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講義

 

文珠法師講述

 

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是楞嚴經二十五圓通中的一章。大勢至菩薩,是阿彌陀佛座下的大菩薩,與觀世音菩薩,同在西方極樂世界,輔助阿彌陀佛,接引眾生,回歸淨土。阿彌陀佛雖然壽命無量,但屬應身如來,終有盡時。佛滅法盡後,觀世音菩薩,即於中夜,在七寶菩提樹下成佛,號普光功德山王如來;極樂世界轉名眾寶普集莊嚴,佛壽無量。大勢至菩薩,親自供養侍奉,直至普光功德山王佛入滅,即於其國成佛,號善住功德寶王如來,國土莊嚴,以及壽命,菩薩眷屬,正法住世等,皆與觀世音菩薩成佛時無異。

 

悲華經說:阿彌陀佛因中行菩薩道時,曾有一生為轉輪聖王,值遇寶藏如來,發四十八願,建立佛國,成就眾生;佛即授記,當來於安樂世界成佛,號無量壽佛。當時轉輪聖王的長子不眴太子,因觀眾生苦,發菩提心,寶藏如來,命名觀世音,并記於無量壽佛正法滅盡後成佛,名遍出一切光明功德山王如來,世界轉名一切珍寶所成就。第二太子名尼摩,發願成佛時,一切與兄長無異,寶藏如來言:「由汝願取大世界故,因字汝名得大勢。」并授記相繼觀音菩薩成佛,號善住珍寶山王如來。此是由因中修行的願力而得名。在觀無量壽經中說:此菩薩能以智慧光明,普照一切眾生,令離三惡道苦,有大勢力,因名大勢至;是依慈悲利他功德而立名。在思益經大勢至菩薩自己說:「我投足一處,震動大千及魔宮,故名得大勢。」又觀無量壽經說:「此菩薩行時,十方世界一切震動,此菩薩坐時,七寶國土,一時搖動。」是依果上自利功德而立名。

 

大,是形容菩薩所證的法身,豎窮三世,橫遍十方;勢,是說明菩薩能以般若智慧,內破煩惱惑,外伏諸魔怨;至,是顯菩薩位近極聖,證同於佛。大是法身德,勢是般若德,至是解脫德;此菩薩圓證佛果三德,與佛相等(等覺),位居一生補處,故被稱大勢至菩薩。

 

大勢至菩薩是能念佛的人;念佛圓通,是菩薩所修的法門。念,是心念、意念、想念,普通人的心意,不是想念錦衣美食,就是想念名利財富,或想念如何提升自己的地位與聲譽,如何擴展自己的職權與勢力,時刻在名利圈中打滾,念念追求財色的佔有,於是你爭我奪,你異我詐,甚至不擇手段,損人利己。當其稱心如意時,就快樂,就奢侈、就僑慢、傲視同倫;逆境當前,就苦惱、就怨恨,就妒忌他人,不但使自己與他人,都陷入苦惱深淵,無法自拔,同時種下惡因,勢必招致苦果。我們學佛,欲想離苦得樂,非以正念止息妄念,以善念代替惡念不可;然而欲想達到止息妄念,增長善念,最好就是念佛。

 

梵言佛陀,譯中國語是覺,含有自覺、覺他、覺行圓滿的意義。自覺,揀非凡夫的不覺;覺他,揀非二乘聖人的自覺;覺行圓滿,揀非菩薩修因,覺行未圓滿。諸佛因中修行時,能運用般若的智慧——始覺智,照見宇宙人生的原理——本覺理,自覺覺他的功德妙行,都達到究竟圓滿的覺悟境界,所謂:「三覺圓明,萬德具足,」徹底明白人生的意義,回復本來具足的真如自性,成為宇宙的大覺,即被稱為佛陀——覺者。所以佛字,又含有始覺,本覺,究竟覺的意義;凡是能夠運用始覺的智慧,覺悟宇宙人生的原理,親證佛性,達到究覺悟的有情,皆可被稱為佛。

 

念佛,有念他佛與念自佛之別,若能由稱念他佛的名號,得理性一心不亂,與自己佛性相應,即可通達佛道,圓融無礙,名為念佛圓通。本章是大勢至菩薩,介紹自己在因中最初發菩提心時,遵從古佛的教導,實行念佛,得入三摩地的經過,因此,本章名為「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

 

大勢至法王子,與其同倫五十二菩薩,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憶往昔,琲e沙劫,有佛出世,名無量光,十二如來,相繼一劫,其最後佛,名超日月光。

 

因為此章是楞嚴經二十五圓通之一,所以當前一章彌勒菩薩,說完其依識大修行,得證圓通的法門之後,大勢至菩薩,即從自己的座位起立,還有與他同倫的五十二位菩薩,跟隨在一起。

 

「法王」,是指佛言,佛於諸法,得大自在,因名法王;法王之子,就是指將補佛處的大菩薩。今大勢至菩薩,被稱為法王子,正顯其地位的超越,并不是一個普通的凡夫菩薩,或是淺位的菩薩,而是已經生長在佛家,將補佛處,決定可以登法王位,行法王令,繼承佛的遺志,執掌法王弘法利生之家業的大菩薩,等如世間國王的太子,將繼承王位一樣。

 

「與其同倫」,是指因中與大勢至菩薩,同修念佛三眛,得證圓通;或於果上,同以念佛法門,教化眾生的大菩薩。「五十二菩薩」,是指其位,非指其數,意思是與大勢至菩薩一樣,同以念佛三眛,自行化他的菩薩,其功行深淺不等,或有位居乾慧地的,或有在十信外凡位的,或已經進入十住、十行、十回向內凡位的,也有登十地、甚至位居等覺的,因名五十二位菩薩。又被此等大菩薩,所教化、所攝受,同歸極樂世界的菩薩,其位次淺深,亦有五十二位不等。大家都跟隨著大勢至菩薩,同時起座禮佛,然後由大勢至菩薩,說出其因中修行的經過。

 

「我憶往昔,琲e沙劫」以下,是大勢至菩薩,自述回憶往昔遇佛得度的因緣。梵語阿彌陀,譯華言名無量光。「琲e沙劫」,是形容時間的久遠,在久遠劫前,大勢至菩薩所值遇的,不是指成佛己來,於今十劫,現正在極樂世界說法的阿彌陀佛,而是古之阿彌陀佛。

 

「光」有心光,有身光。心光是諸佛所共証的一切種智,是佛佛道同,平等無異。至於諸佛的身光,則有常光與放光之別,而且是彼此互異;由於諸佛因中行願各各不同,也因所教化眾生的根機不同,是以諸佛應身的常光與放光亦不一致。如釋迦牟尼佛,應身的常光不過一丈,阿彌陀佛,則常光遍照十方世界。至於諸佛放光,往往因機、因時、因處而異,沒有一定。

 

「十二如來,相繼一劫」,是說明當時在一劫的時間中,共有十二尊佛出現於世間。在無量壽經上說:十二如來的名號是:無量光、無邊光、無礙光、無對光、燄王光、清淨光、歡喜光、智慧光、不斷光、難思光、無稱光、超日月光。又在九品往生阿彌陀三摩地集陀羅尼經中說:一切三達無量光,遍覺三明無邊光,智道三明無礙光,六真理智三明無對光,色善三明燄王光,一覺三明清淨光,普門三明不斷光,明達三明難思光,五德三明無稱光,智力三明超日月光。由於眾生機感不同,在一劫中諸佛出世的數量亦異;法華經說:「一百八十劫,空過無有佛。」而我們現在面對的賢劫,卻有千佛出世。當時大勢至菩薩因中修行時,值遇一劫之中,有十二如來,相繼出世,其最後的一尊佛,號超日月光。日光照日不照夜,月光照夜不照日,佛光日夜俱皆照。又日月光明,但照一洲,佛光普照無量國;日月光明,往往為山石牆壁所阻,佛光則無所障礙,因名超日月光佛。超日月光佛,是十二如來中,最後的一尊佛。

 

彼佛教我,念佛三昧;譬喻有人,一專為憶,一專為忘,如是二人,若逢不逢,或見非見。二人相憶,二憶念深,如是乃至,從生至生,同於形影,不相乖異。

 

「彼佛」,指超日月光佛,是施教者;「我」,是大勢至菩薩自稱,是接受教化的人;「念佛三昧」,是彼佛教授大勢至菩薩修行的法門。念是能念的心,佛是所念的境,眾生心念六塵,故每為境所轉,若能攝心念佛,令雜念歸於一念,從有念歸於無念,由持名念,進入實相念,如是禪淨雙修,不止見佛,且與自性佛相應,即心是佛,心佛不二,此即是觀無量壽經所說:「於現身中,得念佛三昧。」念佛三昧經說:念佛三昧,則為總攝一切諸法,是故非聲聞、緣覺二乘境界。」修念佛三昧的人,如果能夠由事相一心不亂,進入理性一心不亂時,就可以斷煩惱,除宿業,見佛性,證得無生法忍。

 

「譬喻有人」以下,是用譬喻來說明念佛三昧。初五句是從負面說;次五句是從正面說。記持不忘是憶,緊緣不捨是念。譬喻有母子二人,母親因為兒子遠離身邊,心中牽掛,想念不已,甚至在夢想中,亦出現孩兒的影子;但做兒子的卻在外面,花天酒地,聲色犬馬,夜夜笙歌,流連忘反,那裡還記得家中慈毋,在期待自己早日歸家呢?以慈毋憶子故或逢或見,子既忘母,所以不逢不見。是以說:「一專為憶,一人專忘;如是二人,或逢不逢,或見非見」

 

如果母子二人,互相想念,互相牽掛,思憶深切,何止可以相逢相見,而且相親相愛,乃至願意生生世世,常為毋子,如影隨形,不相捨離。所以說:「二人相憶,二億念深,如是乃至從生至生,同於形影,不相乖異。」

 

母子二人,譬喻佛與眾生,「一專為憶」,喻佛憐憫眾生苦惱,時刻思以救濟,而現種種身,令眾生或逢或見;「一專為忘」,譬喻眾生,沉迷五欲塵勞,不知念佛修行,無緣相逢,即使相逢,也不相識。如豐干禪師、善導和尚等,都是阿彌陀佛化身,可惜眾生相見不相識,當面錯過,不能見佛。「二憶念深」,喻佛常念眾生猶如赤子,而眾生亦常常念佛,甚至淨念相繼,無有間斷,佛不離心,心不離佛,本此善根,自然可以生生世世,見佛聞法,常隨佛學,直至成佛,亦不乖違遠離於佛。

 

十方如來,憐念眾生,如母憶子;若子逃逝,雖憶何為?子若憶母,如母憶時,毋子歷生,不相違遠。若眾生心,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定見佛,去佛不遠。不假方便,自得心開;如染香人,身有香氣,此則名曰,香光莊嚴。

 

此段經文,是以法合前面的譬喻。前四句合單憶,次四句合雙憶。不僅阿彌陀佛,憐憫眾生,如毋憶子,十方如來,一切諸佛,無不如是;母慈止於一身,佛慈則無窮盡。十方如來,憫念眾生,輪迴六道,備受眾苦,瓻銆狨晼A故倒駕慈航,隨流九界,普度群迷。如釋迦牟尼佛言:「我本立誓願,欲令一切眾,如我等無異。」阿彌陀佛,發四十八願,嚴淨國土,成就眾生,來生其國。藥師琉璃光如來,立十二大願,拔眾生苦,與眾生樂。觀音菩薩三十二應,十四無畏,施於眾生。還有阿彌陀佛化身的豐干禪師,與永明延壽大師,彌勒菩薩化身的布袋和尚與傅大士,文殊菩薩化身的寒山子,普賢菩薩化身的拾得等佛教大德,皆是為了憐憫眾生,欲拔眾生苦,與眾生樂而來。無奈眾生迷惑無知,不肯信佛念佛,沾受法益,辜負佛恩;猶如世間個性頑皮反叛的孩子,棄家出走,辜負慈母的一片愛心,故言;「雖憶何為」?反之,若果兒子心中思憶母親,猶如慈毋想念兒子一樣,則母子連心,心心相印,契而不捨,不但今生毋子相依為命,甚至生生世世,亦常為母子,不相捨離。此譬喻眾生,若能憶佛念佛,猶如佛憐念眾生一樣,必定感應道交,機感相投,自然生生世世,常得見佛聞法,常隨佛學,故言:「子若億毋,如母憶時,母子歷生,不相違遠。」「若眾生心,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定見佛,去佛不遠。」見佛,有在夢中見佛,有在定中見佛,亦有在專心念佛時見佛。普通一般眾生的心,大多數都是妄想心,散亂心,邪惡心;念佛的人,如果能止息妄想心,放下散亂心,改變邪惡心,集中精神,專心一意,執持佛號,口念心億,念念無間,一定感佛來應,摩頂授記,是「現前見佛」;臨命終時,感佛來迎,是「當來見佛」。阿彌陀經言:「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亂,其人臨命終時,阿彌陀佛與諸聖眾,現在其前。」故言:「現前當來,必定見佛,去佛不遠。」此是指事相言,所見的只是應身佛,若能由事相一心不亂,進入理性一心不亂,念而無念,無念而念,親見自性,體會自性彌陀,唯心淨土,就可以見到法身佛。晉朝慧遠大師,在廬山結社念佛,專修淨土法門,一生曾經多次見佛。而中國歷代專修念佛法門的大德,臨命終時見佛來迎的,其數甚多,史書常有記載;至於現代人念佛見佛,得生淨土的,亦時有所聞。

 

若據理性論,佛喻本覺理,眾生喻始覺智。本覺理隨眾生流轉六道,不相捨離,如「一專為憶」,眾生念念背覺合塵,如「一人專忘」;雖然,但本始不離,故言:「若逢」,始覺智不契本覺理,言:「不逢」。但本覺不離始覺,言:「或見」。眾生迷本覺理,心念貪瞋痴,言「非見」。

 

「十方如來,憐憫眾生,如母憶子。」喻本覺理能生始覺智。「若子逃逝,雖憶何為?」喻眾生迷本覺起妄覺,念念扳緣塵勞。「子若憶毋,如母憶時,」喻眾生捨妄歸真,起始覺智。「母子歷生,不相違遠。」喻始覺智,照本覺哩,始本合一。若是上根利智的人,就可以斷煩惱,入大乘見道位,位在圓教初住,是「現前見佛」。再登十地,親見本覺理,分證佛法身,是「當來見佛,去佛不遠。」

 

「不假方便,自得心開。」亦可以分事與理兩方面解釋。念佛法門,三根普被,不假借其他方便法門的助緣,但憑執持佛號,一心稱念,便得心開意解,花開見佛,悟無生忍,是事不假方便。若能實相念佛,返觀自心,契証本覺,與自性佛相應,即心即佛,所謂一念相應一念佛,念念相應念念佛,無須憑藉心外他佛方便接引之助,就可以分斷煩惱,分証法身,是理性「不假方便,自得心開。」

 

「如染香人,身有香氣。」人的身體,四大組合,新陳代謝,九孔常流,臭穢不淨,原無香氣,但若取用香水,或從事香料職業,朝夕所接觸的都是香氣,日久熏習,自然身有香氣。香譬喻佛的法身香,功德香,般若香,解脫香;念佛的人,心心念念,不離佛號,去佛不遠,朝夕被佛香燻陶,當然感染佛的五分法身香,以佛的三德香,莊嚴自性佛,此即是「香光莊嚴」。

 

我本因地,以念佛心,入無生忍;今於此界,攝念佛人歸於淨土。佛問圓通,我無選擇,都攝六根,淨念相繼,得三摩地,斯為第一。

 

初三句是大勢至菩薩,自述因中修行,所成就的自利功德。因地,是指修行人,由最初發菩提心,上求佛道,下化眾生,直至成佛之前這段時間,現在大勢至菩薩說:自從他最初開始學佛,一直都是修持念佛法門,由事相一心不亂,而進入理性一心不亂,結果得入三摩地,證無生忍。可見念佛法門,是賅因徹果的殊勝法門。

 

入有解入,有悟入,有證入。由善知識的教道與啟發,斷疑生信,是解入;由如法修行,親自體會,心中有所領悟,是悟入;斷煩惱,開智慧,見佛性,是證入。無生忍,又名無生法忍。無生法是諸法的本體,眾生的佛性。世間諸法現象,無不從因緣生,而諸法的本體,原無生滅去來,即般若波羅密多心經所說: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圓覺經言:「一切眾生於無生中,妄見生滅,是故說名轉輪生死。」最勝王經說:「無生是實,生是虛妄,愚痴之人,漂溺生死,如來體實,無有虛妄,名為涅槃。」仁王般若經亦說:「一切法性真實空,不來不去,無生無滅。」唯識論言:「於實相法,安住名忍。」綜合以上經論所說,可知無生法,即是諸法實相,亦即是眾生本具的法身理體;能理解諸法實相,而安住於佛性,是名無生法忍。大勢至菩薩,因中專修念佛法門,攝多念為一念,再由一念歸於無念,親見自性,不生不滅,無去無來,故能証入無生法忍。

 

前「不假方便,自得心開。」是見理,位在十住、十行、十回向三賢位;今言:「以念佛心,入無生忍。」是證理,位在八地。八地菩薩已能隨心所願,應身無量,教化眾生,何況大勢至菩薩,今已位登等覺,所以能分身十方,廣度有情。

 

「今於此界,攝念佛人,歸於淨土,」是大勢至菩薩,自述利他功德。佛說楞嚴經時,是在當時印度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所以「此界」,是指娑婆世界,因為娑婆世界屬於五濁惡世,眾苦充滿,甚可怖畏,生長在此世界中的眾生,慘被眾苦交煎,實在可憐可憫。大勢至菩薩,為了救拔此界眾生的苦,與此界眾生的樂,特別來此娑婆世界,教導我們念佛,同時用慈悲願力,攝受念佛的人,同歸淨土。因為極樂世界,是遠在十萬億佛土以外,離開我們的地球很遙遠,沒有罪惡,沒有苦惱,沒有戰爭,沒有地球毀滅的恐怖,…所謂;「無有眾苦,但受諸樂」,我們憑藉佛菩薩的慈悲攝受,往生極樂世界,就有機會與諸上善人俱會一處,精進辦道,得以速證無生,疾成佛道。

 

「佛問圓通」以下是總結。在楞嚴會上,佛為阿難尊者,選擇圓通本根之前,特別詢問眾聖,「最初發心,悟十八界,誰為圓通,從何方便,入三摩地?」因此大勢至菩薩說:「佛問圓通」。圓是圓融無阻隔,通是通達無障礙,楞嚴經中二十五聖,各人修行因緣不同,或依六根中的一根而開悟,或依十八界中的一界而証果;但大勢至菩薩,卻無選擇,都攝六根。普通一般人的六根,向外攀緣六塵境界,眼被色誘,耳被聲惑,鼻為香轉,舌為味牽,身為觸縛,心為境動,終日迷戀六塵,是以作業流轉,沉溺生死苦海。念佛人眼所見,無非是佛相好莊嚴之色,故能收攝眼根不為外色所誘,而貪著五欲麈勞;念佛人耳所聞,無非是念佛之聲,故能收攝耳根,不為外聲所惑,而分別是非毀譽;念佛人鼻所嗅,無非是供佛的香花果品,故能收攝鼻根,不為香臭所轉而起愛惡之心;念佛人舌所宣,無非是佛號,故能收攝舌根,轉貪味之舌而茹素念佛;念佛人身所觸無非是佛境,故能收攝身根,忘能所,絕對待,不起爭執;念佛人意根所對,無非是佛法,故能收攝意根,不分別取捨,作諸惡業。所以念佛人可以收攝六根,令根塵不接,六識不起,內止妄想,外離妄境,唯有淨念相繼,再無妄念、雜念、邪念、惡念,所以能進入三摩地。

 

梵文三摩地,又名三昧,譯名正定。大智度論說:「一切禪定攝心,皆名為三摩地。」大乘義章說:「心體寂靜,離於邪亂,故名三昧。」念佛法門,念至一心不亂,與本覺理體相應,即入正定。大勢至菩薩,由念佛三昧,收攝六根,淨念相繼,而入三摩地,所以認為念佛三昧,是最好的修行法門,故說:「斯為第一」。

 

本章的經文,只說明專心念佛,一心不亂,就可以感佛現身,見佛聞法;若能由事相一心不亂,進入理性一心不亂,就得入正定,悟無生忍,親見佛性,但未說明念那一尊佛。在道理上說:不管是念過去佛,或念現在佛,是念此方佛,或念他方佛,只要是念佛,都是正念,都是善念,都可以止息妄念,令人滅罪生福,離苦得樂,都可以斷煩惱,見佛性,入無生忍。不過,大勢至菩薩,因中修行時,所值遇的是古之阿彌陀佛,現正在西方極樂世界,輔助阿彌陀佛,而本章的經文又說:「今於此界,攝念佛人,歸於淨土。」可知本章,所說的念佛三昧,目的是教人稱念阿彌陀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我們實行念佛,在未能收攝六根,淨念相繼,證得念佛圓通之前,可以參考古德所提倡的各種不同的念佛方法,現在限於時間,留待明晚,再為各位解說。

 


回善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