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藥鏡

  張紫陽真人云:「學仙須是學天仙,惟有金丹最的端」,由此可知修仙以天仙為上;而煉丹以金丹為最也。丹道仙學,為我中華民族無價之至珍,數千年前,早已發展成熟。考之自古迄今,成道者千萬餘人,拔宅飛昇者八千餘處,如黃帝、茅濛、王玄甫、韋善俊,乃乘龍上昇者也。楊羲、李笈、藍采和、孫不二,乃駕雲上昇者也。琴高、子英,乃控鯉上昇者也。子晉、鄧郁,乃驂鸞上昇者也。葛由、武夷君,乃御風上昇者也。尹喜、何侯、淮南王,許旌陽,乃拔宅飛昇者也。以上諸真,皆係由人爵而登天爵;丹成道備,成就昭如日星。所惜後世子孫,昧而不知察究,反譏祖遺至珍為無稽之談,甘願白楊樹下,黃土埋骨;復因身心之無法昇華,以致人事管道壅塞,使大英雄無退伍之地,造成名利爭奪,不死不休。釀聚人類浩劫,良可悲也!

  欲窮丹道,必探自然源泉,吾人縱目以觀,在此世界之中,大地山河,飛潛動植,一切有形有相之物,果自何者化生而來耶?若曰不識,然丹經中已有答案曰:皆自先天一所化生者也。何謂先天一?曰萬能之源,所謂無極中之太極是也。即此圈中一點名曰先天一,此內含光、電、磁場,放之遍滿六合,卷之細入塵沙,為吾人精神之父母及無邊大宇宙之本源也。古曰「天命」又曰「乾元」,識者然之。吾人如知溯流返本,起風運火,山澤通,假乾坤之門戶,行闔闢之聖功,天人合發,身心虛空,感來太極中之能源(中之一點)落入黃房丹鼎之中,溫養成熟,即金丹矣。再煉再化,還丹脫胎,重安鼎爐,成就大丹,跳出四大五行之外,不受陰陽有無束縛,宇宙一體,與道合真,不生不滅,永恆長存,即天仙矣。

  此種無價丹訣,已散見於萬卷丹經之中,玄文密語,雲篆天章,浩若煙海,不因師指,此事難知;如非功滿行全,或得真師全訣,耳中細微節次,亦無法貫串透澈。豈仙師之不欲將丹法明言以度人耶?抑故作玄虛以惑眾耶?第以此種長生不朽之大業,必待力學苦行尊道重德之士而始付之,如非其人,即付之以法,決不能真切領會,修之亦難成功,甚至入魔敗道,毀法滅身,所以仙師度人從不輕傳,而真正丹法,決不可能輕得者,職是故耳。

  道之難傳,人之難度,從古如斯!然而仙道仍要傳,眾生仍要度,迺有西漢希範崔至真真人,運天地父母之心,降金箴玉符之訓,作此入藥鏡三字經,將天仙丹訣,和盤托出,言簡義賅,使深入者,可以升堂入室以窺其奧妙。如呂祖讀是經云:「因看入藥鏡,令人心地轉分明。」淺入者,亦可仰見宮牆,立志向道,功德之大,曷可言喻。此三字經雖短短二百四十六字,然勾玄提要,已將萬卷丹經之精華及造化之命脈,表達殆盡,誠天下之奇文至文,可與陰符媲美者也。拙昔年入山試靜之初,即將此經淺釋,藉與同門道友攻錯,如今已二十餘年矣,茲承春秋雜誌刊出,再度展現,實覺註釋尚未及水準而不克將經義完全彰明,敬希高明有以教之。

  丹訣無他,煉心養而已。心無點塵,則性功成矣。得到先天一,則命功備矣。性命雙修,和合為一,靈能永結,成就聖體,則宇宙在手,萬化生身;從此玄珠呈像,地闢天開,千燈一光,群仙合德,何樂如之。咫尺西天,雲路即在目前,有志者,盍興乎來!乙卯中秋合陽子馬炳文序於台北客次。

 

入藥鏡本文

西漢崔希範  真人著作

先天炁,後天炁,得之者,常似醉。日有合,月有合,窮戊己,定庚甲。上鵲橋,下鵲橋,天應星,地應潮。起巽風,運坤火,入黃室,成至寶。鉛龍升,汞虎降,驅二物,勿縱放。産在坤,種在乾,但至誠,法自然。盜天地,奪造化,攢五行,會八卦。水真水,火真火,水火交,永不老。水能流,火能焰,在身中,自可驗。是性命,非神炁,水鄉鉛,只一味。歸根竅,複命關,貫尾閭,通泥丸。真橐龠,真鼎爐,無中有,有中無。托黃婆,媒姹女,輕輕地,默默舉。一日內,十二時,意所到,皆可爲。飲刀圭,窺天巧,辨朔望,知昏曉。識浮沈,明主客,要聚會,莫間隔。采藥時,調火功,受氣吉,防成凶。火候足,莫傷丹,天地靈,造化慳。 初結胎,看本命,終脫胎,看四正。密密行,句句應。

 

入藥鏡註解

先天,後天,得之者,常似醉。

  是虛無的東西,看也看不見,聽也聽不列,捉也捉不得。它的散佈,無處不有,它的使命,是主宰天地萬物的生化。在天地未生以前,是一團混沌境界,無形無相,這時叫做先天。到了天地萬物化生以後,如果站在天地萬物的立場而說,已是落在有形有相,這時叫做後天。後天有形有相;先天無形無相。至此已是劃分明白。然而之一物,好比金一樣,在地下是它,經爐火是它,流落在張家的保險箱內、李家的手提包內也是它。千錘百煉,千轉百換,而在金的本身是永遠不變的。所以古仙說:「先天--先於天而不見其先。後於天而不見其後。」就是這種道理。得,是得到;之作解;者,指脩丹的人;似,是好像;醉,是醉酒。這是說明脩丹的人,脩煉時有好像醉酒一般的證驗。因為已有人身,就有尸。入手時,雖然找到在後天的根源,去脩去煉(以後天呼吸尋真人呼吸處),卻是如醉一般變化。因尸和真(後天)的交流,而有如是的演變。到了尸氣受外面的漸漸薰陶,達到淨滅階段,這時一混然,純是先天,箇中滋味,仍然似醉。要知周身懶洋洋,心裡面糊糊塗塗,混混沌沌,杏杏冥冥,恍恍惚惚等等說不出的感覺,都是似醉的滋味。又因為這種滋味,正是神凝聚,返還造化的過程,無邊光明的開始。糊塗不是真糊塗,而是學糊塗。醉不是真醉,而是似醉。總而言之,此段所說的工夫,完全在一「常」字。能常,纔能永久;能常,才能不離;能常,才能不變;能常,才能不二;能常,才能不分、不離、不變、不二。不分,正是性命合一煉成金丹的無上法訣,不得忽略過去。太上說:「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竅。」又說:「常德不二。」又說:「不知常,妄作凶。」可知常字,在脩丹中的重要性了。

日有合,月有合,窮戊己,定庚甲。

  日為太陽,月為月亮;日此作人的神,月此作人的氣。天地有日月的合璧往返,才能化育萬物。日月有本身的養晦交光,才能光明永照。人有神氣的周流,才能生存;有神氣的合一,才能長生不殆。所以天地運行日月於天地外,是天地的丹法。至於吾人脩丹,也要效法天地。脩丹的人,得了明師丹法,時時刻刻,在在處處,都可去做工夫,做了一刻有一刻的造化,做了一日有一日的返還。做的時間愈久,得的益處愈大。不管在日間做工夫,在夜間做工夫,自然中都是「與日月合其明」的。因為天地、日月、人物的根本,都是一個原故。戊己是兩個土的別稱,戊為陽土,己為陰土。戊司坎,像月,此作人的氣。己為離,像日,比作人的神。所以參同契有「坎戊月精、離己日光」之說(因為戊是陽土,乾為陽,坎卦的中爻是乾;水是坎,月生水,所以月的精華是坎戊。已是陰土,坤為陰,離卦的中爻是坤。火是離,日生火,所以日的光輝是離己。是戊己本身來說,天干中戊先己後;在造化中陽先陰後,所以叫戊為陽土,己為陰土)。脩丹的人,得了真正的方法,把外面的靈陽之炁,運到肉身之中。漸漸趕去身內的陰濁屍氣,時久數足,身內已是靈陽真炁的天下。這時融融洩洩,無限的快活在抱,自身有如珠圓玉潤的感覺,這就是己土成就的現象,也就是煉己純熟,到了這時,窮己的工夫已算做到要求。再行功法,加倍前脩,感來虛空中的靈陽之炁,和本身的靈陽之炁,兩兩配合,久久成為一個,這就是戊土成就。也就是七返九還。到此窮戊的工夫也算做到要求了。要知戊土、己土的精華,是互相含藏的。起初以身內純陰,感外面靈陽,必須內外合一,交感有地,才能互換互通;以真化假,以假成真。以後以身內靈陽之炁,感虛空中的靈陽之炁,也必須不二不息,才能一貫通達,以真合真。這樣內外合一,不二不息,就是「天人合發」「流戊就己」的工夫。世就是採外藥結內丹,以內丹合外丹的工夫,因此法度已立,便可了解庚甲的定律了。一月之中,初三一鉤新月現于西南方,丹家叫做月出庚。北做微陽初生的意思。十五一輪明月懸于中天,丹家叫做十五圓甲,比做陽滿的意思。這不過是指示人身上的陽生陽滿的道理,是和天上月生、月圓的道理一樣而已。初三所能現出新月一鉤的原因,完全由于望後的月能漸減、漸消,以至於無光可見,所以有這一段時期的退藏。十五一輪明月所以能圓滿無缺的原因,完全由於晦後的漸增、漸長,乃是這-段時間的積蓄。因之可以知道月的黑暗,正是月的養明;月的能圓,正由於月的下圓;月的黑暗,是月的守黑丹法;月的能圓,是月的知白丹法。這種「知白守黑」、「守黑知白」的丹法,不但是月的億萬年不變定律,同時也是吾人脩丹的定律。吾人果能效法天地,運轉日月,煉之又煉,損之又損,到了煉無可煉,損無可損,自然可以跳出天地有無之外,成為一位極品仙子了。

上鵲橋,下鵲橋,天應星,地應潮。

  上下二字,是說明上下往來。鵲橋是修丹的一個關竅的比喻。牛女相會於空中,靠鵲橋飛渡;修士真陰真陽的交會,也靠此鵲橋。志士修丹,必由此處去,必由此處回,必由此處起手,必由此處了手。這裡是神仙證躋聖位,必經的橋樑。這裡取義甚微,其巧妙無法用文字把它形容出來。果能由此處下手去修,可以和合神氣,烹煉陰陽;可以包羅天地,覆載萬物。此中真氣薰蒸,色身中有因氣液周流,自然生出海潮盪動的現相。中和集云:「天癸生如大海潮。」正是指此。真陽發動,水珠呈象,好比天上的星斗,同是由於真陽凝成的一樣。潛虛翁說:「少陽之精,流而為星。」正是此說。以上種種驗證,如果有方法使它不落形相,便是不落後天,才是真道。

起異風,運坤火,入黃房,成至寶。

  我師吳仙翁君確有云:「巽風者息也,坤火者神也,黃房即丹田,至寶即聖胎」茲節錄於此。作為這一段的說明。

水怕乾,火怕寒,差毫髮,不成丹。

  煉丹的原料,完全擺在人們的眼前。並不在乎甚麼三山五嶽、蓬萊仙島。昔年秦始皇派人入海尋求仙丹,更有一般煉燒水銀()、黑錫()的人,希望求得長生不死之藥是無比的大錯。完全是貪心用事及無緣遇師的緣故。然而這個原料是什麼呢?其中最重要的成份,便是水火二物了。水是氣,火是神,心安、身安、意安,自然水清火烈。水火必須調和配合,才會凝結。水過多,勢必氾濫;火過多,勢必出範燃燒。水不夠就是火多;水過多就是火不夠。氾濫的水,和出範的火在身中,都可影響健康,霍亂傷寒,種種病症,都會因之到來。所以修丹的人,明白此中道理,便以凝神、調息為入手的方法。凝字的目的和作用,在使水火配合平均。這樣一調一凝,使水因火的相當而不氾濫;火因水的相當而不亂燒。這樣防範有法,配合有度,水火不但不會為害,而且還會造化出金丹來。更進一步說,怕乾、怕寒的怕字,含義有二:第一是怕水火失調,釀成大病。傷身而叉不能成丹,這是事前曉諭其中利害的意思;第二是說明怕處遭魔,不可存有怕的念頭。修丹全在一心作主,「心為神之舍」;心的主人又是神,元神一正,萬魔齊消,否則群魔立至。這裡要置生死利害於度外,不容你存有一絲半點的考慮,一分半厘的揣測,才算得法。古仙說:「擬議即乖。」這句話真是千古不易的明訓。如果你有怕意,管教你怕什麼,就有什麼;怕水火為害,水火就會為害。千萬不要存心到軌外試驗,如何?如何?不然的話,那就是以身試法了。功夫愈深,愈要謹慎。從古以來,修士由此遭受淘汰的,大有其人。所以孔聖說過:「有所恐懼則不得其正。」可知恐懼就是怕。心中生怕,就失去主宰;妄行水火,必然失敗。因此要想成丹,必須始終保持心平氣和,不許有一毫一髮差錯,才有希望。由此可知古仙接引後學,一定要覓取正大光明的人,和輕生死、重仁義的人。至於悲傷的人們則多私多詐,有失忠勇仁厚,不能去行聖道的苦心了。因為失掉忠勇仁厚,心中必然以利害為重,東顧西慮,南猜北想,或作或輟,進退不前,很難走入這個璞實為歸的深邃法界。

鉛龍升,汞虎降,驅二物,勿縱放。

  鉛不是黑錫,汞不是水銀,乃是丹家藥材的隱語。什麼是鉛?氣是它。什麼是汞?神是它。神氣二物,威力極大,變化莫測,所以此作龍虎。丹家修丹,必須把神氣降伏,然後才能煉成大丹。為什麼呢?因為神不亂走,才能心安。氣不渙散,才能身安。神氣合一,不落後天,才能生出法身。可是神氣二物,難於捉摸,怎樣才可使它馴服呢?這個全在驅的工夫了。因為吾人既有人身,必有人身的需要;既有需要,便易有妄想;妄想一生,元神立刻變成識神。沾染愈深,天真漸漸減少,只見妄想的識神,而不見活潑的元神了。這樣識神就把元神禁錮起來,奪了元神的寶座而自居,佔有了吾人的身心,支配吾人的生命。更因為吾人在受生之初,一入母懷,渾然一點成為吾人的胚胎這是朕兆生機,叫做太極。到了脫離母懷,所謂先天元炁,變為口鼻呼吸,便落在後天。因此後天呼吸,也把先天元炁禁錮起來,奪了元炁的寶座而自居,在吾人身心上與識神狼狽為奸,不肯一息偶離。因此,元神、元炁變質,龍虎就興風作浪為害了。所以丹家要想找回元神、元炁,必先把這個為害的龍虎捉到,用驅的方法,把牠趕進牢籠,使它在牢籠中有事做、有休息、有運動,自由於安樂國裡,不得再為害身心。這時識神和後天氣已屬馴服,元神、元炁自然東山再起,作為吾人身心的主宰。吾人這個主宰一經建立,不但可以成就千百億萬化身,而且將來不難主宰天地,度化眾生,永躋於不生不滅的聖位--仙佛境界。要知加害元神、元炁,而元神元炁不予敵對的原因,就是後天神氣。後天神氣,就是所比喻的龍虎。你想想還可縱虎歸山、放龍入海嗎?祖師團陽翁說:「開口神氣散,意亂火功寒,長生大道,竊恐不成。」潛虛翁說:「金丹之道,徹首徹尾,無過驅二物,勿縱放之訣。」以上訓示,要徹底體味,才知此中至理。

產在坤,種在乾,但至誠,法自然。

  周易說:「乾為首,坤為腹。」這是說明後天色身上的部位,並不是先天的道理。太上說:「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可知大道的根源,不出自然二字之外。自然的解釋,就是自然而然,完全不讓人心作主。即使起初用點人心,而人心(勉強),還是效勞於道心(自然);並不是道心將就人心。這是主要的分際。還有一個分際,就是金丹無陽不生,無陰不產。陽由陰而產,陰由陽而生。陽就是乾,就是炁;陰就是坤,就是神。陰陽配合,是造化的自然;乾坤交泰,也是天地的自然。修丹的人,入手神氣相會,叫做坎離交,到了神氣大定,完全元神、元炁相會,叫做乾坤交(神氣發源於神炁;坎離發源於乾坤)。古丹經說:「乾坤交媾罷,一點落黃庭。」這一點東西,是元神、元炁化合後所產的第三物品。這個物品,就是聖胎。由此可知聖胎的父親,是乾,是金公,也就是元神。聖胎的母親,是坤,是丹母,也就是元炁。這個元神、元炁,本身無形無相,無色無聲,不在後天有形之內,所以至靈至妙,成為仙佛出生的根本。至於聖胎養成後,神通廣大,變化莫測,就是發源於先天自然的原故。此中雖然說明乾下種、坤生物的道理,然而要想發生作用,大都在乎至誠二字。至誠才能不息;不息才能長久。起初「一意規中」、「若忘若存」;最後「內外渾忘、有無不立」,那就「自然鼎內大丹凝」了。若是學者只知在色身臍下找坤、找玄關,雖然積氣日久可以運轉河車,然而與太上「外其身而身修,忘其形而形全」的道理不相符合,未免還是落在後天有形之內,不能得到超脫。黃元吉祖師說:「煉丹者,雖離不了後天有形有色之精氣,以為之本,卻亦不全仗於此也。蓋後天精氣,皆有形質,既有形質,便有氣數;生死輪迴,勢所不免。」又說:「著形著色,皆非道之正宗。」可知乾坤與坎離不同,後天和先天不同,勉強和自然不同,著色著空,和不色不空不同,正宗和非正宗不同。明白此理,吾人細心想想,取法乎上,再去修丹,是不是比較路近一些。

盜天地,奪造化,攢五行,會八卦。

  盜、奪二字,是仙師崔至一真人對於人們的告戒;攬、會二字,是對人們指示逃出生死輪迴的方法。由此可見上仙慈悲之恩了。吾人學道,應當於此處認識清楚,不要忽略過去才好。把人家的所有私自竊來,叫做盜;把人家的所有,用自己的力量爭取過來,叫做奪。由此二字推測,可知吾人現在淪落於何等的處境了。這個處境便是淪於後天輪迴之中了。因為有了人身,就有氣數;有了氣數,就有輪迴;而本來仙佛境地,已非我有。問心想想,是否由於以前本身造罪作惡的行為所得到的後果?明白這點,便應馬上拿出聖賢的本錢,發出救度眾生的大願,一方面盡力去做濟人利物的事,一方面再行訪求聖師,乞求指示返本還元成仙證聖的方法。有了這樣正大的心願,那便極易邀遇接引。既得聖師接引,便有成仙證佛的希望。有了這種希望,便要自己長進,百折不回,愈磨愈堅,多施陰德,多做善行,養或浩然的正氣,光明的心理,自然容易承當大道,作為頂天立地的完人。然而浩然正氣,「充塞乎天地之間」,「包羅天地之外」,用什麼方法去養呢?方法就是「攢」「會」二字。攢會就是不二,不二就是不變,不變就是不散。不二、不變、不散,就是大道的究竟根本,就是仙佛的歸宿。要知金木水火土為五行,五行是有數的,有數就是二了。乾、坎、艮、震、巽、離、坤、兌為八卦、八卦是有位的,有位就是列了。有數、有位,就是有名、有相。這種名相多而又多,正如人的念頭,千思萬慮不能合一一樣,好比人的氣息不能停止一樣。因此,這些不能合一的念頭,和不能停止的氣息,佔有了人我的身心,演成生、老、病、死。所以丹法要旨,就是化萬變成不變,以不變應萬變,這樣工夫就是攢會工夫。如何攢會呢?古仙年中取月,月中取日,日中取時,時中取刻,刻中取符;一符之速,能奪天地之造化。這些比方,好似有這樣一符不可。但明白的說來,時間一到,神氣便自然交併;二者自然就歸一了。萬念也化成一念了。這時渾渾混混,現出天地沒有誕生以前的本來面目,也就是五行八卦出生的根本;如果修士能常久攢會,不落形相,不難於這個不睹不聞的地方,養就胎仙。

水真水,火真火,水火交,永不老。

  八卦中的坎,北作水。因為坎卦當中的一畫是實的,而水的本體,也是實的,所以北作水。八卦中的離,比作火,因為離卦當中的一畫是虛的,因火的本體,也是虛的,所以比作火。這是後天,(有形有相)水火用後天坎離相比的道理,還不是先天真水真火的說明。先天的真水,不是坎而是乾;先天的真火,不是離而是坤。要找出真水,必先找到坎;要找出真火,必先找到離。為什麼呢?因為坎卦三爻,上下二爻是間斷的,當中一爻是相連的;中為主,當中一爻是來源於乾卦,和乾爻一樣。乾為金,坎為水,坎水發源於乾金,為金生水。由此可知,乾金在坎水之先,為坎水之先天(真水);坎水在乾金之後,為乾金之後天了。推而至於離卦,其中間一爻是間斷的,毫無疑義的是發源於坤卦,而證明出來坤在離先,離在坤後;坤是離的先天(真火)離是坤的後天了。這是丹家所謂先天乾坤,後天坎離的道理。先天無形無相,比作乾金坤火;後天有形有相,比作坎水離火。先天可以永久不壞是真,後天時刻要壞是假。假的對面就是真,真的對面就是假。吾人借假修真,目的就是找到真水真火,也就是找到先天。至於先天二字,古仙又有先天中的先天,和後天中的先天一說。又說:「後天中的先天,益壽延年;先天中的先天,證聖成仙。」明白說來:所謂先天中的先天,是天的出生根本,也是瀰漫太虛、包羅天地的一炁。後天中的先天,是人物出生的根本,也就是介於四大的一炁(地水火風是四大)。炁炁雖然相通,必須找到而成為這一個炁,才能連貫而成為那一個炁。由近而遠,由小而大,由後天而先天,才是自然返還的道理。更明白的說:吾人修丹,入手應以天地為鼎爐。天是虛的,地是實的,中間有一炁,不虛不實,是後天中的先天。因為有了人身及呼吸一氣的掩蔽,這一氣不能出現,必須以神交氣,做到「神交體不交,氣交形不交」的階段,才能把這後天中的先天一炁發現,作為丹基。再去配合先天中的先天一炁證成金仙。後天神氣一交,外呼吸就漸漸消失,已是到了「杏冥恍惚」的境界,時間長永,真水真火自可推動色身中血氣(所謂心中之液、腎中之氣)互相交媾,上下周流,煉去後天,變成先天。先天中的先天一經成就,就是金仙證位了。能夠達到金仙證位,豈不就是永駐青春不再衰老了嗎?

水能流,火能燄,在身中,自可險。

  水向低處流,水就下,這是水的本能;火向上面燒,火燄上,這是火的本能。煉丹既用水火,水火又有真水真火的不同,究竟水火有什麼證驗呢?這就要「返求諸己」,向身中體驗了。道家談身,有色身、法身的分別;色身是臭皮囊;法身不是臭皮囊。水火在色身中作用,可以洗骨換髓,把其中的污穢血氣,一點一點的調換,一點一點的抽添。調換抽添,古仙有河車工法,取意就是引真抗假;把先天的神氣,運向身中點化陰質,每人因為生理上、及心性上的不同,色身中的證驗,不完全一樣。例如:積炁日久,口中津津香液,清甜有味;再久,腹內溫溫有炁轉動;再久,向上衝突,達於心口;再久,衝上頭部,降下腹部;再久,達於四肢各部;再久,渾如風起,嗚嗚有聲,上上下下,一身周流不停,四肢動搖,不能自主;再久,由鼻到頂門處一炁衝上隆隆作響;再久,頂門跳動後,如有水珠下滾,這種現相,不可注意,完全是出於氣機的自然,水火的本能,沒有一絲一毫故意的造作,這就是色身上水火造化的證驗了。至於法身上的證驗,也不外真水真火的造化,色身上到了河車停輪,沒有法相以後,法身上的感覺也因之愈來愈顯,起初渾然覺有一靈,不知所在;再久,若現於腹胸二處;再久,一靈躍然,居住於氣穴之間,時刻不離。未入混沌,神氣不分;入了混沌,或像游龍般的飛舞,不知所起,不知所止。或像月滿千山,或像停雲流水;或霞光澈天,或虛白滿目。至於行住坐臥間(未入混沌),或現點點白光如雪飛一樣,片片紫氣如飛虹一般;或金光罩體,或滿耳笙歌。種種變化,也不得當做這就是大道,不過是先天水火點化尸氣所發生的變化罷了。及到火熄水乾,自然乾元面目,永遠在抱;一元真體,永恆長久。

是性命,非神氣,水鄉鉛,只一味。

  混然翁說:「性即神也,命即氣也。」似乎已是說明神氣就是性命了。然而這裡又說是性命不是神氣,究竟是什麼道理呢?金丹一物,是神氣化合後返成元神元炁、再把元神元炁配合而得到的結晶。於此可知修丹是把後天神氣作為始用,把元神元炁作為終用。元神元炁是先天,也就是性命,性命是元神元炁的代名詞,而後天神氣是元神元炁的低級代表罷了。使用元神元炁,必須先把後天神氣收回,收回後天神氣才能發現元神元炁。那是說。要想找回主人,必須找到代表;找到代表,自然找回主人。因此可以證實所謂性命的元神元炁,和後天神氣的關係至為密切了。明白的說來,前者後者不過一而二、二而一罷了。崔仙翁強調是性命不是神氣的本旨,是教人去探求主人;而混然翁談及後天神氣,是教人不要忽略了代表。主人的代表是代表主人,代表的主人豈不是同代表一心一德、息息相關嗎?可知二位仙真發言和立意並不是兩樣。水鄉鉛即是水中金。這味水中金,不是後天精氣神,也不是先天精氣神;而是後天精氣神出生的根本,先天精氣神的主宰。這個主宰,無邊無際,不虛不實,有感馬上就通,動罷馬上就忘,沒有一件事能把它牽掛得住。一靈獨炤,前無所思,後無所慮,現無所想,是吾人唯一不二的元神,所以稱做只一味。沒有它不能團聚先天神炁,結成聖胎;沒有它不能煉成千百億萬化身,證成大羅金仙。必須把它煉到純熟無比的地步,確實不受色空和形體的約束,不能算是真正拿得起、放得下。吾人必須時時刻刻在大大小小的事物來反應時,去在自然中體驗,才能知道應變的神妙。時時刻刻在天谷中、氣()穴中去安撫,才能把這個神妙養育長大。沒有應變的能力,一定會隨波逐流,墮入生死輪迴。沒有充分的養育,必不能長成這種能力,這種能力的發育,不出一個中字的處所。這個中字是水源發生的地方,所以稱做水鄉。水鄉只有這一靈,是超然不變,有如堅金一樣,所以稱做水中金。又因為金或鉛投入水中,不管水的深淺,可以立刻一沉到底,不受水的阻力,好比吾人一靈養成,不受任何事物牽掛(阻力)一樣,所以此作水鄉鉛。吾人如果能在此處認識清楚,修丹才不致於落空。

歸根竅,復命關,貫尾閭,通泥丸。

  這一段是仙翁指示後學,修丹做內功的一個門徑,這個門徑是吾人成仙證道的必入之門、必行之徑。裡面非常寬大,非常寂靜,非常清潔,非常深遠。古仙得藥、還丹、結胎,都在此地。進了這個「入德門」,就是仙子;出了這個門,就是凡夫。這裡面寬大無邊,可以把天地人物包羅淨盡,所以叫做「其大無外」,然而這裡卻又什麼有形的東西都沒有;線芥塵沙,都存留不住,所以叫做「其小無內」。又非常玄妙,難以捉摸,所以叫做玄關。這個玄關,也就是「竅」。說關說竅,名目不同,其實仍是一個不內、不外,不有、不無的東西。吾人得了這個關竅,可以反還造化,漸漸把壽命恢復了比天一樣的永久,所以叫做復命關。比天相齊的壽命,是吾人本來的面目,就是吾人的根本,所以叫做歸根竅。吾人果能在明師處,求得了這個關竅,並得了入門的方法,及防危慮險的道理,積功累德,勇往直前,成仙成真並不是一件難事。至於在後天色身上,泥丸尾閭二處,是造化相關之地,頭稱泥丸宮,谷道後上骨中間,可以上通的一個關口,叫做尾閭。吾人到了河車周流,督脈任脈相互通達,那麼氣()液自然上貫到泥丸,下通到尾閭,上上下下,往往來來,拍拍生春,快活無比了。這種快活,是這一過程中的證驗,不得認為有了這個就是究竟,更要因此順其自然,於心無掛,才能達到內外交養,而收到內外交煉的成果。

真橐籥,真鼎爐,無中有,有中無。

  無底的囊叫做橐,有孔可吹的古樂器叫做籥。橐籥二字的運用,是煉鐵的人在煉鐵時,吹風約火所有的器具。古仙採用這兩個字的用意,是比喻丹家鼓風、燒火、煉藥成丹,所用的器具。爐是載火的器具,鼎是載藥的器具;爐內有火去燒鼎內的藥,再用風管鼓盪,把藥煉成金丹,就是丹家所說的爐鼎法器。然而煉丹的方法,有自力更生的正宗,有非自力更生的別傳,所謂:「清靜而修」、「陰陽而補」的不同。其所用的橐籥、爐鼎是否完全一樣呢?這就要看年齡、福德、志向、等種種不同的情形而定了。以往諸仙當中,因法訣不徹底,功德不完備,第一步祇能證得人仙之果,是有的。一蹴而證神仙、天仙者也是有的。總而言之,修丹以功德為重,誓願為先。功德的進修,是養成自己的心安;誓願的確立,是養成自己的大量。心安量大,才是修仙、修真的唯一先決條件。至於鼎爐橐籥,不管是修向甚麼果位,其必須要用的道理,及形容鼎爐橐籥的說法,是永久不變、更是永久相同的。學者儘可以由於古仙的指示,努力向師叩求法理,向自己去證效驗奸了。證效驗在有無中間,其中有必須先以橐籥為用,橐籥鼎爐都加上一個真字的用意,可見這是先天的事物。並不是以有形有相為其主體。純陽祖說:「絕不用器械。」可以想見內在的一斑了。爐內自然有火,鼎中自然有藥;修外藥,結內丹是自然中的事。以內丹合外丹,也是自然中的事。非入自然不能發生變化,非能主宰變化,不能得力於自然。這裡面的作用,完全在一真字,吾人修道目的,也是成就一個真字;要想成就這個真字,非從心地上、和法身上著手不可。至於自然中所發生的種種變化,恍恍惚惚、無知無識中,忽然一驚而醒,這是無中生有。一醒之後,又入恍惚,這是由有入無。混混沌沌、大靜大定中,忽然色身上感覺氣液周流,這是無中生有。河車停輪,又入混沌,這是由有入無。在「無何有鄉」中,空空無物,忽然一靈跳躍,是無中生有。一動即靜,復入「無何有鄉」,這是由有返無。無中有,說明這裡並不落空;有中無,說明這裡並不著色。不空不巨,不有不無,守是玄,才是真。呂祖說:「靜則無為動是色。」紫陽祖說:「無中生有煉先天。」黃元吉說:「內外渾忘,有無不立,才是真詮。」都是說明此一段的究竟。

託黃婆,謀奼女,輕輕運,默默舉。

  修丹不外陰陽,陰與陽相戀,陽與陰相投,是天經地義的道理。找不到陰,必引不來陽。不知陽的所在,陰也沒有用武之地,這也是「事有必至」的道理。古仙把奼女,比做離中真汞。離中虛,稱為中女。可是因為離卦中虛的一畫,受了兩邊乾爻的束縛,不能直接和同類交感,只得求於虛爻在外而又相類的兌卦了。兌為少女,又叫先天妙鼎,種種此喻,不過說明奼女,是一個可用的陰卦。必須這個陰,才能引來外面的陽。修士要想煉成大丹,非借重這個奼女不可;要想借重奼女,更必須找到能和奼女互通消息的黃婆不可。古仙以黃婆比作人的真意(意屬土、土色黃,土能生萬物,俱有母德,所以叫做黃婆」,可以內外互通消息,使陰陽因為有她,才能得到配合。所以請她替奼女做個媒人,介紹一個郎君,使他們能得到配合。這個郎君,古仙稱他叫做金公(乾為金、為天、為男的取意)又叫做外公(男在外的意思)。總而言之,奼女此作人的神,金公此作人的氣。陰陽配合,就是神氣相戀。神氣自從人離開母腹以後,即因之分家不能見面,自家神氣分離,可以演成生老病死;修士知道這種關鍵,就急急使神氣不再分開。神氣不分不離,就是奼女嫁給金公,使神氣能得配合,也就是託黃婆替奼女做媒的結果。這個結果,就可以長生。

  運舉二字,是神氣配合的方法;輕輕然然,是方法的方法。修丹以自然為準,運舉是划上自然的-個動作;輕輕然然,動作中接近自然的一個步驟。這個步驟,是後天人心向先天道心。後天呼吸向先天胎息一種交代的儀式,也是由凡人聖的儀式。紫陽祖說:「但安神息任天然。」又說:「我命由我亦由天。」可見這裡面的細微節次了。這種節次,如果運用時不加一分一毫勉強,管教你進入杏冥境界容易,煉成大丹亦不難了。

一日內,十二時,意所到,皆可為。

  大修煉家,以天地為鼎爐,所謂「大地黃花盡成寶」,「一爻看過一爻生」,就是指示修士隨時隨地,皆可用功修煉的意思。因為先天元炁,不生不減,不增不減,瀰漫於任何境界,因此丹家修煉,不管是在酒樓茶肆,會場戲院,街頭巷尾,風林雨村,甚至槍林彈雨中,都可去做煉丹的工夫。做工夫靠著人的一個真意,真意就是吾人的清靜之心。這個心可以從任何污穢煩雜的場合,放出而又收回,收回而又放下去的。換句話說,任何境界都不能把他加以約束。事來就應,應罷就忘的工夫,便是古仙「調心」、「煉心」的工夫。調得時間愈久,不平不安的心就會平安;煉的時間愈久,頑冥不靈的心,就會由冥而靈。心能平安,就不會自擾;心能靈,就不會為任何境界所迷。平素工夫至此,再行心息相依工法,和先天氣炁配合,比較由於一腔私慾未能大半消滅,而靠著入杳冥去消滅者,其得藥結丹的路徑來得簡捷。可知修丹一事,是以心地為主宰,心地的清靜,要無時無地不有。要點是在於肯不肯去找這個心,肯不肯合這個氣。滄溟翁說:「子午,乾坤,周天火候,皆在一日、一時、一刻之中。」試想想,任何時刻,豈不都在這個周流不息、一晝一夜的十二時中嗎?因此,時間已足夠使用而不勞再事選擇了(迅雷、烈風除外)。於此可知,造物對於人類何等寬大?仙真對於人類何等慈悲?人類修煉何等容易?如果聞道不求,求之不修,修煉不力,自願去做泉下之鬼,這能怪造化不仁,仙佛不慈嗎?

飲刀圭,窺天巧,辨朔望,知昏曉。

  就字義言:刀、是先天真金造成的。圭、是戊己兩土湊成的。朔、在一年中間為冬至,一月中間為初一,一日中間為子時,在一時中間為初刻,在六十四卦中間為復卦,在人身中間為尾閭穴。望、在一年中間為夏至,一月中間為十五,一日中間為午時,一時中間為第四刻,六十四卦中間為垢卦,一身中間為泥丸。以上種種比喻,不過是說明有形有相的循環變化,是發源於無形無相之中。在無形無相中能有所成就,那有形有相自不會迷失吾人的本源。要知大道原來就是自然(太上說:道法自然);朔望交接,而為變化。這種變化,成為時間,這個時間是自然的一部份,是吾人初步入藥的憑藉。吾人果能於十二時中,腥腥不昧,就是踏過時間,走入自然,而求超脫的方法。無限妙化,都可在這裡得到體驗,這是時間方面的說明。在空間上說:大地山河是自然中的一大部份,無數生物是自然中的一小部份;有形有相的小自然,和無形無相的大自然,是相連的。吾人修道,目的是恢復自然,更恢復到太虛同體的本來面目。可是因為受到色身上有形的約束,已經墮入生滅陷阱;要想逃出陷阱,必須找到可以恢復自然的地方。這個地方,就是神氣相交之地。所謂「刀頭圭角」「方圓徑寸」的小天地了。人心天心一經交合,戊己二土即刻見面,先天真金即刻發現。這時神氣相凝,自然而然中,還到先天精炁合一的地步,渾渾混混,不知天地人我,一切造化都在此中成就。這時金之名刀,土之名圭,天--自然造化的巧妙,都在丹家的箇中。箇中相「○」。相「□」。所以叫做飲。箇中的主宰,是清靜的心,「心之所至目亦至焉」所以叫做窺。飲也好,窺也好,皆是修士走入自然漸去勉強的方法,所謂「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罷了。此外用勿忘勿助的方法,去應付昏沉心和明覺心,那麼昏曉自然不會攪亂你的良知了。若存的方法,去應付時間消長,那麼朔望自然在你的「不神之神」之中了。能從此處修持,色身上變化,漸漸隨著法身上的變化而生變化,自然「無中生有」,大丹成就。

識浮沉,明主客,要聚會,莫間隔。

  修丹的原料中,有兩種東西最為重要:一種東西其性質好沉--鉛、坎、金、龜,常常作為它的比喻。氣是它、息是它。另一種東西其性質好浮--汞、離、木、蛇,常常作為它的比喻。神是它、心是它,修士要知道這兩種東西,關乎吾人的性命。在煉丹時要了解這兩者性質的不同,且會發生種種變化;而這些變化,卻是一種法相,並不是道的根本,不要因此受了它的迷亂才好。修丹又分彼我兩家:彼是他家,我是我家。他家的是道心,我家是人心;他家是自然,我家是勉強;他家是杏杏冥冥,元神元炁,無形無相。我家是明明白白,是分別心,呼吸氣,有形有相。修士明瞭此點,入手漸漸的會把他家當作主人,我作客人。他是主宰,我是臣屬,讓他發號施令,我徹底順從。果能照這樣去做,那麼神氣自然聚會,心依息而立,息依心而住。心息相依,純任天然,頃刻之間,主人客人成為一家,心不浮,息不沉,一切分別的心,游離的氣,完全煙消火滅;而先天神炁即刻與天地合德,不再有所間隔不通了。如果心頭還有念起,必是心與息不能徹底配合,不妨讓心在息中自由去浮,浮夠了就會自然下浮;讓息包心自由去沉,沉夠了就會自然不沉。不浮不沉,就是神氣打成一片,也就是意定。性命圭旨說:「定意採真鉛」,所謂「採取」真訣,就在神氣合一後,杏冥恍惚之中哩!

採桑時,調火功,受氣吉,防成凶。

  修丹雖說「至簡至易」,然而古仙又說要「防危慮險」。究竟危險在甚麼地方呢?這裡崔仙翁早已指示明白了。那就是在於調火採藥之時。大家知道,在煮飯烹茶時,火若出灶,就有燒及房屋的危險。何況修丹時,既不能不用火,而火又時時刻刻具有為害的危險,當然要嚴加防範了。防之一字,最為要緊,能知道去防,就不會大意,自然謹慎了。能知謹慎,自然沒有驕氣,自然守法無阿了。工夫上進,目的仍在水火配合,水火配合的重點,是在火能接受水的作用,而成作用。不得妨礙水的進行,而失去有效的作用。水是氣,火是神,神不得走在氣先,處處作梗,妨礙氣()的發展。便不得落在氣後,使氣失掉領導的力量。務必兩兩配合,澈底消除不真誠的自亂、自擾現象,而得到永遠凝結。總而言之,修丹要以不落空,不著相為原則。不落空,氣自然為神所接受;不著相,神就不會陣前脫逃。這樣水火相當,「小大由之」,時間到達,自然火熄水乾,丹熟生香了。至於危險的所在,可分平時及發生變化的時候。在平時如果純是落在後天,行得好只能健壯色身。色身會壞,終是危險。在行上上乘法,心息相依,修到一身真炁周流,上到頭部,下到四肢,上上下下,反反復復,甚至手舞身搖,不能作主,這是河車路通,洗骨換髓。如果處置無法,頃刻就有丹走鼎覆的危險。如果沒有得到明師真法,絕對不會應此大變的。及到河車停輪,乾坤交媾,一粒玄珠歸宮以前的某一時刻,靜坐或熟睡時,一驚而醒,身化一物突然飛到雲霄,火光齊發,仙樂齊鳴,不知身是飛珠,飛珠是身?團團滾滾,懸於天際,這時又是一大關口。如果應變無法,仍然不知所措。要知修丹關係至大,功德第一,心性第二,口訣第三,外功外德不全,心必不安;心性不純,無法使用口訣。口訣不明,必然不能達到預計階段。如果沒有安份、守己及大仁大勇的精神,相信火候是有差的。紫陽祖說:「命寶不宜輕弄」。真是見到之言。

火候足,莫傷丹,天地靈,造化慳。

  修丹凝神調息,時到火足,炁穴中到了「一顆明珠永不離」的時候,這是金丹入鼎,應該停火罷功,行沐浴溫養,長養聖胎的功夫。這時想入杳冥,冥心就入;要出杳冥,意到就出。如果無魔來撓,千萬珍惜調息。妄行水火,必然傷身。太上說:「知足不辱」,「知止不殆」。此處更為明顯。金丹入鼎,好比一群牛羊歸到牢籠一樣,如果再行追逐,試想豈不是迫其脫逃?應順其自然,加以飼養,這種飼養的工夫,就是乳哺、溫養、沐浴的工夫。這時溫溫和和,任其生長,豈不是溫養嗎?鑽入杳冥,混混沌沌,和合天地的生意,飼我陽神,豈不是乳哺嗎?金炁浸潤,遍滿色法二身,豈不是沐浴嗎?總而言之,不過道心用事,純應天然罷了。久而久之,神與靈合,成仙證聖就在於不知不覺中。要知升仙,全在返還造化。造化之中,有無限自然律在內。絕對不容許有一個心性不純、功德不圓、工夫不到的人能得到僥倖成功。所以古仙說:「金液還丹,天地至靈之寶,故造化慳惜,而不肯輕易與人。」太上說:「為道日損。」損得完,捨得淨,不但功名、富貴、妻子、田產,及無限已做的功德不能絲毫掛於我心。就連自己四大一身也不應當看作已有,才算是大成之器呢。

初結胎,看本命,終脫胎,看四正。密密行,句句應。

  修丹的目的,在修成不生不滅的法身,雖然這個法身,是先天神炁已成的結晶。大而瀰漫太空,小而存於黍米,列仙、列聖、列祖、列宗都是同此一個光明淨域。然而人們既有色身,有形的罣礙,又有喜怒哀樂無形的束縛,以致此心、此身受到聲色貨利等等牽扯,不能回到神炁不分的固有面目已久,所以開始修煉時,在不可捉摸的所在,要找到可以憑藉的地步;去一步一步向既定的大目標邁進。這種初入手的方法,叫做守中,這個中是吾人出生的根本,生存的芥蒂,丹家稱作命蒂,叉叫做本命。修士存心於此,調停剛柔,就是功夫。這個功夫其原動力在心,「心之所至,目亦至焉。」所以叫做看。張祖說:「黃婆扶持用心看。」在正宗中,大半就是這個意思。修士這種做法,是否就是結胎呢?古仙還有得藥、結丹、還丹,種種說法,放在結胎以前。是否結丹就是結胎呢?茲說明於後:

  大家知道,父母生我以前,念一動,一點父精入於母懷之中,就是吾人凡體結胎的開始。十月懷胎,不過是胎成的一個期限而已。吾人修丹,得到方法,入手行功,就是返還造化的開始。這個開始,就是吾人的丹基,至於以後種種變化,不過發揚這一點丹基而已。由此推測,生人生仙是一個道理。生人時父母媾精成為結眙的開始;生仙時,神氣配合也是結胎的開始了。至於得藥、還丹等等階段,無非是成就聖胎的過程而已。甚麼是脫胎呢?生人時,十月胎圓,突然離開母腹,或為母體外的個體,單獨生存,叫做脫胎。生仙以範圍天地的一個大虛無圈子為母腹,把明覺的心,呼吸的氣,一齊都納入混沌恍惚當中,天地山川人我萬物,種種法相,都一掃而空。因此,神炁由方寸中,晉而安閒於「無何有鄉」,這時方寸的小中,已變成無邊無際的大中。時間長久,神受先天元炁的點化而成為陽神,陽神安處大中之內,漸漸可以不靠色身了。這種單獨生存的名稱,就是叫做脫胎,可知方寸之中,是吾人結胎之所;而脫胎之後,東南西北所謂「四正」的各處,也就無往不可了。這時雖然超凡入聖,而對自己的「不神之神」,無心之心,還要謹慎保守;一念之差,如卵碰石,危險極大。所以還要用心看守,務必達到自然純一的地步,才能躋於不生不滅的聖境。要知上上乘的丹法,入手處就是了手處,築基、得藥、結丹、還丹、結胎、脫胎、神化,都在此地。不像中下諸乘還要移爐換鼎,既繁且難也。

  修丹過程中,最要緊的法訣,完全在一密字。密之一字,可分對內對外來說:對外的要求,要儘量達到不受外界的阻力為原則;對內的要求,要達到使自己色身都當作賊人,不讓他多見、多聞,並干預造化為原則。內外諸擾一掃而空,這樣,神才真正得其煉,氣才真正得其養。浩然正氣一經養成,對內則風、寒、暑、熱、濕、燥、火種種疾病及衰老的痛苦,便不會再有。對外則一切外魔不再可能和你抗衡,而天地萬物,無不在你包羅之中,入你造化之內。億萬斯年,無有窮期。元神一經煉成,那麼上天配得起玉皇,下地配得起乞兒,一如莊仙所說之「齊物」。紫陽祖說:「均齊物我與親冤」了。這種煉成不二的元神,及浩然的正氣,就是修性修命;性命合一,到了「語大天下莫能載」,「語小天下莫能破」的地步,那就「無入而不自得」,也就是金丹成就。要知性的修煉,不宜在深山窮谷,要實實在在從處人接物做起。處人接物中,要徹底打破自私、自利的心,要徹底去做濟人利物的事。打破自私自利的心,為之在我;去做濟人利物的事,也是為之在我。在為之在我的原則下,要認清凡是正大光明的事,都是我分內應做,責無旁貸的。即使有些作為,不得絲毫存有向造化邀功,向人們爭名的念頭。這種人不知,己不持的作為,叫做積陰德,隨遇隨做,隨做隨忘,絲毫不介於心,叫做煉性。這種煉法,天地神鬼都不能測其機,可以稱做對外相當秘了。至於真師法訣已得,宏誓大願已發,如果資財及丹友具備,應當速擇淨地,覓房舍,直行十月三年之功,修煉萬年不死之身。對外斷絕一切俗緣,對內融化一切煩惱,布衣淡食,繩床竹榻,茅屋木椽,清潔衛生。不管功夫做到甚麼地步,都要「祇做工夫、不管效驗」為原則。有此機緣,是人生最幸福之事,有法、有財、有侶、有地的修煉,叫做逸修。上述乃是逸修的內密功夫。這樣去修,成功甚易,古仙說:「辛苦兩三年,快活幾千載。」就是說此。如果財侶不遇,還要為衣食奔走,或者販街走巷,或者案牘勞形,那麼,就要走入苦行的修法了。苦修受苦最多,還丹甚慢(年壯的人尚可,老年人難以去做);然而成功後得到的果位,是比較不受苦的為大。苦修更要視苦為甘,一志不退,愈措愈堅,愈磨愈進;裝聾裝啞,學癡學愚,不向天地人物訴苦,不向仙佛神鬼乞憐!如此鐵漢,從古少有,如此進修,真可謂驚天地而泣鬼神,沒有不成功的道理。

  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在做命功時,要嚴守方法,不許試探冒犯,如果三心兩意,就是內部自鬧內鬨。要漸漸死去人心,慢慢讓元神作主,元神元炁一經配合,一切分別心、游離氣,就會消失;元神元炁自然在不知不覺中發揚廣大,都在杳冥恍惚中成就。一切應驗,都在杳冥恍惚中應驗。杳冥恍惚,是內密的唯一功夫,也是守黑的功夫。一夜過完,就是天明。這些滋味,在入藥鏡中句句所說的應驗,自己也就會漸漸體驗出來了。聯曰:

  脫人之殼,開張天岸馬。

  與天為徒,奇逸人中龍。

  (全文完)

混然子上仙註入藥鏡序文中有云:

「採先天之炁以為丹母,運後天之氣以為火候,以火鍊性,則金神不壞,以火鍊命,則道氣長存,換盡陰濁之軀,變成純陽之體,神化自在,應運無窮,豈不奇哉」

甲戍仲春  合陽子馬炳文恭錄

附錄  混然子掛金索

一更端坐、下手調元氣。渾沌無言、絕念存真意。呼吸綿綿、配合居中位。撥轉些兒、黍米藏天地。

二更清淨、心要常慮守。默默回光、照見無中有。趕退群魔、震地金獅吼、頃刻功成、便與天齊壽。

三更雞叫、冬至陽初動。取坎填離、直向泥丸送。火運周天、爐內鉛投汞。九轉丹成、白雪飛仙洞。

四更安樂、萬事都無想。水滿華池、澆灌靈根長。靜堸悟[、仙樂頻頻響。道大沖虛、名掛黃金榜。

五更月落、漸覺東方曉。谷堹u人、已見分明了。玉戶鸞驂、金鼎龍蟠繞。打破虛空、萬道金光皎。

全冊完

 


回善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