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鄉信書

三才四相生八卦 家鄉觀音萬萬尊 一氣化作男共女 五行顛倒化人倫 老無生在安陽大放悲聲 嘆東土男共女不知察省 有四時合八節天寒地凍 七月天梨花開壞了光景 上元過中元盡下元到了 盼羅漢和觀音不肯回宮 一個個貪戀著花花世界 並無有一點心罣懷娘身 想東土當初的少男無女 隨來隨去不離娘身 有老那時節無奈之處 無奈何纔捨了男女姣生 千囑咐萬商量不下東林 定計策纔撇下我兒原童 咬中指鮮血流美酒造下 三山坡哄醉了羅漢觀音 把兒女只喝得醺醺大醉 又好比無魂人怎知路徑 原童兒臥在那養魚池中 脫仙衣去雲鞋帶回天庭 有觀音和羅漢全不解意 一個個淨水池玩耍洗身 全不曉捨了原童兒女 再不得貪安然隨定娘身 待說是不捨我原童原女 欽差令天鼓響撞不絕聲 趁觀音和羅漢水中玩耍 將仙衣並雲鞋提在空中 雲宮埵^頭望眼流血淚 觀見了兒女們大放悲聲 嚼汁喝血全當美酒 一個個醉迷了三山坡中 為只為東土堣眹k無女 無奈何才捨我親生兒童 有為娘那時間心多不忍 望兒女酒醒來甚麼形容 噴一口無影氣遮天蓋地 挽神郎差下去九條青龍 把家元氣酒一齊收了 兒女們酒醒來還在水中 也不知仙衣鞋歸落何處 四下都尋遍了不見娘親 山中尋林中叫不見娘面 嘆壞了羅漢兒哭壞觀音 叫聲天哭聲地娘在何處 披著頭赤著足好不傷心 無仙衣身上寒自打冷戰 口又渴肚又餓那埵w身 高是山底是水不敢動轉 手扯手不敢離大放悲聲 捨兒女又好比失巢之鳥 南的南北的北各分西東 三山坡前悲嗟嘆 不見娘親在那邊 山中猛虎連聲叫 嬰兒無路口喊天 聲聲連叫無生 你捨孩兒不團圓 東土去做男共女 仙衣雲鞋在那邊 縱然東土為兒女 少衣無食怎下凡 在雲中高聲喊 羅漢觀音聽我言 饑了吃些松柏子 渴了澗下飲清泉 松皮枝葉作冠帶 身披樹葉且遮寒 但等水歸西海去 我催老祖去下凡 西天竺國少五穀 自種自吃把時盼 羅漢觀音眼落淚 大放悲聲哭皇天 自此子分別後 何年何月再團圓 老無生在雲端高聲囑咐 東土塈@人根記心中 莫怨把兒捨忍心忍意 說老豈不憐苦養姣生 為的是東土堸悟[不就 無奈何纔捨我親生兒童 兒不必苦苦的戀戀不捨 下凡間治世界不忘姣生 等只等三元會乾坤改變 有老下紅塵去渡兒童 觀音說末劫年下凡渡俺 有甚麼作憑證苦熬苦等 吾老在雲端高聲囑咐 十個指都相侵莫要漏風 那時節聞書信莫要迷性 斬恩愛斷牽纏子相逄 早回頭早得果早辦前程 莫貪著花世界墮落苦井 子們正講話天鼓響喨 命兒女急速的去投東京 有老著了急眼中落淚 不住的淚珠滾大放悲聲 叫觀音和羅漢快下東土 天鼓響震的我膽戰心驚 交仙衣駕祥雲辭別兒女 有觀音和羅漢痛苦傷情 命俺下東土情愿遵命 但只是下紅塵不知路程 無仙衣又不能穿山過嶺 無雲鞋也不能駕雲騰空 大叫著捨俺性命難保 少五穀缺衣食怎得逃生 原兒女跪塵埃痛哭不止 哀老莫捨俺救兒性命 下東土只隔著千江大水 高是山底是水不能前行 少仙衣無雲鞋難保性命 東土堛v世界怎樣延生 無生把兒女連叫幾聲 我只有玄妙法送你一程 交與你開乾坤幾件仙寶 騎青龍乘鳳凰送下囂紅 這是那八件寶交付與你 帶領著治世令無恐無驚 交與你七星劍開山分水 撥開了生死路任你去行 交與你太極圈降魔寶鏡 降天魔管地妖不能傷形 交與你定南針明珠一顆 看透了全憑他能放光明 把老先天圖親手發下 那上邊是老仙體真容 到東土想老不能得見 展開了先天圖如見娘容 到後來東土媥D劫受難 把影像誠心拜自有感應 這是那三元數錦書一道 無縫鎖謹封閉莫可漏風 等只等末劫年妖魔出世 遍地媦趕悟[亂害原根 一個個亂充道觀音佛祖 那時節原童子難認假真 那時節兒纔到危難之處 急打開三元數必知原因 到後來生下了眾生男女 叮嚀他行善事苦讀真經 六個字隨身帶非是小可 內藏著玄妙法大分吉凶 我只把真寶貝交付與你 再不必常啼哭大放悲聲 子們三山坡正在講話 猛聽得聚台上亂擊金鐘 叫兒女快去投紅塵東土 失誤了東土令了得不成 無生隨駕起祥雲去了 噴法氣騰彩雲轉回天宮 老無生回宮去心中痛悲 有觀音和羅漢哭死又生 觀音佛和羅漢萬般無奈 止不住眼中淚扎跪流平 又只見老古佛歸天去了 閃的俺無娘子孤苦零丁 一窩蜂無有王怎能收住 無奈何尋個窩纔然安寧 十八男十二女無依無靠 有觀音和羅漢去投東城 無生來淚漣漣 大捨原童苦根原 三山坡前分了手 歸西天不回還 娘想兒來不能見 兒想娘來哭皇天 子要得重想見 但等臨頭末劫年 那時長等家書信 欽差合同送下凡 若還不得領合同 永世不能轉回還 若還參透家書信 須彌山前是根源 積功累德行善事 感格明師指玄關 指出你的無價寶 翻身一步天外天 那時見了無生面 極樂國中任你玩 不怕三災並八難 順適自在樂無邊 那時不迷本來性 迷失本來墮深淵 無生老在此雲端回宮而去 觀此男女啼哭不止不由悲哀 又恐後來收圓普渡迷了本性不知認祖歸根 無奈回頭又囑咐幾句 三山坡前悲嗟嘆 扭項回頭看一番 開言叫聲阿羅漢 你聽為娘說實言 我今捨你下東土 六萬餘年戀塵凡 酒色財氣迷本性 貪圖名利墜苦淵 忠孝節義盡失了 駱駝獅象去轉變 五常八德不體行 四生六道不能安 那時事情大改變 五濁惡魔不周全 三災八難一齊現 恐怕損壞眾兒男 命你東土走一遍 莫迷本性失根源 九十二億皇胎子 同登彼岸回家園 老敕旨傳下令 各樣寶貝顏色鮮 贈你一把智慧劍 降魔寶鏡太極圈 陰陽寶鐘翻天印 捆仙繩子打仙鞭 贈你一頂攢天帽 蹬雲鞋兒足下穿 十字街前設酒筵 醍醐瓊漿把行餞 囑咐話兒牢牢記 這個關係非等閑 要體祖規努力辦 違悖天旨墮九泉 阿羅漢來聽法言 心內輾轉又輾轉 千斤擔子擔身上 足踏雲梯下南閻 挨門找尋周流轉 登山濊水不息肩 大喊雲山貼骨眷 速培陰德莫遲延 花花世界不久遠 五魔掃塵難遮攔 爾等早把心腸換 改惡行善是奇男 南閻惡事盡都壞 移星換斗改坤乾 速速回頭即是岸 得緣失緣墮苦淵 立功培德行實善 纔算九十二億男 當日孔子喟然嘆 循循善誘愛良賢 善人吾未曾得見 得見琲怳艄蝳w 這般大事真稀罕 十二萬年只一遍 三天共議瑤池岸 十六心法蓋世宣 鳶飛戾天魚躍淵 三車搬運鼎爐煎 金木交並水火濟 鉛汞相投結大丹 聖日聖月照金庭 出玄入牝丹一團 呼吸育青來煆煉 文火溫養密綿綿 沐浴一畢嬰兒現 脫了胎襖似童顏 無拘無束蓮台站 崑崙蓬萊散步玩 日月無影神通顯 金石無礙任想穿 饑食松柏珍饈咽 渴飲清泉甘露甜 閒時山前觀虎鬥 悶來山後聽鳥喧 瀟瀟酒酒無塵垢 仙衣綬帶頻色鮮 不管世上陞調補 何慮興廢忠與奸 天地有壞我無壞 萬劫千千大覺仙 為人若得此妙意 不枉東土走一番 這回不得歸家路 又等十二萬餘年 迷昧眾生全不曉 貪戀紅塵落深淵 當初送你下紅塵 無有五穀甚可憐 如今各樣治齊了 又貪西色不回還 囑咐言語全不講 貪圖名利逞怪奸 行奸弄巧終何用 五魔臨頭怎遮攔 又添瘟疫刀兵起 早澇饑饉真可慘 數盡時至處處現 五方甲馬戰夷邊 狂風一陣難逃避 天降罡風賽雲端 若殺天地男共女 得受靈文無憂難 如今就是三期至 纔收嬰兒把家還 萬世再不東土去 不受東土苦煞煎 有緣千里來相會 無緣對面不相干 若是九二原來子 任憑屈死把娘盼 十魔九難終無悔 纔是九二真奇男 無緣任憑說破口 總要帶笑作戲玩 當面說的是好話 背地就說是異端 這樣人兒莫強勸 總是進道也枉然 生就異類緣分淺 磚頭磨鏡焉能鮮 任他奸巧都使遍 上神紀過在雲端 單等一日道明顯 霹雷一聲化灰煙 如今世情大改變 好的盡被惡的牽 老一把心痛酸 纔把諸神差下凡 彌勒古佛把道掌 諸佛諸祖把道闡 先發旁門傳經典 朝山拜頂把心拴 後來真道出了現 各訪明師指玄關 指你迴光並返照 撥陰取陽煉金丹 吾差彌勒年久遠 並無音信轉回還 莫非貪凡迷了性 貪戀紅塵不知還 臨行各樣語囑咐 也該與吾把信傳 老正在悲嗟嘆 忽然彌勒到蓮前 雙膝扎跪把娘見 無生開言問一番 無生老正在悲嘆忽然 彌勒扎跪蓮前兩淚不乾 老曰兒子站起坐下 彌勒日謝坐 吾身邊可好 曰罷了 命你東土去渡男女帶領諸佛諸祖為何一去不歸 彌勒佛曰 老坐下聽兒子道來 無生請坐在蓮台寶位 彌勒佛未開言兩淚紛紛 非是我違了令不把家望 諸佛祖迷了性不肯回宮 想當初都領了的欽命 差下隨我去各落地名 都落到花世界借投姓 七十二國土地皆落佛性 又落到南北鎮二十三省 普天下滿乾坤皆有神通 一個個迷了性各顯其能 行外道哄男女不肯回宮 生了死死了生迷住心性 張家男李家女輪迴不停 那竅入這竅出心性不定 貪紅塵圖名利墮落深坑 勸不醒說不轉實在悲痛 苦勸他生謗毀反惹臉紅 末劫年俱都是謠言作崇 說異端行邪術楊墨路徑 都貪戀花世界罪名造下 三教經不窮究怎能回宮 前後的實情話一一指明 諸佛祖迷了性難以回宮 無生聞此言膽戰心驚 還要你重下凡救渡原童 彌勒佛一聽說遊魂不定 再三推六次告永不投東 莫說是渡原人回轉天庭 諸佛祖都不信怎渡原童 非是兒不遵法違悖天命 渡一轉原來子難回天宮 一個個好愩高誇強好勝 誹聖經謗佛法誰把道宗 無生沒奈何忙下蓮位 屈雙膝喚彌勒看吾薄情 彌勒佛急忙忙扎跪流平 心女雷膽如電摻起無生 把老讓坐到蓮台寶位 急慌忙把頭叩恕饒罪名 敘罷禮謝罷恩一旁站立 止不住痛心淚滴濕前胸 囑咐下凡去再渡原童 東土埵炮磛ぇD你不行 任憑他千謗毀只當風過 你總要慈悲心感化兒童 無生再三囑咐兒子 不必煩惱東土收圓大事派你執掌 九二佛子迷件深厚總要以慈悲感化自有原人上岸 老靈山淚浥浥 彌勒佛子聽根牙 只因全家東土下 酒色迷昧不歸家 二兄也曾二次下 共度四億坐蓮花 這場劫運大又大 非比從前小開花 九十二億皇胎子 少了一個不歸家 三佛一聽親娘話 嚇得心酸肉又麻 東土眾生如狼虎 怎麼度得他歸家 況且娑婆世界大 二十三省是中華 莫說兩腳來行走 飛騰也難遍天涯 這回佛旨難領下 我慈悲別開發 聽氣得咽喉啞 三子為何犯佛法 違抗佛旨該何罪 准被陰山把兒壓 忙了靈山諸佛祖 男女老少眾菩薩 群仙齊跪丹墀下 哀求慈悲饒恕他 靈霄殿上言話 男女老幼聽開發 你等群仙齊下世 開荒打草幫助他 西方不留一佛子 天宮不留一菩薩 只侯收圓命他到 同遍娑婆化蓮花 捨身捨命還有賞 上品金蓮不須誇 心疼兒女把凡下 來來往往轉凡家 只候功成圓滿日 身披霞衣插金花 臨行吩咐一句話 大小男女聽開發 早立志向沖天下 懦弱無志難歸家 早種早栽結果大 若遲若慢開空花 要作領袖肚量大 能屈能伸不自誇 調賢引眾智慧大 登山涉水苦更加 日後功圓果滿到 脫骨換像證蓮花 依功定奪無更改 上品金蓮誰敢拿 還有一句心記下 謹防龍蛇來混雜 山中隱士來出現 鬼仙忙得手腳扒 山妖水怪起妄想 萬物成精把道踩 爾等切莫迷心性 時進有賞開心花 妖邪闖入道場內 娘降皇風逐去他 吾兒男女緊保守 任著搖來憑著他 根淺福薄孽種子 使他心中亂如麻 顛顛倒倒無把柄 惹事生非結冤家 愩高執著毛病大 奸貪詭詐害佛家 或有恩愛難割下 生性生事沾連他 一概說些敗道話 原人都把道場塌 此等孽種該天殺 他也痴想成菩薩 雖然皇風娘降下 老空中眼哭花 只侯道成臨報至 善惡分明有賞罰 娘把三災齊降下 五魔收取作惡家 五百雷神空中現 靈祖金鞭日夜查 道成魔滅纔顯化 方知作魔害自家 恭喜男女我的娃 方纔成了活菩薩 永不投東把凡下 同歸極樂笑哈哈 佛曰豈敢只是諸佛諸祖盡都迷失 何況原來之子實實難以相勸 曰吾自有妙計即將中指咬破 血染通紅悲哀寫書好不痛傷人也 無生寫血書悲哀悲痛 一字字一行行寫的分明 蛟龍袍渾身衣血染通紅 寫一字哭一聲不見姣生 無生寫血書頓首多拜 拜上了諸佛祖多謝恩情 若有緣見書信急忙改性 改脾氣低血心子相逢 莫好高莫逞強莫仗聰明 割恩愛斬牽纏修悟虛靈 三教理窮究到就是繩準 訪明師指一貫無字真經 上行到泥丸宮崑崙山頂 雙林樹十字街略略停停 下行到海泉穴安身立命 停一刻坤貫滿去濁留清 為你晝夜堣艉ㄕw靜 為兒晝夜堥漜\長傾 又拜著在東土五百羅漢 又拜著在東土五百觀音 又拜著在東土十姐九妹 又拜著古靈山一會觀音 又拜著在下方四十八願 又拜著在下方萬祖千神 又拜著在下方九十二億 又拜著十六男一齊知音 想當初東土媯L有人倫 纔捨兒立人根轉到如今 至如今搯指算六萬餘載 兒受苦娘何安豈不惜憐 那時差兒去東土治世 到如今三姦到要損兒身 無奈何把諸佛俱都差盡 彌勒佛去收圓帶領諸神 為眾生把的心血費盡 到於今只落得孤孤零零 金宮堣ㄗㄖ琱Q姐九妹 金宮堣S不見十二觀音 鷥昌宮不見了大悲老 紫竹林又不見救世觀音 淨昧宮不見了地宮老 吾面前又不見文殊普賢 為只為樂陽樓擺下群筵 立人根飲血酒迷住心原 去時節娘與你合仝一卷 訪明師指玄關纔得回還 閒無事就將那樓門緊閉 懷抱著古合仝能過三關 千囑咐萬叮嚀賢良兒女 斬恩愛斷牽纏看了娘顏 娘想兒恨不得一時就見 娘想兒神不安心女刀穿 娘想兒那一天不哭幾番 娘想兒無一時淚點不乾 娘想兒只哭的法輪不轉 娘想兒只哭的甘露不甜 娘想兒只哭的盧門不閉 娘想兒只哭的嬰兒不團 娘想兒只哭的三家分散 娘想兒只哭的氣不朝元 娘想兒只哭的丹田不煖 娘想兒只哭的水火不連 娘想兒只哭的清濁難辨 娘想兒只哭的乾坤不翻 娘想兒只哭的神昏氣散 娘想兒只哭的不過三關 娘想兒只哭的肝腸氣斷 哭斷肝號斷腸兒不回還 有一分子情三皈精嚴 有一分子情五戒真全 有一分子情莫謗賢聖 有一分子情莫說邪偏 有一分子情除卻雜念 有一分子情早把罪免 有一分子情凡心了盡 有一分子情莫吃酒煙 有一分子情難難莫論 有一分子情皈古西天 詩曰 若還其念子情 早歸淨土學參禪 倘若不念子意 貪戀酒色墮塵凡 無生寫血書好不可憐 只為著姣生子淚點不乾 若念其子情恩愛斬斷 遵三皈守五戒永不下凡 無生寫血書龍袍血染 哭壞了彌勒佛眾位神仙 勸不醒兒不回與我何干 怕的是三災到要損兒男 怕的是有田地都要丟盡 怕的是有大廈不能身安 怕的是有金銀難買性命 怕的是有綾羅不能身穿 怕的是有產業不能享受 怕的是有地土不能耕田 怕的是恩與愛不能到老 怕的是子子孫一概分散 怕的是百里路缺少人走 怕的是一府縣無有人煙 怕的是那人頭好似瓜滾 怕的是那尸骨堆如高山 盡都是五魔頭到處作亂 任你有妻兒女不得團圓 任你有金與銀與你不沾 任你有田合地不得所管 語不盡五魔頭到處作亂 還有這妖怪精來損良賢 山妖精水妖怪個個出現 哄男女隨他去成佛成仙 那時節原兒女正在危難 一聽說誰不肯隨他成仙 你若是隨他去夜晚轉變 將形體化膿血一口來餐 又還有假中和把道考亂 外宣講內性功八卦週轉 假充這修道德成仙成佛 殊不知假慈愛害人不淺 倘若是投入他皈戒盡犯 又有言說夫婦交媾非焉 眾男女且莫要上他魔船 上他船怕的是萬劫難還 曾未想古聖人說的那件 無一毫人欲私天理流焉 到後來諸妖怪都要發現 怕的是害了俺原人仙眷 特叮嚀修行客真假要辨 假老假觀音各顯能幹 假彌勒假收圓來損兒女 假木龍假祖師收圓掌船 抱五老和十地引保頂證 發假恩發假執偽規而貪 這就是借假體而考修煉 你若是遵信他難把娘安 你不投他不敢把你命陷 你投他失靈光萬劫受難 叮嚀各門頭將理清辨 慎思之明辨之非禮勿觀 任憑你說的是蓮花美景 將六門緊鎖閉常守玄關 還有這旱澇劫定受饑寒 說起來不由泣涕漣漣 普天下絕五穀人民作亂 你總然餘下糧不由自便 或親戚或朋友都相爭餐 還有這異種類搶奪爭先 麥米價也賣得三兩五串 粗糧價又值得幾兩銀錢 粗棉布每一尺百十文銅 那棉花也長他一串大錢 把童兒餓的是神昏氣散 無用人就殺了當作飯餐 平地埵U樹皮盡皆吃完 高山上有樹果可度荒年 雖然是住深山好度饑寒 還有這虎狼劫來損兒男 若見了作惡人一口吞餐 看見了行善人並置不觀 勸男女速速的早把功辦 有大功有大德纔能平安 任憑他絕五穀叫喊連天 食烏肝飲兔髓不受饑寒 還有這瘟疫劫到處傳染 叫男女訪明師快上慈船 這些劫這些難不為奇焉 後有那水火風難過此關 普天下各州府盡都淹完 任憑他住高山也要撐船 水下去忽然間火又出現 普天下各樹木盡都燒完 火燒天火燒地乾坤火煉 也就是高山上一統燒光 峨嵋山老祖神通發現 猛烈風只颳的灰氣沖天 江河海只颳的土堆如山 只颳的神鬼嚎天地不安 那時節想出苦難了又難 那時節想見娘無有筏船 那時節想持齋不得自便 那時節想進道道在那邊 那時節想拜佛無有香案 那時節想辦功不用銀錢 千改悔萬改悔悔之已晚 好不該謗佛法不聽聖勸 好不該恨持齋不聽人言 好不該見善書並置不觀 好不該貪恩愛牽纏不斷 好不該把酒肉當作飯餐 好不該造假貨去把人瞞 好不該指神明歛人銀錢 好不該貪名利去把高攀 好不該殺生靈去把債欠 任你是羅漢體高聲大喊 天不言地不語盡落深潭 趁如今有人身早把佛念 莫等到劫臨頭叫喊連天 紅塵事是苦海莫久貪戀 求明師指出路不受熬煎 莫說是老古佛是個虛言 曾未想你性命那堜珘 前後的實情話一一寫完 若念起子情早把書參 一封書寫完畢淚點不乾 男與女見血書莫當戲玩 為兒女把娘心操得碎爛 寫血書把娘的眼淚哭乾 一封書信寫畢收 珠淚滾滾往往下流 雙手交與彌勒佛 收圓大事任你籌 三會殘零度齊了 老纔能把你收 無生交血書頓首多拜 下凡去受辛苦記心懷 怕男女冒犯了你要擔帶 看著娘罣兒女莫惱心懷 寫血書把兒女託你交代 深可憐兒命女迷在苦海 破千障除萬邪老祖頂帶 斬妖魔除惡鬼與兒除災 那時節助你五行大道 到那時助你一切天兵 到那時助你仙果仙菜 到那時助你十萬真經 到那時助你十萬寶貝 到下方點男女個個成功 先傳這古合仝抱在當胸 十個指都相侵莫要漏風 後點玄這關竅歸家路徑 金木交水火濟內轉真經 一傳道點男女三花聚頂 二傳道點男女五氣朝宗 三傳道點男女嬰兒出洞 四傳道點男女♁苗降升 五傳道點男女陰入陽出 六傳道點男女地雷發鳴 七傳道點男女偷關過嶺 八傳道點男女武煉文烹 九傳道點男女週天全功 十傳道點男女十月胎生 一更埵w陽宮擺下筵宴 二更媯迡ㄟs放在桌中 無生三更堻音萓Y酒 無生四更婸P祖餞行 無生五更堸e祖起程 送一步哭一聲何日相逢 佛出了安陽宮悲聲大放 又哭的眾觀音兩淚交傾 眾觀音變一座萬丈高嶺 了捨了娘不能相逢 回宮祖落凡家書完滿 只為著殘零子心不安然 家書完滿到靈山 靈山寺上有香煙 這封家書不可看 展開一看心痛酸 闔家人等落東土 落到東土無人參 有人參透家書信 安陽宮內大團圓 若不參透家書信 再想歸家難上難 這遭不得歸家轉 一失人身永無緣

回善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