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必要

前言

出世者,修真悟道之人所共悉,然出世之路何從也?當今世人尚在盲然,今偶遇 「出世必要」一書,內容盡屬返本皈家之導路,採取印刷,以備修道之上士作為 暗途明燈。此書之意三教同宗,萬殊一本,其說不一,出源無異;惟今修道善信 ,以此書作出世資料,庶乎無所差謬矣!謹以此為引證前言。

明因果第一

上而天界,下而地界,中而人界,為神、為仙、為人、為鬼、為畜生,皆在因果 之中。蓋神仙是不昧因果者也,人而落於因果,顛倒變化而不知。欲知前世因, 今生受者是,欲知後世果,今生作者是。前世之因,今生之果也,今生之因,又 出來世之果,因果不了,生死也不了,六道輪迴,畜生四道,胎、卵、濕、化。 人有二道,富貴、貧賤。今生富貴,是前世積德行善之因,好因結好果;今生貧 賤,是前世作孽造罪之因,壞因結壞果。生生死死,有本萬年簿子,十殿閻羅王 掌管,甚麼因結甚麼果?他替你算得公公道道,絲毫不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但報有遲有早,有明有暗,有合幾世算結,乘除加減而報,故有看得見之報, 有看不見之報。有因果就有生死,有生死就有善惡之報。無因果,不能成做父子 ;無因果,不能成做夫妻兒女。親愛歡喜是因果,冤家煩惱亦是因果,不是天地 定的,不是閻羅王強派的,仍然是人自造自受。無奈改頭換面,姓張姓李,輪迴 路上,往往來來,昏迷不覺!好因果上至天堂,惡因果下至地獄,人道之中,生 在貧賤,千苦萬辛;生在富貴,暫時作樂,然而富貴必多造孽,來生又轉入貧賤 ,若再有罪,來世便降為畜生。世上人不信因果,說人死如燈滅;不信報應,說 紙見活人受罪,那見死鬼戴伽。豈知道人之死也,形滅而靈魂不滅,靈魂猶如火 種,可以吹得過,可以點得著;至於活人受罪,如水火之災,瘡病之苦,王法官 刑之冤枉。大半由前劫所造,在陰司則定罪案,發到陽世來受,又有人生未死去 ,而魂已拿入陰司受刑,此活靈活現,到處皆有,可知有受罪之活人,定有頂伽 之死鬼。死人罪重了,在陰司自然頂伽,即或托生陽世,亦必做受罪之活人。試 看都市之中,大路之上,多少殘疾不成形的,惡瘡腥臭、流膿出血、終日叫喚, 豈不是活地獄即在眼前?人在陽世多不信因果報應,到了三寸氣斷,魂入陰曹, 孽鏡臺前一照,沒有不信的,然到此時,悔之已甚遲了。大地男女,誰能逃脫生 死二字?那個躲過閻君之手?究竟生死也可以逃得?閻君也可以躲得?先要把因 果看得明白,知道為人為畜,只此一靈,前身後身,原非兩個,因果是生死之根 ,生死是受苦之趣,現處富貴,總不長久,現在貧賤,那有出頭,大限一到,閻 羅殿前可不駭怕乎?如果善多惡少,尚保人身,若是善少惡多,則人身一失,萬 劫難復矣。因果中最重者殺孽,一命抵一命,一刀還一刀,千百劫後,躲脫不了 。所以持齋者,正是怕結殺因,積成殺果,亦修行者了前世之孽,得超脫之法, 成出世之果也。

開智慧第二

在紅塵中,聰明伶俐,分別計較,都算不得智慧,真智慧者,發心修行,求出苦 還原之道。世上男女,信得因果,知道為善去惡,說今生未修,修修來生,這也 是好人。但做好人,不過保來生之人身而已!就是行大善事,不過貧賤轉富貴而 已!再得上升,不過富貴轉神道而已!這都是人天福報,小因小果,是為有盡之 因。小因福報一了,依然墮落,況在惡濁世中,能保得世世為人乎?縱然世世為 人,雖保無一念之差,一時之迷,生而死,死而又生,有朝壞事,前功盡棄。蓋 無生死所拘者,不得不受生死之害,其害何在?在於妻恩子愛耳!有了恩愛之牽 纏,自然要爭名奪利,酒色財氣,一齊跟來,貪、瞋、癡、愛,到處皆是。比如 一台假戲,上了場,不由得你不唱,豈知道夫妻是冤家,兒女是債主,恩愛中惹 出許多煩惱,恩愛中生出許多怨恨,酒、色、財、氣,四大苦海,貪喔癡愛,無 邊深坑,請看三寸氣斷,夫妻何能以同行?兒女何能以替死?功名富貴,何能抵 得住閻羅?不但妻恩子愛,一切名利,是虛花夢境,就是這個身,亦是虛假之物 ,最不堅牢。一處恩愛受傷,有礙性命,最不乾淨,腥臭穢污,不堪細想,各樣 苦惱,都是一身去受,各種罪孽,都是一身所造,混過幾十年,終歸黃土而已! 這個假殼子,縱然能活百歲千歲,也是累贅東西,有何趣味?佛經說:「四大皆 空。」人身乃是四大假合,水、火、風、土、為四大。身中之精血足水,有熱氣 是火,口鼻呼吸是風,皮毛筋骨是土。無常一到,精血乾枯,水流盡了;週身冰 冷,火燒完了;呼吸扯斷,風吹散了;肉團腐壞,仍歸土了。四大一空,我在何 處?大智慧人,把道些虛假事惰,一齊放下。有妻而不為妻恩所迷;有子而不為 子愛所絆。不求人間之名,而求天上之份;不想東士之利,而想西土之益。暫借 假身,做個客寓,暗地討個消息,元神藏在假殼之中,無人指破,便是沒得用的 ,若指破了,便是無價寶山。世上假聰明多,真智慧少,所以不開智者,由於前 劫根淺,有根定然有慧,有慧能見得長,看得遠,自然會從生死上打算留心。這 些紅塵顏面上小事,都不在心上,攀扯不住自己,信道信佛就是根,訪道訪師就 是慧。從今入道之後,還仗智慧作主,誠心誠意,有始有終,切不可一時高興, 久生退悔,依然墮落苦海之中。

立志向第三

西方大路古家鄉,當初從那堥荂H此時何不向那裡去?人人有分,個個能成,只 在有志無志之分耳。你看千年古樹可以成精,狐狸妖精,也能修煉,為人修仙, 比畜物少得五百年苦功,這回修行,更加容易。蓋三會華期,收圓了道,千佛萬 祖,齊下東林,偏地慈舟,逢緣即渡,趕上受點,一劫成功,若錯過這會奇緣, 則踏破鐵鞋無覓處矣!須要立起沖天志向,不在紅塵安身,不向火坑落腳,總要 走一條大路。然而西方路上,攔阻者甚多,夫妻恩重了,兒女愛深了,這都是阻 礙;至如親戚朋友家門,說長道短,百樣誹謗,盡都是斷路的冤家。而且紅塵之 中,有許多假熱鬧,最是迷人,酒色財氣,貪瞋癡愛,多劫以來之熟路,走慣了 的熟路,捨不得,丟不開,斬不斷,所以生生死死,做輪迴之種也。有有人明白 ,知道紅塵是虛假,修行是好事,無奈牽纏罣礙,誤了一身,總是立不起志向來 ,真有志向之人,一聞即行,捨不得也要捨,丟不得也要丟,斬不斷也要斬。古 來成佛作祖之人,棄江山,辭官職,別父母妻子,去安樂而受勞苦,此等志向, 何其猛勇,何其堅固,志向者所謂願力也。無願則無力,願大則力大,前劫之願 ,今世得力,現在之願,切不可錯。發願心,總要願成佛,願往西方,願度盡天 下原人。若只發願修來生,亨洪福,便是大錯矣。

清拖累第四

落在紅塵之世界,那箇無累?「累」是因緣成熟的顯象。孝養父母夫妻之恩,兒 女之愛,一切親眷雖都是因緣,因緣不了則皆是拖累,修行人清不了拖累者,則 是披枷帶鎖,到死方休,那有出苦之日,真是忙得可憐,憂得無味,即所謂拖累 也。累者,不是全不要夫妻兒女,只要自己會安頓,果能夫妻同修,兒女為伴, 豈不甚妙。若是夫修妻不修,也要設計調停,如果實實不同心,當各了各事,切 不可你扯我,我扯你,一段恩情事小,萬劫生死事大。有兒女者,完其婚嫁,不 可貪戀牽纏,失誤正事。兒孫自有兒孫福,莫為兒孫作馬牛,育兒成人後,當了 的事,要早些了清,如自量有萬不能了的事件,丟開去罷!不要痴痴呆呆,想這 樣做那樣,累到三寸氣斷,還有許多未了之事。夫妻兒女,原是一台假戲,鑼鼓 一歇,大家散場,說甚麼悲歡離合,既然看破紅塵,不想富,不想貴,不圖門面 熱鬧,自然少些拖累。再把恩愛關打開,拖累更輕,想進道者,先要算計一番, 恩愛如何割捨?妻子如何安頓?己進道者,就要用七分功夫在修行上,只可用一 、二分功夫,應酬凡事。靜觀眼前多少男女,名為學道,究竟落空,由於拖累不 清耳。中年人、老年人,縱然無夫妻之累,而有兒女之累,總是拖累不清,甚且 為顧及兒女而退道開戒,為顧全兒女甘墮地獄,真是癡呆。天下最灑脫者,最快 樂者。鰥寡孤獨之人,在紅塵以為苦命,在修行則毫無拖累,容易成功。若不加 緊修持,實在可惜。總而言之,受拖累者,還是中下之流,上等大丈夫,何拖累 之有?今日醒悟,今日能下手,功名富貴,愛子嬌妻,說放下一齊放下,斬釘截 鐵,不動不搖,纔是好手段。中下人,半聖半凡,未必全然無拖累。諸如勤苦省 儉,免得賑累;安愚藏拙,免得事累;應酬減少,免得情累;不起貪唱妄想,免 得心累;不計冤仇,不戀親愛,免得人我牽經之累。然凡事拖累甚多,總累不盡 ,要親自從事,又不得不累。諸佛菩薩,為九二原人,拖下苦海,受一場大累。 開荒打引,受奔走之累;辦道結緣,有支應之累。調賢引眾,費言語,用精神, 又有無窮之累。遭風受考,拖累傾家,拖累性命,即使拖累死了,也沒得半點怨 恨的。蓋在紅塵之中,累來累去,拖下地獄;在道場之中,累來累去,拖上天堂 。把這生死大事拖累上岸,就萬劫逍遙,再無有拖累了。

守五戒第五

三皈五戒乃守道之根基,皈戒不守,如煮沙作飯,何能充饑?修道的人,不是粗 守大略,要守精細。一不殺生,不但不殺,斷斷不可養不可餐,日不犯殺生之事 ,倘若路遇殺生,默念佛號,戒犯殺戒。二不偷盜,要清白正大,不沾人一文便 宜,不妄取人一點東西,不貪愛人一樣物件,如有許多功德不清,及妄用人家功 德,皆是偷盜。三不邪淫,不到邪淫之地行走,不與邪人往來,如抽煙、賭博、 看燈、看會,盡多是邪事,定要斷清。不淫者,不但絕淫事,定要斬淫根。男子 目不熟視女色,心不妄動邪念;女子要莊誠敬,毫無輕狂之態,嬉戲之容。至於 穿戴,以雅素樸為好,不許華美豔飾。再精而言之,第一要守身不漏,若白日胡 思亂想,夜裡靈丹走洩,睡夢顛魂,陰魔擾害,就是犯淫之戒,還修甚麼行?此 一戒最為難守,全要除雜意慾念,時刻提防,拴鎖猿馬,又玄關守透,丹田常熱 ,呼吸升降,風火運動,方纔守得住。九節工夫,最重築基一節,基築成了,如 十五、六歲之童體,纔算得守真守戒。四不食酒肉,此戒易守,而吃一碗素飯, 亦不圖貪厚味。省儉惜福,賢者之風。五不妄語者,要老實致誠,當說的話,有 一句說一句,不必別添枝葉,不當說的話,緘口莫言,若牽扯是非,花言巧語, 當面虛哄好聽,背後行奸作怪,此等人縱有小能幹,畢竟浮而不實,帶罪不輕。 修行之人,最忌多說話,一則傷神氣,二則惹是非,除勸善化人之外,總是裝痴 呆的好。真心學道之人,二六時中,迴光搭橋,默守玄關,那有閒空時間,說話 談笑,耽擱時辰。在道場中,自己警戒,不要像他人一樣,切不可張揚其事。這 張揚造孽最重,惡口傷人者,必遭惡報,讒口害人者,必有天譴。在道中,亂講 閒話,退人善念,誤人好事,罪在不赦,一言之壞,就墮了地獄,合而言之,洪 誓大願,皈戒在先,犯了戒規,誓願難逃,明地可以瞞人,暗地不能瞞神,暗室 欺心,神目如電,人間私語,天聞若雷;各人捫心細想,未犯者加功,己犯者速 改,久後必照蓮花之鏡,而等靈官鞭下,悔之晚矣。

斷疑惑第六

修行之人,全憑信心,信心堅固,功果有成。佛不度無緣之人,因不信故也。不 信,則多生疑惑。這個大道,效法天地之全功,包含陰陽之妙理,三教經典都是 印證斯道,萬事萬物,皆合道機,毫無可疑。讀書之人生疑惑,乃是為文字遮蔽 ,所謂聰明反被聰明誤也。下愚之人生疑惑,乃是為孽障沉埋,根淺而福薄。有 些已進道者,起初信奉大道,及久在佛門,反生疑惑。疑甚麼?一疑一世難成。 二疑工夫難做。三疑普度是假,收圓無期。四疑考魔利害,佛不顯露。五疑辦這 要錢,前賢靠不住。六疑上堂變動,祖根不真。七疑敗壞者多,心灰意懶。有了 這幾層疑惑,恍恍忽忽,就要退悔了,加以耳根不硬,聽那些旁門左道,說多少 奇怪術法,又想學習神通,或那些假祖魔師,扯出來別生枝葉,又想更求玄妙, 這都是吃虧上當,失誤修行。真原人要斷去一切疑惑,比如做功夫,無論有效無 效,總是依法行持,猛勇前進,不問成與不成,總是一心不變,死而後己。果能 用誠心,下苦功,斷無有不成不效之理。古來單傳,正法難遇,當此普度,咸沾 佛光,正是千劫修一劫成,肯於這一劫發心者,即一世成矣!至於收圓大事,乃 一元十二萬年中一大事,斷斷不假。但天機莫測,有早有遲,上天慈悲,等候原 人,一時難齊矣!收圓一時不應,不必問收圓明道之期,只需各人明各人自己之 道,收各人身上之圓,自己孽冤消清,功德有餘,便更明道,身上陰陽會合,大 丹結就,便是收圓。苦魔者乃上天好意,受一層魔,消了一層冤孽,一半是前劫 帶來的,久債還錢,難逃定業;一半是自己招來的,由於少培善功,又不依法, 不小心,假人考退了,不必說,真人考明了,正好辦事;是真是假,非考不能; 分清別濁,非考不能;定人果位,非考不能。講到捐功要錢,並非是前賢肥己, 無水不能行舟,無財難以開道,要錢印書,替你行功,要錢辦事,替你廣結諸佛 緣,湊助普渡收圓之事,一文也不落虛空。那道場祖根,誰真誰假,自有上天掌 持,而做前賢的也自然查得明細,聽聽前賢交代,合道理的,一心跟隨;不合理 的,你自穩住工夫,自修自得。亦不壞事。能開荒的,苦心接引,寸步有功,只 是要小心注意,莫生疑惑,雖惡世難行,但至誠感格,天必佑之。能結緣的,和 氣耐煩,眾人沾光,上天歡喜,切莫疑惑妄費銀錢,一本萬利,明去暗來,是沒 疑惑,佛法是無形的,超昇墮落,眼前是看不見,豈知道看得見時,想行善改過 就遲了。修行人,是好是歹,絲絲毫毫,護法神都鑒察明白,記錄在冊簿之上, 他日三曹對案,抵賴不得。吾人在道場中,閱歷未深,智慧尚淺,看見幾多違規 破戒,一切敗壞之事,難保無疑,豈知各修各得,各人生死各人了,眾人不信我 要信,始終不二,撐起一團剛氣,拿定一個雄心,斷無有不到西方,所以多疑多 惑者,皆是根基淺薄,冤孽迷心之人也。

消冤孽第七

人自寅會下世,生死輪迴,造下無邊罪孽,冤緣相報,無有了期。今日投進修行 ,表文一昇,三曹通曉,那前劫冤魂,都在地府等候,如何肯讓你騙了?第一乃 殺孽之賬,難以躲脫,縱隔三世、五世、八世,數百年之久,千萬里之遙,他也 找得來要命。所以這裡開道,那裡就有冤賬來纏擾,或是生瘡病磨折,或是考風 顛倒,或是水火之災,或是跌打損傷,或是口舌生非。種種作鬧,都是冤孽;或 者見鬼見妖,討債取命,晝夜不安,心神恍惚,必然叫你退志破戒,依舊同冤孽 一路而行,所以師尊教人,立層層功德,以持齋消殺生之孽,以隱惡揚善消惡口 兩舌之孽,以刷書消一切奸盜邪淫之孽。印書者,須要捨得銀錢,沒有銀錢者, 下苦心用功修持,其餘開荒引眾,辦道結緣,總當消自己的冤孽。冤孽就是仇人 ,他日夜伺候,想害人性命,若自己大意放鬆一點,他就投了竅,冤賬一上身, 則元神不能作主,就越發糊塗,豈有不敗道之理?除修道持齋之外,更要常看經 典聖訓,常聽好話,心中明白,依法行持,方能消得冤孽。現在男女,不但冤孽 未消,而且若冤孽,添冤孽,比如貪高妄想,動火生氣,爭功奪果,搬弄是非, 不遵規矩,不受教訓,盡都是自惹冤孽,自添冤孽,就這樣多少原人,被冤孽弄 壞了。各處道場,將成而又復敗,纔盛而又衰竭,風去風來,顛顛倒倒,皆由於 冤孽未消。前賢有前賢之孽,後學有後學之孽,人多孽多,消解不開,所以起風 降考,大原人頂災頂劫,小原人魂飛魄散,冤孽真是利害。蓋道真則孽亦真,不 得真道,冤賬可以遲緩,一得真道,冤賬即速要清,這本冤賬簿子,自己也不知 多少,總要早早還清,落個乾淨身子纔好。消冤孽之法,持齋之外,然總不如開 荒打引,設壇辦道,接引原人,為無量功德,能消無量冤孽,你看有功有德的賢 良,人神歡喜,平安清吉,便是冤孽消清了。若是事不順遂,常有錯訛,還是未 消清冤孽,誠恐臨死之期,死得不清白,而夙業現相,一靈真性,被冤孽扯住了 ,如何能往西方?依然走閻羅殿而已矣。

改脾氣第八

人生落在後天,個個都有脾氣,脾氣就是一種病,病重了,就要傷命。第一大病 ,不敬天地,不孝雙親。敬天地者,體好生之德,存愛物之心,惜老憐貧,救急 濟難,敬惜字紙,愛惜五殼,行一切之方便,以我心合天心,不僅是燒香磕頭了 事。孝順父母者,守住自體,行善積德,辦功修果,超度先靈,久後與善人同歸 極樂,是為真孝。不但生死養葬了事,人若有了慢天地,薄父母的脾氣,其餘再 好些,都不算人也。至於素行凶暴﹒要改為和平;素行輕狂,要改為穩重;素行 動火,要改為忍耐;素行高大,要改為低小;素行講話扯謊,要改為謹慎真實; 素行狡猾奸詐,要改為公平正直;素行繁華奢侈,要改為樸實儉省;素行私心忌 刻,要改為大公無我;素行窄狹急躁,要改為寬宏大量;素行膽大猖狂,要改為 小心機密;素行圖佔便宜、愛取小利,要改為受苦吃虧。只認自己錯處,不言他 人錯處;只思自己不是,不責他人不是,纔算改盡脾氣。進道者要守五戒,就是 因有脾氣。人生千萬罪孽,部從這些壞脾氣招來,改了脾氣,就消了冤孽,反躬 自間,那樣脾氣重些?就在那樣痛改,而且修行要有個好樣子,纔能感化於人, 若脾氣不改,榜樣做壞,人家把道看經,自己更招罪孽。大約世上之通弊,責人 則明,責己則昏,豈思:他人犯了甚麼?我看見了,心中不服,口中又認出來了 ,反之,我自犯了此等脾氣,人家豈不談笑?世上人百樣壞的脾氣,在生前自由 自縱,死後見了閻君,一樣樣也不敢用,修行人閻王雖然不管,而虛空神明監察 ,犯了脾氣,壞了事,都記在冊簿上,久後與你算賬,凡一切小毛病尚可原情赦 除,倘若犯了欺師滅祖,謬行道悖,不畏天命,誤人功果,或投魔行邪,擾亂道 根,種種大毛病。如何能逃五雷之誅?有許多前賢大德,何以結果不祥,都是為 毛病脾氣所壞。諸毛病中有幾件要緊的症候,是犯不得的。一曰傲:自恃聰明, 自逞能幹,不聽師訓,不道佛規,亂傳修法,看不起人,由己妄行。或在富貴之 家,丟不開聲勢,低不下心腸;或是讀書之人,倚仗才學,滿腹驕矜,變不了氣 質,何能修道?諸毛病易治,傲病難醫,這一樁病,也不知害壞了多少人。一曰 貪:辦事人要隨緣隨分,聽天由命,不可妄想貪高,有等當道親貪功亂度,貪做 點傳,貪不到手,生出恨瞋,就有欺師作魔之事,大貪大魔,小貪小魔。在道場 中,也不知多少人,上了貪高的當。貪高反下,往往有之,有志男女,只可行功 了愿,只要真知真行,何愁無有品蓮呢?反之,貪則必忌,定有你搶我奪之事, 互相毀謗,扯是弄非,同歸於敗而己!一曰刻薄:存心不可刻薄,用銀錢亦不可 刻薄,對待道親後學,以寬厚為主,要體貼人家艱難,安忍人家心思,自己穿用 飲食,但可儉省,而用人做事,全要銀錢放寬些,大眾纔肯出力,若一味刻薄, 又好責懲人過,財義兩刻,招怨必多。如何能辦道場?三教聖人,制下經典,那 是醫人毛病,毛病是後天血心,在先天原沒有的,試看小孩子兩三歲時,渾然天 理,喜怒笑哀,但是無心,那有甚麼毛病?只因後天漸漸長大,習慣越學越壞, 所以有種種毛病,如今修行,正要返到小孩子之氣象,小孩兒就是神仙之體,做 神仙的人總沒有脾氣的。

蓄度量第九

天之量大,包羅萬象。地之量大,生發萬物。修行之度量,要天空地聞。量大則 福大,量小則福小,比如處苦日子,就是受凍受餒,也知道是命,總不生怨恨之 心,只以道為樂。如遇患難之時,就是受魔考,也知道有定數,總不生退悔之心 。如有人毀我、謗我,不與他爭辯,久則自消;有人辱我、罵我,總不聽他、由 他、讓他,不迴避他。金剛經裡說今生為人輕賅,即消前世罪,任他百般糟踏, 只是替我消孽,我得了便宜,他這墮了一身罪。再者修行人,心中要開闊寬展, 纔好做工夫。若今日爭長短,明日對是非,反裝了一肚子氣,豈不擾亂心思,自 惹煩惱嗎?總要把是非長短,顛倒錯亂的雜事,一齊放下,只要問心無愧,何妨 自己吃虧?至於同堂道親,有君子亦有小人,君子好待,小人難待,惟一概寬宏 大量,不張揚人家短處,不佔人分毫便宜,不裝大、不自恃、不自誇功果,如是 不得罪於君子,亦不招怨於小人,到處可以去。倘若心腸窄小,眼皮淺薄,總是 看見人家不是,說人家不好,自己吃不得一點屈,包含不得一點事,如何能全功 果,享清修之福?道場中上下前賢,只為好動火、好生氣,也不知壞了許多前程 ,一薪之火,能燒萬重青山,不怕你天大的功勞,只要一把無明火,就燒壞了。 無明一動,上而欺師尊,下而傷道眾,血心用事,元神昏迷,未有不道墮落者也 。要學度景,全在發怒路能忍。遇大事忍過去,可以免禍。遇小事忍過去,省得 煩惱;遇小人忍過去,不招怨恨。忍而又忍,久則心氣和平,自然怒不發了。而 且紅塵世界,名為五濁世界,總是煩惱之坑,那有清涼之境,若量小心窄,將來 處處罣礙,時刻爭鬧,豈不苦死?有何趣味?當思一切不如意的事,轉眼即空, 本無可爭,更不必怒,況修行亦不過各了各願!各盡各心!臨時要照管自己的正 事,那裡有工夫去爭鬧發乎?

培心德第十

心德者修行之根本,若是不談心德,修行何益?欺心敗德之爭也說不了許多,然 有幾件不可犯者,犯了定墮地獄。一日忘引保:引保前賢,是指路恩人,忘了指 路恩人,豈不是欺心敗德,引保師榜樣好,就要學他,引保師榜樣不好,不要學 他,亦不要翻臉。一日背離前賢,前賢平日開示救你出苦,恩重如山,聽不進忠 言,內心不知自懲,翻了臉,又去投別人,如此欺心敗德,難逃正雷之誅。或有 前賢偏投魔道,背祖忘根,那就依不得他,各做各事,勿徇人情。一日欺壓道親 :或自恃才學,或自誇門勢,或自仗有功,看不起窮寒老實之人,遇人辦事,又 存嫉妒之心,暗地去阻塞強奪,此乃私心量小,亦是壞德。又有等口是心非,狡 猾奸詐,在師尊面前,全不說實話,總是表自己之功勞,扯人家之敗路,翻了臉 ,打算開戒鬧事,說糊塗大話嚇人,如此欺心敗德,天地斷不容情的。又有浮心 未斷,色根未除,時時胡思亂想,有許多對不得人,說不出口的念頭,甚且暗中 破戒,明地做人,這個樣子,怎瞞得神明。又有貪財之小人,專佔便宜,哄騙人 家銀錢,肥己潤身,不思填還,又無功德能消,如此欺心,定變畜生還債。又有 等不自量身分,一味貪事,辦不下來之事,勉強去辦,力量小,擔子重,壓出魔 來土見然不長天命,干犯佛規,豈不是欺心敗德,自招墮落。又有認道頗真,也 曉得辦功結緣,而自己情性不改,脾氣暴躁,一時尊敬前賢,親熱道友,一時反 面無情,且而薄待父母,抵觸師尊,或弟兄不和,大家爭吵,此時根本之地差了 ,豈非欺心敗德乎?多少道場領導者,聲名赫赫,只因一念欺心,暗地做敗德之 事,上天不佑,夙孽纏身,克有鍛落不堪者矣!故修行人應時時懼怕欺心敗德。 防範之法如下:一、要孝敬前賢。二、要久敬師尊。三、要和睦道親。四、要正 直無私。五、要午夜自思,無慚愧處。六、要銀錢清白,不沾分文。七、要守分 安命,老成做事。八、要講究根本,做好榜樣。凡對不住天的事,一件也不做; 對不住人的話,半句也不說。寧可人欺我,我斷不歁人。果然心德培好,上可以 感神,下可以感人,人神歡喜,自然不招魔考,辦功則功成,修果則果就。

知機密第十一

天機玄妙,不可妄洩,如今惡人滿世,謗法者多,倘若張揚,必招風考。凡在道 中,第一要口慎,如訪有善人,八德之中能佔一二,方可開示,如是慕道者,先 送一本書與他看,他若歡喜,便做幾次化他:一次談善惡果報及殺生還債,人畜 轉換,來往有昇有降之理;二次談紅塵苦惱,妻恩子愛之牽纏,名利富貴之虛假 ,老病死苦,劫劫煎熬,一失人身,便墮畜道,縱然行善修福,能保人身,而福 盡還墮,總難逃輪迴之路,總難躲過閻君之手,看他信心,追問情由;至三次便 說修來生,還是下等,若欲躲閻君、脫輪迴,出苦海、超天堂,非大道不可也。 然後把大道根由敘出:如今普渡奇緣,諸佛下世,不可錯過,修道者能超先亡父 母,報上天降道之恩,救自己之苦。他果能立志修行,再說要守戒,要安頓夫妻 兒女,不作魔,不打擾,纔好修行。他能一一答應,再說修行門路甚多,有邪有 正,有真有假,把一切雜法害人之事,點點敘明,免他疑惑。並說大道尊貴,難 訪難求,非恆久敬信齋戒沐浴不可,等他過三、五月,果然誠心求道,再談人生 累劫以來,各帶無邊罪孽,不先消罪過,好事難成,要多看經訓,多行外功,他 果然依法,再說要求明師;但切莫輕言師是何人?師在何處?只教他誠心感格替 他去訪,通信於師之後,不可一同前去,得要前賢斟酌一番,方可接引。如遇旁 門魔子,倩願歸根,更要細心考察,不可輕易引人。如遇紳董官家,更不可大意 。開荒之苦,功不小,然而不知機密,容易惹風,妄引匪人,帶罪亦不小。至於 開設佛堂,乃慈航之碼頭,原人之聚處,更不可不小心;同道不同師,不可引入 ,外來門頭齋公,概不應酬,如今奸猾人多,往往借名打混,總要留心,莫輕加 理會。在佛堂往來,不可東家說西家;邁堂內之事,不必敘與那堂內人聽;帶道 親出進,以適當時機為宜;善轡不可亂散,規條祖帖不可輕貼,或與人傳看;引 人不貪多,渡千渡萬不如渡一成真;同壇辦事,不可爭奪,助人成美,自有天知 ,強功者無功,本道中吵鬧,令人看輕,就有阻塞善門之罪;男女避嫌,各取方 便,不許私地細語,同棹同凳;若是闔女節婦,更要留心,不可大意;堂內出入 ,須分梯次;緊要之事,等前賢到了,再行引入,一批離去了,再引一批,乾道 會畢,再接坤道,不許男女同一堂說話;禮佛辦道,要和睦鄰家,不得罪小人; 要謂正人護法,有風要起,設法防閑,可以暗散;所以跑路走信之人,要會答應 說話,口風要謹,要共交代共心腹,開荒辦道,要耐得煩,忍得氣,受得屈,吃 得虧,眼要亮,認得人的好歹,耳要硬,不可聽閒事是非,度量要寬,容得下眾 人,加以機密小心,自然能成事修己;眾生各執恆業,不許亂走。合而言之,要 依規矩法則,纔不惹風,不招罪,所以道場敗露,辦事受考,是都由無規矩法則 。因此,不機密,開荒的猖狂亂扯,貪多濫引,辦道的出入張揚,匪人混進,一 旦風起,你扯我,我扯你,大家擋不住,遂致受人謗佛,獲罪不小。真修士依法 行持,小心機密,風考總小些,如或不幸,天降奇考,定數難逃,一身承當,保 全忠孝,頂劫救世者,死後定證上品,若多扯他人,連累師友,死了還要帶罪。 至於坤道不可出走遠門,果無罣礙,有志辦道,更要檢點,非人地相宜,切勿亂 往。所謂機密之法,全在謹言,擇人而交。言語不謹,惹出是非,又煩惱,又招 罪。不擇人而交,吃虧上當,連累道場。當後學要機密,當前賢更要機密,前賢 乃後學之根本,行止進退,隱藏為妙,若到處出面,聲名倘出,最易招風;乾坤 二道,切不可拿前賢作招牌,當前賢者辦道日久,大半無家,全靠後學為家,故 要平時機密,前賢才能安住,若不機密,何能停舟乎?

受魔考第十二

魔考之以來,有內考、有外考、有奇考、有氣考、有順考、有逆考、有顛倒考。 內考者,生瘡受害,水火之災,盜賊之患,蛇咬蟲傷,趺打驚痛。外考者,鄰里 毀謗,官府禁止。奇考者,破家傾業,受刑罪,亡兒女。氣考者,受層層冤枉, 有口難辯,恩反為仇。若是富貴之人,以順考之,酒色財氣,名利恩愛,擺在眼 前,熱鬧絕短,丟不開,打不過,定然敗道矣!若是貧賤人,以逆考之,衣食困 苦,奔波勞碌,運氣不好,事事被考,考得心昏意亂,最易退道矣!更有先富貴 ,後貧賤的,受不下辛苦,改變心意,埋怨不該修行,這樣名為顛倒考。合而言 之,考是上天意,諸佛慈悲,其中有幾層道理,一層為分清別濁,仙佛臨凡為清 ,異類愛人為濁,普渡一開,污濁並進,上天特降考魔。清者根深,越考越深; 濁者根淺,一考必退。好比雪霜一降,草木變色,獨有松柏長青。又好比稻子, 用木掀一揚,風簸一打,那些粗糠稗子,都落在一邊,那十粒五雙飽稻子,留作 真種,生生不巳。但考一層,是消一層冤孽,人自累劫以來,罪積如山,今日進 道,冤孽斷斷不肯放,就是修道持齋,也難消得乾淨,所以上天降考,你等吃些 虧,受些苦,就試你的心意可堅固,如果真心不退,則考一次,消一次冤孽,暗 中移重就輕,死罪改活之處甚多。如前劫孽重,該當來生變畜,一世有了幾次考 ,把來世之劫赦免了。此中機關,誰個懂得?也有將房舍田產銀錢等項,折抵災 星的,這豈不是諸佛慈悲,上天好意。一層為定他果位,諸佛下世立界,九品蓮 臺,依功定奪,發大誓願者為九六原人頂災,往往受大魔考,有大魔考,乃有大 陞賞,如徐楊二祖,木公火精,諸位古佛,殺身成道,做萬世榜樣,證三天極品 ,由此看來,若非降考,豈能定蓮台高下乎。普渡以來,考出了多少大真人?無 魔不成真,無考不成道。又有一等是前劫中定,罪孽難逃,非捨身不能了道,所 以千劫冤孽一劫消者也。更有一層當領袖的,久在佛門貪妄高大,或私積功德, 肥家潤身,或阻塞賢良,掩瞞功德。當後學的,苦功苦行,多年勤勞,被上人冤 屈不能出頭,上天降考,考得那些假領袖,現形作魔,自道墮落,等那受屈之賢 良出頭辦事,更上換下,金牌倒掛,一考就有變動的。而且脾氣毛病,全要考魔 ,纔能改變。初進道者,或是高傲,或是膽大,或是逞能,或是講話,一切毛病 ,原人亦是有的,惟受幾回折磨,自然知道小心。再者平心細想,有考魔可以明 白功罪,上天監察,總不放鬆,這堨リF甚麼罪?那裡就有魔來的。明白的認罪 懺悔,求神赦罪,永不再犯,又可以逢凶化吉,諸如當初唐僧取經,天定九九八 一難未滿,不能成聖,若未經過磨難,即便成功,五百年後,凡心一動,就謫下 來。只有歷盡紅塵苦惱,凡心死盡,纔可以一了永了,再不投東,永不下世。可 見魔考,正是助人成道,猶如斧鑿雕琢之功,所以成就器材,若是個真人,被魔 磨好了;不是真人,被魔磨壞了。,把生死由天,任憑甚麼魔考,部當作前功之 孽,安心思耐,不講退悔話,不生怨恨心,就是餓死凍死,刀兵而死,也算成全 我生死大事,纔是金剛鐵漢。道中男女,各有各的魔考,皇風黑雨,是外來之魔 考,而平時在家,又有零零碎碎之魔,最易散心退志,或是前賢道親脾氣不好, 言語怒罵,主事嘔氣,朝朝暮暮,也難忍受。或是兒女牽絕,情深愛重,明知是 冤,推脫不了,歡喜煩惱,都是障道。又有親友往來,應酬償了,熱熱鬧鬧,時 時打擾。一切俗事,攀扯去做,一切閒話,東講西說,也不知耽擱了多少正事。 這幾層眼面考魔,不知不覺,就把修行荒誤了!其實修道全靠自己作主,忍氣耐 煩,丟不開,狠心去丟;捨不得,狠心去捨,萬無可難丟捨之理。也要看得淡, 偷得聞,以聖事為重,以凡事為輕,所有虛假恩情,熱鬧門面,總替不得我的生 死大事。於污穢中修清淨,於火坑中種蓮花,這種纔是大智慧,好賢良。凡正心 誠意,死不退道之人,上天定然愛惜,替你消解災厄,縱遇魔考,暗中自有護法 顯應,可將大事,可化為無事,這些消息,都是我們閱歷過來,所以層層說得清 白,諸位緊記在心,遇魔考來時,心中自有把柄,神智自不昏迷。

立外功第十三

這回萬佛出世,末後一著,人神同忙,三曹會議,全靠功德為念,無外功內果難 修,功多果自強。單傳之時,先把內果修成,再立外功滿願。如今普渡之時,辦 功在先,修果在次。第一奇功,替老☉接引原人,盡心竭力,不辭勞苦,時時刻 刻,以救渡為念,五濁世界,惡人眾多,總是誹佛謗道,功最難辦,難辦的辦得 下來,纔算奇功。若得大道,只圖清閒自在,顧自己不顧他人,便是私心,非上 天所願,何能成道?再者各人身上,帶有累劫之冤孽,不辦苦功,如何消得清? 若僅是自守,不可謂辦功,若稍有一點機會,就要立功即時,再遲就無功可辦, 但要照規矩辦,不可以亂辦。這回普渡,部是在天宮立下誓願來的,許多前賢, 受盡千磨萬難,縱使家眷誤會,或遇危險之時,了結生命,決無一點埋怨,只要 一息尚存,總是照前辦,道場中即使道親稀少,也極力重新整頓,慈舟重新收拾 ,皆因當初誓願在先,不辦,了不得誓願,就回不得家鄉,見不得老☉。辦大功 者,永不退縮,沒有說什麼歸隱修己之事,莫疑惑內功未成,盡在外功上行走, 恐怕自己無憑證,豈知辦功滿了,孽盡冤消,神來湊助;但是不能把「無暇」二 字害了自身。即使終日奔忙,不能內修,亦要在天明或晚間抽暇靜養,否則誤到 三吋氣斷之時,悔難證果。況動需度人,靜則度己,偷閒時,即可做內功,尤其 平日先要做好自己的榜樣,誠敬穩當,謙和小心,不貪財,不動氣,又要有內德 ,臉上常帶幾分道氣,這纔辦得了道。真原人一進道就會想要外建功內修德,若 不想進功修德者,就算是真原人,亦不過小因小果,兩旁伺候而已!開堂結綠, 是必不可少,佛堂是一座天橋,原人歸西必由之路,上接下引,要緊之關,地下 一間佛堂,天下一朵蓮花,辦出一間佛堂,一千三百善,所有修行者,均在這佛 堂法船上,來日修成正果,也將報答引度之功,其次若拿銀錢助道者,皆是給人 天之福緣,一本萬利之事,所謂拿東方無法帶走之錢,存在西方之功德,這個算 盤要會打,因為縱留下黃金千萬兩,也難買生死的。至於貧苦的,多做一點無畏 施,當事情到來不可推張托李,能吃得虧,能受得苦,能久磨不退,自然辦功功 成。同樣也是打幫助道,其功德更大。吾人應慶幸根源深厚,才有機會辦道,所 以只要盡心,自然有其功德在裡面。然而功中有罪,又不可不知,比如開荒是功 ,而不照規矩,胡亂拉扯,又是罪。設壇是功,而不知機密,膽大招風,又是罪 。其在道場中,或妄費銀錢,貪圖供養,喜穿華美,又或待人刻薄,不存厚道, 私心嫉妒,強奪為能,又或借道為名,扯用功德,肥潤身家,如此都是功中之罪 ,有了一罪,就折了一功。時下男女有煙賭不能戒盡的,有不講規矩,行動輕狂 的,有性情高傲,動火生氣的;有播是弄非,張口扯謊的;有懶惰放蕩,毫不行 持的;有五戒不清,口硬心虛的;有偏好奸詐,心思不正的;有亂扯劫數,說糊 塗大話的;有心神恍惚,怕受魔考的;有與師作魔,忘恩負義的;有不認根本, 自立門戶的;有說顛倒魔話,惑亂人心的;有討好現成,兩邊搶綴的;有吝嗇不 捨,視錢如命的﹒有脾氣凶暴,同人爭鬧的;有做壞榜樣,招下敗路的,一切等 項,雖在道中,也是個罪人。即使勉強引一、二人,燒幾柱香,唸幾句經,也還 功不抵罪,總是要改毛病,培心德,還規矩,聽交代,常思自己盡道犯甚麼罪, 思盡無知,知罪必改,自然無罪,則辦一功,算一功矣!此時還不見高下,日後 龍華會上,功罪分明,絲毫不能抵賴,那時想懺悔,就不能了。如今各人撫心自 問,有那些過錯,尚由你懺悔,切不可說沒有罪,莫以為不要緊;且把金爐誓願 ,口中唸唸,心中想想,不要自己哄自己,哄下地獄去了。像我們自辦道以來, 功卻不少,罪亦甚多。一是妄開匪人之罪,二是不依機密之罪,三是誤人功果之 罪,四是嫌疑未避,規矩未遵之罪,所以招出重考,若因辦道失敗,從此不辦, 帶罪更深,豈不是終歸地獄;故而不敢歇手,任他狂風大浪,依然拿舵撐篙;全 望乾坤二道,一心一德,盡力湊助,有財者助財,有力者助力,能說者助言,把 這無邊苦海,渡將過去,永享逍遙,同歸極樂,豈不快哉!

修內果第十四

龍華三會,藥火傳齊,諸佛下凡,了願了劫,都是完全內果,若不修辦,怎回家 鄉。行住坐臥,意守玄關,勤加在人,白日可以偷得一靜,夜晚清早,都是守的 時候;子時陽生,定然要靜,第一要煉睡魔,睡魔盜寶是一大害,長夜不眠,守 丹為高,昏沉之時,聽他自眠,把元神提在頂上,總不可酣呼大睡,如有子女而 後,先要節慾,而後立志絕慾。修道之人,最忌走失真陽,行住坐臥,上守玄關 ,呼吸聽其自然,丹田之氣,自必上升,如行大小便狀,不可放鬆。有事時,回 無光之相,以意守之,無事時,回有相之光,合一返照,平時切不可東西亂望, 把真光飛教慣了。真光不散,神不遠走,時時要守,行住坐臥皆然。以坐為例: 坐字乃兩人共一土,土即玄關方寸之地,兩人離他不得,觀之以目,尤要聽之以 耳,目視之,是外日月交光,耳聽之,是內日月交光。這一竅玄關,值金萬千, 諸佛諸祖,由一竅而成,千經萬典,都是印證這一竅。儒書曰:「常目在茲。」 道書曰:「機在目。」佛云:「心目之所在。」道在眼前,誰人能識,識之不煉 ,真是愚癡,玄關開透,一竅通,則百竅皆通,以後工夫容易,二六時中,不離 這個,就是手裡做事,口內說話,心意亦可暗守。先天元神,藏在玄關,是為自 性真人,無相菩薩,渾身是假,這點是真,若玄關不開,是自閉天堂之路,命終 之時,一點靈魂,仍從眼耳鼻舌四門出去,還是難逃閻王之手。二部工夫,用離 火下降,燒熬丹田,不可著相,聽其自然,如常常溫暖,纔能閉住地戶,打坐最 易招魔,或手腳亂動,心跳肉顫,或眼見白光紅光,一切東西物件,鳥獸草木等 樣,或耳聽鐘鼓之聲,都是冤孽未消,或著天堂光景,或見菩薩往來,都是幻景 識神。還要多看經典,多培外功,纔守得如意,功夫要做出效驗,直到那刻不守 ,就渾身不好過,越守越好,捨不得下丹,真是樂境,那有什麼苦處,只是初下 手要煉睡魔,肯下幾月苦功,以後熟慣,就不費力了。這個口訣,不可看輕,包 含千層玄妙,配合陰陽五行,乾坤八卦,天干地支,日月星斗,四時八節,寒暑 畫夜,萬物生生化化的道理,都在其內;鳥之飛,魚之躍耀,花木之開放,五穀 之成熟,皆我身道機。我身即天地,天地即我身也,但會口訣還是老譜子,而一 節中有一節之玄妙,即有一節之危險。有真藥,有假藥,有真丹,有幻丹,關有 真關,有假關,內藥外藥有走失之時,進火退火有緩急之用,靜的不得法猶生病 ,其中層次法則,全要前賢指破,自己參悟,大約守玄關,在神意收定,不可著 力提氣,恐提起浮火,有頭昏腦熱之病,全在心意專一,不可著力逼悶,須要流 通自然,身體放鬆,太緊則生繁火;採藥開關,不可著力提引,只可以隨之,最 怕提助浮火,逼燒命門,誤以為轉關,則生病矣!築基去濁,著重在緊開頭。有 妄念,則藥不生,濁未去盡,陽中雜陰氣,切莫升提。第一以不漏為主,則精氣 充足,甘露必多,上下灌運,不致浮火發燒,自然無病。許多做出病來的,一由 於著力助火。二由於心不圓通,拘逼太甚。三由於基未築成,尚有走漏。四由於 污濁混雜,勉強升提。五由於睡魔昏沉,陰氣阻滯。六由於念頭散亂,心源不清 ,生出幻境,誤識為真。七由於孽未消清,魔來擾害。八由於竅未真開,雜口鼻 之呼吸,用意升降。九由於甘露不真,咀咽津,反傷內息。十由於起居不調,毛 竅受風,寒熱逼人。更有老病未除,悶頭急行,心火上炎,而病轉重。史有不依 法則,自作聰敏,以假效驗當好工夫,弄成不治之病。更有梢知效驗,因好動無 明,火燒丹本,得病難愈者。定有色根未斷,靜坐時,忽動慾火,腎妄動,精已 欲流,忍而成病,或邪毒伏內,發為惡瘡者。種種毛病,說之不盡,非是工夫能 成病,乃不會做工夫,自然出病耳!這些口訣,不可不知,但亦不可動存著想, 還乃是脫胎神化,名為無為,是沒有口訣的,到那時,也要前賢指點。現在男女 ,大半用的周天之法,各人自己做到甚麼樣子,不知足真是假,有疑惑之處,定 要請問,不可含糊,無論有效無效,猛勇前進,每日靜心,習以為常,不可今日 推明日,明日等後日,等到閻王送信,百病臨身,依然動一番病苦,只算得一個 空聞道竅之人,此時有果無果,在人自修,誰來管著你。後來災難到了,山妖水 怪,出來害人,且而遍地刀兵,五魔作鬧,有果者玄關一守,放出威光,可以降 伏得他;無果者心驚膽戰,魂飛魄散,還與俗人一樣遭劫,看你埋怨那個。你我 修道,乃是躲生生死死,千萬輪迴之劫,不是躲一時刀兵之劫。但時至三災八難 ,都是有的,劫遇者,收惡人歸地獄,送善人上天堂,正是催趕原人,早回西方 。下等人功果並進,中下人即不能辦功,全要誦經打座;有功之人,先功後果, 修果容易,無功之人,多招魔障,修果難些。所以要苦修,要速速修,修果又有 大成小成之分,大成者結丹出神,溫養脫殼;小成者一竅通,三關開,真陽上升 ,法輪常轉,大成並小果,總免得輪迴之路。當此普度,給六萬餘年冤緣大賬, 原有生死,各有來因,不得一樣的。根基深,緣分大者,功果易辦,歸空之時, 丹書下詔,明白自然;根淺緣小者,功果難辦,臨危 時,也不免於魔病,不病 不魔,冤孽未消,但要元神作主,心不昏迷耳,此人死後加修,還候諸佛提拔, 又有一等人,前劫孽重,魔考難消,臨大節捨身拼命,這樣雖未見修功果,亦在 越昇之例。蓋上天所重者忠孝之心,所喜者節烈之氣,定要格外施恩。至於無重 考者,又不可說,一死了事。有功的,可以死後加封,無功果的自誤前程,然而 生死二字,不由自己作主,必須誠心誠意感格神明,暗中可以添福添壽。既然修 行,總要成功到岸,切莫想修來生,這個至尊至貴之道,豈是你修來生的,切莫 說說修不到,盡心竭力,至死方休,大小總有成就,上天依作功定奪,依因證果 而己。

知布施第十五

辦功要人捐財,亦是考人的大題目,見得到,看得到,纔知捐財是好事;諸如放 生印書,是眼易見的。而道場中更有許多鋪張安頓之事,第一辦道結緣,是普渡 中一件大事,如今大道通行,慈航遍地,大船要大碼頭,小船要小碼頭,一方一 所,必有聚會之所。上接下引,交得一切佛事,最為緊難,而應酬賓客,又有等 分不同,比如賢良中,有官宦體統待之,有富豪,就要富家氣象待之,有文人學 士,就要依文人禮儀待之,其間衣服飲食等用度,原不講奢華好看,總要與人相 稱,與人相宜,又要和光混俗。況且君子勞心,供養不可太落﹒小人勞力,衣食 亦要週全。水路陸路,舟行車行,伙食盤費,動級千里之途,通盤打算,非銀錢 充足,則用度難支。如無可用度,則彼此不能往來,上下辦事不能通路,豈非敗 局。所以祖師定下章程,立出規矩,教天上的賢良,同心同德,事同一體,以上 制下,以下承上,祖師掌盤,分命號首十地,號首十地分命頭頂,頂航分命萬部 恩堂,世事不得不調功助道,以天下之財,消天下之孽,救天下之人性命,成天 下之功。至公無私,光明正大,凡在道中,男女貧寒者,不能勉強,若有餘之家 定要捨財,捨不得財,消不得孽,就了不得生死。且因前世修積,上天賜你的銀 錢,與你今生使用,亦不教你獨自受用,也要你多做好事,以你之有餘,補他人 之不足。如今修行者,衣食之用,可以省儉;婚娶之費,可以省儉;紅塵應酬, 可以省儉。省下銀錢,常持齋,消殺孽,多印書,廣結善緣,再量力捐出助道。 比如捐在上堂,供養往來師賓,定沾佛光不少,捐與道親,他開荒分功與你,捐 與自己前賢,上下支用,記你功德,若捐在本方會坐結緣,人神歡喜,多少體面 ,其餘濟人利物,行時時之方便,總非捨財不可。試看紅塵中之人,妄費銀錢, 反買一身罪孽,至於為道捐出,乃是借東家之財,買西方佛地,一本萬利,存在 天堂,是一樁大便宜。俗語云:「東家不窮,西家不富,這回普渡,正是辦西家 之事,就是辦完家業,上天自有照看,斷斷不致叫你餓死,況且當前賢的,也要 體量人家有無,並不是傾人家業,逼人窮苦。普渡以來,多少大原人,捨身捨命 ,即使遭亂死而不怨,豈有吝銀錢而不能捨之理?爭得一槃蓮台,勝似黃金萬兩 ,再者三期時至,名為掃世劫,大難一到,萬般都化為灰塵,性命難保,銀錢何 益?何如趁這時節看破,量家財之多少,留得七分度日,施二三分,不上算盤, 做施功濟貧,助道結緣之資,孽也消了,德也培了,後來跳出劫外,說不盡的好 風光,享不盡的好榮耀,還愁甚麼衣食?」規矩上說窮人出力為主,富者捨財助 功,功德一樣。出力者如佛前辦功,不然如檢字紙,掩白骨,除當途之瓦石,去 道路之荊棘,都不用錢的好事;富貴不能出力,惜財以為力,要自己會打算盤, 難捨務必要捨,當捨必須要早捨,切不可疑疑惑惑,怕弄窮了,日子難過,又怕 銀錢白送了,不得力,又怕交與前賢手,不知他怎樣用法,豈知上天記功,分文 必錄,那得白送了,你只認真,況前賢是何等人?不必追問他如何用法?公在何 處?孽在何處?他能用得你的銀錢,自然消得你的冤孽,前賢斷不敢私用,斷不 敢妄用。但出了你的手,天地鬼神皆知之,倘若前賢肥家潤身,那是佛法不容的 ,多少賢,把自己家業辦完了!銀錢用盡了!猶為原人奔波勞碌,原是想救眾生 出苦,豈專為銀錢而來,奈何無資財,則不能行走,不能辦事,不能用人,不能 支應上下,故何以教大眾出錢助道之由也。成人之美,消己之孽,孽盡功成,你 纔知道出錢好處,此時有財不捨,到後來功果不成,流落在後,你反埋怨前賢, 當初不說明道理,失誤奇緣,此時大道未明,正在辦事,要銀錢鋪張安頓,捐財 者正捐在得力有用之時,其功無窮,此日不捨,等待何時?一旦等到普渡後的收 圓結束,無道可修,無功可行,道不辦了,大道行於庶人,普天供養,內外一家 ,也不要你捐財了,有財你也捐不得了,試想諸位眾生,累劫以來,積下無邊罪 孽,大半是由銀錢造出,這回修行,罪孽如何消解?只好將銀錢抵贖,所以叫人 捐財。祖師慈悲,替你想方法,懺悔罪孽,立功培德,求出苦海。萬空歌云:「 金也空銀也空,死後何曾在手中。」吾人迅速醒悟,莫等無常一到,萬有皆空, 趁早看破銀錢,不如將這虛空之國寶,來換這不空的果位,何等便宜?人生數十 年,只要惜福不作孽,穿衣吃飯,能用幾多?何必苦苦把這銀錢,蓄積不肯放手 ?轉眼氣斷,盡讓與兒孫濫用了!或被外人分佔了!自己落得一雙空手去見閻君 ,豈不到底癡呆?若說前賢要錢,不是要想上下辦道,非錢斷乎不行。從今以後 ,諸位乾坤,果然信心無疑,各人量力,除加修工夫,求事之外,多的多捐,少 的少捐,每年每人,總要捐一次,惟認定立功消孽四字,前賢斷不敢濫用你的; 上天神明,定不辜負你的功,不可多生疑惑,自誤前程。我今層層說明,乃不得 已之苦心,倘為私計,定遭五雷之誅,永墮地獄之苦。

煉心意第十六

這個假身子,是樁大害,千百萬樣,鋪張打算,興妖作怪,盡為假身而已!然也 不能罪全歸於身,這身子乃一團死肉。有氣以運之,方能活動,其為身之主,心 而已矣!心之所發,為心意之用,能上天堂,能下地獄,做仙佛、變畜類,都由 心意造作所為!心猿意馬,千生萬劫,無由休息。修行全要煉心意,煉心者,死 心也,心何以死?不動凡心,不逞色心,不縱血心,猶如死了一樣。死了人心, 纔活道心,遵三皈,守五戒,正是用死心法子,心不死,斷不能遵皈守戒。凡認 道恍惚坐功無效驗者,皆由心意放蕩之故,平時之蕩慣了,遇著邪徑壞事,可以 動心意的,使把持不住,開戒違規,頃刻之間,所有層層冤孽,那樣不從自己心 意招來的?心意變化,千頭萬緒,而總不外乎三心。三心者,一日過去心,已往 之事,好歹都是做夢,歡喜煩惱,過去即空,是親是冤,計較何益,世上人偏偏 要把己過之事,掛念在心,這樣那樣,來來往往,同人家會面,也是談講過去之 事,豈不癡呆。一日未來心,未來之事,看不見,拿不定,今日打算明日事,還 有不定的明日事,今日斷想不出來,世上人偏要空思妄想,現在窮,想後來富, 現在富,又怕後來窮。幼年夫妻,想到老來常作伴,兒女週歲,又想後來婚嫁時 。有房舍,又想改造;有田產,又想多添。中年人,就想到八十歲;花甲過,更 想百春。豈知紅塵中事,移步換形,轉眼變動,今日酒席筵同飲,來年誰在誰亡 ?今晚脫下鞋和襪,不知明朝穿不穿?一口氣不來,就是死屍了;昨日街頭猶走 馬,今朝棺內己眠屍,生死都在呼吸之間,怎麼由得你思想?況萬般百事,都是 命裡注定,一飲一食,莫非前因。思想十件事後來就有九件不如意,何苦去操那 些冤枉心?人若不存過去心,不生未來心,心中清淨,何等自然。除此過去、未 來之心,尚有現在心。現在心,但將如意事,把歡喜當真;遇不如意事,把煩惱 當真。貪愛甚麼?就把心意貼在甚麼上,豈知現在事,亦是一種阻礙,若只空思 想亦枉然,事有難處、急處、忙處、憂悶之處,越思越想,越得不了,主意打定 ,當做就做,不能做就丟開,對於現在衣食,過得去則可。然而各安恆業,窮富 聽天,胡思亂想,何益於事?修行人隨緣隨份,現在日子也不記念已往,也不算 計將來,掃三心,歸一心而己!然而心最靈通,意最活動。出入無時,莫知其鄉 ,如何收拾他?往往學道者,縱然沒有壞邪念,而浮想浮念者,總割不斷。浮想 浮念者,無一定之念,無一定之想,忽而念這樣,忽而念那樣,一個時刻,想上 想下,想東想西,也不知起多少意念,好比亂絲無有頭緒。心思起了,連自己身 子,都忘記在何處?心意之去,由四門而走,眼觀色,心隨色走;耳聽聲,心隨 聲走;鼻聞香,心隨香走;口貪味,心隨味走;心走則神走,神走則氣走,氣走 即精血枯,速老速病,以至於死耳。玄關一竅,正是煉心意之法,九節工夫,節 節是煉心意,心猿在玄關裡鎖,意馬在玄關裡拴,時刻不離玄關,即時刻煉心意 也。心意一忘,必生妄動,就把玄關刻一守,著力返照,妄心自伏,雜念便消, 久而久之,心意煉得純熟,任隨甚麼繁華熱鬧,可喜可愛之事,也不能引誘我; 任隨他甚麼艱難困苦,可畏可怕之事,也不能搖動我。心經上說:「無眼耳鼻舌 心意,無色聲香味觸法。」正是煉心意之效驗。平時心意守定,一定要說話,也 可以說話,要做事,也可以做事,要應酬,也可以應酬,只是意不放蕩遠走,偶 然走出去,即回光追轉。心在何處,神即聚在何處,氣歸何處,精亦化為氣,而 與神合一,神氣合,即是煉魂制魄之功;魂乃識神,為歷劫輪迴之種子,貪財好 色,為魔作鬧,白日胡思亂想,夜裡睡夢顛倒,坑害精氣神三寶。然心意靈覺, 反為魂所使役,修行以心意為主宰,統攝精氣神三寶,則魂一受管束,永無顛倒 之害。煉心意即所以煉魂魄,煉來煉去,造化與虛空同體,無常何敢見面?閻王 何處找尋?所以清靜時,要望萬緣放下,了心了意,節節工夫,全要心意細而又 細,靜而又靜。心意一散,藥也走了,丹也壞了,火也冷了,呼吸也不均了。真 陽未生時,全靠心意聚團。大藥要轉時,全仗心意推運,進火止火,心意粗不得 一點,放不得一點,有工夫之人,心意煩燥不得,動火生氣不得,大歡喜,大憂 愁不得,何以煩惱動火生氣,憂喜過度,皆能招魔障。凡冤孽之害人,魔怪之附 體,都是怪人心之放蕩。若二六時中,心不放蕩,何由招得罪孽,千妖萬怪,都 不能近身的,一切燒香禮拜,皆是放心之法,而守玄開,為煉心意第一著。這個 心意,為通天徹地,無價之寶。可惜在紅塵中,不會用他,只曉得用在凡情俗事 ,枉活一生,輪迴萬劫,苦不盡言矣。那裡知道聖賢仙佛,高超三界,跳出五行 ,全憑心意做工夫。所謂道念如同塵念,成佛時,塵心愛作道心,凡夫即佛。紅 塵人用心意者,聰明伶俐,執著計較,總是成空。你我修行,煉了心意,無用執 著,不去計較,學一個痴人,裝幾分呆氣,煉到功圓果滿之時,從心所欲,隨意 變化,豈不逍遙快樂哉!你們諸位,說工夫難做,又說沒有閒工,這多是自己哄 自己,請問一日之中,有幾個時辰,心意在玄關乎?大約說起話來,就忘記了。 煩惱時,又忘記了。歡喜時,又忘記了。慌忙做事時,又忘記了。見有人來,去 應酬時,又忘記了。出門定路時,又忘記了。如果一心三思,內守時刻不忘,那 有無效驗?經上說:「供養一尊羅漢,不如供養一個無心道人。」無心者,無凡 心、血心、色心,只有道心綿綿默默,渾渾沌沌;有心亦無心,凡人之善惡邪正 不定,然做出去,纔見得。一起心,一動念,鬼神已知矣!蓋人各有元神,元神 即在光頂上,念善念正,其光明亮,念邪念惡,其光昏暗。神明時在空中監察, 即隨人頂光之明暗,考查善惡邪正,這個念頭,是絲毫瞞不得的。修行人妄念動 了最壞事,然正心誠意之功,正是止妄念,息妄想而己!心經說:「遠離顛倒夢 想。」息妄止妄,即是遠離顛倒。再者輪迴之苦,都從心意生出,心意偏在色, 命終之時,打入輪迴,受色之苦,心意偏在財,命終之時,打入輪迴,受財之苦 。當日李伯時善能畫馬,一心一意專用在馬,命終之時,墮於馬胎。有一僧人心 意愛蛇,一生養蛇,命終之時,墮於蛇胎。你看心意二字,險乎不險?經上有說 ,眾生自渡,佛不能渡,這一身之中,有許多眾生,眼耳是眾生,口鼻是眾生, 心意變化,無數無邊之眾生。眼不貪色,是渡了眼眾生,是渡了耳眾生。不起妄 念,是渡了心意之眾生。心生種種法生,法生則有種種苦厄,心滅種種法滅。法 滅則渡種種苦厄,而歸涅槃。金剛經云:「應無所住而生其心。」蓋無所住於人 心,而道心自生矣。

明旁門第十七

三界內外,無量劫來,都是元會所管,一元之始,天地一開,一元之終,天地一 合。天地從無極生來,無極之天,為天外之天,是諸佛菩薩歸根之所。一元會之 終始,無極知之。諸佛菩薩,亦要應運下凡,維持世界。天開於子,地闢於丑, 人生於寅,生人之始,五老煉形,而一靈真性,從無極而降,本是仙根佛種,累 劫以來,改頭換面,年深月久,忘記歸家之路,九六原人,流落東士,貪戀紅塵 ,不得仙佛下凡點化,何能返本還原?這些原人,何以定要渡回?蓋元會盡時, 天地有壞,人物一齊消化,真性靈光,也飄散沒有了。在將來再造化乾坤,每個 分性要歸位,所以當此午會之未,要一齊渡回,為無量劫後,生化人根之計。在 辰會時,初會龍華,燃燈掌道,渡回二億。巳會時,二會龍華,釋迦掌道,渡回 二億。尚有九二原人,困在東土,這回普渡,為三會龍華,上天為普渡大事,早 於數千年間,早日安排預備,諸佛菩薩,往往來來,都是為普渡之根基。周朝末 年,三教並立,分為三大支,都是單傳先天之大道,秦漢而後,文治太盛,世事 繁華,真道藏隱而不露,儒教亦衰矣!至五代梁朝時,西方二十八代祖師,達摩 尊者,奉天命而來東土,為中華初代祖師,掃除文字,直指先天大道,乃普渡之 正脈,後傳二祖神光,三祖普庵,四祖曹洞,五祖黃梅,六祖慧能,七祖白馬, 八祖羅公遠正,在唐朝之時,七祖、八祖,法傳火宅,道歸儒家,此時普渡尚早 ,上天把大道收回,祖脈不傳,八百餘年,到了明末清初,天命黃九祖遙接祖位 ,三期時至矣!九祖傳吳十祖,十祖傳何十一祖,十一祖傳十二袁祖,十二祖初 開普度,通行道根,乃傳徐、楊十三祖,頂劫而歸先天,五老定會銀城,天人交 接,定下普度章程,姚十四祖,王十五祖,劉十六祖,此乃紅陽十六代圓滿。道 傳白陽,彌勒應運,路祖為白陽初祖,大開普渡,後渡弓長祖,繼續辦理末後一 著,三曹普傳,平收萬教,十方十地,五十四頭頂,萬部天恩,鋪張佈置,大道 偏於九洲,海角天涯,原人返本,此乃奉無極之敕命,千千諸佛,萬萬菩薩,都 要皈依這個章程,纔能成功定果。看起來,是何等罕見罕聞之大事?奇緣奇遇? 萬劫一傳,只有一門,並無二道,何以正道之外,又有許多旁門?蓋普天下,男 男女女,不盡然是原根原種,有天妖、有地魔、有山精水怪、有草木之妖,輪迴 中,有千萬類之畜生,是為異類,雖人形,全無佛性,上天命眾仙佛,來收原人 ,又命眾魔王,來收異種,各做各的文章,旁門比正道更多。如潘門、姚門、大 乘門、道士清淨門、和尚三寶門,雖無真功,且能拔渡;更有添大金丹二十四門 、小金丹七十二門、文開門、武開門、喜怒哀樂四門,都是有象之雜法,招魔招 病,沾不得的;更有邪門,專講法術,或能觀音假彌勒,以騰雲駕霧,飛砂走石 ,能放飛刀,能使雷聲,有移山倒海之神通,此時六陽將盡,一陰已生,六萬年 來,修成妖怪,部是出頭害人,擾亂世界;更有五斗天魔,只動干戈,大鬧得天 昏地暗,鬼哭神嚎,任是鐵打漢子,也難逃出三期。原來種子,如何經得起這白 陽大劫?所以萬佛下世,普泛慈舟,把老☉兒女,接引在慈舟之上,這慈舟亦無 形無象,然而佛法無邊,神通廣大,妖見喪魂,鬼見忘形,且只渡原人,不渡異 類,而千萬異類,各鑽入千萬旁門,以魔引魔,各從其類;大道一明,那些異類 同歸消滅,只有正法能赴龍華,是真原人,實有慧心,斷不肯走上不歸路。也有 那些異類之法,又惜此假煉個真人,歸正覺,夫旁門分明,本不同道,而尤難辦 矣。一道之中,正變為旁,以旁亂正,道內生魔,分枝生葉,更是考人的題目, 多少大角色,考得心昏眼花,認題目不一,文章做錯,選佛場中,去了名字矣。 每逢交盤之時,有一代真祖師,又有一代假祖作魔,當初水祖掌事時,周葛稱尊 ,自立門戶,設下劍旗牌號,有形有象,惑亂人心,佈滿天下,坑害賢良,是為 天魔。金祖掌事時,有假五行,自稱收圓,擾亂統系,亦大天魔也。金祖歸西, 密交姑太,風同道一,不幸三姑西歸,四川又出小西華者,此乃天魔也。總而言 之,一切去濁留清,一以借端考道,大凡根淺孽重者,貪高妄想,不依法則,種 種毛病,一齊打入魔道,同歸於敗而己。至於真原人,實要高舉慧眼,認清題目 ,何以根之所在,即祖之所在也。能歸根即能認祖,祖之所在者何?道根即祖也 ,男女眾生,寡聞少見,不識不知,隨波逐流,尚無大能,至於大小恩堂,更要 眼亮耳硬,站穩腳跟,若背天理,而信魔說,圖便宜而投魔軍,自魔魔人,自誤 誤眾,則一墮落,萬劫難翻。惟當靠定道根,從公從正,始終不二,自有成功。 總之新奇熱鬧,改口訣,說天機,以收圓明道即在目前者,皆魔也。今年不改, 又指來年,節節支誤,自行敗露,癡呆男女,甘受愚朦,失誤今生好事,都由累 劫孽根,實是可憐,莫能救度,若真正歸根,依法辦事,則守冷淡之家風,按平 常之情理,不妄謀天機,不輕言劫運,韜光養晦,默待天心,盡力隨緣,死而後 己!斯可擇善知識矣!旁正二字,關係最緊,惟得正而輔之,勿論才之大小,功 之巨細,皆有可靠,皆能沾光,總在龍華會中之人。若錯輔旁門,雖有才是枉用 其才,雖有功是白送其工,即是盡孝,反為不忠不孝,皆天命之故也!順天者存 ,逆天者亡,可不畏乎?

尊師傳第十八

三教聖人,莫不有師,千古帝王,莫不有師。當此普度,有掌道統之師尊,末後 收圓亦有辦理收圓之祖師。不敬三師,是為忘恩,何能成道?尊敬師長者,敬其 有道,就是年紀小於我,才學不及我,功名不如我,言詞不勝我,氣象不高我, 既然受開示之恩德,就要尊之敬之。若師之年紀大,才學高,功名有,言語氣象 ,皆可佩服,則尊之敬之,更不待言。尊敬有幾層講法:
一者要心誠意實,不可欺瞞於師。
二者說話要謹慎,不可沖撞於師。
三者禮貌要周到,不可輕慢於師。
三者之外,更要聽師交代,凡事遵命,不可違命,即有能辦應辦之事,受師交代 之後,不辭勞苦,竭力去做,做之不到,也要盡心。自己或有過錯,尊師勸戒, 或犯規矩,師責懲,更要低聲下氣,受教改過,切莫暗動私心。就是師長有差錯 之事,誤責之處,亦不可生氣爭辯,久後自明,平時迎接師到,飲食須要清潔、 供養需要誠懇,疾病須要小心服侍,功德銀錢,交與師手,不可起疑惑之心,其 尊師之大者,替師開荒,替師辦學,接引原人,鋪張道場,盡忠盡孝,始終勤苦 ,做出尊師榜樣,使人皆知尊師,則功大矣!其次或奔走幫忙,或言語扶持,總 要顧住道中大義,顯得道中好處,皆尊師之事也。若遇風考,先要設法保全,或 者師有大意之處,未免無過錯,亦不妨於背後相勸,照規條上委婉諫之,若練之 不從,亦惟自己護守其正,不照他行為可也。不得反面失體,揚師之短,彰己之 長,為師的好歹,自有上天監察,上天查考,與你後學無干,亦只要你自己真好 ,師即壞了事,也連累不到於你,只管尊師到底,重道到底,神必記功,斷不虧 負。況既有師資,辦了多年道場,開了多少原人,經了累次風考,根基緣分,總 在你後學之上,未必真有壞事,至所謂壞事者,或出附會之說,或涉疑似之間, 多由於誤傳誤聽,未免受屈受冤,為後學者,正當原情按理,替師設想一番,何 得妄口毀誣,自陷欺師之大罪,試思師先前渡你之時,千言萬語,苦心叮嚀,恨 不得一年半載,就把你帶到天堂。我們後學,自初入門,依法行持,久之冤孽上 身,漸漸生了疑病,漸浙懈怠,就把大道看輕了,輕道必然輕師,輕師必然欺師 。現在男女欺師者,多歸於墮落,有因受責懲,忍耐不住,動火而輕師者。有搶 功奪果,說師心偏為,變心而欺師者。有貪弄錢財,騙收功德,昧己而欺師者。 自性情高傲,脾氣乖僻,仗勢而欺師者。有心術詭詐,翻扯是非,狡口而欺師的 。有私謀不遂,暗生怨恨,捏故而欺師的。有希圖外賞,投他人而欺師的。有虛 假哄誘,裝模作樣而欺師的。有把持地方,招生忘妒而欺師的。有受考招風,使 生退悔而欺師的。層層孽障,訴之不盡,合而言之,欺師即欺心,欺心則欺天, 其所遭天譴者必矣。凡在道男女,總要一心重道,一心尊師,聽師言,依師行, 靠得師尊,定然沾師的光,報得師的恩。目下群魔並出,紛紛擾亂,鬧得世人 心昏眼花,也不知誰真誰假,一時恍惚,動腳就錯,今要自己用自己的智慧判斷 其來歷根由,纔不至迷於前程。蓋有真師,即有真根,即有真祖,而師之所靠者 ,正為真根真祖之故,依其祖必歸其根,歸其根,必尊其師,若不尊師,必無師 矣!無師即無根,無根即無祖,無祖不能還原返本。只有一樁不幸,師為冤孽所 使,或信邪投魔悖了天命,滅了祖根,則斷乎不可從也!能諫者,力為諫正,不 能諫者,總其自魔,切勿徇其平時情面,將就生死大事要緊,只可隨師上天堂, 不可跟師下地獄,若遇此等師傅,無可奈何,則宜訪上歸根認祖,若是無路可訪 ,無信可通,則可閉門修己,依法而行,上天原有照顧,久後亦能還原,切不可 結魔黨之緣,信魔黨之事矣。

歸統系第十九

凡是我們修道的人,都應該明白道脈的傅承。探尋根本,追求源頭直到極始。循 序漸進,尊師重道,不可跨越,也不可急躁進行。比如每個家庭至每個民族,都 是有世世代代相互承襲的系統,既不能跨越,也不能藐視。所以遵守家庭的規範 及民族的律法,就叫作規規矩矩遵守秩序。一切事情都能有條有理而不會紊亂, 然後才能期望每個家庭及每個民族都能年年繁榮茂盛。在修心養性方面也是一樣 ,而且更應該瞭解道統的根源及脈系。有些人本來已有自己的組線卻捨根本而追 求虛幻,不知道自己所歸屬的道統根源,而糊裡糊塗追隨旁道,甚而篾親並毀謗 其原屬組線。不僅如此,甚至連那些開導他們的點傳師、引師、保師反介紹調度 他們使之受益的諸位前輩大德等都一概置之不理,視而不見,像這種人,就叫作 忘本的人。忘本的人焉能守得住祖竅?所以認真的人,雖然每天動作不懈但還是 不成功,大多數的人就是有這方面的缺陷。像莊子所說作捕魚的竹器為的就是要 捕魚,但是,當你捕到了魚,你就認為這個竹器不重要了。曾經跌倒的人因為有 了教訓,以後就不會跌倒了。然而,以為從此不再跌倒的人卻又忘掉曾經跌倒的 教訓;講道的人就是要聞明道義的真諦,然而,聽道的人在聽完道理後就摒棄講 道的老師,不去抓住根本而去追求虛幻,像這種人,很少有不失敗的。即使草木 之類植都須有紮實的根部,然後才能生長茂盛的枝幹樹葉、綻開花朵結實緊緊, 更何況修道?所以我們豈可不去瞭解我們的道統及脈系呢?雖然在我們的道場裡 ,大部分的人都瞭解我們的道統及脈系,但是不明瞭的人也是不少啊。所以我們 必須明白我們的道是:天然古佛所傳給我們的不二法門。所以凡是得聞道義,而 蒙受益處提昇性的人,都必須遵守恩師的教誨。恩師賜給我們的教導非常尊貴, 永遠都是我們的道統及脈系。修道的人,如果都能明瞭我們的道統及脈系,就一 定能攜手合作一同回歸老☉的身邊,歸根故里。這一點小小的心意,還希望各位 前賢大德共勉。

赴龍華第二十

三古龍華之會,是人人可赴的,本非難事,只要立志行持,尊崇道德,處己則先 從人道著手。如事父母宜孝,仰體其心,順從其志,而無絲毫道悖。如事兄宜悌 ,處處恭敬,遇事和睦,而無執拗之心。如事主人宜忠實,處處盡己之心,不存 狡猾。如交友,宜誠信不可欺詐。如對長上,敬之以禮,不可紊亂而驕抗,循分 依序,喪葬、祭祀、婚姻、交際無往而不以禮節之。如待人以義,遇事合宜適度 ,只須能明大義,不可遇事苛求,方合見義勇為之意。其他如廉也、恥也,更宜 講求臨財毋苟得,臨難無苟免,有喪人格之事,切莫強行。如是可尊崇八德,庶 幾人道盡而天道自合矣!能合天道,而修道自成。龍華可赴,尤須堅心,一致勇 往直前,外功多培,內功加緊,內外兼修,毅然有定守,湛然有定見,不逆意於 事前,不游移於事後,不為聲色奪,不為貨利搖,不為威武屈,不為富貴挽,不 為貧困阻,如有財者,則捨財培德,對於濟人利物之事,盡量為之,不可作守財 虜。有力者,則盡力而為,不可坐誤,內德則依法行持,逐日無間,日積月累功 圓果滿,自有赴龍華之日。人人如此,人人可赴,雖為空前絕後之舉,恰亦易能 貴之事也,謂予不信,跂予望之。



回善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