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慾主義

 

丁福保編纂

守拙彙編

 

編序

第一節 總論

第二節 未婚時之節慾

第三節 既婚後之節慾

第四節 雜論

附錄:一、節錄《印光大師文鈔》

附錄:二、《青年修養錄》

 

鄭重呼籲:此是—正本清源,根本之道。

 

欲者—谷深可容物,故貪得而不易滿足為欲。

慾者—以心有所貪欲,故慾是情之所好。

欲—是期望、想要、愛好,

故佛說—欲為諸法本。

造作一切善業,

欲是推動力;

而成就一切惡業,

欲—更是少不了。

所以說—

善用其心.存心制行耳。

 

禮記說—欲不可從。

易經云—君子以懲忿窒欲。

佛典更說—眾生所有苦.皆以欲為本。

此等苦口—雖不中聽.卻有大受用。

懇勸—留得青山在.非為柴燒;

敦請—

愛惜精神—留他日擔當宇宙,

切莫—

磋跎歲月—盡此身汙穢乾坤。

 

編序

 

老子說:人之所以有大患,正因有這個身體。而此身最大的過患,莫過於—婬慾一關。宋朝佛門高僧靈芝大師說:「節情禁欲,舉世所難;縱意為非,人之所欲。」故現今人人怕死而欲養生,卻不知至為傷生之事時時犯之,實為可歎!是父母不誡?老師不教?醫生不說?社會不匡?怪上述這些人嗎?實無從怪起—因父母、老師等父母亦未教;而醫生少學無知,尚以「手婬洩精為正常生理行為」而宣導之,據筆者所接觸之青年學子,乃至已為人父者,皆直接、間接受害於此殺人不見血之邪言惡論;而社會教育不彰,致使現代一切男女,不論老少,受色情媒體之害,而皆近淪為人獸不分之地步,實令人扼腕歎息!

 

古人云:「無病之身,不知其樂也;病生始知無病之樂。」(是知菩薩畏因,眾生畏果。)又云:「病者,所由適於死之路也;慾者,所由適於病之路也;近聲色者,所由適於慾之路也。塞此三路,惟在節慾。」古來有識之賢士或發於言論,或者於醫書,咸以此為要。怎奈今大小醫院林立,且健保局負擔沈重呢?又於經濟最蕭條之際,失業人口驟增,致許多家庭破碎,學童繳不起學費、營養午餐費,連慈善機構也收不到足夠的善款……;反而據報導統計,每年有數億之台幣;國人消費於國外前來淘金及國內之妓女等花柳場所中,此乃諷刺至極之事實。更甚者,莫過於由婬慾而造殺業—墮胎(可參見《敬悼已被殘蝕的理性》一書,每年有四、五十萬條生命被墮殺)。須知,世、出世間的因果,報應至慘者,莫過殺業,而損福德最快的,莫過邪婬。縱慾無度,已傷身至重,(即福德日消之顯相,至於隱微之禍果,待福報一盡,乃至臨終即可見之。切不要以其害未降於我身,便以為是妄說。)偏又以「墮胎就是避孕」的無知概念來淹沒自己的良知。由一身、一家乃至社會國家,即可由微觀進而全觀了知目下人心惶惶不安(據知憂鬱、躁鬱等精神官能症,是下一世紀之三大疾病殺手之二:而不要忘了—愛滋病現仍是不治之症)、治安亂相(財色—兩為自、他殺之根本)天災人禍頻仍等之端倪。

 

今有前賢丁福保居士(1874~1952,江蘇無錫人,字仲祐,號疇隱居士。幼通經史,長而中西兼貫,長於算術、醫學、詞章等,通日文。卅六歲赴日考察醫學,後於上海行醫並創辦醫學書局。年逾四十始向佛。)編纂《節慾主義》一書,詳明婚前、婚後,手婬及男女、夫婦縱慾之禍患;前有台中蓮社另節錄《印光大師文鈔》增補印行,今重新打字排版,標以新式標點,並更多增警文,以期人各悉知忌諱,不致於因無知而罹廢疾,乃至誤斷寶貴性命。 印光大師云:「茫茫世界,芸芸人民,十有八九,由色慾死,可不哀哉!」此重新整理編印流通之本懷也。

 

敬祈人各愛己身、世之愛兒女者,及深愍「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為同胞作幸福防禍患者,能捨無情之錢財,行仁慈之義舉,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發心印送,展轉流通,(諸如《壽康寶鑑》、《保命延壽法》、《敬悼已被殘蝕的理性》等諸誡勸善書,皆應如是廣為流通。)俾人人身心清寧,社會祥和安康,是所至禱。

 

歲次癸未九十二年十二月廿四日守拙敬序于痧b德齋 

 

第一節  總論

 

人之斲喪,非止一端,即如耳聽、目視、勞神、費力、憂愁、忿怒、思慮、言語過多、飲食男女,皆為斲喪之事,故皆宜有節;然其最要者莫如節慾。彭籛曰:「上士別床,中士異被。服藥百堙A不如獨臥。」列仙傳引廣成子曰:「無勞汝形,無搖汝精,乃可以長生。」莊子在宥引董子曰:「新壯者十日一遊於房,中年倍新壯,始衰者倍中年,中衰者倍始衰。大衰者之月,當新壯之日。」春秋繁露循天之道程明道先生曰:「吾受氣甚薄,三十而浸盛,四十五十而後完。今生七十二年矣,較具筋骨於盛年無損也。」門人曰:「先生豈以受氣之薄,而厚為保生耶?先生曰:吾以忘生徇欲為深恥。」程伊川先生曰:「陽始生甚微,安靜而後能長。故復之象曰:先王以至日閉關。此皆吾國古來節慾精微之論也。由節慾而進於無慾。則超凡入聖矣。」王龍溪先生曰:「聖學之要,以無欲為主,以寡欲為功。寡之又寡以至於無,無為而無不為,寂而非靜,感而非動,無寂無感,無動無靜,明通公薄,而聖可幾矣。」此實際也,故二林居士彭尺木先生年三十四即斷慾、不復近婦人,乃作偈曰:「從妄有愛,萬死萬生;猛然斫斷,天地清寧。」學者由節慾而至斷慾,則庶乎其入道矣。

 

第二節  未婚時之節慾

 

男子未結婚以前,在情慾感動時,往往不能遏制。以手泄精,遂成手婬之惡習,若視察其衣衾上有黃色之斑點,此即手婬之據。犯之者其害有十,列舉如下:

 

一、身體長不足。

二、腦髓虧乏,聰明減少,時發健忘等症。

三、耳鳴頭眩,目光變短。

四、面白而瘦,口吐白痰。

五、時有婬夢。日間見女人,即有漏精之患。

六、精泄時或有愛惜之意,不使泄出,致精蟲死腐,釀成睪丸病。

七、身體孱弱,易染風寒瘟疫肺癆等症,以致夭折。

八、胃力減少,行步蹣跚。

九、生殖器易損傷。

十、斲喪過甚,精蟲弱小,異日所生子女。不克強壯。

 

此外又常有一種含羞之狀,多夢、煩擾、眼痛、疲倦、血虧、大小腿肌肉無力、手易發抖,其中最顯明之病狀,即上述之健忘是也。手婬日久者,則成下列諸病:

 

癲(即瘋子)Insanity、目盲Blindness、食不消化Indi gestion、悒又名抑鬱病(瘋病之一種)Melancholia、憂鬱病(瘋病之一種)Hypochondriasis、斜眼Squint、不能睡眠(腦神經衰弱)Sleeplessness、頭痛、心跳、乾咳(此種乾咳最易誤認為肺勞病。)手腳痠痛、陽痿不舉。

 

《少年進德錄》中,論手婬之害最為詳盡,茲不嫌其辭之複,再錄於下,亦怵目驚心之一助也。

 

其言曰:手婬之害,較大於交接,犯此惡習者,多在少年,往往旦旦伐之,以短促其生命。其發現之病狀,為腦神經衰弱、記憶力缺乏,作事易倦,屢呼頭痛,動輒忿怒悲泣。陰莖軟弱無力,精液中無精蟲;或全失交接之力,而成為陰萎症。夢中漏泄精液,或時有精液之漏泄,而成滑精症。四肢乏力,軀體踉蹌,不良於行,立足不穩,不能支持其軀體。手指震顫,眼中無光,視力衰減,眼窩陷沒,耳鳴重聽。頭重,時發眩暈。面如土色,皮膚蒼白,全呈病態。筋肉弛緩無力,睡眠終夜不安,心跳驚悸,腰部痠痛。身體及精神,均起障害,終日昏懵,如在五里霧中。思考力漸漸減退,而歸於消減。關節疼痛,消化力障礙,胃腑痙攣。血液衰減,胸部充塞,皮膚腫潰。全身枯搞贏憊,神氣黯然,如蠟人院之偶像,毫無生氣。或成癡愚,或成肺癆癲癲,或致自殺,或卒倒夭死,或幸免早殤,而長為病夫以終身焉。夫無論何事,皆可防患於未然,獨至手婬之惡習,暗室虧心,負慚衾影,為父兄不及知,為師長不及覺,欲防之而不勝其防,故其為害,有如是之劇烈也。

 

手婬之遲早,隨地之冷熱而異,隨人之體質而別,不能一定。據富挨拉其氏之說,發情期如早四年,則壽命必縮短二十年;不但縮短壽命,而於身體之發育,亦大有礙也。近歲以來,學生發情期甚早,往往至十三四歲,竟有犯手婬者,不如令其早明利害,使有所警惕,而斯弊或少熄焉。

 

美國有一童子,年十二,多病,父母憂之甚,乞數醫調治,無寸效。氣體日弱,漸至危險。有一醫欲究其病原,避其父母,用緩詞詢其手婬,童子始則愧縮,不以實告,再三窮詰,乃言曰:「余七八歲時,一日登樹取柿,樹幹適與陰莖相觸,稍覺快美,即戀戀不能捨。日登樹摩擦之,遂有少許之白液泄出。後漸漸以手代樹,日以為常。至十歲左右,雖身體孱弱,尚不能自禁,遂有今日之狀態。」醫以此語告其父母,皆甚驚異,頗悔從前之不注意也。乞該醫種種調治,病卒不起。

 

英國倫敦有商家子,年十五,未習商業,顏色青白,精神疲乏終日鬱鬱。其父母憂之,延名醫診視,曰:「令郎無別症,特感動春情,多犯手婬耳。」因令服藥外,每朝以冷水洗腰部及陰莖,使陽稍萎;至六禮拜後,病遂愈。吾國犯手婬而夭折者甚多,惜乎未知此治法也。(冷水之法最妥最效,盍試之。)

 

醫學博士吳爾士曰:「生殖器之內部,更有精囊,乃二小袋,囊俱為球形小腺,時時分泌一種膠性之蛋白質,以作精蟲之養料;此蛋白質,非如元液之為養生原質,常貯於精囊之中,待其飽漲,則天然自能使之宣洩於體外;此宣洩之事,恆於夜眠之間為之,故曰夢遺。」凡十六七歲之少年男子亦有不及此年齡者即起始有夢遺,少年當知此為天然合理之事,不傷精神,無庸懷憂,反足消釋色情之衝動。因精囊膨漲,即起有激刺也。初則二三月中夢遺一次,其後則漸近,至每三四週一次,其後或可每週或旬日一次。如每次遺洩之後,精神並無困乏之狀,則可不必介意。精囊所貯之液,其滿有定期,當其滿時。即刺激腦係,而使色情旺盛,此少年男子色情之盛衰。所以有定期也。大約每二週至四週,則精囊所貯已足,當時慾念最盛,最易犯手婬之試誘,故少年必於此時努力克制;制其思念,如馭怒馬,不使奔逸。且多致意於正業及運動,迨數日之後,經天然之夢遺,而色情驟減,則於其後之二週至四週間,可覺色情之平淡矣。或謂:「手婬夢遺,同為洩精液於體外,其中有何分別,而一則為害甚大,一則無妨元神?」答曰:「其中固有不同,夢遺所洩者,純為精囊所貯之蛋白質,及數個精蟲耳;若夫手婬所洩者,則此蛋白質之外,有數百萬新鮮精蟲,由睪丸而出,且有寶貴之元液若干,與之同洩,故二者實有天淵之別。凡我少年,不可不知。」

 

手婬之害,既如上述,然其原因甚多,尤不可不隨時注意者,茲撮略如下: 

 

一、原因於孔母常與兒童接吻,或玩弄其陰部,幼時已受一種感覺,及長則陷於手婬之弊。

 

二、原因於兒童攀樹木,登高山,衣服摩擦其陰部,有一種感覺,不知不識之間,流為惡癖。

 

三、原因於兒童伏身而臥,陰部接觸床褥。

 

四、原因於直腸生蟯蟲,刺激陰部,或陰部不潔,有粘稠物蓄積發癢。於是以手搔之、摩擦之。

 

五、原因於乘騾馬摩擦。

 

六、原因於獨居,無父母監督。

 

七、原因於大便不通利,肛門作癢。

 

八、衣服被褥過於溫煖,刺激陰部。

 

九、身體早熟及虛弱。

 

十、飲食物剌激性。

 

十一、神經衰弱症。

 

十二、不眠有妄想。

 

十三、家庭不良,無善良之訓導者。

 

此外尚有種種之誘因,足以促性慾之發動,而遂誘起手婬之惡癖者,茲復略述於下:

 

青年時期,性慾處置,最為困難,為父兄者,須鄭重之為說明,曉以利害,不可過於祕密。青年之性慾興奮者,尤易犯手婬,宜防其為友朋誘惑。誤入歧途。若身體不甚堅強者,切忌飲酒(佛教五戒中有「不飲酒」一戒。),酒之為物,能引起性慾,故青年宜遠避之。

 

人慾中以性欲為最難制,固矣。然此亦志行薄弱之人為然;若克己自制之心強者,則不難制之。蓋性慾發動之原因,男子為畢丸充滿精液,反射剌激腦中樞,女子為卵巢中有一種反射的刺激而起;其狀正如飢之思食,渴之思飲,所謂食色,性也。此外則卑猥之小說、談話、婬畫、婬曲、婬戲,以及陰部剌激,男女肉體一部接觸(例如握手接吻),為性慾發動之誘因。

 

制慾之正本清源法,如男則摘去睪丸,女則摘去卵巢,既不可行,惟有去其誘因;若誘因已去,而猶性慾發功,難於自制,則行冷水浴以強身,屋外散步以陶情,每日朗誦古昔聖賢之傳記,或佛經,聖經及戒婬文一二遍,收束身心,同時練習體操,及他種有益運動,確有良效。

 

左列數條,亦抑制性慾所必要者,青年子弟,不可不參考之:

 

甲、力戒與年輕婦女接近及交談—

 

1)旅館舟車之中,遇有年少婦女,須遠而避之。四十以上之婦人,不在此例。

 

2)有議論婦女之容貌裝飾者,亦遠而避之。

 

3)罕至男女混雜之地。(案:尤以風月場所為甚。)

 

4)不得已而與年輕女子接談,切不可有輕佻舉動。

 

乙、常守規則的生活—

 

1)每日大便,便秘易誘起色慾,故患大便不通利之人,早晚服開水一杯最有效,或食水果及生山芋之類。

 

2)早餐與中飯宜足,夜飯宜少。

 

3)雞卵汁之類,不宜多食,神經質及有歇斯的里者,尤要。

 

4)早起早寢。

 

5)每日以冷水摩擦全身。

 

丙、用適當之法,使就寢即入睡—

 

1)就寢前十分時或十五分時為種種之運動,勞乏身體之各部。(案:可禮佛)

 

2)就寢後,默誦自一至百之數二三遍,自然入睡。(案:可誦觀音菩薩聖號或持大悲咒)

 

3)若有邪念妄想,速起床,飲冷水二三杯。

 

丁、已醒即起床。

 

戊、獎勵運動,室外之散步,室內之拳術擊劍,皆有用。

 

己、居於室中之際,須多開戶,獨處時尤然。

 

庚、多讀聖賢傳記,及修養書類。

 

辛、勿看小說及婬辭邪曲。

 

以上各條中,先擇平易者,試行數條,一二月後,逐漸加添,自然清心寡欲,斷絕婬念;切忌各條同時實行,中途停止,不見良效。由上所述,可知男女在未婚以前,切不可行性交及他機械的射精之法,苟或之則,行所謂自孽自受,沉淪於愁城苦海,萬劫不復者也。為青年者,倘理會此中消息,斷無誤犯之理。若欲謀預防之法,惟有學校與家庭共同協力而已。德國某學校為防學生犯手婬,褲之製裁,另有式樣,坐椅虛其一面,可使教師窺見學生之兩股,不幸發現疑似神經衰弱之狀,隨命校醫診察,通知家庭,監視其寢室。此外所有防範之法,已如前述。為父兄者,亦宜注意上述事項,養成純潔之家庭,力戒婬亂之舉動,使少年子弟,視聽悉本於禮,言行一歸於正。僕婢之品行不良者,斥退之;親朋之放蕩婬伕者,遠避之。每日有餘暇,則全家老少,行高尚之遊戲,有益之娛樂。又常獎勵野外運動,亦可預防惡癖,蓋熱心運動之人,夜間多熟睡,故無種種妄想也。

 

實例三則

 

(一)嘗有某學生,因犯手婬,求治於余,余將其初犯之原因習慣,及其親受之害縷晰言之,將之警告全國之少年,錄其說如左:

 

某學生曰:「某年幼,未聞義理,回憶十六歲時,情竇初開,喜閱男女驗豔情之小說,見其敘述穢態,描摹盡情,余心遂怦怦欲動,因犯手婬,久則習以為常。所幸心地明白,尚有善根,當風雨晦明之時,恍如大夢初覺,常念此清白磊落,可寶可貴之心,一犯意婬,如以多數黑點,塗於潔白之紙,為終身之大恥,每念及之,輒令眼中出火,欲拔劍自刎也。此吾之痛心疾首於手婬者一。

 

某於垂髫時,在某校讀西文,常列優等超級,不數年,遂卒業,資質固甚敏也。自犯手婬以來,讀書遍數,十倍於昔,常不能背誦,記憶力盡失,今昔判若兩人。此吾之痛心疾首於手婬者二。

 

某幼時,常懷大志,欲有所自立於天地間。自犯手婬以來,豪邁之氣,盡付東流,萎靡如已殭之蛇,撥之不動又如死灰槁木,生氣消滅。此吾之痛心疾首於手婬者三。

 

某夙昔見悲慘事輒泫然出涕,見不平事,輒怫然動怒。今則世間哀樂事,漠然不加喜戚於其心,善念盡滅絕矣。此吾之痛心疾首於手婬者四。

 

某於切犯手婬時,尚知節度,久則檢制全忘,時時思動,不知不覺,欲改無從;以致形銷骨立,精神衰頹,腰酸腳軟,百病叢生,而腦筋所受之影響尤重,終日昏睡,如在霧中,如患神經病人。此吾之痛心疾首於手婬者五。

 

昔日嘗有精通算學理化之某君,熱心濟世,見某之面黃無血色,為述少年手婬之害甚詳,且言其必死之故,剴切勸導。某聞之,惕然驚恐,亟思戒絕。無如慾火動時,如有鬼物遊說,以某君之言為讕言。卒至病象畢顯,日近於死,尚何言哉。吾甚望吾同為之人,切勿謂其害未睹,而姑可安之,某即前車之覆轍也。以上所言,語語翔實;大君子熱心救世,望舉以勸人,當以某之言為現身說法。」

 

總之人無義理,無學識,則引邪誘惡之事,靡不為所轉移,以己之心志,無所把握也。今日之精神教育,烏可緩乎?

 

(二)又有某學生,十歲犯手婬,二十一歲,生殖器不能發育,亦無陰毛。結婚後,不能交接,衰老如病夫。潛逃來申,求治於余,余深憫之。

 

(三)又有一學生,年十三,犯手婬,屢犯不改,致全身衰弱,變成白癡。又得陽痿之症,結婚而不能交接,其妻因憂鬱而死。今二十五歲,就診於余,詳述其病原如此。

 

吾今大聲疾呼為普天下之青年告曰:犯手婬者,如欲為後日結婚計、嗣續計、事業計,亟宜猛醒回頭,痛自戒絕,切勿如上述之三人沉迷不覺,以致自殘其身,而追悔莫及也。

 

吳爾氏曰:「少年子弟已染此習者,當知補救有法,惟在其立志改過耳。蓋天然物理,固具慈悲之性質,見有自甘改過之人,無不予以再新之機會;天然之定例,欲人之清潔立身,不染邪污也。如有染此習者,能知己過,力除此惡,而重履清潔正直之途,則造物之主與物理,即再造其人,越數月之後,可見元氣之挽回,面現血氣之容,體有堅剛之象,目光炯炯始復其丈夫之本色矣。」又曰:「生殖器具之功用,不徙限於生殖一部,乃廣及於全身;身體之膂力,心思之能力,俱與之有至密之關係焉。生殖於所分泌之元液,散布血中,所以使我人剛健壯偉,助我成高尚光明之人格,故生殖於之為用,實可尊敬而不宜卑狎者也;以其清潔高尚,而又重要,不得視為卑污而輕忽之,如或視為狎褻不潔者,是大誤也。」

 

手淫之治法:

 

一、第一須立志嚴行戒絕,專心研究一種學問,或熱心運動注重體育,使血液運用於他部,不積於生殖器。

 

二、次則節減飲食,不飲酒類,不食芥子辣椒咖啡濃茶等,有刺激性,興奮性之飲食物,少食肉類,多食新鮮之疏菜及豆腐等。(藥物服臭素加里。一日三次。每次服五分,化沸水一杯,於食後服之,第連服三四日,即宜停止,須過四日再服。)藥物服用應請教醫術、醫德兼尚之醫師。

 

三、禁絕男女交際。

 

四、臨臥時,務為適宜之運功,以晚寢早起為定則;臥具宜用堅硬之木板。

 

五、并高尚其心志,鎮靜其耳目;蓋不見可欲,自能使心不亂也。

 

六、平時宜以手巾沒冷水摩擦其身體各部及陰莖。

 

依此法而實行之,庶濫行早接之惡習,或可以從此而消滅;其未犯者,亦可預防失足。對此生死攸關之事,實當悉心注意者也。

 

第三節  既婚後之節慾

 

不問古今中外,有識之士,皆以青年時代色慾一項,最為危險。故古人戒婬之文,汗牛充棟,雖非盡為少年而發,然少年血氣未定,易犯色情之害,尤不可不注意之。今者世風日下,思潮放縱,古人之言,不復為少年所聽信,故青年子弟,感染色欲之禍與花柳病者,不可勝數;非有瑞人正士。敦品行,節情欲,以挽回之,則婬亂之風,其禍未有艾也。

 

《少年進德錄》曰:「男女床第之間,君子之所慎言也。言之稍不雅馴,既不足以垂為炯戒,并有跡誨婬之虞。搢紳先生,難言之矣。所以世之人,僅知縱慾之害,而不知所以為害之理由,此皆醫家立言過慎之所致也。」余業醫海上有年矣,每見求治之人,大抵原於色荒,診病時勸其節慾,匆匆不能詳盡,於是以縱慾為害之理由,詳著於篇以當忠告。

 

恣情縱慾,陷於婬慾過度,直類無韁野馬,絕足奔馳,而不受羈勒;久之則體內之生活力,日形消減,肉體上,精神上,概受甚大之不幸。蓋精液為身體上營養之一都分,耗費既多,則有大害於全身之營養,而發生各種疾患焉。為腦與神經之滋養分,又為興奮狀態之主要成分者,曰斯丕爾明(即荷爾蒙)Shemin,曰蛋白質,曰燐酸鹽類,精液中合此三物頗多。婬慾過度之人,排出多量之精液,必失其固有之健康狀態,非以多量純良之血液補給之不為功。據醫學家之再三研究,如欲得一滴之精液,須耗四十滴之血液也,況交接時,身體與精神勞功過甚,尤易傷身。

 

婬慾過度之害,其變態,其現象—如全身倦怠,腦與神經疲弱,似患憂鬱症;或反射性亢奮。似患精神病,而易於悲哀忿怒。夜間不眠,甫交睫即魘夢,或易於驚覺,各處發神經痛。不樂與人聚談,喜潛居暗室。缺乏強健之記憶力,消失敏捷之判斷力。心悸亢進,呼吸促迫胃弱而消化不良。皮膚蒼白。步行困難,運動障害,脊髓神經疲勞過敏,障害其下肢之運動,時而上肢亦然。尚有發憂鬱症、瘋癲症、色情狂、心臟病、消化機病、視力障害,誤認物件之大小曲直,併發近視夜盲等症、衰弱症、遺尿症、脊髓炎、脊髓癆、麻痺狂、腦脊髓散在性硬化、進行性麻痺、腱反射亢進、嫌忌步行等合併症。生殖器障害,如陰萎遺精早漏等症,其時體力雖極衰弱而陰莖則動輒勃起,勃起後直即萎縮,時時遺精,交接時不能持久,而精液早已漏出。或成為癡愚,或奄奄一息,纏綿床席,雖生之日,猶死之年。其所生之子女,大抵體質脆弱,間有畸形及白痴者。凡此種種,為婬慾過度者所難免之結局,即為婬慾過度者所必經之階級。

 

青年學子,慎勿以有用之才力精神,消磨於錦衾角枕,纏綿歌泣之中也。精液與血液,同為人體內之主要成分;然放血一杯,不覺其有大害;排泄少量之精液,而甚覺其疲勞者,以精液比血液為尤要也。昔之醫學家,驗精液中所含之精蟲,僅知其有分體繁殖之作用;洎近世紀以來,經多數醫家之研究,而後知精液中之精蟲,其作用不僅為分體繁殖,其有關於身體上之營養者,亦甚重要。其一方面能助身體內之酸化作用,其又一方面能有保持神經興奮之效用也。如將人之睪丸摘去(如古之太監),其酸化力從此減少,身體逐漸覺肥大而弛緩矣。又當婬慾過度之時,精液之排泄量既多,則減損保持神經興奮力之養分,而身體遂生一種疲勞不堪之現象,試注射新丕爾明。則摘去睪丸之人,其身體之肥大而弛緩者,可日以緊固;他如因婬慾過度而神經衰弱之患者,亦可藉此而返於強健。精液之關於身體上之營養,有如此者,故濫行精液,實為疾病之導火線,癆瘵天札之催命符也。

 

少年期之身體、精神,正當發育旺盛,為人之一生中最重要者。此時習於為善,則終身為正人;習於為惡,則終身為殘廢。教育者與父兄,宜時時注意其行動,有無不正當行為,若任其放逸邪僻,或徵逐花柳場中,則結果鮮有不妨害身體之發育,成陰萎及男子不孕症,因其滋養素與神經力,逐日戕伐故也。甚者腦力消亡,記憶缺乏,活潑有為之人,一變而為陰鬱沈默之象,無志於進取,終身為廢人,或且全身衰脫,早年得虛弱之症而亡。

 

欲知青年之色情衛生如何,須先知過婬之害。夫精液者,含有多量之蛋白質與燐酸鹽類及斯丕爾明,此三者為腦神經之興奮強壯劑,多行房事,排去精液,則精神疲勞,元氣消耗,為害身體,不可勝述。要之過婬之害,非常可恐者也。樸子庫博士,著書論過婬之害,謂或患卒中,或患盲目,或四肢麻痺不能行動,皆過婬之所致。古人夙知過婬之弊,故以法律規定,一月中男女交合,不得過若干回,今日宗教上尚有此種戒律,未廢也。

 

婬濫之禍,不僅如上所述,有斲喪過甚,使夢遺血者,此為精液枯竭。血液不及化精所致;因之而精神不寧,性情狂易,往往有自殺者,有陰莖忽然戀縮,陷沒無餘,而呼痛不止者,有於交合時脫陽而死者,此皆平日過婬所致,而數見不鮮者也。吁!縱慾之禍,其酷如是,可不慎耶?!

 

人惟縱慾無度,故往往墮胎(參見《敬悼已被殘蝕的理性》)一書,若能節慾,則夫婦之元氣俱充,必然得子。其子又能清秀無毒,易於長成,該所謂寡慾多男子也。夫娶妻本為生子(古來夫妻之道如此,嗚呼!今有多為滿足婬慾耳。)人顧徒思婬慾,豈知姬妾滿房,莫延宗祀;寡妻是守。多獲佳兒。苟知嗣續為重,尚其慎爾婬耶。

 

夫婦正也,然亦貴有節,若云正慾非婬,則家釀獨不醉乎?且人生終身疾病,恆從初婚時起,年少興高力旺,往往恩情無度,多成癆怯,甚者夭亡,累婦孀苦,不思百年姻眷,終身相偶,何苦從一月內,種卻一生禍根。前輩每遇子孫將婚,必諄諄以此戒之。

 

呂純陽詩云:「二八佳人體似酥,腰懸利劍斬愚夫;雖然不見人頭落,暗堭虴g骨髓枯。」又云:「女色多迷人,人惑總不見,龍麝暗薰衣,脂粉豔敷面;人呼為牡丹,佛說是花箭,射人入骨髓,死而不知怨。」

 

男女熱病未好,陰虛等疾未癒,俱不可交合。又凡大寒、大熱、大風、大雨、大雪日、月蝕、地動、雷震,皆天忌也。醉飽、喜怒、愛愁、悲、哀、恐懼,皆人忌也。山川神袛、社稷井龕之處,皆地忌也。以婬犯忌,得禍尤烈。(禁忌請參見《敬悼已被殘蝕的理性》一書)

 

第四節  雜論

 

◎保護未婚以前之身,如惜渡海浮囊,勿容一針之鋒穿破;保護既婚以後之身,如惜千宵茂樹,勿縱一斧之刃伐傷。當知二護之要,惟在節慾。

 

◎病者,所由適於死之路也;欲者,所由適於病之路也;邇(接近也)聲色者,所由適於欲之路也。塞此三路,惟在節慾。

 

◎夏季是人脫精神之時,心旺腎衰,液化為水,不問老幼,皆宜食暖物,獨宿養陰。

 

◎人勤於禮者,神不外馳,可以集神;人勤於智者,精不外移,可以攝精。關君子四符

 

◎治身者,以積精為寶;身以心為本,精積於其本,則血氣相承受;血氣相承受,則形體無所苦,然後身可得而安也。春秋繁露通國身

 

◎富貴而不知道,適足以為患,不如貧賤;貧賤之致物也難,雖欲過之奚由。出則以車,入則以輦,務以自伕,命之曰招蹶之機。肥肉厚酒,務以自強,命之曰爛腸之食。靡曼皓齒,鄭衛之音,務以自樂,命之曰伐性之斧。三患者,富貴之所致也。故古之人有不肯富貴者矣,重生故也。呂身春春秋生

 

◎昔有行道人,陌上見三叟,年各百餘歲,相與鋤禾莠。住車問三叟,何以得此壽?上叟前致辭,室內姬麤醜。中叟前致辭,量腹節所受。下叟前致辭,幕臥不覆首。要哉三叟言,所以能長久。太平御覽三百八三應璩詩

 

◎婬律云:「奸人妻者,得子孫婬伕報;奸人室女者,待絕嗣報。」概觀行穢之家,醜聲籍籍,自可灼見。況婬近於殺,彼偷香竊玉者,被人擒捉,或跳牆以出,則腸斷而死者有之;或追趕走急,則脫力而亡者有之;設或擒住。則刃殺杖擊,立時而殞者有之。何苦以至重之性命,博片時之歡樂哉?人亦可猛省痛戒矣!

 

◎今人怕死,至傷生之事卻敢為;聖人於傷生事不敢為,到臨死卻不怕。謝上蔡

 

◎好色之禍甚大,而以狎妓為尤甚。蓋婬娼賤妓,倚門獻笑,無非陷人釣餌,一入其中,極聰明人,亦受迷惑。及至耗費家業,始富終貧,宗族共擯,鄉里不齒,固己悔之晚矣。況近世妓女,必患花柳病,偶一傳染,痛楚萬狀,腐爛遍身。且生子亦多不育,磋何及哉!有戒嫖詞云:「更鼓初敲,雲情雨意千般好;晨雞三唱,人離財散一場空。」觀此方可猛省。

 

◎戒色有神方,惟聾耳瞎眼死心三味;養生無別法,只寡言少食息怒數般。

 

已上節慾諸說,皆從《少年進德錄》、《青年最危險之一問題》、《結婚與衛生》等書錄出,欲知其詳,須閱此三書。上海靜安寺路三十九號醫學書局出版

 

附錄:一、節錄《印光大師文鈔》

 

(一)過患

 

◎吾常謂世間人民,十分之中,由色欲直接而死者,有其四分;間接而死者亦有四分,以由色欲虧損,受別種感觸而死。此諸死者,無不推之於命;豈知貪色者之死,皆非其命。本乎命者,乃居心清貞,不貪欲事之人。彼貪色者,皆自戕其生,何可謂之為命乎?至若依命而生,命盡而死者,不過一二分耳。由是知天下多半皆枉死之人。此禍之烈,世無有二。亦有不費一錢,不勞微力,而能成至高之德行,享至大之安樂,遺子孫以無窮之福蔭,俾來生得貞良之眷屬者,其唯戒婬乎?夫婦正婬,前已略說利害,今且不論;至於邪婬之事,無廉無恥,極穢極惡,乃以人身,行畜生事;是以豔女來奔,妖姬獻媚,君子視為莫大之禍殃而拒之,必致福曜照臨,皇天眷佑;小人視為莫大之幸福而納之,必致災星蒞止,鬼神誅戮。君子則因禍而得福,小人則因禍而加禍,故曰:「禍福無門,唯人自召。」世人苟於女色關頭,不能徹底看破,則是以至高之德行,至大之安樂,以及子孫無窮之福蔭,來生貞良之眷屬(佛經中,若犯邪婬(夫妻行婬而非時、非處、非道,亦屬邪婬)則有「妻女不貞良」之果報。),斷送於俄頃之歡娛也。哀哉。《正.欲海回狂序》

 

(二)教示

 

◎汝年尚幼,須極力注意於保身。當詳看《安士》書中《欲海回狂》,及《壽康寶鑑》。多有少年情慾念起,遂致手婬,此事傷身極大,切不可犯;犯則戕賊自身,汙濁自心,將有用之身體,作少亡,或孱弱無所樹立之廢人。《三編上.復徐志一居士書》

 

◎現在後生,已知人事,即當為彼說保精保身之道。若知好歹,自不至以手婬為樂,以致或送性命,或成殘廢,井永貽弱種等諸禍。未省人事不可說;已省人事,若不說,則十有九犯此病,可怕之至。孟武伯問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憂。」他疾,均無甚關係,冶遊、手婬、貪房事,實最關緊要之事,故孔子以此告之。而注者不肯說明其大厲害處,致孔子之話,亦無實效,可歎也。《續.復念佛居士書》

 

◎聰明人,最易犯者唯色慾。當常懷敬畏,切勿稍有邪妄之萌。若或偶起此念,即想吾人一舉一動,天地鬼神,諸佛菩薩,無不悉知悉見;人前尚不敢為非,況於佛天森嚴處,敢存邪鄙之念,與行邪鄙之事乎?孟子謂:「事孰為大,事親為大。守孰為大,守身為大。」若不守身,縱能事親,亦只是皮毛儀式而已;實則即是賤視親之遺體,其不孝也大矣。故曾子臨終,方說放心無慮之話云:「《詩》云: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而今而後,吾知免夫。」未到此時,尚存戰兢,曾子且然,況吾輩凡庸乎?《續.復徐書鏞書》

 

(三)對治

 

◎色欲一事,乃舉世人之通病。不特中下之人,被色所迷;即上根之人,若不戰兢自持,乾惕在念,則亦難免不被所迷。試觀古今來多少出格豪傑,固足為聖為賢;祗由打不破此關,反為下愚不肖,兼復永墮惡道者,蓋難勝數。《楞嚴經》云:「若諸世界六道眾生,其心不婬,則不隨其生死相續。汝修三昧,本出塵勞。婬心不除,塵不可出。」學道之人,本為出離生死;苟不痛除此病,則生死斷難出離。即念佛法門,雖則帶業往生;然若婬習固結,則便與佛隔,難於感應道交矣。欲絕此禍,莫如見一切女人,皆作親想、怨想、不淨想。親想者,見老者作母想,長者作姊想,少者作妹想,幼者作女想。欲心縱盛,斷不敢於母姊妹女邊起不正念。視一切女人,總是吾之母姊妹女,則理制於欲,欲無由發矣。怨想者,凡見美女,便起愛心;由此愛心,便墮惡遣,長劫受苦,不能出離。如是則所謂美麗嬌媚者,比劫賊虎狼,毒蛇惡蠍,砒霜鴆毒,烈百千倍。於此極大怨家,尚猶戀戀著念,豈非迷中倍人。不淨者,美貌動人,只外面一層薄皮耳;若揭去此皮,則不忍見矣。骨肉膿血,尿尿毛髮,淋漓狼藉,了無一物可令人愛;但以薄皮所蒙,則妄生愛戀。華瓶盛糞,人不把玩;今此美人之薄皮,不異華瓶;皮內所容,此糞更穢。何得愛其外皮,而忘其皮堣宋媞娷帚哄A漫起妄想乎哉?苟不戰兢乾惕,痛除此習,則唯見其姿質美麗,致愛箭入骨,不能自拔。平素如此,欲其沒後不入女腹,不可得也;入人女腹猶可,入畜女腹,則將奈何?試一思及,心神驚怖。然欲於見境不起染心,須於未見境時,常作上三種想,則見境自可不隨境轉。否則縱不見境,意地仍復纏綿,終被婬欲習氣所縛。固宜認其滌除惡業習氣,方可有自由分。《正.復甬江某居士書》

 

◎凡有忿怒、婬欲、好勝、賭氣等念,偶爾萌動,即作念云:「我念佛人,何可起此種心念乎?」念起即息,久則凡一切勞神損身之念,皆無由而起;終日由佛不思議功德,加持身心,敢保不須十日,即見大效。《續.與胡作初書》

 

◎業障重,貪瞋盛,體弱心怯。但能一心念佛,久之自可諸疾咸愈。《普門品》謂若有眾生,多於婬欲瞋恚愚癡,常念恭敬觀世音菩薩,便得離之。念佛亦然。但當盡心竭力,無或疑貳,則無求不得。《正.復永嘉某居士書五》

 

(四)殷鑑

 

◎慧佐之死,乃其父母祖母所致。其家生此聰穎之子,不告以保身寡欲之道,乃早為娶妻。又不說節欲之益,縱欲之禍。彼二青年只知求樂,不知速死。及已經得病,尚不令其妻歸寧,以致年餘大病,以至於死。將死見其妻,尚動念,故咬指以伏欲心耳。天下此種事多極,姑述二事:

 

一弟子家貧,其父早死,學生意,資質淳厚,十五六即娶妻,人已受傷。先在綢緞店司帳,其友人令住普陀法雨寺,養數月,已強健。其母與介紹人吵鬧,恐其出家,挽彼店中老板及彼岳父,來叫回。光與來人說:「回去則可,當令其妻常住娘家,非大復原,不可相見。」此種人通最不知事務者,通不依光說,仍在店中司帳。光往上海至其店中,(店老板亦係善人,素相識)見其面色光潤,知尚能撙節。後光回山至寧,見面色大變,問汝回去過?言:「到家只住四天。」已與未回去之相,天淵懸殊,後竟死亡。此子文字尚通順,若非其母硬作主宰,當不至早夭。

 

又一皈依弟子之子,其岳父亦皈依,其人頗聰明,英文很好。以不知節欲,得病要往杭州西湖,云:「我一到西湖,病當好一半。」其父母不知是不敢見妻,不許去。又要去醫院,因送醫院,尚令妻常去看,竟死於醫院。其岳父與光說,光說汝等是癡人,以致彼欲不死,而此令其死。惜彼不明說不敢見妻,見即動念失精。

 

慧佐至死,見妻咬指,汝認做厭,尚非真情,乃制欲念耳。至於死時得大家助念之力,自己向有信心,故致死後相變光潤。乃知佛力、法力、眾生心力,均不可思誤。眾生心力,不承佛法法力不得發現,由承佛力法力待以發現,故有此現相也。後世子弟愈聰明,則欲心愈重,情竇未開,不可告;情竇已開,不為說保身寡欲之道,或致手婬邪婬,及已娶忘身徇欲,均所難免。男子則父與師當為說,女子則母當為說。使慧佐之妻知此義,何至一病近年而死?古者國家尚以令人節欲為令;令則病將死,尚不令其分隔,此所以冤枉死亡之青年,不知其數。而一歸於命,命豈令彼食色無厭乎?慧佐之死係冤枉;(若其父母早為訓誨,深知利害,斷不至死,故曰冤枉)慧佐之生西,乃是徼幸。若無人助念,則由婬欲而死,縱不墮三惡道,難免不墮女身及娼妓身耳。由大家助念,承佛慈力,得此結果。《三編.復常達春居士書二》

 

◎一弟子羅濟同,四川人,年四十六歲,業船商于上海。其性情願忠厚,深信佛法,與關絅之等合辦淨業社。民國十二三年,常欲來山歸依,以事羈未果。十四年病膨脹數月,勢極危險,中西醫均無效。至八月十四,清理藥帳,為數甚鉅,遂生氣曰:「我從此縱死,亦不再吃藥矣。」其妾乃于佛前懇禱,願終身吃素念佛,以祈夫愈。即日下午病轉機,大瀉淤水,不藥而愈。光于八月底來申,寓太平寺,九月初二,往淨業社會關絅之,濟同在焉,雖身體尚未大健,而氣色淳淨光華,無與等者。見光喜曰:「師父來矣,當在申中歸依,不須上山也。」擇于初八,與其妾至太平寺,同受三歸五戒。又請程雪樓、關絅之、丁桂樵、歐陽石芝、余峙蓮、任心白等諸居士,陪光吃飯。初十天請光至其家吃飯,且曰:「師父即弟子等之父母,弟子等即師父之兒女也。」光曰:「父母唯其疾之憂,汝病雖好,尚未復原,當慎重。」惜未明言所慎重者,謂房事也。至月盡日,于功德林開監獄感化會,彼亦在會,眾已散,有十餘人留以吃飯,彼始來,與司帳者交代數語而去;其面貌直同死人,光知其犯房事所致,切悔當時只說父母唯其疾之憂,未曾說其所以然,以致復濱于危也。欲修書切戒,以冗繁未果,九月初六至山,即寄一信,極陳利害,然已無可救藥,不數日即死。《壽康寶鑑.序》

 

◎十年前一鉅商之子,學西醫于東洋,考第一,以坐電車,未駐而跳,跌斷一臂;彼係此種醫生,隨即治好。凡傷骨者,必須百數十日不近女色;彼臂好未久,以母壽回國,夜與婦宿,次日即死。此子頗聰明,尚將醫人,何至此種忌諱,懵然不知;以俄頃之歡樂,殞至重之性命,可哀孰甚。《壽康寶鑑.序》

 

◎前年一商人,正走好運,先日生意,獲六七百元,頗得意。次日由其妾處,往其妻處,其妻喜極。時值五月,天甚熱,開電扇,備盆澡,取冰水加蜜令飲;唯知解熱得涼,不知彼行房事,不可受涼,未三句鐘,腹痛而死。是知世之由不知忌諱,冒昧從事,以至死亡者,初不知其有幾千萬億也。《壽康寶鑑.序》

 

附錄:二、《青年修養錄》

 

(一)衛生

 

◎飽食當肉,不婬當齋,緩步當車,無災當福。戒酒後話,忌食後瞋。大飢不大食,大渴不大飲。多精神為富,少嗜慾為貴。服藥十朝,不如獨宿一宵。飲酒百斛,不如飽餐一粥。節食以去病,寡慾以延年。四五三頁

 

◎少色慾以養精,少言語以養氣,少思慮以養神。四五六頁

 

◎留七分正經以度生,留三分癡獃以防死。四五七頁

 

◎獨寢不觸慾,養精也。獨居不交言,養氣也。獨行不著礙,養神也。獨室不愧衾,養德也。四五七頁

 

◎入素羸瘠,乃能兢兢業業,凡酒色傷身之事,皆不敢為,可以延壽。強壯者恃其強壯,恣意傷身,則禍可立待。豈非命雖在天,而立命在己歟。四五八頁

◎盜為男戎,色為女戎。人皆知盜之切殺為可畏,而忘女戎之劫殺悲夫。四五九頁

 

◎人之所以生者,惟精氣神,謂之內三寶。人能寡慾以養精,寡思以養神,寡言以養氣;再能去暴怒以養性,節飲食以和脾胃,避風寒以防感盲,常勞動以堅筋骨,即可延年矣。四六0頁

 

(二)節欲

 

◎人身非金鐵鑄成之身,乃氣血團成之身。人於色慾不能自節,初謂無礙,偶爾任情,既而日損月傷,精髓虧,氣血敗,而人死矣。蓋人之氣血,行於六經,一日行一經,六日而週六經,故外感之最輕者,必以七日經盡而汗解,蓋氣血一週也。人當慾事濃時,無不心跳自汗,身熱神迷,蓋因骨節豁開,筋脈離脫,精髓既洩,一經之氣血即傷,一經既傷,必待七日氣血仍週至此經之日,方能復元。《易》云:「七日來復。」即休養七日之義。世人未及七日而又走洩,經氣不能復元,一傷再傷。以致外感內虧,百病俱起。人皆歸咎時氣,指為適然之病,不知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來者漸矣,由於未能謹守七日來復之義也。今立限制,以為節慾保身之本。二十歲時,以七日一次為準。三十歲時,以十四日一次為準。四十歲時,則宜二十八日一次。五十歲時,則宜四十五曰一次。至六十歲時,則天癸(月經)已絕,不能發生,急宜斷嗜慾,絕房事,以清淨閉藏為本,不能走洩矣。以上限制日期,專指春秋兩季立言。若冬夏兩季,一則火令極熱,發洩無餘,一則水令極寒,閉藏極密。即少年時亦以斷慾為主。否則二十歲時,或可十四日一次。三十歲時,或可二十八日一次。四十歲時,或可四十五日一次。至五十歲時,氣血大衰,夏令或可六十日一次,冬令則宜謹守不洩。蓋天地與人之氣,冬令閉藏至密,專為來春發生之本,尤重於夏令十倍也。依此者,可卻病延年,違此者,必多病促壽。四六一頁

 

:「少年時亦以斷慾為主」一句者,以人之身心約以二十五歲發展至成熟顛峰,正如樹木之成型;若於未成熟之際予以摧折,則必成終身之患。今物慾充熾,少年之情慾,已降至國中青少年有性關係,乃至懷孕、墮胎者,於國小學童亦有所聞。實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也。悲夫!犯過者,能速懺悔改過。

 

◎少手慾竇,何所不至,譬如口腹嗜味,愈縱愈狂,力自簡制,則益淡將去矣。人謂挾妓無害,此言大誤。要知娼妓賤質,勾引之意,無非欲得錢財,陷人釣餌,一中其計,極聰明人亦被迷惑,遂至亂其心志,廢其正業,破家蕩產,流入匪類。設遇屍癆之婦,瘡毒之妓,小則痼疾,大則喪命。余所見聞,有聾其耳者,有半身不仁者。有四肢癱軟,膝直不可屈伸者。有病久骨軟如綿者。有病蠟燭瀉,瀉去其陽者,有痿其陽,終身不舉者。有種毒於妻,終身不育者。有毒發在喉,聲啞無音者。有額上開天窗者。有爛去其鼻者。有當頦下垂若瘤者。有發魚口,下體迸裂者。有毒發在趾,漸漸脫落至腰,而五臟皆見者。有惹毒於妻,生瘡腋下而死者。有惹毒於妻,所生子女,遍體無皮者,種種不可勝計。即良醫療治,獲全性命,而毒氣內傷,多致不能生育。縱有生育,而先天毒盛,往往發為異瘡惡痘,以致夭札,因此覆宗絕嗣。豈惟不齒,於正人,見憎於妻子而已哉。有識者其鑒之。四六三頁

 

◎凡人之好色,為可樂也,不知可樂者在一時,可哭者在一世。深明可樂之事,即可哭之事,自然色心漸漸淡去。毒藥置於美饌,知者萬不敢嗜。何也?深知其必死而此心淡也。總之,人生世上,專以事業為重—濃於色慾,必致懶於事業,勤於事業,即可淡於色慾。得失成敗樞機,不可不察也。淡之之功,其初甚難,須於難處力加持守,始終不移,才可一生得力受用。今立箴言三則以自制:一曰看得破,二曰忍得住,三曰拿得定。看得破者,確信好色必死之理也。忍得住者,臨時力加持守之功也。拿得定者,凜遵始終不移之節也。能此者,才是真正英雄,可以辦大事業。四六四頁

 

◎古今一應書籍,看之皆有利益,獨至婬詞艷曲,總無一句好話。偷香竊玉,機關不止千般。賣俏行姦,流毒真兼數世。庸夫俗子,為之誑惑。學士文人,亦遭引誘,方謂風流俊逸。才子思得佳人,豈知德損行虧,衣冠已同禽獸,慾心方熾,豈能再顧綱常,惡緣既成,何暇更惜身命?皆以邪說惑世,故爾穢遮彰聞。若使留神觀看,必然盡喪人心。縱難毀板,曷先焚書。婬念一萌,便思邪緣相湊,生幻妄心。設計引誘,生機械心。少有阻礙,生嗔恨心。奪人之愛,生殺害心。種種善願由此消,種種惡孽由茲起。庸夫俗子,顯蹈明行,罔知顧忌。文人學士,誦習聖賢,竟爾自號風流,侈談情種。嬌艷何心顧盼,輒視為有意之凝眸。深閨不無笑言,便揣作多情之勾引。或賄不足餌,而以才誘。或直不能遂,而以巧媒。機關不止千般,流毒真兼數世。不思月下花前,為樂有限。粉白黛綠,轉眼即空。而惡因日積,顯則傾家蕩產,陰則削祿減年。大則虧體危親,小則辱身賤行。甚而敗露觸兇,七尺之軀,頃刻作刀頭之鬼。奈世之溺於此者,動曰何傷。然殺人者,殺其一身,婬人者,殺其三世。蓋穢德必彰,惡聲易播,上而殺其父母矣,中而殺其丈夫矣,下而殺其子女矣。無異挾白刃而刳人三世之腹,而猶謂何傷,吾誰欺,欺天乎?四六五頁

 

◎此等婬邪之行,推在當境之初,動念之始,亟思降伏。有慧劍二焉:曰忍而已矣。不能忍,曰又忍而已矣。四六七頁

 

◎《書》云:「天遣福善禍婬。」蓋此一關,是理欲關,是淨穢關,是通塞關,是貴賤關,是生死關,是天堂地獄關。何言之?人之一心,非理即欲,而好色者,欲之根也,一好色,而諸欲皆萌矣,一覷破,則萬善咸集矣,故曰理欲關。心本至清,好色而清者濁矣,身本至潔,好色而潔者污矣,故曰淨穢關。此中浩浩,何在不宜,一著於色,便生窒礙,甚至骨肉因之乖離,功名因之阻滯,學問因之無成,非通塞之關而何?吾氣剛大,上凌太空,吾情慈憫,下濟萬物,何等高貴,乃一涉婬私,事機泄露,甚至奴顏不知羞,婢膝不知恥,才子混身於下隸,書生行等於穿窬,非貴賤之關而何?若夫精神完固,而寒暑難入,骨髓流滑,而百病叢生。更有少年科第,半世辛勤,一念不禁,莫能救藥,其生死之關也。至於天堂不必在天,存光明之性體,無處非天堂也。地獄不必在地,陷貪戀之火坑,無處非地獄也。更或前念迷,即是地獄,後念覺,即是天堂。迷覺分於俄頃,堂獄遂判雲泥,其天堂地獄之關也。誠可慨也夫,誠可畏也夫。四六八頁

 

◎自妻妾而外,皆為非已之色。婬人妻女,妻女人婬,夭壽折福,殃貽子孫,皆有明驗顯報。世人當竭力保守,視此身如白玉,一失手,即粉碎。視此事如鴆毒,一入口,即立死。須臾堅忍,終身受用。一念之差,萬劫莫贖。可畏哉,可畏哉。四六九頁

 

◎形空質朽,神昏力倦,必至半途而廢,一無所成矣。四七0頁

 

◎慾火焚燒,精神易竭。遂至窒其聰明,短其思慮。有用之人,不數年而廢為無用,皆色念慾火傷身之病也。蓋不必常近女色,只此獨居時展轉一念,遂足喪其身而有餘。故孫真人曰:莫教引動虛陽發,精竭容枯百病侵。此真萬金良藥之言也。四七一頁

 

◎凡溺愛冶容,而作色荒,謂之外感之慾。夜深枕上,思得冶容,或成宵寐之變,謂之內生之慾。二者糾纏染著,皆耗元精,增疾病,傷性命,必成不治之症。急須趕緊,先將心內色念,斷除淨盡。再將身體保養,不令走洩。則腎水不至下涸,相火不至上炎,水火既交,自漸愈耳。故曰:慾海無邊,回頭是岸。全在自心把握也。四七一頁

 

◎好色之人,子孫必多夭折,後嗣必不蕃昌。何則?我之子孫,我之精神所種也。今以有限精神,供無窮之色慾,譬諸以斧伐木,脂液既竭,實必消脫,故好色者所生子女,每多單弱。子每像父,雖單弱而亦好婬。再傳而後,薄之又薄,弱之又弱,以致覆宗絕祀者,不可勝數。嘗見富貴之家,祖父并無失德,子孫每至夭亡,即有存者,亦多體氣單弱,性質愚鈍,不能務正,遂足敗家,皆由於其祖父好色縱慾,有以自取也。四七二頁

 

◎士子讀書作文辛苦,第一要節慾。蓋勞心而不節慾,則火動,火動則腎水耗散。水不能制火,而火愈熾,則肺金受傷。金又不能生水,火金相剋,而轉變而為癆瘵,必至夭亡。四七六頁

 

◎蓮蕊居士曰:斷慾有十種利,反是有十害。一身心清淨,毫無所汙。二正念常存,異諸禽獸。三氣足精滿,寒暑不侵。四面目光華,舉足輕便。五俯仰天地,無慚愧色。六省藥餌費,可周貧乏。七屏絕邪緣,胸無牽戀。八讀書作字,俱有精采。九脾胃強健,能消飲食。十本地風光,自有真樂。四七七頁

 

◎《論語》曰:「少之時,血氣未定,戒之在色。」蓋人方少時,猶草木之有芽也,百蟲之在蟄也。草本當始生之日,而折其萌芽,未有不摧殘者。百蟲當在蟄之會,而發其□藏,未有不傷損者。聖人提醒少年,使其力制色心,悚然自愛,以保養柔嫩之軀。幼時能於色慾一關把得牢,截得斷,他年元神不虧,氣塞兩間,達而立朝之日,精神得以運其經濟,立掀天大事業,真人品真學問,皆由於此。即使不成大器,亦得以盡其天年,為祖宗似續之計。較死於非命者,霄壤之殊矣。四七七頁

 

◎木有根則榮,根絕則枯。魚有水則活,水涸則死。燈有膏則明,膏盡則滅。人有真精保之則壽,戕之則夭,不異於此。按醫書《明堂圖》,腎俞為藏精之穴,乃人生安身立命之蒂,一或受傷,其害莫測。每見人家子弟。年方髫稚,情竇初開,或偷看婬書小說,或同學戲語褻穢,妄生相火,尋求喪命之路。或有婢僕之事,而斲喪真元。或無男女之慾,而暗洩至寶。漸漸肢體羸弱,飲食減少,內熱咳嗽吐血夢遺虛癆等證迭見。父母驚疑而無措,醫藥救治而難痊,一以為先天不足,一以為風寒所感,一以為補養失宜,不知皆自作之孽。其事隱微,而戕賊其性命者深也。即萬端調治,幸而得痊;然早年受傷,終身多病—下元虛冷,子嗣艱難,腰疼腿痛,陽痿不舉,目暈,頭眩。未老先衰,一切心勞用力之事,皆不能任。雖留此軀,亦屬無用。何以承先啟後,建功立業,而享富壽康寧諸福乎?為子弟者,幸自珍惜,愛身即所以孝親,保身斯可以揚名也。四七八頁

 

◎一生患好色,問王龍溪先生。先生曰:有人設帳一所,指汝曰:此中有名妓,可褰帷就之。汝從其言入視,乃汝妹汝女以。汝此時一片婬心,亦頓息否?曰:息矣。先生曰:然則婬本是空,汝自認作真耳。四七九頁

 

◎防婬之法,須要慧力—試思今日之明眸皓齒,二十年後,雞皮鶴髮,甚不堪相對也。百年之後,皮囊臭腐,其不堪嚮爾也。再思今日之婬行,即明日之死徵,人至死而雄心灰矣。又要有定力—平日操持嚴切,念起即除。我心既定,自然守身如玉。一任妖姬美女引誘百端,絕不轉動分毫。然道高德重之人,必有魔以敗之,往往十年功行,敗於俄頃。更須打破此等關頭,堅守得定。四八一頁

 

◎人生功名事業,壽夭窮通,皆自少年基始,而戒婬為第一。蓋血氣未定,最易沾涉邪婬。迨至日復老成,雖知怨悔,已追悔莫及。普願少年觀此,悚然自儆自愛。且思天生配偶,原有本分夫妻,何苦逞慾邪婬,貽終身之玷乎?四八三頁

 

附錄三、由中醫五行理論概談婬慾之利害

 

 


回善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