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誦金剛經得定要訣

 

耕雲先生講述

 

六祖聞客誦金剛經有省,謁黃梅五祖,為說金剛經而大徹大悟,佛門佳話,人盡皆知。其後歷代聖賢,從金剛經及六祖壇經悟道者,亦所多在,祇如近世人誦經者多,悟道者少,其故安在?想與根器及對於經義領悟與持誦方法正確與否有關吧!

 

我也是誦經有年的人,卻是鮮有受用,於經義一知半解,且所解亦非了義。為此數年前專誠拜謁耕雲老師請教,承他菩薩低眉,向我說了兩小時法,茅塞漸開,謹錄精要,提供參考。

 

一、佛法簡要之訣,在「離分別」。一部楞伽經精義,也祇是教人「離六十二見的分別心」,但必須放下萬緣,始能做到「離分別」。放下萬緣,並非意要「出世」,壇經明示人:「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修行在家亦得」,「正見名出世,邪見名世間,邪正盡打卻,菩提性宛然」。放下自己的攀緣心和世情俗慮,就是真正的放下,與工作環境、家庭環境沒太大的關係。能離分別,則「照體獨立」,不妨「使六識出六門,於六塵中無染無雜」,便是十字街頭好修行,火中生紅蓮。

 

二、佛法捨摩訶般若波羅蜜,其餘盡屬方便,咸非真實;「唯此一事實,餘二則非真」,「唯此一佛乘,無二亦無三」,又有「五度如盲,般若作眼」之說。所謂一真不二,非般若而何?離開摩訶般若波羅蜜,即無三昧、正定、正受可得。所以佛說:「若有人能於此經(金剛經)受持讀誦…皆能成就無量無邊功德」。如何持誦呢?持誦前放下萬緣,以最誠最恭敬最信實的心,不起分別,一氣呵成,朗誦一卷乃至一二三卷,且最好持誦不分段的,誦畢合卷,返觀自心,當下便入金剛定中:以此為基,善加保任,即保持此刻的安祥無雜念狀態,信任此心即是「覺」,即是正受,莫令其他俗情去擾亂它,它是非常珍貴難得的。這樣保持愈久,進步愈快。此一方便,試之障輕者,百試不爽,障重者若持之以恆,亦漸入佳境,功不唐捐,利根者即透初關境界矣。

 

三、所謂看自心即是觀照,觀照者,「念上有無念」也。此境界於朗誦金剛經愈多,愈無分別,保任愈久,進步愈快,古德所謂「照顧腳下」,意即觀照自心而不忽略一念萌生,起碼自己每一分秒都要知道自己在想什麼,「不怕念起,只怕覺遲」。經云:「若復有人,得聞是經,信心清淨,則生實相,當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其意在信自心本來清淨—無念.無相、無住,如是則實相顯。亦即菩薩戒經云「我本元自性清淨」之意,若向心外作計,則心外有法,顯非「正法」。

 

四、世人誦經不得力者,病在不能會歸自心,而與經對立成二,不契不二法門,焉能悟入?六祖云:「心迷法華轉,心悟轉法華,誦經久不明,與義作仇家,無念即正,有念念成邪,有無俱不計,常御白牛車」,便是最好說明。世人誦經久不明,乃由世情俗慮放不下及知解難忘,致為淨業之障。一旦知解銷淨、俗情淡化,般若立顯,益以自肯承當,「自心是佛,離心無別佛」,不是窮子,當下便了。所以誦經若能一一會歸自心,一一印之自心,寧有心外之法?寧有一義可立?經云:「是故不應取法,不應取非法,以是義故....知我說法,如筏喻者,法尚應捨,何況非法」。又云:「何以故?如來所說法,不可取,不可說,非法非非法」。又云:「若人言如來有所說法,即為謗佛,不能解我所說故」。又云:「須菩提!說法者,無法可說,是名說法」。從上便知,經中隨立隨破,無非破除當人我法二執,理事二障。所以誦金剛經不貴分別曉義,而貴朗誦後合經返觀自心—-離心意識,久之必獲金剛心,其遲疾胥視當人根基深淺、障之輕重、保任工夫久暫而定,起碼般若種子「一入識田,便為道種」,智慧日增,固不待言。

 

五、金剛經只是寫出悟了的人的生活情調而已,毫無理路,是其尊貴之處。註愈多,義愈晦;若看註,以六祖說金剛經口訣為言簡理當,令人易曉而不惑,若能同時讀六祖法寶壇經,更易顯發。倘以佛法作學問知識研究,勢必加重理事二執,非佛出世本懷。蓋理執不去,難登離執禪定,離執禪定已登無學位矣。

 

六、悟,原本是人人本來之心,而悟有理事兩者,缺一不名圓滿。理須到山窮水盡臻于「眾理具萬事出」之根源處,始名到家;事即必達「照見五蘊皆空」之境,方有自由分。以此為基,上上增進,以至時時處處、語默動靜,皆定慧等持,始能為人,否則盡名「體不具」盡名「半熟」,亦名「得少為足」,勉之!

 


回善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