蕅益大師淨土選集—詩偈

 

靈峰蕅益大師著

獅山淨業學人會性敬輯

 

大勢至法王子念佛三昧頌

淨社銘

阿彌陀佛像贊(九首)

西方三聖像贊

雲棲和尚蓮大師像贊(三首)

沈母金太孺人往生贊 有引

佛說阿彌陀經塔贊

卓無量普觀圖贊

西齋淨土詩贊

自像贊(三十三首今錄念佛像贊六首)

淨土偈(十四首)有序

贈參己

答初平發願偈

贈頂瞿師掩關念佛

贈莊聖西

贈耦西

贈魏國徐燕超居士

五戒歌—示憨月

示馬光世

丙戍中秋懷淨土

輓旅泊大德

示豁一

利濟寺禪堂放生念佛社偈 有序

示寶樹

獨坐書懷(二首)

病中口號

病間偶成

大病初起求生淨土(六首)

甲午除夕

乙未元旦(二首)

 

大勢至法王子念佛三昧頌

 

服盡軒岐百草丸    阿伽一味信神丹

五宗八教橫羅列    未死偷心孰肯飧

 

淨社銘

 

持戒為本    淨土為歸    觀心為要    善友為依

 

阿彌陀佛像贊(九首)

 

 

一指光,周法界;十念成,皆自在。感應道交,生佛無礙。討甚自性彌陀,只此豈屬心外。

 

 

光明壽量無倫匹    慈眼悲心徹底呈

隻手長舒塵點劫    一般也是惜兒情

 

 

觀常作佛    佛常在觀    心想遍知    同條共貫

 

 

如來法界藏身    遍入眾生心想    譬如月印千江    一切有目同仰

若欲離此覓真    何異捨聲索響    總云者個便是    依舊無端成兩

 

 

極樂大聖    法界醫王    入慈悲定    放智慧光    盡未來際

恆照十方    眾生念者    攝取不忘    以如幻力    應物現色

妄想稠林    相好百億    即影即真    不二不忒    嗟彼生盲

覿面弗識    別覓玄機    翻墮見惑    我今稽首    滿月萬德

願共含靈    歸安養國

 

 

稽首弘願四十八    一一願光不可盡    果徹因源恆度生    蓮華國土如明鏡

睹影聞名創發心    頓入寶王三昧印    但勤瞻禮莫辭勞    紙墨元同法界性

緣生當體空假中    四德三身不別並    況復澄空月正圓    心水澄清月自映

 

 

兩朵蓮華足底安    一雙空手悲心切

覿面相逢法界身    虛空大地流鮮血(血書接引像)

 

 

諸佛正遍知海    不離眾生心想    是故眼見耳聞    盡是彌陀聲像

癡人捨此別求    喚作法身向上    誰知棄有覓空    一體無端成兩

若知兩既不存    畢竟一何須尚    熾然禮拜稱名    即是超方伎倆

 

 

稽首西方須摩提    無量清淨平等覺    乘於六八大願輪    示現八萬四千相

相有八萬四千好    好有八萬四千光    一一光中照法界    普攝念佛諸有情

猶如慈母念一子    是故入此三昧王    名為普現一切相    畫師承此三昧力

紙筆為緣妙相生    此相即是因緣生    生即無生具三諦    三諦三身既宛然

四德應知無缺減    所禮既即諦與德    能禮應知即止觀    諦觀名別體復同

是故能所性空寂    稽首如空無所依    是即自性無量覺

 

西方三聖像贊

 

稽首阿彌大導師    觀音勢至同悲智    願輪無盡等虛空    歷劫長行不思議

生界不空行不休    此是四弘無作誓    生界本空行非行    誰知二諦是一諦

二由一有一莫守    非一非二非三四    三二宛然顯一真    大聖以此垂恩濟

但願眾生悟自心    自心那復存橫豎    橫豎無非法界心    法界亦是強名字

即知自心三聖人    本與眾生體不異    覿面三身四德新    紙墨筆腕非他事

身命皈依能所忘    雙忘雙照恆如是

 

雲棲和尚蓮大師像贊(三首)

 

 

威而不猛,和而不同,慈心濟物,梵行明功;追蹤往哲,啟迪群蒙。一句彌陀,橫亙豎充;禪關把定,永鎮魔風。我來禮塔,恍睹遺容。咦!私淑未須言嗣法,聊將嗣德附蓮宗!

 

 

世競貴奇特,師耑守平常。人盡尚高峻,師獨存謙光。旋萬法而指歸淨土,憫五濁而廣作津梁。聞慈風兮寬鄙敦薄,積善化兮源遠流長。仰遺規以私淑,愧嗣德之未遑!

 

 

此是雲棲老漢    肚堻怞h思算    諦觀末世法門    百怪千奇沒幹

饒他梵語華言    不出威音那畔    所以旋轉萬流    直指西方彼岸

只圖腳底著實    何必門庭好看    八十餘年暗室燈    聞風猶使頑夫憚

 

沈母金太孺人往生贊  有引

 

吾人現前一念心性,原與阿彌陀佛同體;而罕能直下知歸者,無他,未具信、願、行,三故也。予嘗謂:信如將,願如謀,行如軍旅。有將有謀,老弱亦可取勝。苟無將謀,雖勇壯亦潰矣!是故、信宜專,願宜審,行宜無所不收。專且審,故圓頓直捷而至高;無所不收,故三根普被而至廣;此念佛三昧所以為橫超勝異也。邇來宗教之士,或視念佛太易,以為曲被中下;或視念佛太難,以為齋戒須全。夫太易,則不高;大難,則不廣;豈寶王三昧之謂哉!今觀太君坐逝,洵可頓釋兩疑。合掌贊曰:

 

人心佛心    本自無二    一念相應    欲仁仁至

卓哉沈母    信此實義    聖號喃喃    日時不離

但持十齋    慈祥愷悌    罕睹怒容    多瞻惠施

八十六年    淨業乃粹    集飲歡娛    大醒如醉

驀直西歸    坐脫若戲    欲顯真因    身香表瑞

信矣高圓    誠然廣被    匪易匪難    千秋永企

 

佛說阿彌陀經塔贊

 

稽首阿彌陀如來    攝受眾生不思議    稽首廣長舌相經    諸佛護念不思議

稽首執持名號人    徑登不退不思議    我曾發不思議願    欲以尊經作寶塔

綺迴漩澓妙莊嚴    令見聞者皆歡悅    善哉千里鄭居士    先得我心所欲為

巧思妙筆奪天工    梵文迤□無盈虧    我今合掌頂禮塔    願塔普放光無量

我今合掌頂禮經    願經住世壽無量    經典所在即是塔    塔影所在即是經

若人具有廣大信    始獲頂禮無餘情    若人得遇此經塔    畢竟當得廣大信

是故我今作贊頌    廣不思議佛慧命

 

卓無量普觀圖贊

 

會依報為蓮華    攝三身為自己    非以身往彼方    非移蓮花到此

欲識個中消息    問取無量卓子

 

西齋淨土詩贊

 

稽首楚石大導師    即是阿彌陀正覺    以茲微妙勝伽陀    令我讀誦當參學

一讀二讀塵念消    三讀四讀染情薄    讀至十百千萬遍    此身已向蓮花托

亦願後來讀誦者    同予畢竟生極樂    還攝無邊念佛人    永破事理分張惡

同居淨故四俱淨    圓融直捷超方略

 

自像贊(三十三首今錄念佛像贊六首)

 

 

信得是心是佛,乃信是心作佛;所以枯坐喃喃,耑念阿彌陀佛。偏要記串記千,不學瞞頇鶻突。無論專心散心,聲聲滅罪八十億劫。假使眾生界盡,虛空界盡,我此持名終無休歇!

 

 

不願成佛,不求作祖。不肯從今,不敢畔古。念念思歸極樂鄉,心心只畏娑婆苦!六字彌陀是話頭,千磨百難誰能阻。天下元非手可援,且學顏淵權閉戶。直待西方去復來,普與塵沙擊法鼓!

 

 

願大不遺塵界    膽小怕墮地獄    見人嬉笑滿容    禮佛悲哀痛哭

終日輪串數珠    唯恐萬聲未足    縱有一隙獨明    且無片長可錄

只圖下品蓮生    便是終身定局    豈敢大言欺世    致使法門受辱

 

 

不參禪  不學教    彌陀一句真心要    不談玄  不說妙    數珠一串真風調

由他譏  任他笑    念不沈兮亦不掉    晝夜稱名誓弗忘    專待慈尊光堨l

懸知蓮萼已標名    請君同上慈悲簉

 

 

蘊慈合掌問持戒    我說持戒須蘊慈    慈是下化眾生本    慈是上求佛道基

不殺不盜不淫妄    拔苦與樂功甚奇    專護性遮令清淨    仍須念佛求生西

設不求生極樂國    只恐仍遭隔陰迷    設能信願求彼土    雖曾有犯亦成機

是以我今但念佛    一句彌陀法界師    不勞學漱趙州口    不勞學奮雲門威

聲聲坐斷聖凡路    四句咸離絕百非    三身四德覿體露    爍破鳥空鼠即癡

蘊慈蘊慈應諦信    佛號圓成八萬儀

 

 

人知其眨古斥今,不思忌諱;不知其談教說禪,不立文字。上法座兮口若懸河,下法座兮目無所視。從朝至暮稱阿彌,矻矻孽孽將數記。三十年來不改弦,從茲堪盡未來際。十種可盡念無盡,一切三昧一三昧。具縛凡夫甚希有,決不妄言聖賢位。蒼暉若欲恆相隨,剎那勇發菩提志。

 

淨土偈(十四首)有序

 

博山禪師拈淨土偈,每云:「淨心即是西方土」,蓋以因攝果也。讀者不達,遂至以理奪事,幾欲破法!予觸耳感懷,每拈「西方即是唯心土」,俾以事扶理,聊附補偏救弊之職云。

 

 

西方即是唯心土    無上深禪不用參

佛向念中全體露    更生疑慮大癡憨

 

 

西方即是唯心土    離土談心實倒顛

念念總皆歸佛海    生盲重覓祖師禪

 

 

西方即是唯心土    得見彌陀始悟心

寸土不存非斷滅    堂堂相好寂光身

 

 

西方即是唯心土    欲悟唯心但念西

舌相廣長專為此    更求玄妙抑合癡

 

 

西方即是唯心土    無相非從相外求

擬欲將心取無相    靈龜曳尾轉堪憂

 

 

西方即是唯心土    未識西方豈識心

逝子謬希圓頓解    拾將落葉當黃金

 

 

西方即是唯心土    更覓唯心見已違

光影揣摩成活計    蓮邦何日薄言歸

 

 

西方即是唯心土    擬撥西方理便乖

極樂一塵同剎海    假饒天眼未知涯

 

 

西方即是唯心土    趁到同居第一關

但得九蓮能托質    寂光何慮不時還

 

 

西方即是唯心土    土淨方知心體空

一切境風猶挂念    云何妄說任西東

 

十一

 

西方即是唯心土    莫把唯心旨趣誣

迷悟去來元藏性    謾言平等卻成迂

 

十二

 

西方即是唯心土    白藕池開不用栽

一念頓教歸佛海    何勞少室與天台

 

十三

 

西方即是唯心土    三昧中王道最微

瞥爾生疑千古隔    咬釘嚼鐵莫依違

 

十四

 

西方即是唯心土    慧日高懸第一機

事理雙融真淨業    現前何法不玄微

 

贈參己

 

盡大地是箇自己,彌陀亦在堻\安身。盡法界、不出彌陀一毛孔光明,自己更向何處著腳?念念彌陀念念己,自他不隔是真參;若從少室求端的,鈍置己靈深可憐!故今參己無別事,六時長憶紫金仙。

 

答初平發願偈

 

有願無行    如人無足    有行無願    如盲無導

信步前行    險惡難保    丁茲末運    法弱魔強

縱有乾慧    猶難穩足    況雖立志    慧眼未開

今生不度    更待何生    阿彌陀佛    大願深慈

如母憶子    子何弗思    若不至心    早暮回向

悠悠緩縱    即逃逝人    非必訶謗    乃名逃逝

汝今已能    奮然自新    當知珍池    新萌蓮蕊

從今數發    相續不斷    斯可名為    勇猛丈夫

如或未然    仍前習氣    始勤終惰    口向心背

既非菩薩    亦非二乘    常在三界    出沒輪迴

自未能度    云何度人    如被漂者    欲拯岸行

如癩病者    賣瘡癬藥    愚癡顛倒    舉世所嗤

汝既發心    我深隨喜    復為勸助    使得堅忍

同觀慈尊    共化塵剎    盡未來際    永矢弗諼

願汝精勤    先成佛道    我作文殊    助汝揚化

 

贈頂瞿師掩關念佛

 

阿彌陀佛聲歷歷    自他共離不可覓    是心作佛是心是    熾然感應真空寂

驀直歸來莫問津    無明睡媗F霹靂    醒來捫枕笑呵呵    夢墮大河誰實溺

夢時非墮醒非超    一任凱風同奏勣    髻珠解處紹功成    內外空爭庶與嫡

無生曲堜月寒    白牛背上吹橫笛

 

贈莊聖西

 

彌陀即是毘盧師    極樂即是華藏界    八萬四千相好中    一一具足剎塵相

西方一一微塵中    具足世界差別種    是故普賢大願王    究竟導歸安養土

同居淨土四俱淨    橫超自在甚希有    若人深信淨土門    始是深信法界理

若人已悟法界理    方肯熾然求往生    法界非往非不往    順悉檀故名為往

法界非生非不生    順悉檀故名為生    如是往生即向上    圓頓了義無倫匹

 

贈耦西

 

善財初發意    百城方盡南    一見普賢後    始知西更湛

十願導其往    深禪不用參    彌陀法界藏    介爾一念含

六字聲歷歷    皎月澄寒潭    未識歧塗苦    那知此道甘

上善共攜手    列祖朋盍簪    觀成一十六    生品列三三

任彼馳圓頓    方茲定有慚

 

贈魏國徐燕超居士

 

愷悌慈祥古佛心    襟期爽朗芥投鍼    祇從安養遴拊萼    不向時流較釜鬵

一念便能嚴四土    十聲誰肯易千金    春來柳葉初含笑    把手同遊解脫林

 

五戒歌—示憨月

 

受戒易  守戒難    莫將大事等閑看    浮囊度海須勤護    一念差池全體殘

理勝欲  便安瀾    把定從來生死關    任他逆順魔軍箭    凜凜孤懷月影寒

不殺生  大慈仁    物我一體如長春    蠕動蜎飛佛性等    賢愚貴賤無疏親

不偷盜  充義奧    正直清廉明節操    心外無法可當情    菩提性具非他造

不淫欲  梵行篤    身心皎潔同珠玉    泰山喬嶽立清風    等閑超出娑婆獄

不妄語  誠相與    廣長舌相昏塗炬    矢口千金敵國欽    九界同歸作洲渚

不飲酒  離群醜    智慧照明師子吼    衣媔穄]豈更忘    免得親翁再苦口

三皈五戒果精明    觀音勢至為師友

 

示馬光世

 

未知箇事難得知    已知欲忘亦不易    忘卻威音那畔底    今時方顯頭頭是

著衣喫飯弄神通    劍樹刀山任遊戲    念彌陀  算珠記    夫婦知能第一義

淨穢兩忘仍歷然    法界分明無礙事    一念圓彰四土嚴    三身頓證驚長寐

信得真  見得至    步步腳跟都著地    以茲自覺覺眾生    大智光明照十世

 

丙戍中秋懷淨土

 

皓月年年照客秋    夢中時動故鄉愁    兜羅綿手垂應久    優缽羅華散未收

癡掉不除增愧色    貪瞋猶熾礙真修    長空鴈影蕭然度    寄我深思到寶樓

 

輓旅泊大德

 

淨土迢迢不涉程    閻浮禮誦已功成    漚花頓滅千生影    德水初標九品名

酬債豈應嫌病苦    橫超寧復畏譏評    殷勤為我求慈父    何日同垂隻手迎

 

示豁一

 

華嚴圓頓經王    普賢法界宗主    十願導歸極樂    便是玄極微旨

若更別扣祖關    都是奴僕婢使    果然奇特丈夫    卓信心作心是

念念相應不差    豈肯水中渴死    瞬息旋轉萬流    一句彌陀到底

 

利濟寺禪堂放生念佛社偈  有序

 

佛祖心要,悲智雙運而已。贖命,大悲下化也。送想西方,大智上求也。法門之妙,孰過於此!但、靡不有初,鮮克有終。是宜堅其心,砥其行。庶珍池寶卷在我,而不在人矣!

 

諸法本無生    不生非實義    魚躍與鳶飛    明明佛祖意

迴向極樂邦    圓成無上智    歷劫矢勿諼    是名真利濟

 

示寶樹

 

修行無巧法    只要生死切    諦觀百年身    露電同生滅

千古大聖賢    皆從一念決    一念識重輕    群妄自超越

事不益真修    何能強屑屑    心益乃日休    心勞乃日拙

六字大經王    勤誦無休歇

 

能念所念本無二    熾然能所相交徹    譬如萬里淨無雲    百千江瀆一輪月

不是渠兮盡是渠    非親疏處難分別

 

獨坐書懷(二首)

 

 

剋期取果志    慚愧未能酬    病後知身苦    貧來幻想休

但將三際念    總附四弘舟    彈指歸安養    閻浮不可留

 

 

半世傾腸腑    寥寥有幾知    庶幾二三子    慰我半生思

捨盡從前得    方開格外奇    殷勤末後句    奚啻黍離詩

 

病中口號

 

夏病不知暑    冬病不知寒    夜長似小劫    痛烈如刀山

人間尚復爾    何況三塗間    皈命大慈父    早出娑婆關

 

病間偶成

 

業緣叢簇病緣頻    痛苦呻吟徹暮晨    早發菩提猶若此    未全正信擬誰親

身經九死渾亡力    心本無生獨自甄    名字位中真佛眼    未知畢竟付何人

 

大病初起求生淨土(六首)

 

 

閻浮百苦鎮煎熬    賴有摩提路匪遙    六字洪名真法界    一聲凡念海全潮

濁流寸寸清珠映    暗室塵塵寶炬招    千古東林風未墜    不須方便自橫超

 

 

沈苛危篤是吾師    消卻從前多少癡    已破百年閒活計    定開塵劫大通逵

遙瞻落日增哀慕    夢禮慈容長智悲    六八願王矬嶁    金蓮育質可無疑

 

 

持名真實是單傳    念念圓成深妙禪    能所本來無二體    果因交徹即重玄

廣長舌相堅真信    周遍身光結法緣    大事分明唯此事    同仁共策祖生鞭

 

 

病經累月皮纏骨    彷彿冥塗薜荔多    脾弱羨人甘六味    根嬴廑我順三和

軒岐伎倆非雙善    忉利酥酡柰異柯    最是樂邦慈父願    含生永永離沈苛

 

 

久向阿彌誓力深    浮生無奈染相侵    聞聲見色多妄念    計後思前轉昧心

痛極色聲緣自斷    病危前後影方沈    孤明六字全提出    百獸群中師子音

 

 

乾慧初乾業未枯    病深無計可支吾    稱名不異兒號乳    懺罪何殊囚伏辜

乍慶此時方得主    更慚歷劫枉成逋    丁寧法侶勤相助    共解輪王髻堹]

 

甲午除夕

 

東西南北枉趑趄    乍息狂心復舊居    正喜竹泉不用買    那堪疾疢久難袪

力從枕席消磨盡    心向蓮臺畢竟舒    為取寶池春富樂    從茲貧與病俱除

 

乙未元旦(二首)

 

 

爆竹聲傳幽谷春    蒼松翠竹總維新    泉從龍樹味如蜜    石鎮雄峰苔似鱗

課續三時接蓮漏    論開百部擬天親    況兼已結東林社    同志無非法藏臣

 

 

法藏當年願力宏    於今曠劫有同行    歲朝選佛歸圓覺    月夜傳燈顯性明

萬竹並沾新令早    千梅已露舊芳英    諸仁應信吾無隱    快與高賢繼宿盟

 


回善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