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無量壽經》五重玄義

 

律航法師著述

 

一、釋題

二、辨體

三、明宗

四、論用

五、判教

 

——四十六年十一月下旬講於臺南關子嶺東林精舍——

 

一、釋題

 

凡講經,先釋題。題者,所以標一經的概要,以顯示其和他經的分別。

 

本經經題共六字,分三段講:首講「佛說」,次釋「無量壽」,再次解「經」字。前二係別題,後一為通題。

 

佛者,覺義,自覺覺人,覺行圓滿,是謂之「佛」。簡異凡夫不自覺,二乘不覺他,菩薩屬分覺,惟此無上正遍知者才得稱為「佛」。換句話說,佛就是徹底覺悟人生真義,又能喚醒別人去覺悟人生真義的「先知先覺」者。說即口音宣演。此「佛說」者,係能說人,即本師釋迦牟尼佛金口宣說也。

 

無量壽者,是指所說之佛,即極樂世界阿彌陀佛之異譯也。此經內容,宣說無量壽佛所行、所成,及所攝化。言「所行」者,宣說無量壽佛因地所發四十八願,及其經歷無央數劫,積功累德之大行;次「所成」者,說彼佛今所成就法身莊嚴與淨土莊嚴之果;次言「所攝」者,彼佛普攝十方有緣眾生,同生彼國,住正定聚之利益。經題但標「佛說無量壽」者,乃舉正報以收依報,標化主以包徒眾也。經中佛說:「吾今為諸眾生,說此經法,令見無量壽佛,及其國土一切所有。所當為者,皆可求之。」又云:「其有眾生,值斯經者,隨意所願,皆可得度。」可見此經法門之方便與究竟也。

 

又無量壽者,即吾人當前一念之心性。過去無始,未來無終,所謂「豎窮三際」,故號無量壽;又其能歷劫不壞,體同虛空,所謂「橫遍十虛」,故亦號無量光。舉此無量光壽,即一真法界本體現前矣!因當體即是,心佛眾生,三無差別故。

 

經者,貫串義,梵語修多羅,此翻為「線」,謂以文綴義,猶如以線串華也。又常、法二義,《文心》云:「聖賢彝訓曰經。」即無論經歷多久時間,世物可變遷,而大聖所說的道理,不可改易,天下古今之人,都得用作軌則。

 

二、辨體

 

前既釋名,此當辨體,蓋名者實之賓,既有其名,必有其實,故次當辨體。體者,實體,即一經之主體也。

 

本經既以無量壽標名,亦即以具不老長壽之德的「泥洹」為體。經中佛言:「今我於此世作佛,演說經法,宣布道教......度未度者,決定生死泥洹之道。」又言:「今我於此世間作佛,處於五惡、五痛、五燒之中,為最劇苦。教化群生,令捨五惡,令去五痛,令離五燒,降化其意,令持五善,獲其福德,度世長壽,泥洹之道。」是則此經以「泥洹」為主體,當無疑義。

 

夫泥洹者,實相之別號。《智度論》云:「諸法實相是涅槃城(按涅槃即泥洹之異譯),城有三門,空、無相、無作。」而實相者,無相無不相,相而無相也。欲明教體,當觀法性。法性也者,不生不滅,不斷不常,心亦強名,土於何寄。然非心非土,而即土即心,取捨俱捐,見聞絕待,豈可橫生計較,妄說是非,略標四義,以究法源:一者自他不二義,二者性相不二義,三者因果不二義,四者生佛不二義。自他不二義者,諸佛法身,遍周沙界,全自全他,不相違礙故。性相不二義者,《大乘起信論》云:「從本已來,色心不二,以色性即智故,色體無形,說名智身;以智性即色故,說名法身遍一切處。所現之色無有分齊,隨心能示十方世界無量菩薩,無量報身,無量莊嚴。各各差別,皆無分齊,而不相妨也。」因果不二者,此經言法藏比丘方發願已,空中讚言:必成無上正覺。又言眾生一念念佛,則是具足無上功德。當知因賅果海,果徹因源,還同法華,初發心時,即成正覺,以法性中,因果不異故,究竟不可得故。

 

復次,涅槃境界,具常樂我淨四德,妙難思議,為出世聖人修證之極果。本經多處於暢談法相之後,必會歸法性。然則所謂安養世界種種事相莊嚴者,無非涅槃自性之莊嚴,佛特為方便巧說已也。

 

三、明宗

 

宗者,宗趣,當部所崇曰宗,宗之所歸曰趣。淺言之,即依體起修之重要方法也。既已辨體,若無方法起修,仍屬空名,怎能入道?故顯體之後,即須明宗。

 

本經以「發菩提心,專念彼佛,回向求願往生」為宗趣。由以行人發心求大菩提,修菩薩道,故得聞十方諸佛名號,因得聞無量壽佛殊勝威神之力,乃專念彼佛,求願往生彼國,成佛度生。故本經要旨,亦可以一「願」字概括了。

 

淨土資糧,信願行三,「願」實為它的樞紐。因為有信無願,則信為虛信;行而無願,則行是枉行。信而發願,是謂真信佛語;行依願行,才得功不唐捐。尤須注意者,如行而無願,縱然念到一心,亦不得往生;行而有願,則能念到一心,固可上品往生,即或散心念佛,亦可乘願往生,不過品位不高而已。蕅益大師云:「得生與否,全由信願之有無;品位高下,全由持名之深淺。」亦即此意。願和行的關係猶如舟之與舵,舟若無舵,則泛乎中流,永不得到岸。修行若無願,則輪轉六道,難望生西。蓮邦雖大,彌陀雖慈,終不能將無願生西者,強行拉伕去也。

 

又願為信之原動力,何以故?求生西方之願果懇切,則念佛之行必猛;念佛之行猛,則自必依教奉行,發菩提心。此經敷演無量壽佛因地殊勝之願行,及今果地之莊嚴成就,豈非欲以無量壽佛普攝眾生殊勝願行為因,逗引眾生發求生彼國之願為緣,「二憶念深,如是乃至從生至生,同於形影,不相乖異。」能得一心者固可往生,乃至一念求生者亦決定得生。如此殊勝法門何可比倫!

 

四、論用

 

用者功用,論用即討論依經所言,修行所得之最大功用也。

 

本經以「帶業往生,住正定聚」為力用。什麼叫業?即善惡等行所留印象於識田中,遇緣能起現行者。古德云:「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吾人從無始生死已來,因無明蓋覆真如,於是造業多端。《地藏經》所謂:「舉心動念,無非是業」,其造業之多且久,可以想像。若業有體相的話,盡虛空不能容納。今以專念無量壽佛,一心求生安養故,只此一念勇猛精進,壓倒眾業,臨命終時,蒙佛接引,帶業往生,一生成辦。較諸餘門學道專靠自力,破一分無明,證一分法身,無明破盡,方稱功圓者,其難易之分,真是「懸隔天壤」了。

 

本經中云:「其有眾生,生彼國者,皆悉住於正定之聚。」原來人有三聚,此三聚義,大小乘立論稍分軒輊。《俱舍論》云:「正邪不定聚,聖造無間餘」,依丁福保氏《佛學大辭典》釋云:「預流向已上之聖者為正定聚,造五無間業者為邪定聚,在此二者中間修七方便之行者,為不定聚。」是為小乘人之說法。若大乘如《摩訶衍論》,則說:「十聖為正定聚,三賢為不定聚,自餘之凡夫為邪定聚。」經中既云:「生彼國者,皆悉住於正定之聚。」則是不論大小乘行人,只要一生彼國,便住正定之聚,因彼國無邪定及不定聚故也。

 

五、判教

 

教者教相,判是判別,所以判斷一經之大小權實的教相,使行人知所取捨,依教奉行。

 

本經部屬大乘方等教攝,按二藏分,歸菩薩藏收。化儀分之,此屬頓教。敷陳如次:

 

原來天台智者大師,將如來一代聖教,依其生起次第,分為五時說法。一華嚴時,喻如從牛出乳。二阿含時,喻從乳出酪。三方等時,即說《維摩》、《大集》、《楞嚴》、《十六觀》,及此經之時,此期說教,彈偏斥小,歎大褒圓,使聲聞人等捨小求大,喻如從酪出生酥。四般若時,喻如從生酥出熟酥。五法華時,喻如從熟酥出醍醐上味。據此,故知本經屬方等教攝。

 

《地持》云:「佛為聲聞菩薩行出苦道,說修多羅。結集經者集為二藏,以說聲聞所行,為聲聞藏;說菩薩行,為菩薩藏。」真歇了禪師〈淨土說〉云:「念佛法門,徑路修行,正按大藏,接上上器,傍引中下之機。」今此經者,淨宗根本經,正接引上上器之大法,二藏分類,當屬菩薩藏收。

 

隋朝慧遠大師本經《義疏》云:「此經正為凡夫人中厭畏生死,求正定者,教令發心,生於淨土,不從大小,故知是頓。」將此一經,判為頓教,堪稱千古定論。

 

(弟子廣化記) 

——本文曾刊於《菩提樹》第六一、六二期—— 

 


回善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