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世真仙體道通鑑

經名:歷世真仙體道通鑑。元浮雲山聖毒萬年宮道士趙道一修撰。五十三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真部記傳類。

目 錄

  • 歷世真仙體道通鑑序
  • 進表
  • 仙鑑編例
  • 卷一
    軒轅黃帝
  • 卷二
    通玄天師 有古大先生 盤古先生 鬱華子 廣壽子 大成子 廣成子 隨應子 赤精子 錄圖子 務成子 尹壽子 真行子 錫則子 燮色子 育成子 經成子 郭叔子
  • 卷三
    赤鬆子 育封子 馬師皇 赤將子輿 僱佺 方回 錢鏗 嘯父 師門 務光 仇生 容成公 呂尚 葛由 範蠡 乎疏 介子推 涓子 馬丹 平常生 陸通 琴高 寇先 王子喬 幼伯子 桂父 瑕丘仲 酒客 任光 蕭史 赤須子 祝鸚翁 崔文子 朱仲  東方朔 脩羊公 稷丘君 犢子 騎龍嗚 主柱 鹿皮舫 溪父 山圖 谷春 陰生 子英 服閒子 文賓 商丘子胥 子主 陶安公 赤斧 呼子先 負局先生 阮丘  朱璜 陵陽子明 邢子 木羽 玄俗
  • 卷四
    天真皇人 白石生 王倪 洪崖先生 展上公 何侯 文子 亢倉子 浮丘公 宋來子 沈羲 王傅 劉奉林 成連先生 武夷君 王璋玄 韓眾 王次仲 若士 古丈夫 衍門子 沈文泰 董謁 李充 孟岐 郭瓊 黃安
  • 卷五
    皇初平 沈建  華子期 王遠 蔡經 涉正 孫博 班孟 王剛 皇化 陰恆  李修 柳融 葛越 劉安 劉圖 介玫 龍述 趙丙 折象  王遙 陳永伯 劉政 王喬 成君平 丁約
  • 卷六
    木公 九元子 上黃先生 常生子 長存子 張穆子 高丘子 蒲先生 童子先生 九源丈人 宛丘先生 青烏公 長桑公子 蔡瓊  列子 莊子 劉越 王果 鬼谷先生 茅濛 西門君 徐福 郭四朝 周太賓 姜叔茂 龔仲陽 谷希子 王仲高 公孫卿 李少君
  • 卷七
    董仲君 車子侯 王興 壽光侯 衛叔卿 戴孟 山世遠  毛伯道  蘇林 陽生 王思真  王仲都 上成公 桐君 劉晨 武丁 玄都先生 蔡長孺 延明子高 崔野子 靈子真 任敦 敬玄子 帛舉 徐季道 趙叔期 莊伯微 瞿武 匡俗  盧耽 傅先生  黃觀子 石坦 張巨君
  • 卷八
    尹喜 尹軌
  • 卷九
    杜沖 彭宗 宋倫  馮長 姚坦 周亮 尹澄  王探 李翼
  • 卷十
    李八百 匡續 玉子 離明 杜宇 李冰 魯般 馬成子 楚康王 唐建威
  • 卷十一
    孔丘明 何紫霄 唐公防 丁令威 張良 蘇耽 司馬季主
  • 卷十二
    劉諷 鮑叔陽  劉京 劉儘 嚴青 王谷神 太山老父 巫炎 李奉仙 清平吉 黃山君  呂恭 陳安世 靈壽光 張禮正 李根 黃敬 甘始 黃子陽 河上公
  • 卷十三
    安期生 魏馬伯 陰長生 明陽生
  • 卷十四
    周義山 王褒  梅福
  • 卷十五
    裴君 樂巴  左慈 孔元方 焦先 陽翁伯 李意期  杜契 李阿 介象
  • 卷十六
    董奉 姚光 徐彎 茅盈 韓崇
  • 卷十七
    馮良 郎宗 淳於斟 桃俊 對斕 呂子華 蔡天生 劉平阿 張激子 趙廣信 張祖常 虞翁生 朱孺子 尹虔子 鄭景世 平仲節 昊睦  郭靜 範伯慈 韓偉遠 劉少訪
  • 卷十八
    張天師
  • 卷十九
    王長 趙昇 張衡 張魯 張滋 張昭成 張椒  張仲回 張迥 張符 張子祥 張通 張仲常 張光 張慈正 張高 張應韶 張順 張士元  張修 張諶 張秉一 張善 張季文 張正隨 張乾曜 張嗣宗 張象中 張敦復  張景端 張繼先  張時修 張守真 張伯璟 張慶先 張可大
  • 卷二十
    於吉 宮嵩 王道真 王玄甫 薊子訓  王喬 壺公 華陀 青谷先生 劉文饒 趙威伯 樂長治 劉根 劉偉道 夏馥 範幼沖 鐘離簡
  • 卷二十一
    封衡 王老  張皓  王少道 路大安 王真 陳長 王暉 昌季 張玄賓 王中倫 蓬球 鮑說 許邁 許穆 扈謙
  • 卷二十二
    杜禺  朱庫 姜伯真  王霸 元藏幾 王截 李荃 王可交 陳簡 盧鈞 王子芝 王廓
  • 卷二十三
    葛仙公
  • 卷二十四
    鄭思遠 葛洪 黃野人  楊羲 許翩 許黃民 陸修靜 孫遊嶽 陶弘景
  • 卷二十五
    王遠知 王軌 潘師正 司馬承禎 李含光
  • 卷二十六
    許太史
  • 卷二十七
    昊猛  陳勳 周廣  曾亨 時荷 甘戰 施岑 彭抗 籲烈  鐘離嘉 黃仁覽 蘭公 許大 胡惠超
  • 卷二十八
    王纂 單道開 王嘉  孟欽 郭志生 郭璞 郭文舉 王質  董幼 範豹  馮伯達 馬榮 韓越  嚴東 王靈輿 雙襲祖 桓閱
  • 卷二十九
    寇謙之 李皎 韋節 田仕文 徐則 岐暉 孫思邈 胡隱遙 劉道合
  • 卷三十
    樑諶  孫徹 馬儉 尹通 牛文侯 王道義 陳寶熾 王延 李順興 侯楷  嚴達 於章 張法樂  巨國珍
  • 卷三十一
    鍾離權 劉綱 王烈 劉道成 項蔓都  徐啟玄 萬振 曹德休 杜曇永 蕭子雲  丁玄真 張公弼 李元基 陳道沖 王守一
  • 卷三十二
    何尊師 劉知古 王昱 昊道元 顏真卿 鄧紫陽 伊祁玄解 許柄巖 摸先生 王君 樑須 王元芝 賣藥翁 袁亢
  • 卷三十三
    陳興明 尹道全 施存  了然子 鄧欲之 徐靈期 鄧鬱之 陳惠度 張曇要 張如珍 廖沖 由吾道榮 賈自然 蕭靈護  張惠明  李思慕 申泰芝 張太空 柳實
  • 卷三十四
    陳法明 王十八  孫登 嵇康 東郭延 樂子長 鳳綱 趙翟 王玄甫 尹思  張嶽  王仲甫 王先生 趙郎
  • 卷三十五
    王履冰 岑道願 王順 吉留馨 王賈 王叔明 唐若山 王向 羅子房 王廈 王四郎  葉千韶 王璨 李玨 許仲源 施無疾
  • 卷三十六
    宋愚 韋善俊 張惠感 張志和 朱孺子 王老 侯道華 馬湘 郎通微 許錯  金可記 宋玄白 賀自真
  • 卷三十七
    鄧去奢 藍採和  張果  許宣平  薛昌 昊筠 李白
  • 卷三十八 劉玄和 楊泰明 李賀  軒轅彌明 劉商 劉嘈 羅萬象 殷文祥  譚峭巖
  • 卷三十九
    葉法善 邢和璞 申元之  羅公遠  薛幽棲 王柯 李聿 杜昇 羊惜  譚峭
  • 卷四十
    薛季昌 田虛應 馮惟良 陳寡言 徐靈府 劉元靖 葉藏質  應夷節 左元澤 呂志真  杜光庭 閒丘方遠
  • 卷四十一
    聶師道 張氳 傅仙宗 成道士 趙惠宗 翟法言
  • 卷四十二
    舒虛寂 向道榮 任可居 程太虛  俞靈環 趙知微 劉道平 聶紹元 徐左卿  李遐周 謝通修 韓湘 軒轅集 熊德融 劉德本 厲歸真
  • 卷四十三
    朱桃椎  感庭秋 邊洞元 李真 鄭遨 李守微 程曉 譚紫霄 黃損  王老 採藥民 楊通幽 崔偉  韋古 徉狂道士 韋老
  • 卷四十四
    盧生 劉無名 李終南 柳條青 李浩 張辭 李老 陳允升 許鵲 橘叟 道左老人 終南山翕眼穀 鹿人 劉揀 白衣人  房州工人 江叟 洪志 桑俱鳳 司馬郊
  • 卷四十五
    呂岔 施肩吾 徐鈞  錢朗  楊雲外 王昌遇 爾朱洞 應靖
  • 卷四十六
    王仙君 李昇 伊用昌 胡二郎 張鼇 李夢符 樂子萇  昊涵虛 李雲卿   張薦明 賀元 郭恕先 陳陶  孫成 許堅  沈麟 黃萬護
  • 卷四十七
    陳搏  蘇澄隱  劉若拙 張白 混沌道士 丁少微 陳花子
  • 卷四十八
    張契真 張元化 張齊物  張無夢  程仙翁 塗定辭 郭上鼇 趙抱一  武抱一 朱自英 李仙人 劉從善 藍方
  • 卷四十九
    侯先生 張九哥 安昌期 陳景元 劉玄英 張用成 馬自然 石泰  薛道光 陳楠  白玉蟾  彭耜 朱橘
  • 卷五十
    楊宸 李鑒夫  趙靈運 屈突無為 率子廉 劉希嶽 穆若拙 呂大郎 王鼎 劉防 羅道成 曾志靜 歸真子  孫希齡 周貫  劉元真 陳太初 馬宣德 胡用綜  黃知微 畢道寧 田端彥 劉跛子  水丘子
  • 卷五十一
    張虛白 劉卞功  劉元道  董南運 王秉文 劉烈 藍喬 沈東老 車四 章譽 邢仙翁 賈善翔 周史卿 劉大頭
  • 卷五十二
    劉混康 王荃  徐守信 張潤子 王吉 祝大伯 劉益 魏二翕 王老志 李思廣 榮陽 雍廣莫 皇甫渙  茴香道人 鄒葆光 龔元正  沈若濟 張淡 張拱 李爰 蔣風子  莫道人
  • 卷五十三
    林靈菔 王文卿

歷世真仙體道通鑑序


白海瓊先生曰:晉抱樸子作《神仙傳》,所紀千有餘人。劉綱法師復綴一千六百為《續仙傳》,宋朝王太初集仙者九百人為《集仙傳》。宣和問考古校今,述所得仙者五萬人,謂之《仙史》。盛矣哉、太上無為之教也,每觀超俗至士,潔己高人,或孝子忠臣,或烈婦貞女,傲節於清虛之地,遊心於玄妙之鄉,欲隱晦以韜光,慕超凡而躋聖。故乃嚼渾沌,握洪濛,餌日月之精,參天地之化,澡心而浴性,養素以存真。探虛無以為立鼎之根基,究妙有以為煉丹之藥物。鉛升汞降,賴水火以烹煎;虎躍龍騰,仗陰陽而制伏。故有金翁詫女之號,黃婆丁老之名,是皆修煉之祕事,昇玄之密旨也。太上垂教,字曰金丹,得人則傳,誓盟授受。其始也,煉精為氣,煉氣成神,煉神合道,以至旱陰剝盡,體變純陽,身外有身,胎仙變化。方日丹圓九轉,法契大成。以至積陰功而至三千,修德行而逮八百,太一符召,移居蓬島之間;上帝詔徵,飛步大羅之境。其次功行則四種屍解,百變神遊,更且師資有殊有分,修習不一。或念經持咒,飲水吞符;或存思運用,嚥津服氣;或餌草木之藥,或烹金石之丹。萬法千門,總歸一道,所謂處處垂楊堪擊馬,家家有路到長安。然惟內煉金丹,該括萬化,如遵正路,如水朝宗。故凡屍解飛昇,莫不由此超度。方其修煉之時也,忘世榮華,甘心寂澹,灰頭垢面,破服弊衣。或露宿而雨眠,或鬆餐而澗飲,或和光而混俗,或厭世而避塵。散處山林,褊遊湖海,宴息洞府,涉覽世途。其庸輩凡流,輕耳賤目,耆以告稚,甲以諭乙:此貧道人也,此丐子流也。近之者轉身,睹之者回盼,其有能尊而事之者,畿希,有如貴宦者恃圭爵以為高,富豪者懷金貲以為重。其笑而恥為之似者,紛紛皆是矣,及其潛功外修,精心內煉,乘雲馭氣,策空駕浮,名紀上清,身柄碧落,則謊冕屈尊而下拜,金紫仰慕而驚心。籲,吾於道又何損益哉。惟我元始天尊,在昔大浮黎土寶珠說經,都竟天人,廓散十方。當此之時,道浹群黎,恩霑萬有,茂開劫運,啟迪真風。逮至無上道君太上老君繼演斯玄,迭振其化。暨我昊天上帝,符曆開極,真道凝虛,梯級草仙,陶冷萬類。白日飛昇之士,屍解神變之人,自古迄今,益盛而益隆也。愚者一介渺微,苦耽玄學,欲希度世,頗厭俗紛。常觀儒家有《資治通鑑》,釋門有《釋氏通鑑》,惟吾道教斯文獨闕。白海瓊先生之所謂傳、所謂史,皆不見行於世問,因錄集古今得道仙真事跡,究其踐履,觀其是非,論之以大道而開化後人,進之以忠言而皈依太上,務遵至理,不詫虛文。但真仙玩世,顯少隱多,其所留名,百不逮一。且傳記行藏每有聞見之先後,蹤跡變化難以次序而鋪舒,是故不可例世問作史編年紀事論也。如得一名真仙證道,須是詳審校定,嚴行筆削,不敢妄書。庶幾剖判仙凡,垂名者貴,人問天上普見愚衷,惟萬劫至人上士鑒之焉。編成,名之日《歷世真仙體道通鑑》。浮雲山聖壽萬年宮道士臣趙道一再拜焚香謹序。


傳聞異辭,所傳聞異辭。死神仙狡膾,或亡氏名,變氏名,不可知。如張子房傳黃石公即赤鬆子,赤鬆子即圯上老人,圯上老人即四皓,四皓即東海君,束海君即力士。人自不悟,當時若非此一老人變化,豈有平沙曠野能自蔽並蔽力士,又豈有路傍兵革,問有四老同處,為上所知,而人無聞焉。從是而推,八公能老能少,眇道士遽如許,遽如許,皆意生身,一一不足怪。又從是而推,《真誥》所稱聖賢忠孝,文人才士,古今一氣,有隨化而無誠死。蓋天地,一□人之身也;吾天地之身也。嘗欲效班孟堅人名表譜,軒轅以來,得道之士雖有精有贏,有真有偽,然此為天仙,此為地仙,此為柄隱,如此而修煉成。如此而服食效,如此而無成與不幸。可師可慕,可警可懼,不得於其萃,則得於其類。如趙文子冠而受教,如諸菩薩一時對佛說法,至言滿眼,諸門洞開,要為有益於無窮無量,非特記姓名事邇而已。古瑞趙全陽高士,乃能會聚劉子政、葛稚川至近年諸書,罷精竭力,朱窠細字,如蟲蝕葉,不可為萬計。雖傳聞所傳聞異,而大略具是矣。予因是又見北方所謂作者,皆不為詭怪方技與不可知,而自不可及,殆真教也。有蠹魚者,不可謂知。然得仙字食之如髮人者,得其髮食之亦仙。全陽寤寐,是間食仙也。多矣,非直蟬比也,儻得其一髮,足與老仙共傳。敬哉,吾題是集,為顧將軍人物點眼。凡質已飛,復欲疑武陵人雲,我則不暇。甲午五月廬陵劉辰翁書。


自昔得仙者皆雲名應圖史,此圖史在天上地下,名山洞府,不係世問。《度人經》言:元始說法始青天中,十方無極無量品至真大神無鞅之眾,浮空而至。日無極,日無量,日無鞅數眾,正猶佛書說三世十方河沙數,百千萬億那由他。不可說,不可說。諸佛菩薩欲人人而往名姓,字之竹帛,殆不堪紀。更生《列仙》,始赤鬆,終玄俗,上不及黃帝。稚川《神仙》,始廣成,至封君達,下不及晉代。沈紛《續仙》,謂人問得仙之人,猶千不得聞其一。《真誥》載楊君筆受地下主者,謂有職位粗相識,其無位者不可一二盡知。如此,散者無限數也。要知,玄間有仙籍,人問有史籍。人不能知仙,仙不求聞於人,故數目懸而詳略異耳。浮雲山道士趙全陽,著仙鑑編纂,詳考訂核,可謂仙之董狐矣。抑餘有疑焉,稚川傳淮南王八公事甚偉,謂漢史祕之可矣,更生父德治淮南獄,得鴻寶《枕中書》,誦之以為奇,及著《列仙》,乃檳淮南八公而不列。江鄉問相傳旌陽事遜,焜曜耳目,及考《真誥》,載諸許真冑家世譜系、諱行伯仲君草從,上自司徒、下至虎牙玉斧,獨一語不及旌陽,名不掛譜。《真誥》作於樑,距束晉不遠,未應墮史之闕文,良可為怪。今全陽所紀,劉安、許太史風績,相望於《列仙》、《真誥》,得無問然否?若天真列聖玄間地位已在經藏,若存之仙鑑之目,反似掛一漏萬,一一具述,不可勝書。全陽筆削間試重思之,關逢敦胖。歲三月中漸中齋叟鄧光薦書於本一庵。


舊見儒家有夫子禮文,史四明斥之曰:尊之乃所以小之。此考亭所以於白鹿洞亦不欲塑夫子像,止於祭時設位也。然夫子世系竟未有過而問者,此止齋老因觀復實錄,重為儒教感也。浮雲山道士趙全陽編《仙鑑》,可謂能人所不能者。敢問夫子非海上廣桑山主宰邪,此載之韓況傳,列之金錄醮位者,君重遺之,何也?豈君所編施仙名存者即孔門三千之徒,而夫子之尊固已隱於辭之所不及邪?噫,塵塵剎剎玉皇身,總入無邊明鏡裹。請以斯語為君贊雲。


進表


臣道一言:伏以大道無為,先天地之始;真仙垂教,一旦今古以同。爰自三皇以前,世代綿邈,結繩為政,無文字之可稽。逮至伏羲氏,始立書契,後世則而效之。而歷年滋多,竹簡湮沒,太古之事,後世十不得聞其一。人心不古,深可歎也。賴有太上之化身,歷世出而闡教。是以世降俗末之際,猶存還淳返樸之風,不亦偉歟。臣道一誠惶誠恐稽首頓首,恭惟太上昊天金闕至尊玉皇上帝陛下,真常湛寂,智慧妙圓,作三界之師尊,總十方之玄範,永弘至道,無量度人。臣不揆愚昧,採摭經傳所載,得上聖高仙真修實行之可紀者,編為《歷世真仙體道通鑑》一部。於以公評論於道德,於以揭仙聖之範模,用顯真宗,贊揚大化,將昭先覺,變詔方來。但真仙住世,每隱景潛形,遠化莫測,留名於傳記者,百不得一焉。請以淺近之見,為陛下陳之。謂如三清之境,十方諸天,海上神山,海外五嶽,天真上帝,真人神王,威如雷霆,朋如星斗,皆莫不有攸司。而《度人經》所謂十方無極無量品至真大神無鞅數眾,有非人世之所能盡述。今據真經所載。前列高真上聖數位以舉綱維;其次羲農軒三皇之世得真仙名於世者數十人,以顯天人交通之始。自三皇以降,雖真仙脈絡傳授接踵於其問,然多尚隱逸,不立文字,其聲邇亦問聞於人。今自歷五帝三代,得真仙名於世者幾百人,然亦不能究其出沒變化之詳盡。逮至殷周,太上復化身下降,大道闡揚,故自歷秦漢三國大晉南北朝隋唐五代宋朝,中問垂教立法,莫盛於此o.然而洞天福地,朝市林泉,或和光同塵,或隱形韜邊,有傳記之所不能盡載,耳月之所不能周知,所得真仙名於世者幾千人而已。外如世人之感遇,或飛仙下降,或神仙戲遊,隱姓潛名,倏忽遐邁者,多不與筆。所編者,特真仙躬行踐履之接於人之聞見者爾。然而綿歷今古,編載豈無差訛;臣賦稟凡愚,述作豈無謬戾。伏冀陛下察其微個,念其嚮慕而省覽焉。然後頒付人間,以為方來證真仙子之監戒,此臣區區之至願也。臣幹冒天威,不勝戰慄,所以編成《歷世真仙體道通鑑》,謹奉表陳進以聞。臣道一誠惶誠恐稽首頓首謹言。


浮雲山聖壽萬年宮道士小兆臣趙道一上表

仙鑑編例

一、首列三清上帝,五老高真,自為五卷。並用引經為據,舉其大綱,以示敬天尊主之象,名曰《通鑑外紀》。其《體道通鑑》始自上古三皇,下逮宋末,其得道仙真事邇乃搜之掌書,考之經史,訂之仙傳而成。.問或芟繁摭要,不敢私自加入二黃,庶可示信於後,亦竊比述而不作之意。

一、修仙有五等,煉丹有三成。既以證真,妙用莫測,只得渾融而書之,難以分別異同優劣高下。

一、諸仙傳載飛昇沖昇、上昇昇天、登天輕舉、仲舉昇舉、飛舉登真、昇真屍解、解化昇化、羽化隱化、示化示卒,示終等例,並照元傳書之,不敢改易。

一、真仙修踐有合於道德五千言者,問立論斷歸美,以示崇尚道德之貴,後之學者宜取則焉。

一、是書編次難以玫竅年代,故揭其大略次序而已。其有一博學之士能考究者,幸刊而正之!

一、辨《資治通鑑》年譜差.誤。-考周之世。厲王在位三十六年,周召共和十四年,總五十年。令《通鑑年譜》乃作厲王在位四十年,共和又五十年,則是總九十年,而差加入四十年在內。世豈有大臣輔少主,居攝五十年而方歸政之理。只據劉恕作《外紀》,厲王亦不曾有四十年;而書共和十四年厲王崩乎負,即不曾有共和五十年之說。此作《年譜》者之誤也。且周之諸王享年有差互增喊,乃總其享國,共九百二十七年。考之,乃是周之世差加入一循環甲子在內,五十四年在周,六年在商,因而所排甲子紀年並差。又據劉恕《外紀》論斷,亦準三統歷紀,西周東周共八百餘年,未嘗有九百餘年之說,又可見後人作年譜差誤分曉。自週上至唐堯元年,諸家所載帝王紀年雖有不同,而不曾外加入一循環甲子在內,姑真勿論。下至秦元年起,方與諸家所載紀年同。

一、《歷世真仙體道通鑑》成,其中年月,用謝觀復作《混元實錄》中年譜,亦欲效《資治通鑑分體。再修《歷世真仙傳道通鑑》一部,因先考年代,以遺方來,如《資治通鑑》起周威烈王,《釋氏通鑑》效之起周昭王,則道家用二家之體,合起殷陽甲,蓋老君以陽甲十七年自泰清境分神下降,託孕於玄妙玉女也。今考劉恕《通鑑外紀》,及邵雍《經世書》,與道家經書所載歷代帝王享國年譜特異。三書之異,蓋因所載享國修短之不同,所以紀元年甲盡不相符合。劉邵之作,乃儒家考古之前輩,而二人之所考已異,儒者亦莫能分別是非。或曰:劉之書志在深究治亂,而不專意年甲;邵之書考明數學,專注意於年甲者,或邵之書是也。如是則劉之書本於史書紀年,史果妄乎?或曰:前代久遠,莫能辨惑。此說良是矣。今編《體道通鑑》,只合本一於道家所載經書,如謝觀復所編《混元實錄》年譜,蓋已考究詳盡,後之述者幸無疑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