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母訓子十誡中英合編

無 極 性 命 圖

picture


識 自 本 心

見 自 本 性

無 動 無 靜

無 生 無 滅

無 去 無 來

無 是 無 非

無 住 無 往

 

 

道 法 無 為    代 天 宣 化

敬 告 同 志          佛 仙 諭 示

止 念 克 欲          塵 根 清 靜

一 字 真 經          四 言 七 句

虔 誠 默 唸          間 而 不 斷

須 臾 不 離          永 久 堅 恒

明 心 見 性          無 上 頓 法

佳 機 良 逢          樂 乎 樂 乎

佛 仙 位 子          如 是 緣 成

信 誠 得 之          不 信 沉 輪

 

 

 

 

 

 

 

師   訓 

 

(農)七七年三月初一日(新)八八年四月十六日

 

寄於 一貫無為道場

 

我們修道修心 我們辦道盡心 

我們不與人比長論短 

我們不與人爭强鬥勝 

我們委屈自己 圓融十方

我們是苦海與極樂世界的一座橋樑

任人踐踏與譭謗 我們要低下頭

我們理直氣壯 我們伸屈自如

我們道念堅強 我們不白犠牲

我們不白來世上 我們不白過時光

雖一人緊繫多少蒼生生命 看重自己

不須要徬徨 不須要受自己障礙

樹立一道正確的目標

讓千萬人安安穩穩的直上

讓千萬人沾到慈暉之光

讓千萬人沐浴在天恩浩蕩

讓千萬人弓脫這苦海汪洋

讓千萬人九玄七祖齊沾光

 

 

這篇詩文是一貫無為道場開荒美州南德州佛堂,一個小學女學生得道後清口願不久智慧開在陰曆七七年三月一日靈感頓悟以上詩文並誓不是自己而是活佛老師的慈訓。

 

 

 

無為君子有主善之心,而無勝人之色,

德足以君天下,而無驕肆之容,

言行足以流(留)後世,而無一言一行,非人之善,

是故君子,盛德而卑,虛己受人,旁行不流,

雖在下位,而民願戴之,得乎哉,

又曰君子尊德性道學問,致廣大而盡精微,

戒慎恐懼,爕理陰陽,濟人濟物,合光混俗,

待聖啟後,是為中庸,道斯大全矣。

一貫無為道場港九九華總壇

壇啟

於中華民國三十八年九月三日

 

 

真理無為青年曲

 

無為的青年,快準備大智大仁大勇都健全,

握着新階段的動脉,站在大時代的前面,

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我們要保衞着,我們老祖師的安全,

我們要維護着道統道脉的完全,

我們要貫澈大同真儒的實現,

我們要完成天下為公的誓言,

我們要統一世界民生自由的責任,

道統道脉繼往的干城,

萬世開來中流抵柱的先鋒是我們……。

無為的青年,快準備大智大仁大勇都健全。

一貫無為道場港九九華總壇

於中華民國三十八年九月九日

真理無為青年曲詞

九華壇主題詞曲

                中華民國七十八年             三月廿四日

世界眾生們細聽我言                打開玄關竅靈光通兩門

守住玄關竅定靜兩眼門                打通玄關竅迴光眼光明

世界眾生們靜觀金光                我金光無比燦爛明

守玄去情慾道心智慧出                性命合一體玄關神妙現

                中華民國七十八年             三月廿四日

眾生本性物欲污染不明                靈光明悟本有清濁之分

緊守自性方能回復純清                眾孩兒本無分皆所降

無論誰為我都要搭救                凡塵裡沉迷於七情六慾

身心性命一再污染不停                墮輪廻生生死死永無休

貪榮華圖享受好不悲慘                花花世界看來很是快樂

白陽期到眾生悲慘難逃                三期末劫刷洗全球已到

挽宇宙救生靈天時緊急                罡風起掃乾坤無可挽回

貪凡情忘却了生死歸路                我不由得笡淚心傷

望我的原佛子速速回歸                速速返回我身旁為

紅塵世苦與樂皆人自選                不由我既擔憂又心傷

這三期末劫眾生難脫苦                望眾生能救但有誰能救

信左道誤旁門永墮                所以垂天道救生靈速返

                中華民國七十八年             三月廿六日

忘我無我靈性交與上帝                今此告戒孩兒們細細聽

末劫時天地萬物悉皆毀                我屢明願兒明白

今時下個個痴迷失靈性                白陽期來這世界將結束

山也崩地也裂天地劫數                地球氣數已盡危機難転

莫要讓情慾惡氣遍四海                望我兒快醒悟共挽狂濤

速修真回到老我身邊                罡風利刷全球天昏地暗

黑漆漆一片甚麼都不見                千萬路唯回理天一條路

回到身旁才是你家園                在理天所居同聚一堂

莫再迷凡塵一同返故鄉                回到身邊共歡樂一堂

如一時心念迷永受沉淪                有七情合六慾本是煩惱

這煩惱生生死死苦難多                唯有抛開煩惱跟隨

放下一切隨我返家園                今時下運已到回歸時候

眾生悲為我護兒優游                唉! 唉!唉!

三期劫苦世界毀傷悲                想脫劫唯有抛去貪嗔痴

天該盡地該滅氣數已盡                唉! 唉!唉!

望我的皇胎兒速當拯救                今時下慧眼觀有誰能救

毀世界大浩劫已在眼前                絕五穀受飢寒無有健康

唉! 唉!唉!                               浩劫原由眾生貪慾所造

爭名利圖富貴共毀劫難                普天下訪明師皆得一指

唉! 唉!唉!                               智慧劍斬牽纏名利速去

孩兒們展道心悲憤向前                救! 救!救!

願眾生攜手共挽此世界         切莫讓萬物生靈齊同毀

莫忘叮嚀修道抛情慾                道心堅貫始終永返理域

 

         

 

微風徐徐拂面來              祥雲靄靄擁滿懷

彩蓮朶金光現              仙佛冉冉下天台

我等

諸天神聖     同侍

駕  步離蓬瀛  進壇參駕  大眾肅靜   候

批書 各表至誠  予等止機  眾勿喧聲   哈哈止

四起狼烟              大劫連連

天恩救世           王道復傳                  我乃

四大天王率二十八宿             雷部風部虎部龍部

駕  離了先天  進佛閣  叩拜

天顏  止機不示  侍立兩邊         哈哈止

八卦九宮齊收  大千共登法舟

金身丈六妙果  剛體永世無愁               我乃

八大金剛 護

 

駕  離西方 參叩

上帝  不批訓章 哈哈止

盹睡南天門          忘却歲月春

忽聞香烟至          睜眼大翻身

持拐上仙鹿          白鶴隨後跟

曲腰又弓背          白髮似銀針                     吾乃

南極壽星率八仙  侍

 

駕  離東城  行禮畢  止玉衡      哈哈止

萬教發展邪說異端                  神奇異怪燒符煉丹

種種不一般

仙佛神聖四貴五盤     共聚東土大會三元

末後一着傳

菩提覺路金光一線     渡挽九二達本還原

佛性登雲船

薩陀無量妙理純然                  凡塵立功不可遲延

共證大羅仙        我等

萬仙菩薩率羣仙                   侍

駕  降來佛軒  參叩已畢  分立兩邊   哈哈止 

考罷東又考西  南來北往  試看智賢愚

試人心辨實虛  無有真志  難以返無極

院中集好弟兄  不可迷昧  早早破痴迷

長與幼分秩序  重整彝倫  道德貫中西 我乃

三天主考院長茂田  護

駕  離先天  參叩

  兄弟安  各肅靜  我不言      哈哈止

悟玄參真  禪機靈心

師點本來   兄弟超塵         吾乃

悟禪師兄率悟字全班  同護

駕  步離瑤京  進壇參駕  停止玉衡   哈哈止

茂倡天道  猛花塵囂

大千立功  帥眾叵朝          我乃

茂猛大帥率茂字全班  護  駕降來    參叩

  不多批排  哈哈止

教導九洲  化挽全球

菩提覺路  薩陀優游          我本

教化菩薩率雲字全班  侍

駕  步臨崇華  參謁

  不多批發  哈哈止

地泰天清日朗  藏經法華放光

古道濟世化凡鄉  佛慈共駕法航     我本

地藏古佛  侍

駕  臨佛閣  行禮畢  不批說      哈哈止

千般急萬般躁。急得天命不寬饒。九六逐波濤。

痛悲嚎淚悲嚎。看看天時來到了。命如何交。

吾乃爾師顛僧南屏濟公侍

  降來佛庭  先叩

無皇  賢徒安寧

批書  各須至誠  天時急緊       實地

而行  奇功大果  早早建成       師徒

手  共拜

容   為師所盼   就是此情      哈哈止

關開路通  聖域直登  純然至善  陽光圓通

吾關聖  純陽      護

駕  步離樂鄉   進壇  參叩  

 侍立兩旁  哈哈    哈哈止

手持丈八蛇矛     法律絲毫不饒

那個孽子違犯     遇我性命難逃 

法律主 桓侯大帝張    偕同 岳元帥   護

駕 來佛軒  參叩

 侍立兩廂    哈哈止 

苦海流孽海流  流來流去不回頭  永在苦海流

垂金舟駕金舟  一貫法航四海遊  捨此別無舟

我本月慧菩薩   侍

駕 來佛家  行禮已畢  不再批發  眾等可好

我不多笽            哈哈止

嗚呼浩災痛苦悲哀。水劫發現。漫沒塵埃。

火煉乾坤。化為白色。罡風下降。鬼哭神哀。

我本南海菩薩 普賢菩薩 文殊菩薩   侍

無皇 降至塵娑 行禮參叫 不多批發      哈哈止

空修清真禮拜寺  參妙玄機無人知

阿蘭經文難了死  速拜真師返瑤熙     我本

回教真神穆罕默德   侍

駕 來佛軒 參叩已畢  止機不說      哈哈止

十字架上身復活  猶太立教玄妙多

聖經空示玄真意  贊美詩詞作高歌     我本

耶穌基督  侍

真主 降至東土  參

默禱  止機不述    哈哈止

谷神不死藏玄牝  可道可名卽非真

道德五千未言盡  速拜弓長早歸根  吾本

太上老君  侍

駕  來佛宸  行禮畢  不批云      哈哈止

菩提慧覺娑婆訶  波羅蜜多性彌陀

真空非空法無法  如然自在是這個    我本

西天如來  侍

駕  降至壇台 參拜已畢  侍立壇階    哈哈止

窮理盡性至善玄   人慾淨盡天理全

窮神知化知其止   定靜安慮見本原     我本

大成至聖文宣王孔  侍

駕  來佛庭  參叩

上帝   止玉衡  哈哈止

白陽旗幡空中懸   白花飄滿天

陽關大路達本原   衣冠品行端

教化萬國聚中原   祖掌三天權

主持法令天下傳   師徒辦收圓       我本

白陽教主 儒童金公       

駕  來佛庭 參謁

  停止玉衡  哈哈止

祥雲瑞彩飄   寶輦離天朝

童子打寶扇   聖駕臨東郊         俺

雲寶二童 隨

駕  來壇中 行禮畢 靜聽

評     嘻嘻止

想兒痛斷腸  無盡悲傷  極樂家鄉好凄涼

差盡仙佛臨東土   為救原皇

嘆迷夢黃粱  愁壞老娘  親身渡世化凡鄉

空垂血書千萬語   當作耳旁   我

無皇上帝萬靈真宰  率諸佛子  來會皇胎

兒女穩立   細聽開懷

今批書 警告迷孩   三才少靜

再批排  先為作序   後批明白    停

金筆一點放光毫  玉衡旋轉乾坤搖

言言道破迷津路  字字珠璣醒未覺    噫嘻

夫道者。猶路也。行必有徑。但道路。有遠近。

高下。崎嶇明暗。之不同。行之於正。卽是天堂。

趨之於邪。則墜落黑暗地獄。然而。道有千條萬條。

皆非敏捷正路。

惟今

垂金光一線。路通先天。一步上達。超氣越象。

直登聖域。今值白陽應運  勅命

彌勅掌盤

弓長闡道。共辦收圓。挽三曹同證菩提。救眾

生共出水火。收萬旁歸一理。集千門會三元。

現今天道。各方開化以來。得道之子千千萬萬。

誠心實行者。則寥若晨星。難選中流砥柱之子。

難拔頂天棟樑之才。

觀 各地佛子。各個多是懈怠。須稍有進行者。確

實無剛强猛勇之志。當今諸仙佛。屢次垂訓盼

眾兒等。各宜立沖天大愿。多是言行不顧。立

愿不了。嗟呼如此看來。不由我血淚滴滴。傷

心甚矣。故此的。今降精一。垂書批訓。誡告

我原佛兒女。力篤猛行。佳光一刻。千金之貴。

良辰失去。萬古之恨。胡不深思也。

  今垂書。妙意甚廣。惟望我皇兒參之悟之。是

書在處。千佛萬祖敬護。無神不佑。如有不敬

重者。必然災星臨身。書成印刷。立萬古不易

之至理。闡未來至精之底蘊。不可高擱。慇懃

宣化。實地而行。望佛子早明心性。手同返

。共登聖域耳。望兒女等實行是幸。是為序。

止機下壇  稍靜批書  停

訓垂東土指流源    子女返本拜天然

十字街前點靈竅    誡告皇胎力篤前 

一誡告原佛子細聽根源                金筆動洩盡了天機妙玄

回憶初天未分混沌未判                查冥冥無人我空空一團

九六憶原佛子先天同聚                無憂愁無煩惱自在安然

仙兄弟仙姊妹身來伴                來隨去不離身邊

極樂國任逍遙任意玩耍                乘青龍跨彩鳳無量尊嚴

不懼寒不懼暑無束無管                無陰陽無對待至理純然

暇無事任遨遊先天妙景                悶倦來或下棋或將琴彈

吃的是仙桃果瓊漿玉液                穿的是登雲鞋仙衣仙衫

論無極為聖域至善寶境                靜宜應通萬化萬類根源

自從那交子會氣數已到                我命七佛治理坤乾

萬八載氣足滿天始成就                又待至丑會滿地始完全

清氣升為天盤佈置星斗                濁氣降凝為地湖海山川

至寅會天地交日月合照                合陰陽各氤氳萬類生全

此卽是先天妙開闢之本                無極靜太極動皇極坤乾

道卽理理卽道虛靈之妙                道生一一生二二又生三

一本散萬殊栽自無入有                其奧妙是神仙亦難盡言

天既成地既立萬物齊備                東土裏無人烟缺少女男

那時節為我無奈之處                方捨我九六子齊落凡間

屢次的差原佛東土而下                來一次返一次不肯治凡

無奈何為我造下血酒                三山坡哄醉了菩薩佛男

設一個大仙池齊來洗澡                趁機會仙衣鞋收回理天

眾佛子酒醒來不見                又不見仙衣鞋可在那邊

為娘我悲痛淚原子呼喚                爾眾等速東奔莫要再戀

如若是仙衣鞋交與爾等                爾那個亦不肯在世治凡

折樹枝合樹葉遮寒蔽冷                餓了吃松柏子渴飲清泉

眾佛子如掉魂悲哀悲嘆                我至何時方把家還

言答三期末大開普渡                親捎書親寄信親渡佛原

眾兒女心猶疑悲聲大放                我寫合仝付與皇原

自此我原佛子東土而奔                治世界為男女栽立人煙

子分各東西好不難過                自此我眾佛子受盡熬煎

至今時搯指算六萬年載                每想兒在世苦心難安

今時下運已至為降道                差彌勒與弓長普渡收圓

前後的真實語一一說盡                望我的原佛子速求真傳

登上了金線路隨天返                不醒悟墜苦海永難身翻

言至此不由我痛淚下滾                只得是稍止機再為批全

天道闡發聖脈傳                    令三佛辦收圓

若還不求天然渡                    歷劫千生身難翻

再誡告原佛子洗耳聽真                今本是三期劫苦不堪云

天該老地該殘氣數已盡                我豈忍得傷損兒身

開文運垂覺路撒下金線                闡天道稱一貫貫滿坤乾

差彌勒掌天盤萬旁歸正                命天然掌道盤靈妙化身

賜大權掌勅令萬神助道                代天宣飛鸞化諸佛諸真

先天裏不留仙佛神聖                眾菩薩眾仙真俱投凡塵

論天大論地大惟命大                順者昌逆者亡天淵之分

此一次開普渡亘古無有                萬古的真奇緣巧遇此春

上渡仙下渡鬼中渡善信                收千門收萬教同歸正根

傳末後一着鮮天機玄妙                得一指開金鎖現出金身

先傳言古合仝靈山原證                次點這玄關竅正陽法門

再傳這無字經通天神咒                念動了仙佛聖來護兒身

得天道天榜上英名高掛                地府中了賬脫出苦輪

朝聞道夕死可憑此一指                指出來無價寶直返瑤琳

上上乘一步超至簡至近                脫凡體成聖體極樂長春

並非是空口說真憑真證                而且這假色身可證明分

各不挺夏不臭容顏端正                此本是脫皮囊得證金身

如不信命真靈來壇可證                事事真件件實豈有虛云

真天道真天命三界無二                有道統祖祖傳直到而今

二九盤收束起弓長應運                在家中如出家火宅僧人

今時下真機展普遍天地                諸天神眾仙佛共下東林

各處裏施顯化驚醒迷子                或飛鸞或借竅親渡原真

苦海中駕法船渡挽九二                三天事人間辦天借人云

各應當加慇勤孜孜精進                替天傳代天化助爾師尊

道賴人而宏展人賴天助                天人接活潑潑建立功勛

現如今北方道開化已久                難選這大棟樑真中之真

故此的為我今垂十誡                催促我好兒女一齊知音

修天道離不了開闡渡化                發婆心用苦口不倦誨人

必須要立定了沖天大愿                貴乎汝實行辦正己成人

掛虛名圖好看濫竽充數                像如此難以返極樂家門

又或是假面具敷衍了事                終久來必然是墜落沉淪

忽行止忽作輟半途而廢                打殘靈壓陰山永難翻身

望我的原佛子早些快醒                猛勇進貫始終定然成真

外功滿內功圓速速渡化                上乘位千葉蓮立於凡塵

任兒是大羅仙佛祖降世                無真功無實善難返瑤琳

勸再不可不肯發憤                如若是慢一步難立功勛

為領袖為壇主責任重大                一人愚萬人墜悞己悞人

如若是一人明智慧廣大                能引賢能調眾萬人成真

今曉諭辦事人壇主領袖                各應當發剛毅勤上加勤

設何法能渡得迷津登岸                用何法能催眾齊發真心

心要似行雲變意如流水                隨上下隨方圓能屈能伸

和而流是大過依理為準                掃貪嗔斷痴愛清靜法身

功愈高位愈險時時謹慎                登極峯墜下來萬丈淵深

飛得高跌得重一定之理                又豈可聰明子作了痴人

畏三畏思九思言行相顧                遵三省守四勿方是賢真

遵訓令登聖域極樂長享                不遵守任己意地獄安身

又批了一篇語佛子牢記                三才息稍靜坐再垂訓文

惟道獨尊我獨尊                    生尅制化老身分

三界十方為主                    養育聖凡一靈根

三誡告原佛子心性早明                悟真理參天道真空不空

有卽無無卽有有無一本                色是空空是色非色非空

想當初氣未分混沌未判                一團理無聲臭杳杳冥冥

無極動太極現陰陽評定                分三才分四相又化五行

判六侯列七政九宮八掛                分順逆現盈虛萬類盡生

論奧妙談虛無幾個能懂                這真理古靈光至虛至清

無陰陽無對待不增不減                又無形又無像又非頑空

非青紅非寒暑非動非靜                萬化源真玄機隱於此中

費隱間無色相至玄至妙                視勿見聽弗聞彌羅色空

不動變不顯章無為而化                真主宰大樞紐造化萬靈

高無上超九重色空之外                淵無下裹地獄九幽十冥

貫乾坤貫三界無處不貫                天與地合萬類離此成空

曰道稱真一挽化宇宙                此本是真來源無極根恒

道在天天清爽棋盤動轉                佈星斗運日月一氣流行

道在地地凝結山川潤育                生萬有長萬物賴一而成

道在人人得生知覺動轉                人有道不知有故難超生

三教理無有二皆欽命                來傳道本傳這虛無妙靈

道金丹釋舍利儒曰天性                皆本是此靈光名異理同

千古來無二法道無二道                仙佛聖傳心印一本同宗

明一法知萬法法法盡曉                千佛經萬聖書一理貫通

自三聖歸天後湼槃止渡                斷線路不傳道教存於東

至今時三千載無人明曉                歧途出萬教展真理未明

今時下開普渡奉天承運                龍華會開天選大展宗風

上繼續無極秘三聖奧旨                下開啟眾生等同把舟登

上上乘真妙訣誰能明曉                想覓真求弓長天道得成

得天道速行功修真藉偽                道雖空空不了萬有成空

人生世如海中一粒粟米                隨潮來隨潮去不分西東

酒色財迷住了原來佛性                貪七情染六慾蔽住本靈

慾海波無休止情枷愛鎖                貪榮華戀富貴名利網繩

石中火閃電光怎能長久                如曇花閃一閃孽果結成

迷人們他豈悟紅塵是假                認其苦以為樂如同蟻蠅

百年間是三萬六千餘日                不想想能幾時身得安寧

少而壯壯而老老而歸盡                這酸甜合苦辣好不傷情

生老病死與苦誰能脫過                一轉眼幼兒童白髮成翁

空手來空手去一文難帶                只落得一孤墳靈赴幽冥

何論你富王侯賞罰判定                了因果畜轉人人轉畜牲

自寅會至今時數萬年載                輪迴苦永無止凄涼難評

這竅出那竅人改房換舍                張家男李家女塲塲成空

愈轉變而愈迷日流污下                忘却了先天娘生性無生

人之本先天降靈山一脈                聖不增凡不減聖凡同宗

醒悟者成聖賢身登極樂                迷昧者是凡庸墜落幽冥

這神仙俱都是凡人來作                未曾見生成就仙佛神明

望我的眾兒女早明真偽                醒迷途拜真師還源歸宗

批至此三才倦停止機管                三才者充充饑再為批評

真真假假假假真                       真假悟透定超塵

塵凡立功廣宣化                       化世歸根同求真

四誡告原佛子修真為強                這紅塵是苦海波濤茫茫

人生世如蜉蝣朝生暮喪                有那個能脫得十殿閻王

終日裏苦勞碌南奔北闖                又好比是牛馬來奔荒塲

數十年之光景生老病喪                千般景萬般事花露草霜

爭名利圖富貴生死流浪                貪嬌妻戀愛子大夢一塲

論紅塵凄涼世苦不可講                有七情合六慾迷住兒郎

任兒等置下了家財萬貫                田千頃收萬石日食升糧

任兒等蓋高樓大廈寬廣                亦不過眠八尺難兩床

任兒等有金銀堆如山廣                歸陰去怎能把一文來裝

任兒等穿綢緞衣服鮮亮                也不過遮寒暑以禦風霜

任兒等食美味酒筵異樣                圖口腹殺生靈罪孽難搪

任兒等日作樂心舒意爽                百年間昏如夢彈指時光

任兒等好妻妾俊俏兒女                黃泉路四處分好不凄涼

嘆一聲五濁世痛淚下降                望我的皇胎子莫迷心腸

凡塵世好比是遊玩之塲                誰是爺誰是孫誰是女娘

如若是能醒悟合家修養                同行功同立德同返仙鄉

在後天修真道一家吉祥                功成後到先天同聚一堂

這奇緣這奧妙古未現相                只可悲世迷人不惺黃粱

為名者至一品王位還想                為利者賺百萬不足心腸

只管貪只管戀全不思想                忘却了生死路來見閻王

能醒悟早修真先天而往                不醒悟迷心性地獄凄涼

這天淵分二路一念所想                如一時心念差永受悲傷

地府裏苦情處一言難講                孽鏡台照一照畢露罪殃

如作善還算好來生福享                福盡時終須墜怎能久長

若作孽不上算口難辯講                照罪孽上刑法自己去搪

有刀山有油鍋刑法異樣                大鋸解鐵磨研狗食血湯

奈河內墜落了老幼少壯                十八層大地獄令人慘傷

提起來這苦處難以再講                不由我淚珠滾落滿胸膛

一失足千古恨實是此樣                失人身永不流難返仙鄉

勸修天道精神振爽                立堅志沖天愿心似金剛

爾九祖在輪迴日夜盼望                盼爾等行功德超脫汪洋

一念差墜下去不算怎樣                連累了上祖先痛哭黃泉

壓陰山六萬載何等苦狀                等下元遇普渡再登慈航

如若是那時節佳期趕上                能否知轉人身得求玄黃

總不如趁今時西天速往                醒迷途隨 我返回瑤邦

批至此稍靜坐再為壇上                止機管訓中意再參再詳

天運迭轉末三秋                   三災八難遍地流

九九浩劫誰能脫                   救世惟憑一貫舟

五誡告原佛子躬踐實修                明時機識天意方是賢儔

今本是末劫日道劫雙降                改乾坤整山河卦象添抽

論為原本是仁慈為本                為何這大劫降下東疇

爾不想亘古來大劫何有                堯舜禹聖安邦得樂悠悠

人心正天心順有何劫降                人心邪惡孽招浩劫橫流

觀凡塵這風俗日流污下                古聖賢綱紀禮無人追求

學奸貪講詭詐坑崩拐騙                敗人倫壞綱常一言難究

君不君臣不臣朝綱難整                父不父子不子世風下流

夫不義婦失規仁德敗壞                兄不寬弟不忍結為冤仇

交朋友失信用言行不顧                五倫墜八德廢再不追求

為士者只說理不按理作                為農者挪桑界真理未究

為工者他不講精勤堅樸                為商者賣假貨誆哄愚流

僧家子失却了三皈五戒                道家子變左旁正法全丟

儒士子讀皮毛假自稱聖                觀一觀不由我悲在心頭

今時下如果是無此劫降                世上再無有一個賢儔

降三災佈八難刀兵水火                九九劫八十一普遍全球

差來了五大魔東土大鬧                設萬法定連環惡孽來收

天數至地數滿氣數已到                亦是那人造孽夙結冤仇

六萬年大清理應於斯世                分玉石分善惡各地插籌

用慧目觀一觀血淚下滾                見惡霧沖雲漢滾滾橫流

遍四海起妖風無有安定                干戈起盜賊亂十人九愁

瘟疫劫飢饉劫旱澇不等                普天下絕五穀寸草不收

這種災那種難不為奇論                最怕這水火風刷洗全球

黑七七四十九無有日月                開地府放鬼魂齊把命

黑漆漆陰森森寒光滿世                齊討債命還命債將錢酬

罡風降掃乾坤並掃宇宙                掃氣象刷三界另換樞紐

任兒是金剛體銅鐵打就                難脫我真劫火性命難留

雖然是這浩劫為降下                在先天日夜裏血淚長流

不忍得這玉石俱焚不判                垂金線現靈光海內行舟

千條路萬條路有無生路                逢生路惟一貫天道速求

為念我眾兒女東顛西跑                捎千書垂萬信屢屢東投

怕只怕傷了我皇胎兒女                故此的苦苦告來把函修

叫一聲孝順兒賢良之女                速速的快上岸加功進修

得天道再不可三心二意                智慧劍斬牽纒名利速丟

若戀凡又豈知世界是假                用目觀這世上愁也不愁

任兒有千方法萬種妙計                到其時不由爾身赴劫流

十分中死七分三分受害                只死得血成河骨堆山坵

如若是貪凡情背理忘聖                九九劫打殘靈地獄來囚

想脫劫想避難速立功果                我命仙佛護兒優游

醒悟者隨我無極而返                不醒悟遭造刼打入牢囚

諸佛子齊送駕率侍回返                至彼處接續批金石垂留退

明明一顆珠        上帝賜兒儲        無皇垂覺路

指迷途        我造物真主

無皇老   率侍衞駕蒞東土     佛子分立聽娘批書

真道真理真天命                   修者還須真心行

一念之差千里遠                   臨淵屐薄戰兢兢

六誡告原佛子金鐘迅敲                老無生想身女心如火燒

儍孩兒迷心性不聽娘語                將娘書抛一旁不觀不瞧

麻木子頑梗子實實難化                費盡心用盡力屢下九霄

為操辦三期事作難之甚                差千佛命萬祖齊降東郊

用千方並萬計不見功效                屢次的寄血書心亦枉勞

難得我無生悲聲大放                思一思想一想淚如雨澆

急一急停了渡不再化世                捨不得原佛子珠淚雙抛

因此今又修血書十誡                誡告我原佛子速醒塵牢 

論世上這百行以孝為首                失子孝稱甚麼修道英豪

望兒女切不可娘前我孝                娘囑語遵依行卽是賢僚

是孝子何用娘再三言告                亦應當體意虔代

從今後立標杆速速修道                慈亦當念爾之同胞

四海內皆兄弟速當拯救                先正己後正人化渡塵囂

己欲立而立人天道之本                己欲達而達人化醒未覺

先覺者化後覺同登覺路                為前人打精神提拔後學

拉人者必須要拉上覺路                救人者救到底方是傑豪

渡一個成一個方合                萬不可渡上岸不把心操

今時下天時緊急緊之甚                速立功速培德開闡道苗

緊前行種得速能結大果                遲一步種得慢虛花成泡

修天道更不論貧窮富貴                不論乾不論坤皆應勤勞

貧捨身富捨財可把道辦                財法施福慧圓清洪雙爵

急速開急速闡切勿遲怠                再遲疑趕嚴霜難立功勞

能文者作文用替天行道                能武者傳音信奔波塵勞

助人力助財力見道成道                皇天恩本無私德無不包

論天道辦道子決無作用                亦非是領袖子有何巧招

修道子全本是洪誓大願                指佛食賴佛穿雷擊難逃

皆本是為救世東顛西跑                仙佛聖他尚且受盡苦勞

俱都是奉命普化九六                真天道有真證非是虛描

如若是我天道有了虛假                爾洪誓為擔非哄兒曹

娘何願出此言增兒罪過            迷昧子雖如此疑謗滔滔

今時下立功果萬八聖業                享清福享洪福快樂逍遙

抖抖神壯壯胆一往直奔                拼上命亦要修大志堅牢

或成立佛堂地第一大善                或開荒或下種莫大功勞

如若是遵訓開荒下種                命仙佛助兒力功成道高

現如今天道在半明半暗                正好是立奇功以顯英豪

因時機因濟化小心為妙                真天道在暗選拔取賢僚

現時下天開科那個知曉                希聖賢希仙真在己勤勞

三千六四萬八全然有份                行得遲走得慢枉自嚎啕

明白了時機運隨回返                不識時生痴心大劫難逃

望佛子知而行速速宣化                靜靜心坐一時再批描

無縫金鎖無縫塔                     無縫鎖匙開開他

明師一點因莫大                     無價真寶放光華

七誡告原佛子珠淚滿腮                為掛我皇胎子久迷塵埃

在先天日郂裏悲哀悲嘆                哭斷肝痛斷腸想碎心懷

兒不醒與為娘有何妨礙                怕的是嬌生子遭了浩劫

速速醒修身立命                意念師恩方是賢才

這師恩一指點殺身難報                重如山恩似海時記心懷

若不受師指點怎能脫苦                又怎能了生死不受浩災

上超祖下蔭孫全憑師力                各應當報大恩遵師安排

修道子如若是違背師命                遭天譴受五雷九祖同哀

遵師命重道辦方為賢士                學溫良恭儉讓和顏悅色

盡人道合天道敦倫盡性                行禮儀守綱常中正莊齋

男遵着五倫理八德常守                女遵着三從行四德勿歪

學忠信行仁義大德速立                對道親如手足皆皇胎

再不可嫌這那彼賢此愚                乾坤道貧與富分別黑白

為領袖能包含裝山藏海                時指導後學輩同把道開

男兒漢能屈伸能忍能耐                涉山水受風霜永無怨懷

聞功懼聞過喜不善則改                若如此方稱得頂天良才

為後學敬前人同心和氣                為前人提後進寬量心懷

今時下天時緊各當努力                勿負金石語屢指皇胎

人非聖誰無過有過必改                知過者不改過難返瑤台

先行功後作過此功不算                前有過後有功兩得清開

如若是改前過再立功果                當然是功記功不負賢才

功多著過處少天盤註定                過處多功果少打落浩災

先天賬如此算各有交待                未行功先改過方是棟才

古來修天道原非易事               今時下較古比另有安排

寬恩施大德乾坤拯救                故此的佛規寬減少魔災

現如今修天道容易得很                又不受大難處又不遭災

雖然是受辛苦南顛北跑                渡回我原佛子賜蓮台

雖然是受風霜寒暑之苦                一份苦一份功尊榮光靄

雖然是受諦譭惹人心厭                到其時智愚賢自然分開

雖然是受冤屈吞聲忍氣                上皇天有定權定然表白

雖然是不爭强亦不好勝                存其心養其性菩提花開

雖然是受魔考有順有逆                不受魔不成佛理也應該

雖然是惡者善者為弱                今本是報應日掃盡惡乖

自古來修大道必有魔害                功德修誹謗興道高毀來

亦並非是他謗冤孽過大                無根基怎能担千葉蓮台

福薄人命小輩心性難定                縱得道心必退難返蓬萊

兒莫說修道子他是瘋傻                實地行立奇功名揚塵埃

兒不想三教聖開化立教                苦受盡清洪享永久不衰

至今時三千載人天瞻仰                道成天名垂世何等光彩

那時節還本是道盤查補                何況今化三曹普渡大開

三千六立白陽廟貎威武                四萬八享俎豆清洪齊來

進者賢行者聖貴乎實辦                光於前裕於後善德永栽

能奉行登天品否者墜落                三才等靜靜坐再批排

萬古奇緣奧妙多                   三期末劫開天科

三元運會龍華選                   考拔佛子證大羅

八誡告原佛子心酸肉麻                觀一觀眾兒女不醒塵沙

認假樂受真苦日夜勞碌                對天道作應酬無有空暇

幾多是貪凡情背理忘聖                幾多是怕魔考心志不佳

這真道有真考亘古之理                考得是金剛志美玉無瑕

玉不琢不成器此話不假                真黃金經百煉方顯光華

一顆樹作楝樑斜枝必去                造工程蓋高樓地基必砸

將人物來相比一樣如是                受打擊受琢磨智慧好發

家貧寒方顯出真心孝子                國家亂方顯這忠良精華

疾風中顯勁草果然不假                無考證不見實真偽相雜

修道子若論來亦非一個                屈指算難備載稍為表發

曾記得姜太公來賣白麵                受魔考煉心性種種不佳

文王子在羑厘囚困七載                他何常不知曉定數所轄

還有這孔丘子亦受大難                過宋衞受厄難削跡檀伐

在陳蔡絕糧草整整七日                人視聖如瘋傻難談難笽

邱長春修道時何等之苦                餓死了七二次心志倍加

妙善女為修道要斬要絞                孫不二油鍋烹面容成麻

今時下較古來修道相比                這魔考輕百分自在無轄

考驗得原來是大根大器                魔煉得真佛性大顯光華

仙佛聖之階梯由斯而立                識得透解得破極樂得達

我定妙計妙中又妙                將風波遮門面外暗內華

修天道如果是無有魔考                這酒肆烟花輩均返娑婆

無有考怎分得愚賢真假                又誰肯讓誰先端坐蓮花

慢說是得天爵有考有驗                得人爵十年苦金花頭插

眾不曉多退志難為於我                不由我放悲聲血淚滴沙

屢次的為兒女捎書寄信                捎一次又一次不明根芽

再三囑再三告為何不醒                如若是違訓陰山來壓

叫一聲眾兒女旱明心性                任千魔合萬考心無疵瑕

守善道貫始終恒心久志                存至誠魔自息無可駁雜

古時來修大道跋山涉水                家產棄妻子遊走天涯

遊千山合萬水真宗難遇                將鐵鞋踏破了難覓真法

受千折合萬魔苦難言盡                心至誠感動了真人點化

試驗得果然是真真無假                這方才歸古洞煆煉黃芽

功三千果八百得成正果                亦不過歸氣天暫得榮華

現今時修天道何等容易                先受點後再修立化塵沙

此本是應機現非時不洩                開恩半修仙半顧俗家

現如今天時緊輕凡重聖                用慇勤踏實地不可偸暇

寫一篇血書語望兒醒吧                這非是勸世文閒談閒笽

為兒女將心血操得碎亂                諸佛子牢牢記廣闡佛法

批至此止機管三才稍靜                我再上壇再畫盤沙

心非天邊明明鏡                   性非雪裏開梅花

不住纖塵真空現                   潔白無染光至華

九誡告原佛子血淚下滴                只為我皇胎子胆掉心提

論道路有千條全然非正                若不登金線路難返無極

今時下旁門興萬教齊起                怕的是皇胎子悞被人迷

這千門合萬戶全是                先傳書後送信好知三期

時不至不降天道一貫                又只見眾兒女心性久迷

故此的撒旁門朝天拜頂                鎖心猿拴意馬行善修積

但等着真天道收圓普渡                共前來求真師同返故西

非今時不洩天機玄語                今本是收圓時萬教歸一

降道化三千賜名一貫                渡三曹挽四海共上雲梯

我言言真毫無虛語                有憑據存證驗可察實虛

這三教歸一理一歸何處                由一本散萬殊一從何起

要修道心明曉根本來路                不明曉真來路怎返瑤西

收圓法傳的是上乘秘密                萬古的稀奇事現於三期

如不信我還大一理再證                將三教大綱領提上一提     

此真一原本是先天之理                儒貫一釋歸一道德守一

明心性觀自在佛家所講                存心性克復功儒之修基

修心性以復命道德所煉                此心性原本是至靈至虛

道德修常清靜三品一理                儒士煉知定靜天理不昧

佛講得空與靜一合理相                皆本是由靜修性合無極

講三皈守五戒佛家所體                三花聚五氣朝道家根基

行三綱守五常儒士之禮                今時下所傳的三教合一

一不殺真仁愛木氣返本                二不盜守中義今氣凝集

三不淫守禮節真火煉性                四不酒有智慧真水旣濟

五不妄守信用土氣歸本                五氣朝五戒清五常俱齊

這三教原本是無有二理                如有二卽非正道路必歧

自伏羲一畫開現出真易                此本是天道降根本之基

青陽會命燃燈倒裝降世                暗選了二億子返回無極

至紅陽命釋迦又化凡世                又渡回二億子也返故西

青紅期共渡了四億佛子                剩下了九二億苦海永迷

現如今白陽展彌勒應運                命天然掌道盤普化中西

先天裏不留仙佛神聖                齊投胎共化世扶助聖基

先渡貧後渡富再渡官宦                渡王侯渡萬國同登天梯

今時下天時緊速加努力                各應當發剛毅宣化啟迷

論天大論地大惟道為大                天命大命大至靈至極

如若是遵訓語實行而辦                我命仙佛護兒安逸

往後來這事關多多重大                不久的天時至大顯真機

這千門合萬教大地普展                念符咒呼風雨飛沙走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