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嚴經要解

 

宋溫陵比丘戒環集

 

前引

初懸敘

二釋題

三科解

 

前引

 

庚戌冬,先師明觀老和尚示寂,治喪之餘,悲思紛集。因憶師所付遺作中,曾記述在浙東行化時,有治習華嚴得不可思議神妙境界等語,頓起業盡情空廓然無礙之觀。即屏居香港光明講堂,讀誦大經,迥向吾師,隨讀隨記,以資探索,並檢同全部華嚴著述集要為參究。其中有宋溫陵戒環比丘所集華嚴要解,解妙義豐,不厭三復。爰亟付印,冀有助於後之讀者。并將賢首國師華嚴三昧章合刊於後,以同開寶藏焉。

 

佛曆二五一四年十一月,釋靈真識於大嶼山真廬

 

大方廣佛華嚴經要解

宋溫陵白蓮寺比丘戒環集

 

戒環嚮以華嚴海藏汗漫難究。遂三復方山長者疏論。述總要敘。疏條經旨。稍辨端倪。繼沿綴緝清果明禪師所集修證儀。略解聖號表法。屢為賢達下詢。願盡九會之奧。因取清涼國師綱要。與論校讎。別為斯解。以方山為正,清涼為助。洞究全藏纔萬八千言。庶幾覽者。無異剖大經於一塵。睹法界於彈指也。

 

建炎戊申上元日

 

初懸敘

 

大方廣佛華嚴經者。直示諸佛眾生平等。佛性本真德用也。三世諸佛所同證。十方菩薩所同修。大千聖眾所同尊。法界眾生所同具也。

 

釋迦如來。初成正覺。欲明所修之因。所證之果。欲使人人同修同證。故現千丈盧舍那身演說。文殊菩薩與阿難海於鐵圍山間結集。對上中下根。分為三部。上部有十三千大千世界微塵數偈。一四天下微塵數品。中部有四十九萬八千八百偈。一千二百品。下部有十萬偈。四十八品。皆自一音所演。隨類各解。為上根聞此。稱性遍周。剎說塵說。熾然無間。則大千剎塵未足究盡。猶以多數號之爾。中根聞此。惟悟當會之經。未極剎塵之說。故偈品稍寡。下根聞此。意局言詮。見存限量。故惟得十萬偈。四十八品。傳來未備。今經止四萬五千偈。三十九品。在昔結集之後。祕於龍宮。龍樹菩薩。運神海藏。觀前二部。渺若淵海。非人世所及。乃誦後部歸於五天。爰布中夏。雖豐文博義。理窮法界。事極剎塵。皆為發明當人自性故有之德。

 

蓋大方廣體。物物圓成。但局於識情。故束之令小。佛華嚴行。人人本具。但汩於塵勞。故失其華嚴。此經不離識情。示現智海。即諸塵勞。繁興妙用。一念圓證。則大方廣體。佛華嚴行。當處現前。不從他得。信謂自性固有矣。則詮指之要。不可不究也。

 

此經所詮。以毗盧法身為體。以文殊妙智為用。依智斷習。則普賢妙行為因。習盡智圓。則補處彌勒為果。一藏體要。不離此四。故以毗盧為教主。所以立體也。以文殊為信首。所以起用也。以普賢發行。所以示因也。自十信而始。五位而終。乃見彌勒。所以示果也。然體用因果。必依毗盧文殊普賢彌勒。何也。

 

梵語毗盧舍那。此云光明遍照。在佛為清淨法身。在人為本覺妙性。華嚴以此為體者。直欲眾生見妙性而證法身也。梵語文殊師利。此云妙德。在佛為普光大智。在人為觀察妙心。華嚴以此為用者。直欲眾生明妙心而證大智也。普賢者。德無不遍曰普。佑上利下曰賢。在佛為真淨妙行。在人為塵勞業用。華嚴以此為因者。直欲眾生翻塵勞而成妙行也。梵語彌勒。此云慈氏。在佛為補處之主。在人為數取之身。華嚴以此為果者。直欲眾生離數取而趣補處也。然則華嚴體用因果。諸佛眾生則一。但諸佛合覺。眾生合塵。故有間耳。苟於此經。一念反照。滅塵合覺。則革凡入聖信猶反掌。而自己毗盧文殊普賢彌勒。當處圓現。所謂初發心時。便成正覺。信不妄也。

 

二釋題

 

大方廣佛。標本智也。華嚴經者。詮妙行也。本智。即平等佛性。妙行。即本真德用也。大言體極無外。蠢動賢愚。皆所預有。方言相同法界。方正平等。不遷不動。廣言用等太虛。周遍含容。無所窒礙。佛即本智之果號也。華者。萬行之因。對果言華。嚴者。以是因華。莊嚴果佛。忘心遺照。無嚴不嚴。然後福智行願。十德圓滿。乃證十身盧遮那也。清涼云。大方廣者。所證法也。佛華嚴者。能證人也。其所證者。不離本智。其能證者。不離妙行。蓋一揆也。經則貫攝所詮之法。為一定之體。萬世不易也。此經立題。先果後因。而兼舉者。何也。先果後因。示斯果佛。先所固有。特藉因華莊嚴。而後顯著。兼舉者。欲因果相資也。蓋非果則因無以立。非因則果無以成。是以此經初則舉果勸修。次復舉行趣果。一經之體。一題可見矣。

 

三科解

 

十會。四十品經。大科分三。曰序。正宗。流通。初世主妙嚴品。為序分。二如來現相品已下。為正宗分。三如來出現品已下。為流通分。(清涼從法界品爾時文殊從善住樓閣出已下為流通分。)三科之中。各具五位法門。號三周因果。二種常道。五位法門者。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十一地也。三周因果者。初會世主品。至毗盧舍那。六品為一周。乃佛自分五位因果。為舉果勸修見道分。二會至八會。從佛名號品。至如來出現。三十二品為一周。乃進修者五位因果。為設法治習修證分。(九會離世間品。明果後利生之常道。而通為設法治習修證分也。)第十會法界品。善財南遊。始終為一周。乃圓彰重諭五位因果。為去言依行圓彰法界分。二種常道者。一離世間品。同塵不染。利生常道。二法界品。忘修絕證。佛果常道。此一藏總科也。(清涼以初會六品。為舉果勸樂生信分。二會至七會三十一品。為修因契果生解分。離世間一品。為托法進修成行分。法界一品。為依人證入成德分。通以信解行證四字。判盡一藏。)言十會四十品經者。此經既謂表法。有十處十會。演十信十地等修證法。各以十眾配十波羅蜜。一一言十者。十為圓數。所以圓彰頓法也。初會菩提場六品。二會普光殿六品。三會忉利天六品。四會夜摩天四品。五會兜率天三品。六會他化天一品。七會三禪天一品。八會普光殿十一品。九會普光殿一品。十會給孤園一品。是為十處十會四十品。或云七處九會者。普光三會。爰折二處。三禪闕文。又減一處一會也。然雖十處十會。不離大智普光之殿。法界華藏之都。一處一會之說。但隨進修行相。寄位表法。非如情見有前後往來之相。故經節節言。爾時世尊不離菩提場普光明殿而昇某處也。

 

三周因果。初一周。為佛自分五位因果勸修等者。初會菩提場說六品法。顯佛自己曠劫修因。嚴淨剎海利生之事。以勸進後學。使見實跡而發進修也。清涼科為舉果勸樂生信分。其意亦同。初世主妙嚴品。二如來現相品。三普賢三昧品。四世界成就品。五華藏世界品。六毗盧舍那品。

 

初世主妙嚴品者。即十會發起之通序也。華嚴會上菩薩。此會依菩提場說者。明曠劫修證之事。故於菩提場處而說。惟普賢行方能證入。故依普賢菩薩發起也。神天皆號世主。謂以福德神力主護世間也。華嚴會上通有四十一眾。初集法會。各申偈讚。顯如來因地所修五位法門。一一眾海。威德熾盛。舍那十身。圓融炳著。同嚴法會。故名妙嚴品。此品首言菩提場成正覺地。及師子座。眾寶莊嚴。境像互現。佛處寶座。成最正覺。智入三世。身遍十方。譬如虛空。具含眾像。總明果覺。依正殊特。德用無邊也。次陳法會雲集。有四十一眾。表佛自身五位因果。為進修宗本。

 

初普賢等十菩薩為一眾。表十信法。次海月光等十菩薩。執金剛神。身眾神。足行神。道場神。主城神。主地神。主山神。主林神。主藥神。十眾。表十住法。又次主稼神。至主晝神。十眾。表十行法。又次阿脩羅。至日天子。十眾。表十回向法。又次三十三天。至大自在天。十眾。表十地法。此眾既集。各能說法。讚明如來所修五位法行。自後所設進修之法。皆本於此。故為進修本宗。

 

初表十信法眾。有十佛剎微塵數普賢菩薩為上首。表普賢無盡之行也。十名同號曰普。表普賢圓融之行。其普字下。即彰自行。皆諸佛之同道也。以此表十信者。示諸佛同道。皆依普賢大行發信。為入法之初基也。

 

次表十住法眾。初海月光等。十異名菩薩。表十住果行也。於十普之後。舉十異名者。表依普賢行起差別行也。次執金剛神。至主藥神九眾。表十住因行也。其眾各有佛剎塵數。皆表當位圓融之行也。執金剛。表應身護法。守正不壞。身眾神。表以無量身。事無量佛。足行神。表眾行滿足。隨順正道。道場神。表大願莊嚴。廣興供養。主城神。表善守心城。嚴淨佛國。主地神。表深重願力。成遂群生。主山神。表積集善根。出世高勝。主林神。表智榦行花。說法廣蔭。主藥神。表知根善救。用以法藥。十住果眾。始於海月光大明。表含容廣濟。除煩開覺。終於大福光智生。表利行明足。克成種智。皆成德之行也。其因眾。始於執金剛。表守正不壞。終於主藥。表知根善救。皆昇進之行也。神表智通萬有。不為而應也。以是通智。依佛所住。始於守正。終於善救。無思無為。冥進此道。斯成海月大福果矣。十住第一。名初發心住。首以果眾表者。示初發心時。便成正覺也。餘眾次第表十住名。亦次第表十波羅蜜。論文備詳。而每眾又各十名。表一波羅蜜又各具十。圓融相攝。重重無盡。乃一性之妙用。萬法之本體也。於同眾中。又有異名者。以行隨位異。故表法亦異。意在圓融博達。若滯一法。則行不該通。智不增明。無以具無盡之行。無以成種智之果矣。自執金剛神。下至龍天鬼眾。皆菩薩隨應之跡。散花異類。非實鬼神也。

 

次表十行法眾。初主稼神。表以資糧法。成就眾生。主河神。表迅流普潔。利益眾生。主海神。表容會善惡。皆入法流。主水神。表隨物潤益。能淨諸垢。主火神。表隨緣發光。破除暗障。主風神。表以平等智。散滅我慢。主空神。表廣大明潔。萬行無著。主方神。表智照十方。大千圓滿。主夜神。表以智照明生死長夜。主晝神。表一心匪懈闡明佛日。次主稼十眾表十行者。示從住起行。利生之因果也。前以菩薩表果。神眾表因。而此始終皆以神表者。示十行法。即因即果。為一乘資糧位。蓋以佛果十行。資大心眾生。進趣佛位。資見道菩薩。長養大悲。即因果相資義也。三乘說信住行向。為地前四種資糧。初地已上。為見道加行。此經不然。即十信位。至十住初心。總為見道。住行向地。總為加行。總為資糧。三者同進。互相資發。廢一則涉小乘。非圓頓法。直須以果嚴因。以因嚴果。乃成佛華嚴也。其十眾表義。皆利生之行。次第表十行名。亦次第表十波羅蜜。及隨位異行。圓融相攝。一如前解。後亦準此。蓋十波羅蜜。五位通修。菩薩萬行。不離此也。

 

次表十向法眾。初脩羅眾。表處生死海。和同真俗。迦樓羅眾。表以大方便。拔濟眾生。緊那羅眾。表非聖非凡。同行自在。摩侯羅伽眾。表守護伽藍。令割癡網。夜叉眾。表守護拔濟苦活眾生。天龍眾。表興法雲雨。覆蔭潤澤。鳩槃茶眾。表示入諸趣。垂慈利生。乾闥婆眾。表依五分香。娛樂眾生。月天子眾。表清涼熱惱。顯發寶明。日天子眾。表處高利下。照物成功。以脩羅至日天子十眾表十向者。以前十住十行。但修出世悲智。未盡處俗利行。此位回真向俗。回智向悲。使真俗圓融。智悲不二。處生死海。自在如王。其位彌高。其行彌下。故始以脩羅王表。終以日天子表。餘皆隨位之行也。

 

次表十地法眾二。初欲界五天五。初三十三天王讚云。發起世間廣大福業者。經歎德云。皆勤發起一切世間廣大之業。此天王即帝釋也。處忉利天。具大福業。少欲淨居。令世願慕。同修善行。是謂發起廣大之業。二夜摩天讚。經云。習大善根。心常具足。論云。此天晝夜常明。表大智也。有眾德妙樂。表法樂也。三兜率天讚。經云。勤持一切諸佛名號。論云。具戒定慧。得生此天。四化樂天讚。經云。皆勤調伏眾生。令得解脫。論云。化利一切。以為自樂。五他化天讚。經云。皆勤修習自在方便廣大法門。論云。表菩薩化他自樂。

 

次色界五天五。初禪大梵天讚。經云。慈愍眾生。舒光普照。令得快樂。論云。離欲清淨名梵。二禪光音天讚。論云。此天已滅憂苦。出語口中光生。表教光普化。三禪遍淨天讚。論云。已無憂苦。唯有禪悅。四禪廣果天讚。經云。以寂靜法為宮殿。論云。福德廣大為廣果。色界頂大自在天讚。經云。皆勤觀察無相之法。所行平等。論云。表十地滿。無相智成。上所舉經。皆歎德詞。以十天眾表十地者。以從三賢超入十聖。其道明極。故以天表。餘義同前。此與法華會上。皆無無色天眾者。以彼天無色蘊。不可見故。上釋雲集眾竟。

 

通舉所集聲聞辟支菩薩佛為四聖。即法界會上影響聲聞。及諸比丘知識是也。天人鬼畜六道為六凡。即雲集神天八部。及諸俗士知識是也。諸眾來集。雖夜叉摩侯羅鳩槃茶鬼畜之類。亦各說是法門。足知皆是三身四智聖人權現也。

 

法眾既集。爾時如來所坐之座。一切莊嚴具中。各出佛剎塵數菩薩。海慧自在神通王等為上首。各興供養。說偈讚佛。以明古今同道。及讚法眾雲集。又為現相說法之因也。佛因其讚請。於是放眉間光。現諸勝相。為眾說法。故次有如來現相品也。論以前眾。表五位法。方至十地。未有表十一地之眾。今妄意此眾。既為諸佛同道。宜表十一地果位之法。非表所急。則略之也。或經文不標聖號。而品位合位則補之。或廣舉多號。而表法惟一。有不勝錄者則約之。意欲文簡義明。使禮誦者。易欣慕無煩厭也。又今解釋。亦依法論撮要義舉大綱。或本文意隱。則取別卷以兼明。或舊說辭略。則摭所聞而設暢。或循舊言意。而小有改易。皆務疏條精朗。使研味者。易深達而無壅蔽也。

 

已上皆世主妙嚴品序分竟。(此品計五卷)

 

二如來現相品者。正宗分起。此菩薩神天世主既集。默默請法。有三十七問。初問十八種佛法。次問十九種菩薩海。皆是諸佛智行境界德用。以發起此經一切法門。經云。爾時諸菩薩。及一切世間主。作是思惟。云何是智海。於是如來放光現相以答所問。初總答。次別答。遂成一部四十品經也。初總答有二。一現智境。即此品是。二現行境。即後品是。此品於面門眾齒間。放十種光。普照十方。以佛神力。其光能說偈頌。召集世界海菩薩眾。俱來聽法。其菩薩眾。一一毛孔。現種種光明。一一光中。現剎塵菩薩。遍事剎塵諸佛。遍度剎塵眾生。此現華嚴法界體性智悲自在無礙無盡之相也。如來復放眉間毫相。於毫相中現菩薩眾。各說偈讚。以顯如來無邊境界神通之力。經云。爾時世尊。欲令一切菩薩得如來無邊境界神力故。放眉間光。遍照十方。一一塵中現無數佛。復有菩薩。名法勝音等。與世界海塵數菩薩。俱時而出。說頌讚佛。此現剎海無障礙法。是現智境之相也。總答前問。故曰現相品。(此品計一卷)

 

三普賢三昧品者。現行境總答前問也。普賢。德無不遍。表佛行門。三昧。此云正定。即佛神力加被普賢。使入正定。現行境也。經云。爾時普賢承佛神力。入一切毗盧藏身三昧。能於法界示現眾相。出生一切諸三昧法。成就一切佛功德海。時十方法界。一一塵中。有剎塵佛。一一佛前。各有普賢入是三昧。以至令諸菩薩。各得塵數三昧行門。是現行境。總答前問。故曰普賢三昧品。已答前智境行境竟。自後一藏法門。一切因果。無非智行所攝。故先以二門總答。所謂諸佛境界。乃至菩薩發趣等法。總備於此矣。後三十七品。即別答也。

 

四世界成就品者。即別答世界海眾生海之問。意明眾生諸佛世界。形相萬殊。苦樂淨穢。轉變差別。各隨自行業力所感成就。故經云。諸世界海有微塵數轉變差別。所謂染汙眾生住。則成染汙轉變。發菩提心眾生住。則成清淨轉變。乃至菩薩所集。則成大莊嚴轉變。諸佛涅槃。則成莊嚴滅轉變。所以言此者。欲令眾生知染淨境。苦樂等相。皆從業生。遂生正心。修出要道。以入佛智慧海。入佛華藏海。是以先說世界成就品。次說華藏世界品。成就品別答初起。(此品與前普賢三昧品共一卷)

 

五華藏世界品者。別答佛海波羅蜜海之問也。此品說毗盧無盡法界妙莊嚴境。由依法身智體。普賢願行。修五位十波羅蜜之所感報。是謂佛海波羅蜜海。經云。此華藏莊嚴世界海。在十重風輪上。香水海□香幢大蓮華內。有無數香水海。塵數世界種。相依而住。號世界網。中心一世界種。有二十重。此娑婆界。在第十三重。即毗盧如來所居。有十世界種圍之。次十之外。又有百世界種周匝。而裹以金剛大輪圍山。計一百一十一世界種。各有所表也。十重風輪。持香水海。出大蓮華。剎塵相依者。表大願風輪。持大智海。出生無邊妙行之華。嚴持身剎為佛淨土也。中心一世界種。表佛位總攝一切遍一切。為萬法之本。次十者。表五位一因一果。又次百者。表五位因果。各具十波羅蜜。其內十一世界種各二十重。表五位昇進及佛位。各具十因十果也。一一世界。有微塵數佛。皆毗盧如來往昔親事。經於一界。舉一佛。各表當位昇進之果也。其百世界種。極外一世界種。各有四重。各有四佛。表四攝法。意明十度萬行。以利行愛語同事四攝為外防也。其世界網。各具一切勝妙莊嚴。皆佛智行遍周。攝化所感。其間亦有雜染世界者。表佛慈攝化不捨於此。故經云。雜染及清淨。斯由業力起。菩薩之所化。言世界種世界海者。種以出生之多。海以包攝之多。數三千大千至恆沙。為一世界種。恆沙界種。為一世界性。恆沙界性。為一世界海。此等皆藏於□香幢大蓮華內。故名華藏世界。論謂數大千至恆沙。為一世界海。恆沙界性。為一世界種。即是種能包海。而經云。世界海內有世界種。今據經說。此皆是毗盧如來往昔親事諸佛。表當位昇進之果也。(此品計三卷)

 

六毗盧舍那品者。明古先毗盧如來。亦居華藏世界。說法利生。其法眾法門。與今不異。但佛號不同。蓋隨機異。非佛異也。由前五品。舉今毗盧成道。因果利生之事。此則引古證今。以明三世道同。因果不別。使後進者同證此果。故復說此品。而通前皆為舉果勸修見道分。蓋未見道體。難以進修。故次此之後。乃示設法治習修道分也。此品舉往古過剎塵劫。有佛次第出興。有王子號大威光。歷事諸佛。證得一切法門。一切利行。一切三昧。互舉四佛。而無結終之處。蓋此品來文未備也。清涼以大威光為毗盧前身。經中不言。又言此六品經。為舉果勸樂生信分。(此品計一卷)

 

初菩提場說經六品。共計十一卷。明如來依正法門。上釋三周中初周法竟。

 

第二周。二會至八會。為進修者五位因果等者。此正示學者五位進趣之行。初依信心。發明正智。破照無明。次依五位。鍊治惑習。研極正果。是謂設法治習修證分。通有三十二品。初。十信位六品。二。十住位六品。三。十行位四品。四。十向位三品。五。十地位一品。六。十一地一品。七。佛果位十一品。清涼科為修因契果生解分。謂修五位之圓因。契妙覺之極果。令物善解因果相也。五位皆言十者。各依十法昇進故也。自住行向地十一地為五位。以信位為因。果位為果。是謂五位因果。圓攝法界行門。然初信後果。與中五位為七。而特言五位者。信本果體。初後圓該。不立階差。故不預數。自信而出。趣果而動。位有增進。故寓數以明。信如種子。位如發生。果如結實。發生之際。有甲拆葉華之序。而種與果中。雖具不可分矣。蓋道本無數。即信與果也。法則有數。即五位也。然位止於五者。以天數五。地數五。萬法之數亦五。故天之經五星。地之緯五嶽。人之行五常。而內則五藏。外則五體。至胸之會通。亦五而已。擴而推之。五方五色五行五音。有不勝舉。則華嚴設位以五。蓋體萬法自然之數也。五位法門。以信為初因者。令修華嚴人。外信五位之法。皆自心德用。內信自心之佛。即毗盧同體。心法相應。然後進修。則智行不迷。及至果終。不離初信之法。譬如種子。先具全體。然後發生。及至成實。還是初種。此則因果不移。本末相徹。實華嚴之要門也。

 

十信法門。即第二會普光殿說六品。一佛名號品。二四聖諦品。三光明覺品。四問明品。五淨行品。六賢首品。此依普光殿令文殊說者。表妙信依普光本智而起。依擇法妙慧而住。若無此慧。但得二乘。不得乘如來乘。成正覺也。

 

一佛名號品者。示佛名跡隨法應機。等眾生心。各各不同。經云。一切諸佛。知諸眾生欲樂不同。隨其所應說法調伏。故如來於此娑婆世界一四天下。示種種身。種種名。或名一切義成。乃至或名導師。其數十千。於一四天下如是。十方世界亦復如是。名各十千。於此娑婆如是。盡法界虛空界亦復如是。示種種身種種名號品。此因第二會。他方來集菩薩。發四十問。初三行經。清涼分為十問。一佛剎。二佛住。三佛剎莊嚴。四佛法性。五佛剎清淨。六佛所說法。七佛剎體性。八佛威德。九佛剎成就。十佛大菩提。

 

清涼曰。此十問為五對。皆上句問依報。下句問正報。又次問十住十行。至如來最勝。及如來光明。兼十信。成三十問。通計四十問也。方山將初三行經。皆以佛剎字為句。只作問四種佛剎。即闕六問。宜依清涼為句也。此初問佛剎佛住中。問如來境界及應化神力。故說此品答之。亦兼答前佛名號海之問也。以此答佛剎佛住者。廣明如來身隨剎現。名應物彰。令信入者。知自心佛本周法界。一切處無非佛剎。無非佛住。名皆佛名。體皆佛體。則華嚴妙觀。念念現前矣。此眾四十問。與世主三十七問。大同小異。而此再問者。前為舉果勸修分。其問為明佛果所成之法。此為設法治習分。其問為明因行所依之法。果所成法。不涉言詮。故如來現相以總答也。因所依法。須藉款啟。故文殊言說以別答。已下諸品。皆次第別答也。

 

將說十信法時。十方菩薩。各從金色平等色。十色世界。十智佛所。與剎塵菩薩來集。以表信門。十因十果。果即十智佛。因即文殊等十菩薩。十色世界。即所修法門。要即諸色法。明自心法也。此十位法。皆自根本不動智體而出。餘九皆不動智德之用。依體修進。則其位有十。攝用歸體。唯一法耳。此則寂照雙運。修證同時。無復漸次。故經以佛菩薩同舉。表因果同彰也。然寄此位表法。則為佛菩薩事。即法明心。則皆當人性德。華嚴之法。俯為機明。勿推之聖賢。謂自無其分也。故肇法師云。聖遠乎哉。體之即神。

 

二四聖諦品者。示佛說法。稱性應機。各各不同。經云。十方世界。說四聖諦。各有四百億十千之名。乃至盡法界虛空界。說四聖諦。各有百億萬種之名。皆隨眾生心。悉令調伏。意明佛所說法。皆以苦集滅道四諦為體。因此四諦說種種法。夫性本天真。法無說示。由無明起業。苦集成緣。聖人不得已。應是而說教。故諸經皆以四聖諦十二緣為宗。而此稱性法。亦首明之。蓋性自此迷。自此現。則根塵解脫。本性真明矣。謂之四聖諦者。令了世間苦集四聖諦第一義。如理通融。無復厭斷。如法界性。無去無取。依此為因。則五位昇進。悉皆若是。而佛果可得矣。此是答前演說海之問也。(此品與前佛名號品共一卷)

 

三光明覺品者。佛於初會。放眉間果光。照十方已。從足下入。至此又從足下放出。其光照一大千。至十大千。漸次增廣。遍照法界。令發信者。覺佛智境廣大無盡。反覺自已法身智行。亦悉同等。由是進入五位。開明智眼。成果地覺。故號光明覺品。所以從足放出果光者。表依果行因。互相資發也。凡自因趣果。必具信解行證之四法。前三品明信。後三品即解行證也。

 

四問明品者。文殊與九首菩薩。互相問答。明顯萬法。以示十信之解也。初文殊問覺首云。心性是一。善惡苦樂。業云何別。覺首答曰。諸法無作用。妄心分別有。如理而觀察。一切皆無性。意明業體本真。背覺故妄。依真起覺。則一切皆真。此十菩薩。明十甚深法也。覺首菩薩。明緣起甚深。財首。明教化甚深。寶首。明業果。德首。明說法。目首。明福田。勤首。明正教。法首。明正行。智首。明助道。賢首。明一道甚深。文殊。明佛境甚深。皆為顯明真淨法體。十問之後。盡法界眾生界。一切差別之法。以佛神力。悉皆明現。故曰問明。(此品與前光明覺品共一卷)

 

五淨行品者。廣發大願。為十信之行也。意以眾生無明貪愛。染諸塵勞。失佛華嚴。由無願力。既發淨信。須依大願淨治塵勞。要即塵勞以成淨行。此因智首菩薩。發一百一十問。云何得身語意業。及一切勝妙功德。故文殊為說一百四十大願。略云。菩薩在家。當願眾生。免其逼迫。孝事父母。當願眾生。護養一切。終至睡眠始寤。當願眾生。一切智覺。皆令即塵勞事。翻成妙行。以是大願。淨身口意。即獲一切勝妙功德。由是克成五位無盡行海。一切染法不能違礙。是為淨行。(此品與賢首品上卷共一卷)

 

六賢首品者。明依十信法門。發心修進。功德難量。與佛同等。示十信之證也。經云。爾時文殊菩薩。說無濁亂清淨行大功德已。欲顯示菩提心功德。問賢首曰。我今已為諸菩薩。說佛往修清淨行。仁亦當於此會中。演說修行勝功德。賢首答偈甚廣。備陳發心修行功德。增益獲果。利生供佛。乃至出入方網三昧。隱顯同時。自在無礙。皆同毗盧文殊普賢。果行德用。示於十信六品之法。發菩提心。解行相應。即已獲此證。自此頓入十住矣。方網三昧者。一方入正定。餘方從定出。諸方入正定。一方從定出。猶如帝網。交徹融攝。至於男子身中入正定。女子身中從定出。皆如帝網。乃法界性用。本自如是。千差一體。無二無別。但隨眾生所見差別。若證如來無作性用。則出入自在。心無差別。則境無差別矣。十信圓證。當造乎此。此乃賢首行證。則創從凡夫。首入佛住。鄰極亞聖。是謂賢首。故以賢首為品。自光明覺品至此。皆答菩薩發趣海之問。蓋五位進趣。自十信發也。(此品計二卷)

 

十住者。由信證入。生如來家。依無住智。永不退還。名住。十住法門。即第三會須彌頂忉利天說。亦六品。一昇須彌山品。二須彌頂偈讚品。三十住品。四梵行品。五發心功德品。六明法品。

 

一昇須彌山品者。以處表法也。前普光殿。即人間地界。依地界說十信者。表創從凡地發信。今須彌山妙高際天。於此說十住者。表從信昇進。入廣大際故。十住品云。菩薩住處廣大。與法界虛空等。其山在七金山海中。高聳天極。非手足攀攬所登。表十住法。出妙智海。高超情境。非心想攀緣所得。此品明信終昇進。及敘帝釋置座迎佛之事。又云。爾時世尊。不離一切菩提樹下。而昇須彌向帝釋殿。帝釋置普光明藏師子座。請佛安坐。此乃淨法界身。遍一切處。隨緣應現。猶如一月。影現千江。隨舟南北。而曾無去來也。帝釋請佛。說十偈讚。第一云。迦葉如來具大悲。彼佛曾來入此殿。至第十云。然燈如來大光明。彼佛曾來入此殿。論云。前三是今劫佛。後七是前劫佛。明創入十住。古今會同。佛法不異也。

 

二須彌偈讚品。乃法慧等十菩薩。讚顯當位之法。勸示昇進。蓋十住以智為體。以慧為用。乃可昇進。故依法慧菩薩讚顯也。將說十住法時。十方十慧菩薩。各從因陀羅華等十華世界。與剎塵菩薩來集。其菩薩眾。各於十月佛所淨修梵行。表十住法。依智起慧為因。復成智月之果。得是果法。則無明頓徹。煩惱頓除。清涼如月。其佛表果。菩薩表因。亦如十信因果同彰也。十華世界。即所修法門。要即因華開敷智果也。經云。爾時十慧菩薩。說偈讚佛已。法慧菩薩即入無量方便三昧。十方各千佛剎微塵數佛。同名法慧。普現其前。讚歎加被。論謂眾生具有如來法身智慧。為迷緣自障。凡能修方便三昧以顯之。則與諸佛法身智慧冥會。是故同名之佛普現其前也。

 

三十住品。正說十住名義。示當位所行之行。一發心住者。刱依正智。發菩提心也。二治地住者。為利眾生。開擴心地也。三修行住。善觀諸法。增正行也。四生貴住。由尊貴行。生佛法家也。五方便具足住。帶真隨俗。漚和適化也。六正心住。逢善惡境。心不動也。七不退住。趣正妙道。緣不壞也。八童真住含真抱一。智行無失也。九法王子住。得法王法。當紹佛位也。十灌頂住。成就十智。即當成佛。如王太子陳列灌頂也。十住之文。一住各成就十法。示當位之行。又各勸學十法。示位位增勝。其十段結文。各云有所聞法。即自開解。不由他教。及設梵行品終。又云。若諸菩薩。能與如是觀行相應。一切佛法海。俱得現前。初發心時。即得菩提。知一切法。即心自性。成就慧身。不由他悟。凡欲明進固有之德。使不外求也。(此品與前二品共一卷)

 

四梵行品。明十住中。觀察身。身業。語。語業。意。意業。佛。法。僧。戒。等十法。於中何者為梵行。知身等三業。及佛法僧戒中有作有為之法。皆非梵行。則於身無所取。於修無所著。於法無所住。於梵行亦無所名。心無障礙。方便自在。如是名為清淨梵行。又舉如來十種智力。令當位修習。為成就慧身之法。

 

五發心功德品。明修十住法。所得功德。不可稱量。經舉十餘喻。重重比較。不及少分。為其發心。功齊果海。無限齊故。(此品與前梵行品共一卷)

 

六明法品。乃精進慧菩薩。問法慧菩薩。當位昇進之行。令轉更明白。為十行之因。故繼此說十行法。(此品計一卷)

 

十行者。既依普智發信。住佛所住。遂能繁興萬行。自利利人。故說十行。十行法門。即第四會在夜摩天說四品。一昇夜摩天品。二夜摩偈讚品。三十行品。四無盡藏品。

 

一昇夜摩天品者。須夜摩。此云善時分。為空居天。無日月而常明。以蓮華開合分晝夜。故曰善時分。於此說十行者。表行依法空。無所滯著。而善應時宜也。此品明從十住昇進。及敘夜摩天王化座迎佛之事。夜摩天王請佛。說十偈讚。亦稱十如來曾入此殿。顯今所入十行理智。與古不異也。

 

二夜摩偈讚品。即功德林等十菩薩。讚顯當位之法。勸示昇進。以積行在躬。其德廣蔭。故以功德林菩薩讚顯也。將說十行法時。十方十林菩薩。各從親慧梵慧等十慧世界。與剎塵菩薩來集。其菩薩眾。各於十眼佛所淨修梵行。表此位從慧起行。覆蔭攝化故。菩薩眾以林為名。表妙行廣蔭也。此位已得如來智慧之眼。其佛以眼為名。表智眼利生也。此亦因十行所行因行示法。欲行人法之也。(此二品與十行品上卷共一卷)

 

三十行品。正說十行名義。示當位所行之行。一歡喜行者。以身命財法三施。悅自他也。二饒益行者。以律儀善法攝生三聚。均饒益也。三無違行。忍順物理。無所違也。四無屈撓行。精進於道。無退弱也。五離癡亂行。定慧明正。無所惑亂也。六善現行。般若圓照。境智洞明也。七無著行。漚和涉有。心無所著也。八難得行。大願成就。方能得也。九善法行。以妙善力。說法軌物也。十真實行。體真實智。一切誠諦也。此十行。正以十波羅蜜為本。而無行不攝矣。(此品計二卷)

 

四無盡藏品。說信。戒。慚。愧。聞。施。慧。念。持。辯。十種藏。前七名七聖財。以二守護。後一積而能散。又前九蘊積。後一出生。一一行量。體含法界。德用不窮。故名為藏。以此成前十行之法。使行行無盡。成後十向之法。使昇進無盡。故繼此說十回向法。(此品計一卷)

 

十回向者。前十住十行。出俗心多。大悲行劣。至此則以十住所得諸佛之智。十行所行出世之行。濟以悲願。處俗利生。回真向俗。回智向悲。使真俗圓融智悲不二。而回向菩提實際。總通五位。利被一切。是名回向。智斷恩德。由此具足。法報化身。由此成就也。十回向法門。即第五會兜率天說。有三品。一昇兜率天品。二兜率偈讚品。三十回向品。

 

初昇兜率天品者。兜率。此云知足。此天不離欲界。而於欲境無所染著。故名知足。此天居欲界五天之中。於此說十回向者。表回真向俗。回智向悲。雖涉塵勞。無所染著。常處中道。無所遍滯也。此品明從十行昇進。及敘兜率天王敷座迎佛之事。經云。兜率天王於其殿上。敷摩尼寶座。有百萬億層級。其諸莊嚴供養之具。各百萬億。有十信十住等菩薩。亦百萬億纔見此座。各獲法利。表回向法。總通五位。圓融無盡也。十住法座。有百千層級。十行有百萬。十向有百萬億。皆表昇進。位位增勝也。蓋自十住至此。智行悲願已全。菩薩道法已備。雖後二位。不出此法藏。茲總通而回向一切。則功利德用。圓融無盡。故凡事法。各百萬億也。兜率天王請佛。亦說十偈。舉十如來。曾入此殿。論謂此明諸佛道跡。本自周遍。古今不異也。(此品計一卷)

 

二兜率偈讚品。即金剛幢等十菩薩。讚顯當位之法。勸示昇進。表此位智悲利生。破惑摧邪而自無傾動。故以金剛幢讚顯也。(此品與回向品初卷共一卷)

 

三十回向品。正說十向名義。示當位所行之行。一救生離相者。大悲廣濟。大智無著也。二不壞回向者。於三寶等。得不壞信也。三等一切佛者。學三世佛所修回向也。四至一切處者。悲願事行。稱周法界也。五無盡功德藏者。緣無盡境。成無盡功。得無盡果也。六隨順堅固者。善行常隨堅固平等法性。則一切善根悉堅固也。七等順眾生者。以平等心。隨物饒益也。八真如相者。體真行慈。無有作相也。九無著無縛解脫者。不於見著。不為相縛。作用自在也。十法界無量者。稱性起用。超過諸量也。此回向法。以大願力。融會智悲生死涅槃。成一法界真自在法。作後二位果德之基。融前三位成十地行。故繼此說十地法。(此品計十一卷)

 

十地者。蘊積前法。至於成實。一切佛法依此發生。故謂之地。經云。趣入菩薩諸地行。一切佛法所從生。十地法門。即第六會他化天說一品。他化天。乃欲界之頂。依此說十地者。表十地之行。依眾生應化。無自化也。蓋前為三賢。猶為自利。此為十聖。純是利他。故無自化。此地以普光明智為體。所謂已踐如來普光明地。前四位雖不離此體。但蘊積之功未全。不得名地。此則通初徹末。功行已全。即前四位融為一法。故名諸佛智地。自此至十一地。更無別法。論云。此十地法。通初徹末。為一際法門。此諸菩薩。皆當會雲集之眾。金剛藏為上首。承佛神力。為眾說十地名已。不解其義。示諸佛智地法。不輕授也。時解脫月。與眾菩薩。殷勤三請。然後乃說。故曰請法主伴。此眾。初三十七位同名為藏。獨後一位名解脫月者。表此位依金剛智。蘊積前法。加以三十七道品。助令充實廣大具足。名藏。至獲滿果。名解脫月也。經於諸地多云。菩薩住此地已。以大願力。得見多佛。所謂見多百佛。多千佛。乃至多百千億那由他佛。悉以深心敬事供養。此乃功依地滿。智以願圓。能於佛境互參遍徹。故得見如是多佛。承事供養。剛藏身中現出智佛者。經至法雲地。說此地菩薩種種無量神通智力。大眾皆疑。於是金剛藏菩薩。入一切佛國體性三昧。時會皆見自身。在剛藏身中。又見其中菩提樹師子座上。有佛號一切智通王。諸相莊嚴。說不能盡。論云。一切佛國體性。即無作法性身也。菩提樹即法性中覺體。智通王即法性中妙智也。人人本具。唯不自加行顯發耳。愚謂行人。苟自顯發。不獨不疑十地菩薩神通智力。足知華嚴所詮一切佛德。皆吾性之常分也。剎塵同名等者。剛藏菩薩說十地已。十方各十佛剎塵菩薩。同名金剛藏。從金剛幢所。來為作證。表此地行法。十方同道。皆智地果。摧伏一切。而自體無動也。(此品計六卷)

 

十一地者。即等覺位也。超出十地。名十一地。即第七會三禪天說一品。以初禪離憂。二禪滅苦。三禪惟是法悅妙樂。依此說十一地者。表進修功成。迥超諸苦。常享法樂也。其品名佛華。其文未來。謂之佛華者。初登佛地。果行未滿故也。蓋華對果言。故繼此說佛果行也。(此品梵文未來)

 

約五位至此。答前所問者。十住。答菩薩智海也。十行。菩薩行海也。十向。菩薩誓願海也。十地。菩薩地海也。十一地。菩薩出離海也。所謂菩薩波羅蜜。菩薩神通。菩薩乘。菩薩助道等海。皆備於此。次自十定。至壽量。不思議。普賢行。十一品。答佛壽量海。佛變化海。佛解脫海。而所答盡矣。後法界品。圓彰重諭五位因果。則三十七答。亦依前圓彰重諭也。

 

夫說五位之法。始於忉利。終於三禪。諸天延佛。始於置座。終於敷座者。以住於佛住。亦未離乎住。故十住之法。於地居之天。忉利說之。其座則安置。而未至於化也。行行皆真。超然絕俗。故十行之法。於空居之天。夜摩說之。其座則化之。而未至於敷也。真則自利。非所以利他。化則依空。非所以入有。必須回真入俗。運智行悲。使上可超乎欲境。下可同乎萬物。故十回向法。於五天之中。兜率說之。其座則敷而布之。不止於能置能化而已。自是蘊功成實。廣博如地。妙用發越。不依漸次。故十地之法。越化樂。而於他化天說之。過此則入等覺位。迥超諸苦。常享法樂。故十一地法。越二禪。而於三禪天說。其表法言意。一字不虛。五位功圓。佛果現前等者。論科此為等覺地。以住行向地。位分賢聖。行有淺深。其功未圓。其覺未等。雖曰登地。是菩薩果。非佛果也。兼前四法。進入此位。乃圓乃等。而佛果可得矣。繼此說佛果位也。

 

佛果行者。妙覺位也。自十信初因。歷五位法。修治惑習。習盡智明。乃依此行。以成佛果。即第八會普光殿說。有十一品。乃十定。十通。十忍。阿僧祇。如來壽量。菩薩住處。不思議法。十身相海。隨好功德。普賢行。如來出現品。是也。清涼謂前六品。明等覺因圓。後五品。明妙覺果滿。十信因行。與此果行。皆依普光殿說者。示修華嚴行。初依普光本智起信。而歷位昇進。至行周果滿。未嘗離於本智也。此則因果不移。本始不二。三世一念。初後不遷。乃與不動智佛相應。而證不滅不生法界極果。實華嚴大旨也。

 

初十定品。示生佛共有根本智體。為寂用之源。唯果佛能盡其妙。德用無涯。寄圓顯十耳。一普光大定。二妙光大定。三遍往佛國大定。四清淨深心大定。五知過去莊嚴藏大定。六智光明藏大定。七了一切佛莊嚴大定。八眾生差別身大定。九法界自在大定。十無礙輪大定。謂十定者。古今諸佛寂用自在遍周之大體。所以參融五位。成一法體。無始無終。不遷不動。一多純雜。同別自在。故佛將說十定之名。先於普光殿入剎那際三昧。明此定體。全即普光智體。無復古今延促始終遷動之相。皆頓圓於一彈指頃。故云剎那際三昧。得是三昧者。皆可與毗盧同行。寂用自在矣。此即生佛共有本智之體。寂用之源也。此品佛自說十定名。令普賢說十定用。明佛為根本智體。普賢為差別智用。二者相資。乃能寂用自在也。此眾有一百位。前三十位同名為慧。後七十各異名者。論以三十表三解脫。七十表七覺行。謂此位菩薩。依三解脫慧。而行七覺行。覺利群生。其慧則同。其行則異。然三空七覺。為進修初行。而施於果位者。此聖人俯己同物之行也。故此品云。摩尼珠王。能隨所求。與物同色。而不失自珠之德。喻得果寶王。隨機利生。俯同群物。而不失自果之德也。(此品計四卷)

 

次十通品。示從定起用。十種智通。一他心通。二天眼通。三宿命。四知未來。五天耳。六往一切剎。七善別言辭。八無數色身。九達一切法。十入一切滅盡三昧。此即開六通成十通也。天眼。天耳。神足。漏盡。各分二。他心。宿命。不分也。天眼即二四。二約現在。四約未來也。天耳即五七。五約善聞。七約善別也。神足即六八。六約力用。八約現身也。漏盡即九十。九約智中漏盡。十約定中漏盡也。此皆以無障礙大智為體。非小聖所及也。此繼十定品。明從定起用。故有此十種智通也。

 

次十忍品。示方便攝化。隨行法忍。果行至此滿矣。以通成忍。果行滿終等者。論云。十地已前。以忍成通。十一地後。以通成忍。前即隨位進修之伏忍。此即隨行利生之法忍。果行至此。為普賢行滿。純是妙覺如來。而不捨菩薩方便。故曰果行滿終。妙覺菩薩行。法忍者。經云。菩薩有如響忍。如影忍。如化如空等十忍。謂以通事利生。實非同異。譬如谷響。從緣所起。而與法性無違無雜。又如日光影現一切。在油非油。在水非水。於川不漂。於井不沒。不異一體。而有彼此。不隨於物。而有遠近。菩薩於無二法中。分別二相。善巧通達。隨行法忍。皆如是也。此前後數品。無菩薩號。乃取經意補之。(此品與前十通品共一卷)

 

次阿僧祇品。及隨好功德品。明佛果所迷二愚之法。所謂廣大算數愚。隨好功德愚。此二唯佛明達。菩薩尚愚於此。故四十品經。唯此二品是佛自說。餘皆當位菩薩所說。所以明廣大算數者。為彰佛德非數量可盡也。故長行中。辨能數之數無量。偈頌中。辨所數之德無邊也。則僧祇品。明遍一切數。壽量品。明窮一切時。住處品。明遍一切處也。論阿僧祇。此云無數。此品皆舉不可數不可說法。而經云。如是三世無有邊。一切菩薩皆明現。此與隨好功德品。明佛果所迷二愚之法。菩薩尚愚於此。唯佛明達。故曰佛地法門。此品因心王菩薩請問發起。自此至如來出現品。明佛果三業二智廣大自在。此則以通成忍。致心業廣大自在如王。故依心王菩薩發起也。

 

次壽量品。明佛地實報。稱性之壽。窮剎海無盡時分。而出數域之表也。讚云。以日等劫。無滅無生等者。經云。爾時心王菩薩。於眾告言。此娑婆世界。釋迦佛剎一劫。於極樂世界。彌陀佛剎。為一晝夜。極樂一劫。於袈裟幢世界。金剛堅佛剎。為一晝夜。如是舉十世界。各以前位一劫。為後位一晝夜。而經云。如是次第過百萬僧祇世界。最後世界一劫。皆如前剎為一晝夜。普賢同行諸大菩薩。充滿其中。意明佛地實報。稱性之壽無盡。根本智無生滅。此由心業廣大自在。以致命業廣大自在也。

 

次菩薩住處品。示無方攝化。不捨世間。故舉八方。若山若海。皆有聖居。無所不遍也。讚云攝化無方等者。爾時心王菩薩。於眾告言。東方有處。名仙人山。從昔菩薩。於中止住。現有菩薩。名金剛勝。與菩薩眾。常在其中說法。南方有處。名勝峰山。西方有處名金燄山。以至北方香積山。東北方清涼山。海中金剛山。東南支提山。西南光明山。西北香風山。計九處。皆如上舉。後又廣舉。成二十二處。唯此九處有菩薩名。此依一閻浮提略示耳。菩薩住處實遍法界。無有方所。論云。此明佛菩薩行。周遍揚化。常行不斷。不捨世間。此由命業廣大自在。以致行業廣大自在。命業行業。皆本於心。故皆心王菩薩所說。清涼山。即今五臺山是也。(此品與前二品共一卷)

 

次佛不思議品。明佛果法智德。深廣超越。非識情思議所及。讚云根本智中不思議用等者。前明佛菩薩行攝化之事。此明佛不思議能化之智。非情識名言所及。故曰不思議。此品乃佛神力加青蓮華藏菩薩演說。而告蓮華藏菩薩。論謂青蓮華藏。表本智無染。具差別智。又告蓮華藏者。表本智別智。二者相成。以顯心佛不思妙用。此則二智廣大自在也。(此品計二卷)

 

次十身相海品。明大智攝化。所感正報有十種身。謂菩提身。願身。化身。力持身。相好身。威勢身。意生身。福德身。智身。法身。復有十華藏世界海微塵數相莊嚴。故號十身相海也。常稱三十二相。即化身也。觀無量壽佛經。稱八萬四千相。即報身也。今十華藏微塵數相。即法身也。讚云萬德莊嚴不思議智等者。經舉九十七大人相。至十華藏海微塵數身相。是謂十身相海。萬德莊嚴。論云。前說心佛二智不思議用。此示心佛二智不思議報。故曰不思議智清淨果佛。

 

次隨好功德品。明隨塵數相。有塵數好。相言其狀。好言其美也。一一好中有多光明。能淨無邊界。脫無間罪。功德難思也。讚云光相莊嚴不思議行等者。經云。如來有隨好。名圓滿王。出大光明。名清淨功德。能照塵剎。隨諸眾生行業欲樂。皆令成就。由以隨行正智。破諸障惱。成此光明。自嚴其身。兼以嚴物。故曰隨好莊嚴。隨好者。隨形相好也。前明智報。成大人相。此明行報。成隨好相。故曰不思議行清淨果佛。此二品法。總彰三業二智之報。廣大自在也。此品告寶手菩薩而說。表法身性光。隨行接引。次二聖號。乃品中敘事。(此品與前十身相海品共一卷)

 

次普賢行品。明佛行海。融前智門。廣施利行。讚云融前智門等者。此品廣陳普賢行法。融前果智。為八塵利物。諸佛同行如來果行。至此極矣。故繼此說如來出現品。次普幢佛者。爾時普賢說是法已。十方剎塵菩薩同名普賢。各從普勝世界。普幢自在佛所。來詣此土作證。表佛普賢行之體用。以處道謙柔為普勝。摧伏自他為普幢。理智悲願具足隨緣為自在。昇進位極。冥造此道。為來詣此土。如是作證。表佛普賢行遍一切處。十方同道。無二無盡也。(此品計一卷)

 

次如來出現品。初如來性起妙德菩薩者。此即信首文殊異號。於此請問如來出現之法。示從十信依智進修。至此世出世間智悲行滿。則本智如來。從自性起。妙德圓具。故以如來性起妙德菩薩。請問如來出現之法。此與前品。融會三業二智之成功。廣大自在也。又讚云自性如來法雨所潤等者。經說如來出現。有十種無量利行之相。至音聲第十相云。如來欲以正法教化眾生。先布身雲。彌覆法界。示現種種光明電光。出生無量三昧雷聲。從無礙悲心。起大智風輪。然後於法身雲。廣雨法雨。所謂為坐道場菩薩。雨法界無差別法雨。為最後身菩薩。雨遊戲如來祕密教法雨。乃至為求獨覺乘者。雨深知緣起。遠離二邊。不壞解脫法雨。為求聲聞乘者。雨以智慧劍。斷煩惱冤法雨。餘不勝舉。皆明自性如來功圓智現。無作無限自在利行也。

 

次二位授記成佛眾者。普賢菩薩說如來出現法已。十方剎塵如來。同名普賢。來為作證。復作是言。今此會中。十方剎塵菩薩。得一切菩薩神通三昧。我皆與記一生當得菩提。又有剎塵眾生發菩提心。我亦與記當來經不可說剎塵數劫。皆得成佛。號殊勝境界。此明自既修行得果。此所化眾亦當得果。於菩薩言一生。以根機已熟。超達之易。於眾生言塵劫。以積迷之久。超達之難。特對機言耳。於實性中。古今一時。三際一念。則以剎那頓證為一生。又以剎那三昧。顯出如來正智慧海。則無邊劫迷。一時頓滅。為經不可說劫。皆得成佛。號殊勝境界者。迥出情計之境故也。夫始於文殊發信。歷位進修。至十一地。佛果既成。又自本有定體。從定起用。隨行成忍。通達二愚。享實報壽。無方攝化。不捨世間。成不思之智。獲十身之報。又以普賢大行。圓融廣利。則自性如來之德。於是明極昔為妄覆。至此乃現。故終說如來出現品。總該果行。又說離世間品。明果後利生之常道。而通為設法治習修證分也。(此品計三卷)

 

清涼科前三十一品。為修因契果生解分。離世間一品。為托法進修成行分。上釋三周中第二周法竟。

 

第三周。第十會入法界一品。善財南遊。重諭五位因果。為去言依行圓彰法界分者。前則詮示法門。此欲體而行之。故依善財重諭。又由前修功終。忘詮頓證。入此法門。故為去言依行。此品之文。自因推廣。則示善財百城。自果反約。則示彌勒樓閣。而五位行門。法界理事。目擊而盡。是謂圓彰法界。依此證入。故名入法界品。即最後逝多林給孤園所說。此林園。即西域人間。於此說法界品者。示不離人間即佛法界也。法界會上來集之眾。皆默示神變以彰果行。在會之眾。因其默示。亦皆默得三昧。即去言依行之意也。蓋滯詮則終迷已證。無行則終成狂解。故於最後別設去言依行法門。托善財南遊之跡。還位不廢進修。作法垂範。使人倣傚。蓋得是道後。正可修行。安然順流。以入佛法界妙莊嚴海。而惑者。徒執去言之名。迷依行之實。遽以絕學無為為是。以真修正趣為非。終自訶教忘修。佚蕩無據。則華嚴實談。稱性行法。皆為虛設。而撥無之狐。逐塊之類。紛紛天下矣。學者慎思。

 

清涼科此一品。為依人證入成德分。上釋第三周法竟。

 

大科二種常道。

 

一同塵不染利生常道者。即進修者五位功成。果後常行也。楞嚴謂初心修行。如澄濁水。靜深不動。沙土自沈。此名初伏客塵煩惱。去泥純水。名為永斷根本無明。今五位未終。功行未成。如沙土雖沈。攪之則濁。未可以同塵也。及乎功成行滿。如去泥純水。一任攪淘。無復染濁。故於進修功終。然後示同塵不染利生常道。此功成菩薩。運普賢行。入□利生。無作無止。無意無我。一切平常自在之行。故名常道。即第九會普光殿說離世間品。此品繼如來出現品。亦於普光殿說者。示五位功成。自性如來出現。還依普光本智利生。而處世無染。故名離世間品。凡夫染世。不能出離。二乘雖離。不能隨順。非是真離。今明果行。悲能隨世。智能不染。故常在世間。未始不離。曾無淨見。何況染相。隨離雙泯。方為真離世間也。文中普慧雲興二百問。普賢瓶瀉二千酬。皆明此也。

 

次讚云利生常行安住十法常見十佛者。此普慧二百問中。問何等為演說佛。何等為見佛。普賢答云。菩薩常說十佛。所謂成正覺佛。無著見。願佛。出生見。業報佛。深信見。住持佛。隨順見。涅槃佛。深入見。法界佛。普至見。心佛。安住見。三昧佛。無量無依見。本性佛。明了見。隨樂佛。普授見。若菩薩安住此法。則常得見無上如來。意謂於正覺無著。於悲願出生。於業報生信。於住持隨順。於涅槃深入。於法界普至。於心安住。於三昧無依。於本性明了。於隨樂普授。隨樂者。隨機所樂而應之也。能安此法。則無所說而非佛。無所見而非佛也。故曰常說十佛。常見十佛也。(此離世間品計七卷)

 

圓彰重諭。注科分五。

 

初圓彰行境眾。讚云忘詮頓證一念圓該者。此法界會上初集之眾。表五位法而不分五位。意顯忘前言詮。頓證行境。一念圓該。無復漸次也。

 

二同會請法眾。讚云永出有海五百聲聞者。此法界會上。示現聲聞與菩薩世主。同請當品之法。即舍利弗等。名列在後。經歎德云。永出有海。住無礙處。於佛智海。深信趣入。又讚云常利眾生無量世主者。經歎德云。常利眾生。為不請友。即大權菩薩。示為世主也。

 

三十方來集眾。讚云默示佛果等者。前眾既集。請問如來境智十種法門。爾時世尊以大悲方便。入師子頻申三昧。一切世間。普皆嚴淨。十方各一菩薩。各從一佛界來。各現無盡法門。初東方毗盧勝德王佛眾中。有菩薩名毗盧願光明。終至上方普智輪光音佛眾中。有菩薩名法界差別願。各與剎塵菩薩俱來。各興種種佛事供養。或陳樓閣莊嚴。或陳寶地莊嚴。或陳身相莊嚴。乃至現三世諸佛一切行海。悉遍法界。此默示法界佛果本行。答前所問也。所以默示者。欲令去前言詮。默造行境故也。師子頻申者。自在無畏。適然動容之貌。喻此三昧。依無作智。自在無為。而適然示現廣大德用也。

 

四示現顯法眾。讚云深入智海示等迷流等者。此聲聞眾。因前默示法門。雖在同會。皆不能見。然前歎德云。於佛智海。深信趣入。豈實迷流。蓋示同不見。以顯行境不可思議。攝諸小乘。使同趣入故也。

 

五默契行境眾。讚云蒙佛光照不藉言詮等者。聲聞既迷行境。世尊欲令菩薩安住師子頻申三昧。放眉間毫光。名普照三世法界門。時眾因此。悉見剎海種種名色。及佛菩薩種種應現。遂皆入此三昧。亦能種種廣現。入不可說佛神變海。斯皆不藉言詮。默契行境也。論指已上。為答前所問法門竟。是一部經始終圓滿法界之體。以下托跡重諭。又廣明行境也。

 

二忘修絕證佛果常道者。此返本還源天成之德。妙覺位上無功用道也。二道則一。但前示修證。此示無修。前為學者之事。此為諸佛之事。即第十會入法界品。總融前位因果智行成一法界。謂之無功大用圓融自在之門。所托善財南遊。始於古佛道場。遍歷百城知識。終於圓契彌勒文殊普賢之道。意在總括三世佛境因果。為一時一際一真法界。以顯人人本有妙德。一切具足。圓融自在。故為忘修絕證佛果常道也。夫百軸之經。五位之法。治習進修。俯為明此本有之德。蓋修行者。未發心時。無明正使。習氣煩惱。障蔽本智。故用五位之法。重重鍊治。始得明極。既明極矣。不假修為。譬如磨鏡。垢盡明現。則功用止矣。故於最後說忘修絕證之道而終焉。然法界一品耳。於前判為去言依行。於此判為忘修絕證者。此品總成前法。理無不備。但隨所成之意判之。以三周因果。托言以明。欲忘詮頓證。故成之以去言依行。二種常道。因修而證。欲返本還源。故成之以忘修絕證。緒有深淺。意有攸當。非相違也。總而會之。前三十八品。自眾集標宗。舉果發信。以歷五位。證二覺。而卒於同塵不染利生常道。此始自凡夫。終至成佛。修行證果之真範也。最後一品。去言依行忘修絕證者。直使掃心言之滯跡。復德用之大全。廓爾忘緣。超然自得。為一經之統要。實至道之淵源。校於前文。彼如百川。此如大海。苟造乎此。則向之淺深源流同異畛域。皆□然不可得矣。此華藏教海之臻極也。且托跡重諭。即善財南遊之跡。依前法體。重明一藏之意。所以重明者。前則詮示法門。此欲體而行之故也。體之之要。在於默得。不涉言詮。故諸位知識表法。多見於動容之間。如十住。德雲比丘於別山徐步經行。以示寂用不二。十行。善見比丘於林中經行。以示妙行無住。十向。鬻香長者和合諸香。示智悲圓融。十地。主當春生夜神女身。示長養大悲。十一地。摩耶夫人幻生成佛。示悲終智現。而卒於彌勒樓閣。一彈指間。頓示十方法界無盡事相。從微至著。皆欲默體。不涉言詮。雖就中有言。特緒餘耳。蓋言可以詮道。終不能盡道。故孔氏曰。言不盡意。立象以盡之。而祖師猶以為未也。於是撥去名言色象。而獨得於拈槌舉拂之際。方是之時。語默色象詮示不及。乃為至矣盡矣。凡遊五十三知識法門。當如是入。科又分五。

 

初創行啟蒙眾。讚云自根本智發覺初心者。此讚文殊方便之德也。經云。爾時文殊童子。從善住閣出。與無量同行菩薩。及常隨侍神天八部。詣佛作禮。辭退南行。往於人間。論謂表從法身本智。起差別智。就俗利生。創行啟蒙。此乃行門信位。為法界諸佛發行之始。法身本智發覺之初。故文殊於此。改稱童子。表童蒙初心。自此發覺也。然前信位。以文殊為信首。而稱菩薩。此信位。以文殊為啟蒙。而稱童子者。前為進修之門。欲由心生解。自因趣果。此為造悟之門。欲解終趣行。自蒙發覺。悟修異位。故先後異稱。然於智體初無異也。

 

二隨行發心眾。讚云觀察妙行發菩提心等者。文殊南遊時。六千聲聞願隨文殊。時舍利弗於道中。令海覺等諸比丘。觀察文殊種種妙德。文殊即勸之發菩提心。住普賢行。即時具足一切佛法。此同進修門。初發心時。便成正覺也。

 

三頓捐業識眾。讚云智光普照。業識頓捐。回向行門等者。經云。爾時文殊勸諸比丘發菩提心已。至覺城東古佛塔廟處。說普照法界脩多羅。時大海中。有無量百千億龍。來聞法已。深厭龍趣。咸捨龍身。生人天中。一萬諸龍。於無上菩提。得不退轉。意表依法界行。啟蒙發心。又承智光法門一照。則出生死海。頓捐業識。故大海諸龍。來聞法已。咸捨龍身。又一萬諸龍發菩提心。表發覺捐業。即能回向萬行之門。故次有由覺趣行之眾。

 

四由覺趣行眾。讚云即俗明真等者。時福城人。聞文殊在莊嚴幢娑羅林大塔廟處。四眾各五百人。出城來詣。福城即覺城。莊嚴幢即行境。四眾出城來詣。表由覺趣行也。四眾皆俗士女。表即俗明真也。各五百人。表圓彰五位也。次善財讚云依功德藏示果彰因等者。善財生時。家有自然七寶伏藏。五百寶器。眾寶盈滿。一切庫藏。財物充實。因號善財。論云。此從先世信種。信佛五位行門。感此報生。故文殊讚云。善哉功德藏。謂依先世功德藏。顯此伏藏也。又云跡南遊。遍參知識。是依功德藏。示果彰因。發五位行。利被群生也。

 

五依行昇進眾。即善財遍參五十三知識法門。五十。表五位各十波羅蜜。三。即文殊普賢彌勒。為五位中智行因果。各遍五位一一法中為體用也。餘見科註。科又分六。

 

初。十住知識。讚云從信趣定。會理契真者。論科此為以定會理契真門。以前優婆塞等。即俗流純信者。童子童女。即信本末雜者。又善財依先世信種。彰功德藏。通表信位。

 

善財於此。初見妙峰山。德雲比丘。是表從信趣定。會理契真也。山表定體。比丘表真體。德雲能雨法雨。表出世利行。善財蒙文殊指南。登妙峰山。周迥觀察。見德雲在別山徐步經行。示不住定亂。令修道者。發信之後。須依定起觀。定亂雙融。身邊見謝。然後契真見道。見道之後。方可起行修行。入十行位也。

 

二海門國。海雲比丘。表復依觀智。觀生死海。成廣大智海。潛興利潤。

 

三善住比丘。表此位治三界惑習已盡。住無所住。名為善住。

 

四彌伽長者。此云能伏。表真俗二智已備。能伏邪見異道。

 

五解脫長者。與彌伽皆俗士。明前三比丘修出世智慧。此二長者修世間智慧。由會理契真。從真入俗。真俗無礙。是名解脫。

 

六海幢比丘。又表合前二智廣大如海。摧破眾生一切惑業。

 

七休捨。此云滿願優婆夷。表入廛慈悲。謂滿自本願。遍化眾生也。

 

八毗目瞿沙。此云出聲可畏。仙人。表不滯真俗。謂無功智明。言論無滯。善伏邪異。故曰出聲可畏。

 

九勝熱婆羅門。表得法自在。示同外道。令諸邪途。攝伏煩惱。故名勝熱。

 

十慈行童女。乃師子幢王女。表從智生悲。處染不染。前第七婆夷。雖表大悲。而未斷度生愛習。至此大悲行滿。任運利生。無復染習。故以童女表之。

 

五位知識。唯初位正表當位之法。餘皆智悲相濟增進之行。未見經文。難為廣釋。今各略示修行綱要而已。大抵以行人未發心時。無明正使。習氣煩惱。障蔽本智。使癡迷不覺。淪墜惡道。故今依自心普光明智發信。進入十住。契佛真智。名為見道。真智既明。無明始謝。然習氣尚存。根未成熟。故用五位重重逆順。鍊磨習氣。開擴正見。增修福慧。名為修道。習氣既盡。本智洞圓。如淨長空。廓無纖翳。大慈之日。普照群幽。大悲之月。清涼有海。眾行萬德靡所不具。名為證果。此華嚴之盡道。諸佛之能事也。若直求一解脫出世之果。即二乘小道。無以圓成一切種智。是故五十三知識。備設一切法門。而善財示跡遍歷。以引發行人。使於一切境上。鍊治開擴。伏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而共圓種智之果。實曲成萬物之大範也。惟行人則之。

 

次解脫見佛者。此第五住知識。示善財法門。入如來無礙莊嚴解脫門。於自身中。現無盡佛剎諸莊嚴事。隨意能見十方諸佛菩薩。意明即俗身相含佛剎也。

 

次休捨親事佛者。即第七住知識。因善財問所得法門久近。遂歷舉往昔所親事佛。明積行之久也。上釋五位初十住智為本門竟。

 

次釋依智起行門。

 

第二。十行知識。讚云依佛真智。治習利生等者。論科此為依真發起諸行門。謂依十住智。發此行門。內以習治。外以利生。群機不窮。故利行無盡也。

 

初位以三眼國。善見比丘表者。示治習利生。須以智眼觀根。法眼知法。慧眼決擇。乃為善見。可入菩薩行門也。二自在主童子。表依真起行。王道自在。三具足優婆夷。表隨智起悲。於一切境。常施佛事。名為具足。四明智居士。表運悲處俗。世智圓融。即無明智。五法寶髻。表智悲行圓。總攝諸位。如髻總五體。六普眼長者。表至此行門。世出世法無不遍見。七無厭足王。表權示攝伏。利生無厭。八大光王。表無功行滿。智照自在。九不動優婆夷。表妙行成就。於世五欲。及一切境。心無所動。十遍行外道。表行純心寂。示化邪流遍同其事。上皆依智治習利生之行也。

 

次八部眾即善見比丘在林中經行。神天八部圍繞恭敬。表十行攝生。依根遍周。上釋依智起行門竟。

 

次釋濟行以願門。

 

第三。十回向知識。讚云由真入俗。融智同悲廣大願門者。論科此為理智大悲願行會融門。以初住智為本。次依智起行。猶多出俗之心。及至此位。濟行以願。乃能回真向俗。回智向悲。然後理事圓融。成法界行。而超三賢。入十聖矣。初位以廣大國鬻香長者表者。示以廣大願。和融智悲。成法身香。普熏一切也。二婆施羅。此云自在船師。表回向行。於生死海。利導自在也。三無上勝長者。表雖化塵勞。而超出世間。名無上勝。四師子頻申尼。表回真入俗。行無染慈。適悅無畏。五婆須密女。此云世友。亦云天友。示不染之染。遍與人天作師友也。六鞞瑟氏羅。此云包攝。表入俗智悲廣大。包攝一切法門。七觀音菩薩。表大悲。八東方正趣菩薩。表正智。善財見觀音菩薩已。正趣菩薩自從空來。不待往見。二聖同會。表智悲二位。至此齊滿。九大天神。表淨智無依。廣覆群下。十安住地神。表悲體廣大。載育萬有。二者。皆不為而應。不慮而遍。故以神表。上皆融智同悲。廣大願門也。次鞞瑟所見佛者。包攝室中。置一栴檀座塔。不置形像。而開塔能見三世諸佛。意明人人自性各具無相佛也。次二位。乃善財問正趣。於何得此法門。正趣曰。我從東方妙藏世界。普勝生佛所。得此法門。一切人天所不能了。唯勇猛精進無退怯菩薩。能聞能解。謂此智境。非中路懈退者所及也。又安住地神曰。我於月幢世界。妙眼佛所。得此法門。所舉普勝生及妙眼佛。皆表智悲妙行法報也。

 

上釋三賢位竟。

 

次入十聖位。

 

第四。十地知識。讚云照生死夜。圓智悲功等者。此夜神皆示女相。表大悲同□。照生死夜。論科此為蘊修悲智成德門。故曰圓智悲功。初位以婆珊表者。婆珊演底。此云主當春生。即經云。趣入菩薩諸地行。一切佛法所從生也。二普德淨光。乃婆珊歷劫之師。以表覺體。示登地之行。與覺體一也。三喜目觀察。表慈眼視生。施以福聚。四普救妙德。表長養大悲。施以妙德。五寂淨音海。表寂用遍周。靜即寂。音即用。海即遍周也。六守護增長。表此地行。常護眾生心城。令增長智慧威力。七開敷樹華。表法力開覺眾生行華。令敷衍成實。八大願精進。表無功大願。利行精敏。九妙德圓滿。表妙利充滿一切眾生。十釋女瞿波。釋種。真也。女。俗也。表十地行徹。得真不證。大悲同俗。此總會十地普賢妙行也。

 

次三位。乃婆珊往劫為王夫人。寐中因淨月夜神告言。雷音王佛。於寂住林。成等正覺。令往供養。遂於彼佛。發菩提心。復過萬劫。為長者女。有五百佛出興。第一名須彌幢寂靜妙眼。其本夜神。復以方便。引至佛所。因得眾多法門。意明修菩薩行。運悲處世。經劫之久也。

 

次喜目親事佛者。善財問喜目。住劫久近。供佛多少。因以頌答。有十一段。初各十佛。配十地昇進。後唯一佛。配十一地。示以一攝多也。

 

次普救事佛。義見科註。初段十二佛。乃經文長行。總敘普救因行。次十一段。即偈文廣頌歷劫親事也。

 

次寂海事佛者。經舉寂海。昔於此十佛所。各獲一三昧門。命終後生娑婆。先見鳩羅孫陀佛。拘那含牟尼佛。迦葉佛。後見毗盧遮那佛。得念念出生廣大喜莊嚴解脫。先於十佛。各獲三昧。即一地具十地之行也。後見四佛。即自十地。入十一地也。餘位已在前十位門。故略之。

 

次守護事佛者。善財問證此解脫久如。守護言。往古有塵數如來出現。其最初佛。名法海雷音光明王。我時為輪王女。作比丘尼。於此佛所。發菩提心。守護佛法。復有離垢法光明等百佛。次第出興。我皆親近供養。修行其法。所陳為王女為尼。亦表依智修世出世慈悲之行。初舉一佛。後舉百佛。亦自一地圓融十地也。

 

次開敷因地者。善財問開敷本所發心。開敷舉往古有佛出興。名普照法界智。其國有王名圓滿蓋。劫有災難。王起大悲。出一切物。作大施會。開敷爾時為長者女。睹王惠施。獲大善利。作是願言。今此大王。為無量無明眾生。作所依處。願我未來。亦復如是。初舉普智佛。次圓滿王等事。表依普光智體。圓具智悲利行。餘如科註。諸位表法之眾。廣略不同。蓋自一法。或翕或張。使人貫習縱攝無滯也。

 

次大願因地。科云初號位明本因等者。善財問發心久近。大願答往古善光劫。有萬佛出興。最初號法輪音燈王。時王名勝光。國多十惡。遂設重刑。王有太子名善伏。愍諸楚毒。求王赦宥。以身代罪。曰我若不救此眾生者。云何能救三界牢獄。時五百大臣。恐壞國法。請誅太子。王后哀切。請聽太子半月行施。恣意修福。然後當罪。即開施會。大眾咸集。時法輪音佛。知諸眾生。調伏時至。來為說法。時眾獲益。苦滅障除。其太子即時教化眾生。令生善根解脫門。此明本因也。爾時太子。即大願是。五百大臣欲害太子者。提婆達多五百人是。是諸人等。蒙佛教化。當來成佛。五百次第出興。初名大悲。二名饒益。三名師子。四名救護。乃至最後。名曰醫王。所赦罪人。即拘留孫等賢劫千佛。及百萬僧祇諸大菩薩。於無量精進佛所。發菩提心。今於十方行菩薩道。教化眾生者是。此明本行也。又云。我時救罪人已。於法輪音佛所出家。成就眾多法門。後身次第值法空等十八佛。皆親近供養。此明昇進也。初舉善光劫萬佛出興者。表無功智體。以一應萬也。最初佛號法輪音虛空燈王。表正智利生之德用也。王名勝光。表行慈之智。子名善伏。表慈智之行。國多十惡。表對治之境。遂設重刑。而太子請救。表善惡相形。乃發慈心也。時諸大臣。及所救罪人。皆成佛道。表智悲所化成就之人也。救罪人已。詣佛出家。表行終無染。後身值佛。表八地功終。昇進之果也。夫依本智以一應萬。法輪廣運。法燈廣照。以智行慈。以慈伏惡。而成就一切眾生。行終無染。則九地十地之果。可坐而進矣。

 

次妙德因地者。往古有佛出興。名自在功德幢。寶燄眼王夫人喜光為其母。妙德彼時為其乳母。其佛誕生。諸天洗沐。授與乳母。乳母敬受。即得菩薩普眼三昧。普見十方諸佛。又得菩薩於一切處示現受生解脫。此其本因也。此神居嵐毗尼園。乃佛降生之處。善財見之。問云。云何修菩薩行。生如來家。妙德為說菩薩十種受生藏。一願常供佛受生藏。二願發菩提心受生藏。乃至第十入如來地受生藏。若菩薩成就此法。則生如來家。又云。我昔發願。願入毗盧無量受生海。以是願力。生此園中。專念菩薩何時下生。經於百年。世尊果降。意明以諸勝緣。納於藏識。作佛種聖胎。名菩薩受生。至功圓行滿。佛果現前。名菩薩降生。言經百年世尊果降者。表自九地進圓十地。則佛果現前。然必先藉勝緣為種。然後可致佛果。故於此說菩薩受生。而於十一地。說摩耶誕佛也。

 

次瞿波因地。初二位表慈悲覆育者。善財尋瞿波。至普現法界光明講堂。有主宮殿神。號無憂德。與一萬眾。來迎善財。主宮殿神。與眾一萬。表慈悲覆育。為萬行之體。來迎善財。表十地悲滿。行位相契。而同會普光妙境也。次二位敘本因者。寶華佛昔為國王。釋迦為其太子。瞿波爾時為太子妃。始與太子同見勝日如來。大興供養。聞佛說法。即於一切法中得三昧海。而歸白父王。王聞歡喜。亦往詣佛。聞法獲益。遂求出家。即得成就一切法門。後證寶華佛果。於十地滿敘此因者。妃表隨緣大悲。太子表同悲之智。勝日表根本智果。寶華表後得智果。始因太妃以及太子。遂致父王得見勝日而證寶華。明此地之行。以隨緣大悲與智冥運。而發起後得。以契根本。通為一道。五位萬行。冥極於此。無二無別也。瞿波又云。我昔供養勝日。彼佛滅後。其世界中六十億那由他佛出興。我皆與王承事供養。其第一佛名清淨身。至最後佛名廣大解。計五十佛。是通收五位也。言六十億佛而舉五十名者。表十地滿心。通該十信以成六位。而不出五位之果。從最初勝日身。至最後廣大解。表五位相果。始自根本普光智起。而終於普賢大解脫門。本末相即。初後一念同入因陀羅網無盡法門。是為十地終極之位也。上釋超三賢入十聖位竟。

 

次釋自十聖登等妙。初等覺位。

 

第五。十一地知識。讚云悲終智現。法界體圓者。論科此為悲終起智成佛門。以十地已前。猶依本智長養大悲。此十一地。長養功終。純是大悲。為法界體。與智圓現。故此初位。以佛母摩耶表法。示純悲之體。圓現智佛。隨應利生也。二、天主光。乃正念王女。表十一地無念智中。無染慈悲。無為照用。三、遍友童子。乃眾藝童子之師。表遍周十方。為世師範。四、眾藝童子。能助明遍友法門。表以德藝附讚成化。五、賢勝優婆夷。世間正邪吉凶。醫方眾術。一切通達。表安物養生。無法不了。無行不行。無生不濟。實廣大之慈悲。故號賢勝。六、堅固解脫。表一切無著諸功德行。以廣修功德。而念自無著。名堅固解脫。七、妙月長者。表悲智圓滿。破世昏惑。八、無勝軍長者。得無盡相解脫。明一切心境。總如來相。幻生諸行。能勝一切無明生死邪見魔軍。九、法聚落寂靜婆羅門。表於法界聚落囂喧萬境。示真寂法。十、德生童子。有德童女。表智悲齊滿。處世幻住。自云。我等二人。證得菩薩幻住解脫。明十一地終。證妙覺智。照了心境。廓絕纖塵。淨法界中。唯一真智。以隨智用。幻生一切。若佛境眾生境。悉皆依智幻住。世間萬法。性本自離。不獨有為如夢幻體。雖智果報生皆幻住也。故經云。我得幻住解脫。見一切世界皆幻住因緣所生。一切眾生皆幻住業力所起。乃至一切菩薩皆幻住行願所成。如是照了。則凡聖一體。物我同源。法法圓融。塵塵不礙。十方矚目。無可當情。是中返觀。不容他物。皆幻住也。以幻住故。隨智用故。無邊剎海。德用遍周。十方身土。境相相入。非一非異。無始無終。周法界而無去來。歷塵劫而非頃久。以至備極華嚴一切德用。圓融自在。非假他術。為得幻住法門故也。以是證得諸幻滅影象故明見慈氏莊嚴樓閣。佛境法門。而圓契果法矣。

 

次三位。皆善財因之得見摩耶。經云。爾時善財。欲見摩耶。時寶眼主城神。空中現身。教善財守護心城。莊嚴心城。乃至瑩徹心城。富實心城。以積集一切善法。蠲除一切障難。便得見善知識。究竟成佛。又有蓮華德身眾神。讚歎摩耶。即放無量光。令善財得淨光明眼。永離癡闇。乃至得普見眼。睹一切剎諸佛出興。又有守護法堂神。於空告言。菩薩成就十法。及十三昧。則得親善知識。其十法。始於其心清淨離諸諂誑。終於徹鑒諸法順善知識。其三昧。始於法空清淨輪。終於善知無有過失。皆表入十一地之方便也。夫能守護心城。使瑩徹富實。又得淨眼普見。及心離諂誑。行無過失。則菩薩之行足矣。故可入十一地也。次從師子佛已下。乃至經舉多佛。末云如是乃至樓至如來。在賢劫中。於此三千大千世界當成佛者。摩耶悉為其母。於此大千如是。於無量世界海亦復如是。蓋摩耶表十一地。總會理智大悲三法為體。一切諸佛。皆自三法而生故也。後二位者。毗盧如來昔為大威德輪王。摩耶昔為慈德道場神。有離垢幢菩薩將成正覺。有惡魔至。其輪王化兵擁護。菩薩遂得成道。慈德喜敬彼王。而生子想。向佛發願。願此輪王。在在處處。乃至成佛。我常得為其母。以是因緣。今為佛母也。上釋等覺位終。

 

次妙覺位。

 

第六。圓契果法眾。讚云迥超果位。不間初因等者。十一地終。德生令善財見彌勒。表超等覺位。證妙覺果。彌勒又令善財還見文殊。表至果同因。本始不二。則雖迥超。實無間異也。爾時善財。復因文殊。得見普賢。遂具足普賢諸願行海。與普賢等。與諸佛等。合此三位。為一切諸佛圓極果法。寂用常然之行。故科名圓契果法。而讚云寂用常然。此則二種常道中。忘修絕證佛果常道也。夫彌勒文殊普賢。雖古佛聖號。人人莫不具足。於人求之。彌勒者何。自性根本智果也。文殊者何。自性普光智體也。普賢者何。自性差別智用也。三者本自一體會合。於眾生如來藏中。隨情轉變。化為異物。大聖愍焉。將以治其情。復其變。故依根本智果。普光智體。起差別智用。設法治習。及乎習盡智明。功終悲滿。則三者本體。無為無作。脫然圓現。故於五十位後。獨立此三。示修華嚴者。功終行滿。皆能於自性中證此三果。不從他得。此則返本還源之正位。忘修絕證之極果。毗盧之垂教。善財之引發。皆欲人人造極於此。凡諸行人。當務企及。庶不負先聖垂教引發之深慈也。餘有數位。非表法所急。恐雜教意。故不復立。(此入法界品計二十一卷)

 

五悔解

 

普賢行願品云。若欲成就如來無盡功德。應修十種廣大行願。其中即五悔法也。經云。若修此法。則能成熟一切眾生。隨順無上菩提。成滿普賢行海。五法能悔除五障。故名五悔。謂悔吝生動。人誰無過。唯證不動智者。可以無過也。然不動智體。為業塵積障。若欲證之。必須懺滌。然後明現。故五法以懺悔為先。塵銷覺淨。則心佛相應。故次用勸請諸佛說法利生也。既依佛法。當能隨喜。所得福利。當能回向。因回向善。當發大願。此則成熟眾生。成就菩提。滿普賢行。功用畢備。不動智佛。自此證矣。故普賢行願。特設此法。而禮誦功終。必須遵修也。懺悔偈云。我觀能照玻璃鏡等者。隨好光明品。諸天子問。云何悔除過惡。時有天鼓。以菩薩三昧力。發聲告言。諸業從顛倒生。無有住處。隨有修習。即受其報。譬如有玻璃鏡。名曰能照。無邊影象。悉現其中。而無去來跡。一切諸業。雖能出生善惡果報。無去來處。若如是知。是真懺悔。一切罪惡。悉皆清淨。意明本覺妙明。物不能染。由倒心妄染之也。故倒心永滅。則一切清淨。勸請偈。謂佛不遠人。唯人以數取之惑。自背於佛。若能深求。則無時不現也。餘三偈。皆採經意。前解可詳。三歸詞。正淨行品一百四十大願之文。

 

大方廣佛華嚴經要解竟

 


回善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