,便能得著,這是我求做活道得著的。

  • 好高是貪、怕壞是粘、好好是孽、嫌不好是缺德,不盡職是丟天命。

  • 只是一個好字,把英雄豪傑都坑害啦!

立命

  • 世人都願享福,為什麼享福的人少、受苦的人多呢?因為人一不知足、二不認命。人要明道,有福會享,沒福也要會找。

  • 看自己不如人,那叫自欺,也叫不知足,這種人准苦。知足的人天命一定長,情理足道理長,到理足天理長,除了就不費力。若是做這個想那個,叫做漏氣。像氣球似的,一漏氣就癟了!又像蒸包子,一漏氣就生了。所以君子做事不嫌事小,有十分力量使七分,又輕鬆又愉快,就是活神仙。一起貪心,便落苦海,不論怎樣大富大貴,也是毫無樂趣。

  • 命就是人的本分,守住本分就立住了天命。天命長、名也准大起來。會當幾個人就得著幾個道。若是不盡職、不盡力、喜虛榮、做假事、有名無實,就立不住命。

  • 道是行的,德是做的,不行沒有道,不做沒有德。上天按天理命名,人要照本分行事,就合天道。本著天道所做的就是天德,也就能不思而得。

  • 行道不可出本位,若是離開本位,不但勞而無功,反而有過。什麼是本位呢?就是人的本分,「素位而行」就可以成道。

  • 人要「素位而行」,做事就不出本位,說話部出本位,思想不出本位,才能當體成真。若是生為女身,羨墓南人,貧窮人妄想富貴,做這個想那個,全是出位的人,怎能成道呢?就像梨要成在梨樹上,不能在杏樹上成。

  • 八德是八個門,都能進入佛國。不過人應當從那個門進,就由那個門進,這就是「素位而行」的意思。我是由忠、孝兩個門進來的,給人放牛、扛活(傭工)全都抱定一個忠字;對老人,抱定一個孝字,這是我敢自信的。

  • 「命者名也」,名正、命就正了。命正、性自然就化啦。所以教人最重要的是教性、教命。

化性

  • 人落在苦海裏,要是沒有會游泳的去救,自己很難出來,因此我立志要救人的性命。救人的命是一時的,還在因果裏;救人的性,是永遠的,是一救萬古,永斷循環。所以救命是有形的,是一時的;救性是無形的,是萬劫不朽的。人性被救,如出苦海,如登彼岸,永不墮落。

  • 人被事物所迷,往往認假為真,那叫看不透。所以才說人不對、和人生氣上火。其實是自己看不透,若能把世事看透,準會笑起來,那能和人生氣打架呢?我當初看世上沒有一個好人,我就生氣,氣的長了十二年瘡癆,幾乎沒把我氣死,直到我三十五歲那年正月聽善書,才知道生氣不對,對天自責,我的瘡癆一夜功夫就好了,立刻出了地獄。

  • 能知人的性,才能認識人。能知物的性,才會利用物,這是和天接碴。什麼樣的人,就存什麼心,說什麼話,辦什麼事。你要是看他不對,是不知他的性,也就是不明白他的道,準被他氣著。就好像屎殼螂好推糞球,黃皮子(鼬)好吃小雞,爭貪的人,好佔便宜。那一界的人,辦那一界的事,所以說都對。

  • 我受種種打擊,立志不生氣、不上火。被人饑笑,也不動性。氣火是兩個「無常鬼」,能把它們降伏住,使火變為「金童」,氣變為「玉女」,不受它們剋,那就是佛。

  • 逆來的是德,人須要認識,吃了虧不可說,必是欠他的,眾人替你抱屈,你就長命。若是無故挨打受氣,也是自己有罪,受過了算還債,還要感激他,若是沒有他打罵,我的罪何時能了?我說小人也有好處,是擠兌人好的,從反面幫助人。像岳飛是秦檜助成的,關公是曹操助成的,怎能不感激他們呢?

  • 一切事沒有不是從因果中來的,逆事來若能樂哈哈地受過去,認為是應該的,自然就了啦。若是受不了,心理含有怨氣,這件事雖然過去,將來必有逆事從來,正因為受而未了的原故。

  • 凡是對面來的,都是命裏有的,所以遇著不如意的事,不對頭的人,要能忍受。孔子在陳絕糧,耶穌被釘十字架,佛被割截肢體,都沒怨人,那才是真認命。真認命才能成道。

  • 人欺人,天不欺人,天加福是逆來的。若是遇著逆事,自己立不住志,那就半途而廢了。

  • 金剛是最硬的東西,所以要立金剛志。愚人受人侮辱,或被人斥責,不以為是加福,反而生氣,是剛倒了!明白人好和愚人生氣,是剛炸了!不倒不炸,才能立住金剛志。

  • 「鍊透人情,就是學問」。要在親友中去鍊,鍊成了就不怕碰。像磚瓦似的,鍊透了就堅固。鍊不透的如同磚胚子,一見水就化了!

  • 要想明德,必須性圓。要想性圓,必須死心。能裝個活死人,性就化了。

  • 捨錢不如捨身,捨身不如捨心,捨心不如捨性。人能捨掉稟性,就算得道。所以我教人化性,是一救萬古,性靈不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