訓子十戒--民國三十年(辛巳)閨六月十五日

明明一顆珠 上帝賜兒儲 無皇垂覺路 老指迷途 我造物真主 無皇老 率侍衛駕蒞東土 佛子分立 聽娘批書 訓垂東土指流源  子女返本拜天然 十字街前點靈竅 誡告皇胎力篤前 一誡告原佛子細聽根源 金筆動洩盡了天機妙玄 憶當初天未分混沌未判 查冥冥無人我空空一團 九六憶原佛子先天同聚 無憂愁無煩惱自在安然 仙兄弟仙姊妹身常伴 隨來隨去不離身邊 極樂國任逍遙隨意玩耍 乘青龍跨彩鳳無量尊嚴 暇無事任遨遊先天妙景 悶倦來或執棋或將琴彈 吃的是仙桃果瓊漿玉液 穿的是穿雲鞋仙衣仙衫 論無極為聖域至善寶境 靜而應通萬化萬類根源 自從那交子會氣數已到 為我命七佛治理坤乾 萬八載氣數足天始成就 又待至丑會滿地始完全 清氣升為天盤佈置星斗 濁氣降凝為地湖海山川 至寅會天地交日月合照 會陰陽和氤氳萬類生全 此即是先天妙開闢之本 無極靜太極動皇極坤乾 道耳理理即道虛靈之妙 道生一一生二二又生三 一本散萬殊栽自無入有 其奧妙是神仙亦難盡言 天既成地既立萬物齊備 東土媯L人煙缺少女男 那時節為我無奈之處 方捨我九六子齊落凡間 屢次的差原佛東土而下 來一次返一次不肯治凡 無奈何為我造下血酒 三山坡哄醉了菩薩佛男 一各個大仙池齊來洗澡 趁機會仙衣鞋收回理天 眾佛子酒惺來不見面 又不見仙衣鞋可在那邊 為娘我悲痛淚原子呼喚 爾眾等速東奔莫要再戀 如若是仙衣鞋交與爾等 爾那個亦不肯在世臨凡 折樹枝合樹葉遮寒蔽泠 餓了吃松柏子渴飲清泉 眾佛子如掉魂悲哀悲嘆 問我至何時方把家還 言答三期末大開普渡 親捎書親寄信親渡佛原 眾兒女心猶疑悲聲大放 為我寫合同付與皇原 自此我原佛子東土而奔 治世界為男女栽立人煙 子分各東西好不難過 自此我眾佛子受盡熬煎 至今時搯指算六萬餘載 每想兒在世苦心難安 今時下運已至為降道 差彌勒與弓長普渡收圓 前後的真情語一一說盡 望我的原佛子速求真傳 登上了金線路隨天返 不惺悟墜苦海永難身翻 言至此不由我痛淚下滾 只得是稍止機再為批全 停 天道闡發聖脈傳 勒令弓長辦收圓 若還不求明師渡 歷劫千生身難翻 再誡告原佛子洗耳聽真 今本是三期劫苦不堪云 天該老地該殘氣運已盡 為我豈忍得傷損兒身 開文運垂覺路撒下金線 闡天道稱一貫貫滿乾坤 差彌勒掌天盤萬旁歸正 命天然掌道盤靈妙化身 賜大權掌勒令萬神助道 代天宣飛鸞化諸佛諸真 先天不留仙佛神聖 眾菩薩眾仙真俱投凡塵 論天大論地大惟命大 順者昌逆者亡天淵之分 此一會開普渡亙古無有 萬古的真奇緣巧遇此春 上渡仙下渡鬼中渡善信 收千門並萬教同歸正根 傳末後一著先天機玄妙 得一指開金鎖現出金身 先傳這古合同靈山原證 次點這玄關竅正陽法門 再傳這無字經通天神咒 念動了仙佛聖來護兒身 得天道天榜上英名高掛 地府中鉤了賑脫出苦輪 朝聞道夕死可憑此一指 指出來無價寶直返瑤林 上上乘一步超至簡至近 脫凡體成聖體極樂長春 並非是空口說真憑真證 而且這假色身可證明分 冬不挺夏不臭容顏端正 此本是腑皮囊可證金身 如不信命真靈來壇可證 事事真件件實豈可虛云 真天道真天命三界無二 有道統祖祖傳直到而今 二九盤收束起弓長應運 在家中而出家火宅僧人 今時下真機展普遍大地 諸天神眾仙佛共下東林 各處堿I顯化驚惺迷子 或飛鸞或借竅親渡原真 苦海中駕法船渡挽九二 三天事人間辦天借人云 各應當加慇懃孜孜精進 替師傳代天化助爾師尊 道賴人而宏展人賴天助 天人接活潑潑建立功勛 現如今北方道開化已久 難選這大棟樑真中之真 故此的為我今垂十誡 催促我好兒女一齊知音 修天道離不了開闡渡化 發婆心用苦口不倦誨人 必須要立定了沖天大志 貴乎汝實行辦正己成人 掛虛名圖好看濫竽充數 似如此難以返極樂家門 又或是假面具敷衍了事 終久來必然是墜落沈淪 忽行止忽作輟半途而廢 打殘靈壓陰山永難翻身 望我的原佛子早些快惺 猛勇進貫始終定然成真 外功滿內功圓急速渡化 上乘位千葉蓮立於凡塵 任兒是大羅仙佛祖降世 無真功無實善難返瑤林 聽勸再不可不肯發憤 如若是慢一步難立功勳 為領袖為壇主責任重大 一人愚萬人墜誤己誤人 如若是一人明智慧廣大 能引賢能調眾萬人成真 今曉諭辦事人壇主領袖 各應當發剛毅勤上加勤 設何法能渡得迷津登岸 用何策能催眾齊發真心 心要似行雲變意如流水 隨上下隨方圓能屈能伸 和而流是大過依理為準 掃貪嗔斷痴愛清靜法身 功愈高位愈險時刻謹慎 登極峰墜下來萬丈淵深 飛得高跌得重一定之理 又豈可聰明子作了痴人 畏三畏思九思言行相顧 依三省守四勿方是賢真 遵訓行鈃聖域極樂長享 不遵守任己意地獄存身 又批了一篇語佛子牢記 三才息稍靜坐再垂訓文 停 惟道獨尊我獨尊 生剋制化老身份 三界十方為主 養育聖凡一靈根 三誡告原佛子性心早明 悟真理參天道真空不空 空即無無即有有無一本 色是空空是色非色非空 想當初氣未分混沌未判 一團理無聲臭杳杳冥冥 無極動太極現陰陽評定 生三才分四象又化五行 判六候列七政九宮八卦 分順逆現盈虛萬類盡生 論奧妙談虛無幾個能懂 這真理古靈光至虛至清 無陰陽無對待不增不減 又無形支無象又非頑空 非青紅非寒暑非靜非動 萬化源真玄機隱於此中 非隱間無色相至玄至妙 視引見聽弗聞彌羅色空 不動變不顯彰無為而化 真主宰大樞紐達化萬靈 高無上超九重色空之外 淵無下裹地府十幽九冥 貫乾坤貫三界無處不貫 天與地合萬類離此成空 弘曰道稱真一挽化宇宙 此本是真來源無極根桓 道在天天清爽棋盤動轉 佈星斗運日月一氣流行 道在地地凝結山川潤育 生萬有長萬物賴一而成 道在人人得聖知覺動靜 人有道不知道故難超生 三教理無有二皆欽命 來傳道本傳這虛無妙靈 道金丹釋舍利儒曰天性 皆本是此靈光名異理同 千古來無二法道無二道 仙佛聖傳心印一本同宗 明一法知萬法法法盡曉 千佛經萬聖書一理貫通 自三聖歸天後涅槃止渡 斷線路不傳道教存於東 至今時三千載無人明曉 歧途出萬教展真理未明 今時下開普渡奉天承運 龍華會天開選大展宗風 上繼續無極祕三聖奧旨 開啟眾生等同把舟登登 上上乘真妙訣誰能明曉 覓真宗求明師大道得成 得天道速行功藉假修真 道雖空空不了萬有成空 人生世如大海一粒粟米 隨潮來隨潮去不分西東 酒色財迷住了原來佛性 貪七情染六欲蔽住本靈 慾海波無盡止情枷愛鎖 戀富貴貪榮華名利網繩 石火中閃電光怎能長久 如曇光閃一閃孽果結成 迷人們他豈悟紅塵是假 認其苦以為樂如同蟻蠅 百年間足三萬六千餘日 不想想能幾時身得安寧 少而壯壯而老老而歸盡 這酸甜合苦辣好不傷情 生老病死與苦誰能脫過 一轉眼幼童兒白髮成翁 空手來空手去一文難帶 只落得一孤墳身赴幽冥 何論你富王侯賞罰定判 了因果畜轉人人轉畜牲 自寅會至今時數萬年載 輪迴苦永無止淒涼難評 這竅出那竅入改房換舍 張家男李家女場場成空 愈轉變而愈迷日流污下 忘卻了先天娘生性無生 人之本先天降靈山一脈 聖不增凡不減聖凡同宗 惺悟者成聖賢身登極樂 迷昧者是凡庸墜落幽冥 這神仙俱都是凡人來作 未曾見生成就仙佛神明 望我的眾兒女早明真偽 惺迷途拜真師還原歸宗 批至此三才倦停止機管 三才者充充饑再為批評 停 真真假假假假真  真假悟透定超塵 塵凡立功廣宣化  化世歸根同求真 四誡告原佛子修真為良 這紅塵是苦海波濤茫茫 人生世如蜉蝣朝生暮喪 有那個能脫得五殿閻王 終日堶W勞碌南奔北創 又好比是牛馬來奔荒埸 數十年之光景生老病喪 千般景萬般事花露草霜 爭名利圖富貴生死流浪 貪嬌妻戀愛子大夢一場 論紅塵淒涼世苦不可講 有七情合六欲迷住兒郎 任兒等置下了家財萬貫   田千頃收萬石日升食糧 任兒等蓋高樓大廈寬廣   亦不過眠八尺難臥兩床 任兒等有金銀堆如山廣 歸陰去怎能把一文來裝 任兒等穿綢緞衣服鮮亮 亦不過遮寒暑以禦風霜 任兒等食美味酒筵異樣 圖口腹殺生靈罪孽難搪 任兒等日作樂心舒意爽 百年間昏如夢彈指時光 任兒等好妻妾俊俏兒女 黃泉路四處分好不淒涼 嘆一聲五濁世痛淚下降 望我的皇胎子莫迷心腸 凡塵世好比是遊玩之場 誰是爺誰是孫誰是女娘 如若是能惺悟合家修養 同行功同立德同返仙鄉 在後天修真道一家吉祥 成後到先天同聚一堂堂 這奇緣這奧妙古未現相 只可悲世迷人不惺黃梁 為民者至一品王位還想 為利者賺百萬不足心腸 只管貪只管戀全不思想 忘卻了生死路來見閻王 能惺悟早修真先天而往 不惺者迷心性地獄淒涼 這天淵分二路一念所想 如一時心念差永受悲傷 地府堶W情處一言難講 孽鏡台照一照畢露罪殃 如作善還算好來生福享 福盡時總須墜怎能久長 若作惡不上算口難辨講 照罪孽上刑法自己去搪 有刀山有油鍋刑具異樣 大鋸解鐵磨研狗食血湯 奈河內墜落了老幼少壯 十分層大地獄令人慘傷 提起來這苦處難以再講 不由我淚珠滾落滿胸膛 一失足千古恨實是此樣 失人身永下流難返仙鄉 聽勸修天道精神振爽 立堅志沖天愿心似金剛 爾九祖在輪迴日夜盼望 盼爾等行功超好脫汪洋 一念差墜下去不算怎樣 連累了先祖上痛哭泉黃 壓陰山六萬載何等苦狀 等下元遇普渡再登慈航 如若是那時節佳期赶上 能否知轉人身求得玄黃 總不如趁此時西天速往 惺迷途隨我返回瑤邦 批至此稍靜坐再把壇上 止機管訓中意再參再詳 停 天運迭轉末三秋 三災八難遍地流 九九浩劫誰能脫 救世惟憑一貫舟 五誡告原佛子躬踐實修 明時機識天意方是賢儔 今本是末劫日道劫並降 改乾坤整山河卦象添抽 論為原本是仁慈為本 卻為何這大劫降下東疇 爾不想亙古來大劫何有 堯舜禹聖安邦得樂悠悠 人心正天心順有何劫降 人心邪自孽招浩劫橫流 觀凡塵壞風俗日流污下 古聖賢綱紀禮無人追求 學奸貪講詭詐坑崩拐騙 敗人倫壞綱常一言難究 君不君臣不臣朝綱難整 兄不寬弟不忍結為冤仇 交朋友失信用言行不顧 五倫墜八德墜再不追求 為士者只說理不按理作 為農者那桑界真理未究 為工者他不講勤精堅僕 為商者賣假貨誆哄愚流 僧家子失卻了三皈五戒 道家子變左旁正法全丟 儒家子讀皮毛假自稱聖 觀一觀不由我悲在心頭 今時下如果是無此劫降 舉世上再無有一個賢儔 降三災佈八難刀兵水火 九九劫八十一普遍全球 差來了五大魔東土混鬧 設萬法定連環惡孽來收 天數至地數滿氣數已到 亦是那人造孽夙結冤仇 六萬年大清理應於斯世 分玉石別善惡各地插籌 用慧眼觀一觀血淚下滾 見惡霧沖宵漢滾滾橫流 遍四海起妖風無有安定 干戈起盜賊亂十人九愁 瘟疫劫饑饉劫旱澇不等 普天下絕五榖寸草不收 這種災那種難不為奇論 最怕這水火風刷洗全球 黑七七四十九無有日月 開地府放鬼魂齊把命討 黑潻潻陰森森寒光滿世 齊來討命還還債將錢酬 罡風降掃乾坤並掃宇宙 掃氣象刷三界另換樞杻 任兒是金剛體銅鐵打就 難脫我真劫火性命難留 雖然是這浩劫為降下 在先天日夜埵撗\長流 不忍得這玉石俱焚不判 垂金線現靈光海內行舟 千條路萬條路無有生路 逢生路惟一貫天道速求 為念我眾兒女東顛西跑 捎千書垂萬信屢屢東投 怕只怕傷了我皇胎兒女 故此的苦苦告來把函修 叫一聲孝順兒賢良之女 速速的快上岸加功進修 得天道再不可三心二意 智慧劍斬牽纏名利速丟 苦戀凡又豈知世界是假 用目觀這世上愁也不愁 任兒有千方法萬種妙計 到其時不由爾身赴劫流 十分中死七分三分受害 只死的血成河骨堆山坵 如若是貪凡情北理忘聖 九九劫打殘靈地獄來囚 想脫劫想避難速立功果 為我命仙佛護兒優遊 惺悟者隨我無極而返 不惺悟遭浩劫打入牢囚 諸佛子齊送駕率侍回返 到彼處接績批金石垂留 退 真道真理真天命 修者還須真心行 一念之差千里遠 臨淵履薄戰兢兢 六誡告原佛子金鐘速敲 老無生想兒女心如火燒 傻孩兒迷心性不聽娘語 將娘書拋一旁不觀不瞧 麻木子頑梗子實實難化 費盡心用盡力屢下九霄 為操辦三期事作難之甚 差千佛命萬祖齊下東郊 用千方並萬計不見功效 屢次的寄血書心亦枉勞 難得我無生悲聲大放 思一思想一想淚如雨澆 急一急停了渡不再化世 捨不得原來子珠淚雙拋 因此今又修血書十誡 誡告我原佛子速惺塵勞 論世上這百行以孝為首 失了孝稱甚麼修道英豪 望兒女切不可娘親失孝 娘囑語遵依行即是賢僚 是孝子何用娘再三言告 亦應當體意虔代勞 從今後立標杆速速修道 念慈亦當念爾之同胞 四海內皆兄弟速當拯救 先正己再成人化渡塵囂 己欲立而立人天道之本 己欲達而達人化惺未覺 先覺者化後覺同登覺路 為前人振精神提拔後學 拉人者必須要拉上覺路 救人者救到底方是傑豪 渡一個成一個方合意 萬不可渡上岸不把心操 今時下天時緊急緊之甚 速立功速培德開闡道苗 緊前行種得速能結大果 遲一步種得慢虛花成泡 修天道更不論貧窮富貴 不論乾不論坤皆應勤勞 貧捨身富捨財可把道辦 財法施福慧圓清洪雙爵 急速開急速闡切勿遲怠 再遲疑赶嚴霜難立功勞 能文者作文章替天行道 能武者傳音信奔波塵勞 助人力助財力見道成道 皇天恩本無私德無不包 論天道辦道子決無作用 亦並非領袖子有何巧招 修道子全本有洪誓大愿 指佛食賴佛穿雷擊難逃 皆本是為救世東顛西跑 仙佛聖他尚且受盡苦勞 俱都是奉命普化九六 真天道有真證非是虛描 如若是我天道有了虛假 爾洪誓為擔非哄兒曹 娘何願出此言增兒罪過 咳 迷昧子雖如此疑謗滔滔 今時下立功滿萬八聖業 享清福享洪福快樂逍遙 抖抖神壯壯膽一往直奔 拚上命亦要修大志堅牢 或成立佛堂地第一大善 或開荒或下種莫大功勞 如若是遵訓開荒下種 命仙佛助兒等功成道高 現如今真天道半明半暗 正好是立奇功以顯英豪 因時濟因機化小心為妙 真天道在暗選拔取賢僚 現時下天開科那個知道 希聖賢希仙真在己勤勞 三千六四萬八全然有份 行得遲走得慢枉自嚎啕 明白了時機運隨回返 不識時生癡心大劫難逃 望佛子知而行速速宣化 靜靜心坐一時再批描 停 無縫金鎖無縫塔 無縫鑰匙開開他 明師一點恩莫大 無價真寶放光華 七誡告原佛子珠淚滿腮 為罣我皇胎子久迷塵埃 在先天日夜奡d哀悲嘆 哭斷肝痛斷腸想碎心懷 兒不惺與為娘有何妨礙 怕的是嬌生子遭了浩災 聽勸速速惺修身立命 體意念師恩方是賢才 這師恩一指點殺身難報 恩如山德似海時記心懷 若不受師指點怎能脫苦 又怎能了生死不受浩災 上超祖下蔭孫全憑師力 各應當報大恩遵師安排 修道子如若是違背師命 遭天譴受五雷九祖同哀 尊師命重天道方為賢士 學溫良恭儉讓和顏悅色 盡人道合天道敦倫盡性 行禮義守綱常中正莊齋 男遵著五倫禮八德常守 女遵著三從行四德勿歪 學忠信行仁義大德速立 對道親如手足皆皇胎 再不可嫌這那彼賢此愚 乾坤道貧與富莫分黑白 為領袖能包含裝山藏海 時指導後學輩同把道開 男兒漢能伸屈能忍能耐 步山水受風霜永無怨懷 聞功懼聞過喜不善則改 若如此方稱得頂天賢才 為後學敬前人同心和氣 為前人提後進寬量心懷 今時下天時緊各當努力 勿負金石語屢指皇胎 人非聖誰無過有過必改 知過者不改過難返瑤台 先行功後作過此功不算 前有過後有功兩得清開 如若是改前過再立功果 當然是功記功不負賢才 功多者過處少天盤註上 過處多功果少打落浩災 先天帳如此算各有交待 未行功先改過方是棟材 琤j來修天道原非易事 今時下較古比另有安排 寬恩施大德乾坤拯救 故此的佛規寬減少魔災 現如今修天道容易得很 又不受大難處更不遭災 雖然是受辛苦南顛北跑 渡回我原佛子賜蓮台 雖然是受風霜寒暑之苦 一分苦一分功尊榮光靄 雖然是受毀謗惹人心壓 到其時智愚賢自然分開 雖然是受冤屈吞聲忍氣 上皇天有權衡定然表白 雖然是不爭強亦不好勝 存其心養其性菩提花開 雖然是受魔考有逆有順 不受魔不成佛理亦應該 雖然是惡者強善者為弱 今本是報應日掃盡惡乖 自古來修大道必有魔害 功德修誹謗興道高毀來 亦並非是他傍冤孽過大 無根基怎能擔千葉蓮台 福薄人命小輩心性難定 縱得道心必退難返蓬萊 兒莫說修道子他是瘋傻 實地行立奇功名揚塵埃 兒不想三教聖開化立教 苦受盡清洪享永遠不衰 至今時三千載人天瞻仰 道成天名垂世何等光彩 那時節還是那道盤查補 何況今化三曹普渡大開 三千六立白陽廟貌威武 四萬八享俎豆清洪齊來 進者賢行者聖貴乎實辦 光於前裕於後善德永栽 能奉行登上品否則墜落 三才等靜靜坐再批排 停 萬古奇緣奧妙多 三期末劫開天科 三元運會龍華選 考拔佛子證大羅 八誡告原佛子心酸肉麻 觀一觀眾兒女不惺塵沙 認假樂受真苦日夜勞碌 對天道作應酬無有空暇 幾多是貪凡情背理忘聖 幾多是怕考魔心志不佳 這真道有真考亙古之理 考得是金剛志美玉無暇 玉不琢不成器此話不假 真黃金經百煉方顯光華 一棵樹作棟樑斜枝必去 造工程蓋高樓地基必砸 將人物來相比一樣如是 受打擊受琢磨智慧好發 家貧寒方顯出真心孝子 國家亂方顯這忠良精華 疾風中顯勁草果然不假 無考懲不見實真偽相雜 修道子若論來亦非一個 屈指算難備載稍為表發 曾記得姜太公來賣白麵 受魔考煉心性種種不佳 周文王在羑里囚困七載 他何嘗不知曉定數所轄 還有這孔仲尼亦受大難 過宋衛受厄困削跡檀代 在陳蔡絕糧草整整七日 人視聖如瘋傻難談難?? 邱長春修道時何等艱苦 餓死了七八次心志倍加 妙香女為修道受斬受絞 孫不二油鍋烹面容成麻 今時下較古來修道相比 這魔考輕百分自在無轄 考驗得原本是大根大器 魔煉得真佛性大顯光華 仙佛聖之階梯由斯而立 識得透解得破極樂得達 為我定妙計妙中有妙 將風波遮門回外暗內華 修天道如果是無有魔考 這酒肆煙花輩均返婆娑 無有考怎分得愚賢真假 又住肯讓住先端坐蓮花 莫說是得天爵有考有驗 得人爵十年苦金光頭插 眾不曉多退志難為於 不由我放悲聲血淚滴沙 屢次的為兒女捎書寄信 捎一次又一次不明根芽 再三囑再三告為何不惺 如若是違訓陰山來厭 叫一聲眾兒女早明心性 任千魔合萬考心無疪瑕 守善道貫始終恆心久志 存至誠魔自息無有駁雜 自古來修大道跋山涉水 拋家產別妻子遊走天涯 受千折合萬魔苦難言盡 心至誠感動了真心點化 試驗得果然是真真不假 這方纔歸古洞煆煉黃芽 功三千果八百得成正果 亦不過歸氣天暫得榮華 現今時修天道何等容易 先受點後再修立化塵沙 此本是應機現非時不洩 開恩半修仙半顧俗家 現而今天時賢輕凡重聖 用慇懃踏實地不可偷暇 寫一篇血書語望兒惺吧 這非是勸世文閒談閒話 為兒女將心血操得碎亂 諸佛子牢牢記廣闡佛法 批至此止機管三才捎靜 為我再上壇再畫盤沙 停 心非天邊明月鏡 性非雪裡開梅花 不住纖塵真空現 潔白無染光至華 九誡告原佛子血淚下滴 只為我皇胎子膽掉心提 論道路有千條全然非正 若不登金線路難返無極 今時下旁門興萬教齊起 怕的是皇胎子要被人迷 這千門合萬戶全是降 先傳書後送信諭知三期 時不至不降天道一貫 又只見眾兒女心生久迷 故此的撒旁門朝山拜頂 鎖心猿拴意馬行善修積 但等著真天道收圓普渡 共前來求真師同返故西 非今時不洩天機玄語 今本是收圓時萬教歸一 降道化三千賜名一貫 渡三曹挽四海共登雲梯 為我言言真亳無虛語 有憑據有證驗可察實虛 這三教歸一理一歸何處 由本本散萬殊一從何起 要修道必明曉根本來路 不明曉真來路怎返瑤熙 收圓法傳的是上乘秘密 萬古的稀奇事現於三期 如不信我還有一理再證 將三教大綱領提上一提 此真一原本是先天之理 儒貫一釋歸一道德守一 明心性觀自在佛家所講 存心性克復功儒之修基 修心性以復命道德所煉 此心性原本是至靈至虛 道德修常清靜三品一理 儒士煉知定靜天理不昧 佛講得空與靜一合理相 皆本是由靜修性合無極 講三皈守五戒佛家所修 三花聚五氣朝道家根基 行三綱守五常儒士之禮 今時下所傳的三教合一 一不殺真仁愛木氣返本 二不盜守忠義金氣凝集 三不淫守禮節真火煉性 四不酒有智慧真水既濟 五不妄守信用土氣歸本 五氣朝五戒清五常俱齊 這三教原本是無有二理 如有二理非正道路必歧 自伏羲一畫開真易出現 此本是天道降根本之基 青陽會命燃燈倒裝降世 暗選了二億子返回無極 至紅陽命釋迦又化凡世 又渡回二億子也返故西 青紅期共渡了四億佛子 剩下了九二億苦海永迷 現如今白陽展彌勒應運 命天然掌道盤普化中西 先天裡不留仙佛神聖 齊投胎共化世扶助聖基 先渡貧後渡富再渡官宦 渡王侯渡萬國同登天梯 今時下天時緊速加努力 各應當發剛毅宣化啟迷 論天大論地大惟道為大 天命大命大至靈至極 如若是遵訓語實行而辦 為我命仙佛護兒安逸 往後來這事關多多重大 不久的天時至大顯真機 這千門合萬教大地普渡 念符咒呼風雨飛沙走石 指天開指地裂搬山倒海 跨板凳能上天妖法更奇 五行遁陰陽法騰雲駕霧 種種的妖魔術亦難盡提 到這時可望我佛子牢記 如隨他失靈光永受悲淒 此本是天數定三期發現 此內中定妙計有用意 原來這天主權為執掌 至其時勒令下法術盡息 萬仙陣再來看熱鬧之甚 笨兒子合瘋人神通廣極 拿杏黃勒令旗空中一擺 呼一聲諸神退各歸班級 法亦無術亦無神聖不助 空赤赤一雙手難以復敵 萬旁門拜彌勒同歸正理 扶古僧現佛光道貫三極 富貴人他倒把貧窮來拜 道德展貫全球中外同一 大智的原佛子速速下手 莫等待舟行江補漏則遲 批至此三才倦停止金管 多靜坐為我再為細批 停 時至雲城大開放 對上三寶是原皇 八大金剛威嚴現 口令錯了打泉黃 十誡告原佛子書信寫全 收圓事多重大勿作戲玩 三極道傳一理佛子登岸 普天下遍全球共現金蓮 論大道分三乘真理為上 理上乘氣中乘下乘象談 論天外還有天此語不假 理無極氣太極皇極坤乾 無極境為聖域極樂清靜 太極介為賢關法輪週還 皇極土為凡庸動植飛潛 由三乘方分出聖賢俗凡 修元神煉性理上乘至妙 降龍虎轉法輪中乘參禪 言下乖實難講無形無象 這敲打合唸唱總難超凡 現如今出世法末法一貫 聞者成得者超希聖希賢 一十八小童兒中州坐定 響霹靂驚惺了大地坤乾 將萬國與九州全然渡盡 千神聖萬仙佛共聚中原 三曹清會一案白陽立定 刷盡了惡孽子盡留良賢 將苦海化成了蓮花寶國 這東土要改成淨土西天 活佛世四十載快樂無盡 斷宰殺歸善路物各生全 現鍾靈和毓秀麟鳳現野 海波息慶昇平共慶豐年 你也敬我也愛再無爭端 五日風十日雨挽回堯天 諸佛祖各了愿九六渡盡 彌勒祖登寶台點將封仙 皇胎子脫苦海共渡彼岸 天然子率原人共朝顏 至此時為我心纔放下 各個的大功子喜在心間 某某人首開荒鰲頭獨佔 某某人建奇功位昇魁元 某某人財法施高昇上品 某某人捨身辦上乘尊嚴 某某人立佛堂金仙得坐 某某人代天化賜與品蓮 某某人盡苦心仙班得列 某某人多慇懃昇賞無邊 到那時分三乘九品來列 有功的眾佛子皆大歡喜 不歸空在紅塵外王內聖 享榮華享富貴自在安然 歸空的眾佛子西天而返 脫凡胎成聖體大羅金仙 速穿上仙衣裳金光燦爛 插金花戴仙帽雲鞋生蓮 拜見我無生用手拉起 叫一聲嬌生子今日纔還 從今後不叫妳東土而奔 再也不為凡人苦受熬煎 吃仙桃與仙李瓊漿玉液 喜無極樂莝盡快樂無邊 顯一顯神通廣貫徹天地 用一用仙家妙旋轉坤乾 真法身日月照無影無痕 入水火不焚溺永壽無邊 不被這天與地陰陽轄管 不懼風不懼霜不怕暑寒 穿金石無阻礙無束無管 來無影去無蹤遊遍三千 爾九玄爾七祖共同脫苦 爾幾品他幾品共現威嚴 群佛子無極宮設下筵宴 龍華會聚群真聖神佛仙 一個個俱前來朝拜我 只喜得老無生有口難言 斟一盃菩提酒賜與兒等 眾佛子食仙宴快樂無邊 大團圓大聚會快活無盡 無極宮鼓掌笑喜地歡天 方顯出修天道至尊至貴 不虧我苦心子頂天良賢 書批此已完竣收回金管 將語印心中終日虔虔 此書名是皇訓子十誡 靜一靜為我再垂幾言 停 書訓垂留鎮中華 廣闡宣佈渡善家 良賢共登菩提岸 兒女功竣坐蓮花 復提機叮嚀又叮嚀 告佛子實行切實行 望兒女心盡心多盡 喚皇胎啟迷振瞶聾 極樂國今時凄涼甚 為救世仙佛共臨東 四億子共同投凡界 今時下誰曉誰根 掀門帘得見真故主 追悔時跺足又捶胸 切不可佳光錯過了 金雞唱大道世介宏 趁此時半明與半暗 遵訓步步實地行 此書訓抄寫多有錯 下壇後筆下速改更 抄成後此書速刊印 多印刷方合心情 立功立德速勸渡化 挽眾生共出水火坑 娘批完言語不下判 率佛子乘輦返瑤京 去而來難割又難捨 問佛子是否心實行 言此語血淚滴滴落 之語莫當耳邊風 天淵路盡由兒女走 生懈怠永墜萬丈坑 不再判別了眾兒女 哭哭啼啼 為返理庭 咳 退

回善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