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的代表

 

宣化上人講述

 

《楞嚴經》是照妖鏡

〈楞嚴咒〉的妙用

佛弟子應誦持《楞嚴經》

不要種地獄的種子

 

《楞嚴經》是照妖鏡

宣化上人一九八八年十一月九日開示於臺灣高雄元亨寺

 

南無薩怛他。蘇伽多耶。阿羅訶帝三藐三菩陀寫。

南無薩怛他。佛陀俱胝瑟尼釤。

南無薩婆。勃陀勃地。薩多鞞弊。

南無薩多南。三藐三菩陀俱知南。娑舍囉婆迦。僧伽喃。

南無盧雞阿羅漢多喃。

南無蘇盧多波那喃。

南無娑羯唎陀伽彌喃。

南無盧雞三藐伽多喃。三藐伽波囉底波多那喃。

南無提婆離瑟赧。

南無悉陀耶。毗地耶。陀囉離瑟赧。舍波奴。揭囉訶。娑訶娑囉摩他喃。

南無跋囉訶摩尼。

南無因陀囉耶。

 

方才讀的這一遍,這是〈楞嚴咒〉的前邊二十八句,這二十八句是教我們「皈依盡虛空遍法界,一切諸佛、一切菩薩、一切聲聞、緣覺、一切諸天」。那麼最後那個「南無因陀囉耶」,這一句就是我們中國人所說的玉皇大帝。所以不懂佛法的人,他說:「玉皇大帝那是道教的,我們不要拜他。」他不知道這玉皇大帝就是這個帝釋天;可是我們做佛的弟子,也要恭敬他,也要來攝受他。在〈楞嚴咒〉這前一段,這也是護持三寶的一段,所以念上這一段咒的時候,一切的妖魔鬼怪他都要退避三舍;不止退避三舍,他要退到他所不能退的那個地方去。

 

所以我們在佛教媕Y,如果有一個人能在這個世界上念〈楞嚴咒〉,這妖魔鬼怪他都不敢公然出現於世;如果一個人也沒有了,也沒有人會背〈楞嚴咒〉了,這時候妖魔鬼怪他們都出現於世了。他們在這個世界上為非作歹,一般人也不認識他們了。現在因為有人會念〈楞嚴咒〉,所以妖魔鬼怪他不敢公然出現於世。你念這一段咒文,有四句話可以來表達這段咒文的意思。這四句話說的:

 

千朵紅蓮護住身,坐駒騎著墨麒麟,

萬魔一見往遠躲,濟公法師有妙音。

 

「千朵紅蓮護住身」:我們佛教都知道這個蓮華,有千朵紅蓮來護持你這個身。

 

「坐駒騎著墨麒麟」:你一念這個咒,你這個持咒的人是坐到一個麒麟的身上。

 

「萬魔一見往遠躲」:他都跑了,不敢面對這種大威德的相。我們人人都知道佛教媕Y有一位濟公,當初濟公就是專用這一段咒文的,所以說「濟公法師有妙音」。這是這一段咒文大概的意思,那麼至於要詳細說呢,這個〈楞嚴咒〉是妙不可言的。所以說:

 

奧妙無窮實難猜,金剛密語本性來;

楞嚴咒埵備F妙,五眼六通道凡開。

 

「奧妙無窮實難猜」:〈楞嚴咒〉非常奧妙,它這個變化也是不可思議,很不容易測度的。「金剛密語本性來」:這個金剛密語,〈楞嚴咒〉是密中之密,這是金剛來護持這個咒。本性來,它是從自己那個佛性生出來的。「楞嚴咒埵備F妙」:這個〈楞嚴咒〉也叫做靈文,因為他特別靈,特別有力量,所以說「楞嚴咒埵備F妙」。「五眼六通道凡開」:你若能常持〈楞嚴咒〉,專心一致,心不旁騖,你可以得到五眼六通,可以有不可思議那種的境界來變化莫測的,所以不是一般凡夫俗子可能知道的。因為這個,所以希望大家都能讀誦《楞嚴經》,背誦〈楞嚴咒〉。

 

一般的學者說:《楞嚴經》是假的,不是佛說的,又有什麼考證,又有什麼地方記載。這都是他怕《楞嚴經》,沒有辦法來應付《楞嚴經》這個道理。《楞嚴經》中他們所最怕的,就是〈四種清淨明誨〉。這〈四種清淨明誨〉是照妖鏡,把所有妖魔鬼怪都給照現原形了;還有那個〈五十陰魔〉把天魔外道他們的骨頭都給看穿了,把他們妖怪的這種相貌都給認識了。哪一位能讀誦,能把《楞嚴經》背得出來,那是真正佛的弟子。

 

《楞嚴經》在佛法末法的時候是先斷滅的。為什麼它斷滅?就因為這一些個學者啊,又是什麼教授啊,甚至於出家人,都說它是假的。那麼他們這種的言論,久而久之,被人以訛傳訛,就認為他們所說的是對的,所以就認為《楞嚴經》是假的了,連佛教徒也認為它是假的,久而久之,這個經就沒有了。所謂經典斷滅也就是這樣子,大家不學習,它就沒有了,就這樣斷滅了。

 

《楞嚴經》堙q四種清淨明誨〉說得非常地正確,非常地肯定,就說這個殺、盜、婬、妄,所以一般學者、教授就怕這〈四種清淨明誨〉,他們就想得到不明白的那個誨,這個明誨他們就很怕很怕的。因為如果說《楞嚴經》是真的,他們就沒有立足之地了,他那種又抽煙、又喝酒、又玩女人,就立不住了,被人家都認識他了。所以你看看,《楞嚴經》堜畛羲犒D理,是非常正確的,非常有邏輯學的,再沒有比這個說得更清楚了。《楞嚴經》全部經,就是一部照妖鏡,所以這照妖鏡一懸起來,這個妖魔鬼怪都膽顫心驚。

 

我方才所說的話,所解釋的《楞嚴經》和〈楞嚴咒〉這個道理,如果不合乎佛的心、不合乎經的意,如果《楞嚴經》是假的,我願意永遠永遠在地獄堙A再不到世上來見所有的人。我雖然是一個很愚癡的人,可是也不會笨得願意到地獄去,不再出來。各位由這一點,應該深信這個《楞嚴經》和〈楞嚴咒〉。

 

我方才所說的我的願力是這樣子,如果不合乎佛心,我願意下地獄。那麼我現在所說的話,也請十方盡虛空遍法界無盡無盡常住佛法僧三寶,在默默中證明,令一切眾生早成佛道。

 

我再請十方菩薩摩訶薩、十方聲聞緣覺諸聖人、賢聖僧,再請一切護法諸天,光明會上,所有護法放光加被,令所有一切眾生都離苦得樂,了生脫死。

 

我再請求各位善知識,如果我說的有不合乎佛法的地方,希望明以教我,我雖不敏,請嘗試之。我是一個很愚癡的人,所見的也不圓滿,所以我講的有不圓滿的地方,希望無論出家人、在家人,不吝指導,明以教我,我當叩頭頂禮,盡形壽而感謝。

 

所以有人讀誦《楞嚴經》,要我盡形壽供養這樣的修道人,我也願意的。因為「正法興,楞嚴興;正法滅,是楞嚴滅。」由這個各位應該知道,這個《楞嚴經》在佛教堿O多麼重要的。

 

「開慧的楞嚴,成佛的法華,教化眾生的是華嚴。」因為這個,我在美國,頭一次由西雅圖華盛頓大學來了三十幾位大學的學生,我開講《楞嚴經》。第一個暑假班是九十六天,那麼我給這些個大學生講《楞嚴經》,中間只有禮拜六放半天假,放半天香,其餘的時間都是講經說法,他們也都寫筆記。那麼一開始,一天講一次,由他們去研究。過了半個月,我算一算這個《楞嚴經》的篇幅和日期,恐怕講不完,所以就增加一天講兩次。又過一個時期,還是講不完,就一天講三次,那麼最後有半個多月,一天講四次。

 

在這個「暑假楞嚴講修班」的期間,我一個人,給他們講經也是我,做飯也是我,做菜也是我,燒茶也是我,那麼買菜一切一切都是我,那時候四十八單執事,我一個人兼而行之,就這樣子。那麼這些個學生我本來可以叫他們輪流來做事情,但是我怕耽誤他們的功課,耽誤他們研究經典的時間,所以誰我也不用,那時候不敢說行菩薩道,但是因為有人要學《楞嚴經》,我願意盡形壽來供養這樣的人,所以在九十六天中,把《楞嚴經》講完了。講完之後,這是在美國一般人認識佛教的一個開始。

 

講完《楞嚴經》,有五個人就出家了,在那年正月初一的時候,我曾經對一切的信眾說過,「今年美國的佛教會開五朵蓮華,這五朵蓮華將來就是把佛教傳到西方去。」這是那時候說的話。

 

那麼在這個「暑假楞嚴講修班」畢業之後,就有五個美國人要出家,我就派他們到臺灣海會寺去受戒,遇著臺灣的善知識,就告訴這五個人,說:「現在末法時代了,沒有人在修行了,你們還吃一餐哪,被你師父給騙了!」我這些個美國徒弟,一聽這個話,「哦!原來我們是被師父騙了,那我們怎麼辦呢?」這個善知識就說:「吃飯嘛!喝酒嘛!吃肉嘛!」這五個人對佛教就生了懷疑了,「怎麼我師父教我們吃一餐,他們叫我們早晚都應該吃飯的,這是怎麼搞的?這媕Y一定有問題?」心奡N活活動動地就要吃飯,於是乎他們自己就開會,說:「我們回去問清楚再吃飯!」他們又告訴那個臺灣的善知識說:「我們是坐單的。」臺灣有一些個人就告訴他們說:「坐單!那是佛住世的時候,有人坐單;現在佛都不在世了,你們坐什麼單哪?唉!真是美國人被中國人騙了。」

 

這麼樣一來,怎麼樣呢?回去就調皮了,說:「人家臺灣人都吃三餐,我們不應該吃一餐。」就和我搗蛋了。又說…,唉!總而言之,我也不記得這麼多了。結果搞了三個月之後,這才沒有懷疑了。

 

那麼當時臺灣就有人說:「這個宣化法師在美國,收了一些個邪皮(嬉皮),他因為到金門公園去,那兒很多邪皮,宣化法師就到那兒去打坐,一打坐,這些邪皮看著很奇怪的,就去和他談話,那麼宣化法師就叫他們去廟上看看,到廟上一看,和他們邪皮過的生活差不多,於是乎就都出家了。」

 

臺灣又有一個謠言,說:「你知道嗎?宣化法師在美國,和一班邪皮在一起吸毒啊!那個邪皮吃LSD(迷幻藥)、吸大麻,一粒LSD一吃,就惚惚悠悠的,好像到了極樂國似的,這個宣化法師他吃十幾粒,都不動彈,也不這麼惚惚悠悠到極樂世界去。所以這些邪皮都佩服了,於是乎就跟他出家。你們不要相信他!」

 

那麼說來說去,邪皮也好,不邪皮也好,大家誰用功修行誰就好,誰不用功修行誰就不好。不是邪皮,你若不修行也不好;若是邪皮,你若能修行也一樣好。所以佛教媕Y,不是口頭禪所說的,要有真實的功夫,要有真實的受用,你不要在口頭上說:「我得了定了!我有三昧!我有四昧!」那個人又創出個五昧來。

 

現在我想起幾句話來,和大家說一說,我說:

 

口頭說三昧,我對你不對;

日久現原形,搞得滿身罪。

 

這是說的這個盡用口頭禪,把佛教當兒戲,來隨便亂講亂說,也不負因果的責任。誰下拔舌地獄呢?就是這一類人。將來下拔舌地獄,那時候把舌頭給拔出來,他不會說話了,那時候他說不出話,心媟Q:「唉呀!我真糟糕!我若知道這麼樣子,我就不應該開那種玩笑。」

 

總是口頭三昧,總說:「我對,我自己對!你什麼都不對!」你對,我也說你不對;你不對,我也說你不對。這是「我對你不對!」,你說這有公理沒有?什麼事情都是「我對你不對!」。「日久現原形」:時間一久了,「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日久那個原形畢露了。「搞得滿身罪」:滿身都是罪業,入了拔舌地獄還不知道。

 

說:「法師,你不要罵人哪,講法罵什麼人!」唉!我這不是罵人哪!我罵人?我天天都向那個蚊蟲、螞蟻叩頭,我怎麼敢罵人,不過我不能不說真理,真理是如此!

 

我再告訴你們各位,我有今天,就是這些個說我不對的人,來教我的,來幫助我的。所以這些個說我不對的人、毀謗我的人,都是我的善知識。他們都是我的師父,我的師父都是口頭禪的,我現在所以會說口頭禪,也就因為學我師父的。

 

我有這麼幾句話,我說:「眾人是我師」:眾人都是我的師父,不論哪一個,你是有血氣的,我都要照你們學習。你們有好的,我就學好的;有壞的,我就學壞的;我要學得全身都是武藝,十八般兵刃件件精通,所以到比起武來,這絕招很多。「我是眾人師」:我也是大家的師父。「時常師自己」:時常我還要以自己作為師父,自己也時常給人家作師父,所以大家互相提攜,互相向這個菩提道路上勇猛精進,不要在娑婆世界這麼打算盤,來爭你強我勝的。我們看誰先走到極樂世界去!

 

有人說:「法師你盡強詞奪理,罵人還不承認!你承認嗎?你罵人你若承認,你就不會罵人的。對嗎?」可是罵人的人,是「仰天自唾,還岔己身」。那麼要喜歡被人罵,罵人給人加肥料呢!你那土地不肥沃,要上一點肥料,令你那五穀就長得茂盛了,你那果實也堅固了。

 

說:「法師!你方才說眾人是你的師父,那有好人,有壞人,都是你師父,你也學好,也學壞?」你這是誤會了,所謂「眾人是我師」,善者,是我的法師,我就效法他;惡者,是我的戒師,我自己不要學他那樣子,所以眾人都是我的師父。「時常師自己」,自己要常常提高警覺,不要做錯了,不要用那個無明去做事,要用那個智慧。要用光明智慧來處理一切的問題,不要用那個愚癡、無明處理事情。人要把這個境界轉過來,那個境界不要轉我們人,我們再要「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不要說,善很小的,我不要做了;那惡事很小的,我要做,做了也不要緊;譬如吃齋,吃個雞蛋沒有關係。沒有關係?將來你去作雞的時候,就知道那關係是從吃雞蛋那兒來的。就這一點點小的問題,你弄不清楚,這叫「善惡夾雜,果報不爽」,不是很好玩的!

 

今天我又發狂了,也不知道講什麼,我若講的有得罪各位的,請你來打我一頓、罵我一頓,我都很歡喜的!

 

〈楞嚴咒〉的妙用

宣公上人一九七五年一月十日開示於臺灣

 

《大佛頂首楞嚴經》這一部經其中有〈楞嚴咒〉,這〈楞嚴咒〉的「楞嚴」兩個字,就翻譯成「究竟堅固」。那麼這一部經,在中國來說,是很重要的一部經,所謂「成佛的法華,開慧的楞嚴。」我也很願意講這個《楞嚴經》和《法華經》,因為這兩部經,既能開智慧,又能成佛。所以不單我願意講,我希望每一個人都把它研究明白了,尤其是《楞嚴經》。

 

講到這個《楞嚴經》,在我們中國有一位智者大師,他在一生之中,只聽見這部經的名字,他就想要讀誦這一部經,就向著印度天天叩頭禮拜,希望見到這一部經。叩頭禮拜十八年,結果也沒有見著這一部經。智者大師他的智慧已經出類拔萃,他的辯才已經是無礙了,那麼他還恭敬禮拜這一部《楞嚴經》,可見這一部《楞嚴經》的重要性。

 

有這一部《楞嚴經》在世的時候,天魔外道就都不敢出現。可是很不幸地,這一部《楞嚴經》在末法的時候,就先先沒有了,先沒了。等這一部經一沒的時候,這天魔外道就會得便了。所以現在有一些個冒充佛學的專家,也說自己是研究佛法的一個學者,或者是某一個大學媕Y佛學系的教授,那麼他們公然就提倡,說是《楞嚴經》是假的,是中國人偽造的。

 

啊!你們各位想一想,我們中國雖然是出過很多的聖人,但是我相信能造《楞嚴經》的這種聖人,還找不出來哪一個。所以我絕對相信這《楞嚴經》是真的,是正確的,是降伏天魔、制諸外道的一部經。因為〈楞嚴咒〉媄銎珨〞滿A都是降伏天魔、制諸外道的,從一開始到終了,每一句都有它的妙處,都有它不可思議的力量。所以這個《楞嚴經》,就是為〈楞嚴咒〉而說。

 

以前在香港有翻譯《楞嚴經》的人,把《楞嚴經》翻譯成英文了。那麼翻譯成英文,他就把「設楞嚴壇」這種儀規都刪去了,把那一段經文也不要了,咒也不要了。他說西方人哪一個也不相信〈楞嚴咒〉,他們都不願意誦持咒的,他們對於咒認為是迷信,不相信咒的這種功用。所以他把怎麼樣地設壇啊,怎麼樣修持這個楞嚴大法啊,他都不要了。那麼現在等我到西方國家,到美國,我親身的經驗,在西方人堙A很多很多都是歡喜誦持〈楞嚴咒〉的。不單歡喜誦持〈楞嚴咒〉,而且還都能背得出來。

 

在金山聖寺,我有一個徒弟,他早晨做早課隨著誦〈楞嚴咒〉,晚間做晚課我們也誦持〈楞嚴咒〉,那麼早晚這麼念一念,他念到二十六天,就能背得出來了。我在美國第一個考試,就是考試〈楞嚴咒〉,誰會背〈楞嚴咒〉,誰就第一個考試及格;誰若不會〈楞嚴咒〉,就暫時不及格、不合格。那麼我在那個暑假班是這樣規定的,所以有一位是二十六天能背得出〈楞嚴咒〉,有一位是二十八天能背出〈楞嚴咒〉。所以現在在西方的佛教徒,認識〈楞嚴咒〉的,是很多的。

 

我們各位應該想一想,這一些個冒充佛學專家,或者一些個自命為學者的,或者是某一個大學媕Y的教授,為什麼他們要倡議說這個《楞嚴經》是假的?就因為《楞嚴經》上所說的,都是對治這些人的毛病,把他們所本有的一些老毛病都說得清清楚楚的。好像其中那個〈四種清淨明誨〉,說得清清楚楚的,不可毀犯。這一些人根本就不願去他們的毛病,所以就提議說:「《楞嚴經》是中國人造的。」這個最初是誰說的呢?是日本人提議出來的。那日本人說誰告訴他的呢?說是一個中國的法師告訴他的,說這個《楞嚴經》是假的。

 

那麼我不知道這個法師究竟他懂不懂《楞嚴經》?這法師的名字不要提他了,因為已經是很早的事情了。那麼就這麼樣以訛傳訛,說《楞嚴經》是假的。這就證明這個佛法沒啊,一點一點地就是由佛教媄銂漱H造出這種謠言來,一點一點地就令人生一種懷疑;生一種懷疑,久而久之就狐疑不信了;那麼狐疑不信,就把這一部經會置諸高閣;置諸高閣就等於毀滅了一樣的。所以,你對這一部經也不研究了,他對這一部經也不發生興趣了,久而久之,就這樣毀沒了。不是這個經自己就沒有字了,或者沒有紙了,或者怎麼樣的,而是人們一點一點地就把它淡忘下來了。

 

為什麼人要提倡這個?就是因為他不願意守這個規矩。那經上又說,五十種陰魔有種種的神通,這都不算一回事。所以他想自己有一點神通的時候,就認為我如果有這個神通,也變成假的了。現在在日本有一個同參,據說他有神通,用手一指,這個蠟燭就著了,那麼究竟是不是這樣子?我還沒有證實。我這一次十四號到日本去,或者見一見這個人,他在很早以前也希望見我,那麼我們去,大家互相交換一下意見。

 

那麼《楞嚴經》和〈楞嚴咒〉這個重要性,是沒有法子能說得完的,盡未來際也說不完它的這種妙用,所以說不可思議。我今天再用我誠誠實實的這種心,來向你們各位坦坦白白地說一說這個〈楞嚴咒〉的妙用。過去我在東北的時候,每逢遇著人有病,我就一定要令他的病好。我以什麼力量來令一切的人病好?就是這個〈楞嚴咒〉的力量。

 

這個〈楞嚴咒〉其中有五部,東方是阿佛,阿佛就是金剛部;南方是寶生佛,就是寶生部;中央是佛部;西方是蓮華部;北方是羯磨部。這五部就是管理這個世界五方的五大魔軍,所以你一誦〈楞嚴咒〉,這五方的五大魔軍他都俯首低頭,那麼老老實實地不敢違犯〈楞嚴咒〉的這種威力。

 

〈楞嚴咒〉上,又有「息災法」:你一誦這個〈楞嚴咒〉,一切的災難都沒有了。有「降伏法」:就是無論你是什麼天魔外道,一誦〈楞嚴咒〉,就把這個魔的法力都給破了,把他就降伏了。又有「增益法」:你譬如修道,能增益你的智慧,增益你的菩提心,增益你這個願力,一切一切都會增加,這是增益法。有「成就法」:一誦這個〈楞嚴咒〉,你修什麼法門都會成就的,這又是一種。又有一種「鉤召法」:就是遇著天魔外道,你想要把他抓來的時候——舉個例子,就像世間的警察,到那兒把那個犯罪的人抓來了;這鉤召法也就是無論是天魔也好,外道也好,你想要把他抓來,這一切的護法善神、天龍八部、八萬四千金剛藏菩薩即刻就會把他抓來,這是鉤召法。

 

〈楞嚴咒〉有五會,其中分出來有三十幾部法。那麼我在東北能對治這一切人的病痛,都因為〈楞嚴咒〉的這種力量。可是這個〈楞嚴咒〉不是隨隨便便人人都可以使用的;那麼使用也不是全面的,因為分出來三十幾部,有三十幾部法。我這樣說,那麼在美國有一些個不懂佛法的教授,他們就想了,說:「哦!原來這個〈楞嚴咒〉是很多小咒湊到一起的!」你說這講出來,真是笑死人!自己也不明白,就以教授這個科學的腦袋,來揣測〈楞嚴咒〉這種不可思議的情形。我聽見這麼樣地講,覺得很可笑!

 

為什麼要講這個〈楞嚴咒〉呢?因為這一部《楞嚴經》,就是為著〈楞嚴咒〉而說的;如果沒有〈楞嚴咒〉的話,根本就不會有《楞嚴經》。所以翻譯英文這一位先生,他把〈楞嚴咒〉不要,把結壇這種儀規也都不翻譯,這可以說,就好像一個人沒有了頭似的。一個人沒有個頭,這有什麼用呢?所以在翻譯經典時,不能武斷,不能自己用自己這個小智小慧,或者以管窺天、以蠡測海,用自己這種知見來斷章取義,妄加去取,對於經上,這是不可以的。

 

我們現在在金山聖寺也是翻譯經典,那麼凡是經上所有的,絕對是保留的,不會或者把這個經的頭給砍去,或者把腳給剁去了。也不會像某某一個professor(教授),翻譯這個「兩足尊」,他翻譯成什麼呢?就翻譯成「兩條腿」,他說「皈依佛,兩條腿。」那麼這種的翻譯法,也不能說是完全不對,但是有多少是大相逕庭了,與這個經的本意是不相合的。因為這種關係,所以我們金山聖寺所翻譯的這個經典都特別謹慎小心,不是隨便就把經某一段取消了。那麼今天講這《楞嚴經》,順便說一說這個意思。

 

節錄自《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淺釋》 

 

佛弟子應誦持《楞嚴經》

宣公上人一九八三年一月開示於金輪聖寺

 

《楞嚴經》這是佛教堣@部照妖鏡的經,所有天魔外道、魑魅魍魎,一見到《楞嚴經》都現原形了,牠無所遁形,什麼地方牠也跑不了。所以在過去,智者大師聽說有這一部經,就向印度遙拜,拜了十八年,以十八年這種懇切至誠的心,求這一部經到中國來。

 

過去的大德高僧,所有這一些有智慧的高僧,沒有哪一個不讚歎《楞嚴經》的。所以《楞嚴經》存在,佛法就存在;《楞嚴經》如果毀滅了,佛法也就毀滅了。怎麼樣末法呢?末法就是《楞嚴經》先毀滅了。誰毀滅的呢?就是這一些個天魔外道。這些天魔外道一看見《楞嚴經》,就好像眼中的釘、肉中的刺一樣,坐也坐不住,站也站不穩,所以牠必須要創出一種邪說,說是《楞嚴經》是假的。

 

我們做佛教徒應該認識真理,《楞嚴經》上所講的道理,每一個字都是真經真典,沒有一個字不是講真理的。所以我們現在研究這五十種陰魔,更應該明白《楞嚴經》這種重要性,其他這些邪魔鬼怪最怕的就是《楞嚴經》。

 

虛老活了一百二十歲,他一生,旁的什麼經典也沒註解過,只有註解這部《楞嚴經》。註解《楞嚴經》這個稿子,他是很注意地來保存,保存了幾十年,結果以後在雲門事變時,就丟了,這是虛老一生一個最大遺憾的事情。他主張我們身為一個出家人,都應該把《楞嚴經》讀得能背得出來,由前邊背到後邊,由後邊背到前邊,順背倒背,順倒都能背得出來,這是他的主張。那麼我知道虛老一生之中,對《楞嚴經》是特別重視的。

 

有人也對虛老提過,說:「《楞嚴經》有人說是偽造的。」老和尚說這末法怎麼叫末法呢?就因為有這一班人,弄得魚目混珠,是非分不清楚,教你這人都迷了,瞎人眼目,令人認不清楚佛法了。他在那兒把這個真的,他當假的;假的他又當真的了。你看這一些個人,又是這個人寫一部書,人也拿著看;那一個人寫一部書,他也拿著看,真正佛所說的經典,人都把它置諸高閣,放到那個書架子上,永遠也不看。所以這也就看出來眾生的業障是很重的,他若聽邪知邪見,就很相信的;你講正知正見的法,說了他也不信,說了他也不信。為什麼呢?就是善根不夠,根基不夠的關係,所以對正法有一種懷疑的心,有一種狐疑不信的心。

 

我們萬佛城這兒要立楞嚴的壇場,最好你們誰發心把這部《楞嚴經》,天天能讀它,或者一個鐘頭、兩個鐘頭。能把它像讀書那麼讀,能記得又能背得出,把這《楞嚴經》、《法華經》,甚至於《華嚴經》都能背誦出來,這是最好的。誰能把《楞嚴經》、《法華經》、《華嚴經》若都能背得出來,那世界上這還是正法存在的時候。所以我們這兒萬佛城這麼好的地方,大家要發大菩提心,做一些個事情。不是說我們和人比賽,我們要出乎其類、拔乎其萃,要做這些事情。

 

我在以前有這麼一個心願,想要把《法華經》能背得出來,再能把《楞嚴經》也背得出來。在香港有位果一,就是恆定,他《楞嚴經》能背得出來,《法華經》我教他讀,他最後大約沒有完全背得出來,這是很遺憾的事情。我們這麼好的地方,大家要發大心,把佛經和戒律、《楞嚴經》、《法華經》和《四分律》、《梵網經》都能背得出來,這是最好的,那我們這兒一定是正法久住了。

 

不要種地獄的種子

宣公上人一九七六年十二月廿二日開示於金山聖寺

 

關於《楞嚴經》的問題,我告訴你們一個實實在在的話,《楞嚴經》這是佛的一個舍利,這是佛的真身。有人批評《楞嚴經》,無論是哪一個,他要是菩薩,批評《楞嚴經》是假的,這個菩薩即刻就墮地獄;他是阿羅漢,批評《楞嚴經》是假的,這個阿羅漢他也即刻會墮地獄。不要說是一些凡夫俗子,什麼scholar,什麼學者,這些個都是垃圾簍裡頭的東西,他根本就沒有資格明白這個《楞嚴經》,也沒有資格來批評《楞嚴經》。所以任何人批評《楞嚴經》的,我不管他是誰,他都是地獄的種子。

 

《楞嚴經》這一部經,是整個佛教一部代表的經,若沒有《楞嚴經》就沒有佛教。所以佛才預先就說,法滅的時候,《楞嚴經》先滅;《楞嚴經》滅完了以後,其他的經典才繼續地滅。所以我們佛教徒,要是想護持佛教,先要護持《楞嚴經》,到處來講《楞嚴經》,說《楞嚴經》,翻譯《楞嚴經》,念《楞嚴經》,並且主要地要誦〈楞嚴咒〉。這〈楞嚴咒〉就是佛的法身,有〈楞嚴咒〉的地方,就是有佛的舍利。

 

所以在前邊我才說,我們佛教徒,無論哪一個,你也不能批評《楞嚴經》是假的,你不能這樣說。你若這樣說,就是地獄的種子,就是想要下地獄去了,在這個人世間不願意做人了,想要去墮地獄、做餓鬼,將來做畜生去。你就動一個念,來說《楞嚴經》是假的,這都是將來入阿鼻地獄永無出期的一個因。知不知道怎麼那麼多的人下地獄?就因為他不相信《楞嚴經》。乃至於就現在的博士、學者,他們自己根本就無知識,沒有資格來批評哪一部經典是真的,哪一部經典是假的,因為他沒有擇法眼呢!他也不認識佛法是怎麼回事,就那麼人云亦云。

 


回善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