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波羅密多心經親聞記

湛山倓虛大師著

 

講經要如經講。聽經要以神聽。般若甚深妙義。離心緣相。語言文字。詎能詮解之耶。然一切法皆是佛法。因指見月。由語言文字而契入實相。渡河之筏。又安可少哉。將釋此經。依台宗家法。應先開五重玄義。俾聽者先聆大綱。臨文自易於了解也。五重者何。一釋名。二顯體。三明宗。四論用。五判教是也名有通別。先別次通。初別中應先揀定而後正釋。初揀定者。一切經立名。不出七種。一單法。二單人。三單喻。四人法。五人喻。六法喻。七人法喻。所謂單三複三具足一也。此經以法喻立名。法則般若之妙法。喻則心為身主。喻般若心經。為六百卷般若經之心髓也。

 

初釋般若。梵語般若。華言妙智慧。夫般若之智。本非世俗之智所可比擬。亦非世間之慧所能詮釋。且含義深廣。故在五不翻中為多含並尊重故不翻。妙智有三。曰實相。曰觀照。曰文字是也。夫實相者真理也。觀照者真慧也。文字者真教也。從教生慧。從慧生理。乃能從二種障礙。斷五住煩惱。從生死海。達三德岸。證般若平等性空。以是而知般若妙理無窮。復為萬行之導。故以冠首。

 

梵語波羅密多。華言彼岸到。謂離煩惱證菩提。度生死到涅槃。證此二究竟果是之謂究竟到。夫究竟到云者。離能到所到之義也。

釋名。心為一切法建立之本。法界之因。具有堅實最妙之義。以心為喻符其奧也。釋別名竟

 

釋通名。經者貫穿縫綴之義。梵語修多羅。此翻為契。謂上契諸佛之理。下契眾生之機也。約此土之義。則訓為常。為法。常不變義。法可軌義。謂教行理。咸可軌與不變也。舉一即三。言三二即一。三一互具。是之謂不可思議。釋通名竟

 

顯體。體者主質義。名有其體。得體乃能全性而起修也。又經若無體。則邪正不辨。行人將無所適從矣。今此經以諸法空相。為體。的示即一切法。離一切相。所謂諸法空相者。在諸法上即是空相。以緣生無性故。若名若相皆了不可得。故謂之空相。雖空。然不泯諸法。乃曰真空。真空當體諸法宛然。乃曰實相。又者相是有法。空是無法。而有與無不即不離。不一不異。思議不得。故又曰妙有真空。皆是諸法空相之義。豈非法法皆是真空實相之妙智體乎。明宗。宗者旨趣也。由明宗乃能趣體而領妙旨。行人所應著眼者也。此經以無所得為宗。無所得者。推求諸法。不見諸性之謂也。(見顯揚聖教論。)既不見諸性。則遠離依他。及偏計執。證入諸法實性。是之謂無得之得也。所謂無所得者。以無旨趣故。無旨趣者。以無彼此故。無彼此者。以無同異故。無同異者。是無旨趣之旨趣。方能趣其體也。何以故。而諸法空相之體本自如故。趣之則非。故以無所得為宗也。

 

辨用。用者力用也。由斷惑證真。而起力用用不離體。斯有大力。以力大故。能除一切苦。此經即以能除一切苦為用也。所謂能除一切苦者。以五蘊。十八界。十二因緣。四諦六度。皆如如故。方能除之。

 

判教。教者聖人所說之言教也。判者判差別相殊之致也。此經在台宗判教。為化儀中漸後。化法中帶通別明圓。五味中熟酥。五時中般若時也。夫教以起行。行以入理。而入理之淺深。成受用之優劣。故教不可不判也。

 

唐三藏法師玄奘譯

 

唐國名。都長安。李淵統一中國之號也。三藏經律論也。通此三者。可稱三藏法師。玄奘法師。事蹟見慈恩本傳。繁不錄引。譯者易也。易梵字為華文。易梵言為華語也。(釋譯人竟)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

 

觀自在即觀世音。以因上觀世間種種音聲。反聞自性。能所俱泯。耳根圓通。故果上得大自在也。此菩薩行甚深般若。以智慧光照破五蘊之昏昧。不被纏縛。且不同二乘之偏淺。是以謂之行深。五蘊者。色受想行識也。蘊者集聚義。一作五陰。陰者蓋覆義。言此五蘊能蓋覆佛性也。大般若經曰。色相譬如聚沬。瞬息歸空。受相如浮泡。起滅速如箭。想相如陽焰。倏忽便無。行相如芭蕉。析之不可得。識相如幻事。幻化無實。一切不出因緣無常。故畢竟空。行人知其了不可得之真實義空。則與般若相應矣。然此空有四。一曰斷滅頑空。(凡外所起之見。)二曰折法真空。(藏教聲聞緣覺所計。不了義之空。)三曰體法真空。(通教聖人所計。亦為不了義之空。)四曰妙有真空。(界外別圓菩薩所悟但中圓中之了義真空。)是也。此處空字。正屬妙有真空。照者能觀之智。五蘊者所觀之境。皆空者。別明所顯之諦也。五蘊當體無不即空即假即中。離過絕非。強名為空耳。二種生死之因果。是曰苦厄。度者救度脫離義。令法界眾生同出苦輪也。

 

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舍利子。一作舍利弗。聲聞弟子中。智慧第一。故說此經時呼其名而告之。舍利華言鶖鷺。子者華言。梵語曰弗。統言之曰。舍利子。鶖鷺目最明利。其母目如之。連母名為名也。因義多含故不翻。五蘊先舉色蘊者。因眾生身執最重。不審四大元是假合。妄執為我。起惑造業。受苦無量。若能觀破色蘊非實。則彼四蘊。可漸次而照破之矣。色不異空句。破凡夫並藏教因人執色身世界為常之見。言色身世界。本不異於真空。莫於此虛幻無實之形相。堅執不捨也。空不異色者。破外道斷滅及二乘之偏真也。蓋通教聖人。不達三界唯心。萬法唯識之旨。尚偏於但空。墮於但空一邊。沉空滯寂。不起一念度生之心。故曉之曰。空不異色。言真空本不異於幻色。非離色斷滅之空也。既破此不了義之斷滅及偏真但空。又恐鈍根者。將色空分作兩橛。背平等一如之理。故又和會之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此所謂圓成一心。無智亦無得者也。色空境原不二。悲智念自無殊。是則住甚深之無住行也。一念返觀。本自圓明。誰能縛汝。而不得解脫哉。故曰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蓋義雖萬端。理無二致耳。

 

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復告舍利子曰。既知五蘊一如。當體即是真空實相。妙有真空。則應當知。是諸法上說空相。非離諸法外別有空相。方是實相。實相本自不生不滅。既無生滅。何有垢淨增減種種對待哉。眾生迷於名言習氣。不捨前塵影相。始有生滅垢淨增減耳。

 

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

 

是故承上啟下之詞。在此真空實相之中。本來清淨本自如如。無色并識之分別。自此之下。乃通釋諸法。即是般若妙法。離過絕非有由然矣。

 

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

 

此明般若真空。不但無五蘊。亦無六根。不但無六根。亦無六塵。不但無六塵。亦無六識。乃至者超略之詞。根塵識界。一切皆無之。何以言其無也。因此十八界。乃對待而生之法。既對待生。焉有實法。而凡夫不了蘊處界本來如幻如化。以致顛倒迷昧。輪迴六度。末由自拔。良可哀愍。如能於十八界不起分別。意念不生。滅三心。空四相。則十八界元是清淨本然之如來藏妙真如性。能見本性。則無處而非解脫自在矣。

 

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生死。亦無老死盡。

 

上來空眾生相。此則空緣覺相也。自無名至老死。謂之十二因緣。緣覺根性。依此而修。逆之而行。以求無名(煩惱)。滅(滅即盡也)則行滅。行滅則識滅。識滅則名色滅。名色滅則六入滅。六入滅則觸滅。觸滅則受滅。受滅。則愛滅。愛滅則取滅。取滅。則有滅。有滅。則生滅。生滅則老死滅。由是苦盡。斷正使。兼侵除習。而證辟支佛果。眾生順之。取著貪戀。是以流轉於六道。菩薩知其本性空寂。一生觀諸法實相。無流轉還滅之可得。故曰無也。言無者。契妙有真空也。既契真空。則十二因緣。無非如來藏妙真如性。當體咸是三德祕藏。如無明愛取三支。皆屬煩惱惑道。煩惱即菩提。則惑豈非般若德哉。行有二支屬於業道。而有即真空。則業豈非解脫德哉。從識至受并生死。共有七支。皆屬苦道。而生死即涅槃。則苦豈非法身德哉。此三德皆是真空。三道皆是妙有。若空若有。無非實相本體。大乘菩薩深悟妙理。故如實而空之。亦無無明盡者。謂諸法既本是真空實相。而無明乃諸法之一。亦是實相。既是實相。則無無明。既本無無明。則何嘗猶有無明盡者。故曰亦無無明盡也。

 

無苦集滅道。

 

此空聲聞相也。此苦集滅道四諦法。乃聲聞根性。依之而修者。諦者審實不虛義。苦集是世間因果。滅道是出世間因果。聲聞知苦斷集。慕滅修道。而證涅槃。然此四諦皆由思議分別而立。如不執著。則全體是第一義諦。諦即真空實相。實相之體。如實空寂。故曰無苦集滅道。

 

無智亦無得。

 

此空權位菩薩有所得之相也。以文簡略。故以智之一度。攝前五度也。非但真空中無前諸法。即能知空之智。及所知之空理。亦復俱不可得。故曰無智亦無得。如明斯理。則了悟真空。何有理事二障之蒙昧哉。合上解之。是則人法皆空。境智俱泯。息分別之戲論。而中道之理斯顯矣。

 

以無所得故。

 

此牒上起後之詞也。夫靈明本心。既無能緣所緣之相。則般若全體。朗然若明鏡之高懸。無照無不照。是之謂得無所得。是乃真得。此真得者。乃菩薩之所依歸也。

 

菩提薩睡。依般若波羅密多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

 

菩提翻覺。薩埵翻有情。菩薩自利利他。覺一切有情。故言覺有情。此出能依之人。般若波羅密多。所依之法也。言菩薩依般若如理而修。圓解了無所得之妙理。故得心無罣於色身報障。而色身不礙於生死等五種恐怖。(菩薩之五種怖畏、曰生活畏、死畏、地獄畏、惡名畏、大眾威儀畏),則菩薩任運大業繁興。何障之有。既無業報二障。何能引起顛倒夢想之煩惱障哉。三障(惑業苦)既空。三德斯顯。故云究竟涅槃。涅槃此云圓寂。謂德無不備。障無不盡。菩薩斷德極果也。菩薩修行。非此真修。安能證果。

 

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密多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謂不但菩薩依般若修而證果。即三世(過現未來)諸佛。亦莫不依此般若。得無上正等正覺之果。所謂如是因。如是果也。言得者。證其本有覺性之謂也。

 

故知般若波羅密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

 

此總讚般若殊勝功能。無可比也。般若功德。能破堅固執著。神力無量。故曰大神咒。能破幽暗。故曰大明咒。無以復加。故曰無上咒。超倫絕待。故曰無等等咒。是以外道邪見。凡夫情執。二乘偏真法執。菩薩俱生我法二執。統能破除而歸之正覺。一切三苦八苦。以及分段變易二種生死。頓然斷除。此真實之般若妙法。定能離苦得樂。故曰真實不虛。

 

故曰般若波羅密多咒。即說咒曰。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訶。

上來所說是為顯詮般若。此乃密說般若。若顯若密。無非諸佛心法。眾生覺體。咒是諸佛密語。但虔誠誦持。自能除障生慧。其收功之義。即在忘情絕解。不思議之力耳。般若功能。殊勝無上。行人念念觀照。則念念契入實相。滔滔苦海中。般若作舟航。固不難直達彼岸也。法會今告圓滿。望在座諸善信。由聞而思由思而修。一念等。便同本得。是則區區之微意也夫。


回善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