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專刊

漢口專刊社發行(民國35年)

近百年來,我國處於內憂外患,交迫之下,風雨飄搖,環境險惡,同時世界各國,亦互相角逐,弱肉強食,此不平等發展之結果,逐演成三十年前之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後,勝利國,商組聯盟,防止侵略再起,法規嚴密防範周詳,頗似和平有象,太平可期,熟料未及二十年,而第二次世界大戰又告爆發,且此次戰禍之慘烈,較前次大戰猶甚百倍,歷來論我國過去被輕視,受壓迫之原因,為滿清無能,政治腐化,論世界各國,互相角逐,構成世界大戰之原因,係因大口過剩,工商競爭,須向外發展,遭遇抵抗,逐發生鬥爭,此種理由,固成事實,然尚非根本之論,中華聖賢相傳之真人道主流,重在自問自反,將心比心,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孟子云,人必自悔,然後人悔之,家必自悔,然後人悔之,國必自伐,然後人伐之,故世之不得和平之道者,多由自己人事上,違反和平之有以自啟,天地有好生之德,固不願人類之自相殘殺也,人類不互相侵擾,互相殘害,則世界有何不和平之可言,中國素為道德國體,因自秦漢以後之帝王,視天下為私物,魚肉人民,或假道德之虛名,行自私自利自欺欺人之虛偽政治,以願一己之陰謀與壓迫,為能事,因此而生反應,致禍亂相循,殺伐無己,近代以來,世界各國,尚競爭,講富強,以為非武力不足以服人,非法律不足以治國,自表面看來,似乎弱肉強食,為天演之公理,然甲國精研鎗砲,乙國亦精研鎗砲,丙國擴張海軍,丁國亦擴張海軍,製造殺人器械愈精,越召天地之殺氣越甚,一旦強者與強者鬥爭起來,非至殺人盈野,殺大盈墟,兩敗俱傷不可,至於講自由,講平等,以表面說,彼此劃界,互不侵犯,互相防衛,似可相安,但彼此不實現自信互信之貞誠心,常懷疑忌,自私之念,久之,仍須發生衝突,故第一次大戰告終,當時所定防止戰禍辦法,亦用盡苦心,不旋踵而二次戰爭復起,信不由衷質無益也,因以武家防止侵略,是猶以盗防盗,以病防病也,何如各本人類固有之貞良心,道德主張,以消除人類自殺之禍根,自責自悔,至誠相見,對各國今後有害於人之政策,共同除之,使強權之競爭,一為而為禮讓之爭取,故解決今後之世界問題,不可有重於武力,因武力為害於人類之慘烈,此回大戰,較之次之,更為嚴重,其情形已為世人所共覩,因飛機數質之日益擴大,無論勝敗兩方之國土,全部在開戰初期,人民生命財產,早已化為灰燼,戰事告終,敗者固無論矣,勝者縱云賠償,所得亦難償所失,如此之自稱為軸心國者,恃其兵力之強,梟雄一世,而戰敗之速,竟為世人所不及料,武力之不足恃,與為害本國,為害世界,由此可見,當入亂初定,痛定思痛,舉世因二十年中經受兩次大屠殺之慘痛,共謀永久和平,而成立世界新憲章,與新機構,共意甚善,但如仍用第一次大戰後維持和平之辦法,以容易發生戰禍之武力,來防止戰禍,實非計之將者,前車之鑑,正在目前,一誤焉可再誤,按世界新機構一名聯合國,其意義不外聯合天下萬國於一堂,共商永久和平之大計,似形成中國古聖相傳,天下一家,萬邦協和,世界大同,乃人類道德進化之自然趨向,但須以禮讓為事實,孟子云,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以德服人,然後可服天下,天下者,天下人之天下,有德者居之,有道者治之,故今後欲實現天下之永久和平,須行講信修睦之道德政治,而不可用之以武力,夫道德行為,不假外求,僅反求諸己,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而造福於天下國家之功德,實永垂不朽,例如一家家長,素重道德,其家僕役未有不循規蹈矩者,一家然,推之國家天下,亦莫不皆然,天下之治亂,系於執者之一念,故曰堯舜帥天下以仁,而民從之,桀紂帥天下以暴,而民從之,文武興,則民好者,國厲興,則民好暴,勢至所至,理有固然,故三代以還,聖君絕跡,王道失傳,日久愈替,以致晚清,終為人所不齒,一敗而不振也,道德之實行,為仁者,相親仁也,相輔義也,居仁由義,德也,仁熟義精,道也,若果能人人相親,相愛,相互助,以真誠心,想感召,則社會間,自無陰謀欺詐,盗匪不肖,自然絕跡,國際廢除縱橫捭閣,而講信修睦,型仁講義,不分國界,不分種族,一視同仁,風聲所樹,得見行禮讓,耕讓畔,無此疆彼界之隔磚,自然天下為公,人不獨親其親,子其子,不言自由平等,而真自由平等在其中,不言法律,而法律在其中,誠信相乎,雖無訂立條約,自然相安無事,今之世界各國,欲實現世界永久真和平,應請切實提倡道德建國,廢止殘害人類之武力行為,茲就天下一家萬邦和之道德政治,舉其當今急務之犖犖大者,臚述於后…

第一集一期 第一集二期 第一集三期 第一集四期 第一集五期 第一集六期 第一集七期 第一集八期 第一集九期 第一集十期
第一集十一期 第一集十二期 第二集一期 第二集二期 第二集三期 第二集四期 第二集五期 第二集六期 第二集七期 第二集八期
第二集九期 第二集十期 第二集十一期 第二集十二期 第三集一期 第三集二期 第三集三期 第三集四期 第三集五期 第三集六期
第三集七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