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極七郡主神龍仙姑傳

  本宮恭接無極懿旨著作無極七郡主神龍仙姑傳

  本宮

大仙童 降

  聖示:今朝無極將頒 懿旨,眾位門生善信肅靜準備接駕。

無極駕前文曲星君 降

  詩一:仙座無極莫遠求。祖居玄竅悟能修。

     原靈九六先天性。無極同根溯本流。

  詩二:傳書寶鑑降凡塵。天下生輝願可償。

     祖地仙山仙佛國。修人悟徹返仙鄉。

  聖示:今 吾奉 無極郡主懿旨,帶懿旨前來傳宣,神人俯伏,靜聽宣旨。

欽奉 無極郡主懿旨曰:

  娘居無極仙宮,心念天下芸芸蒼生,溯自鴻濛,天地未闢,眾生原靈道遙於無極仙山,各顯靈性,無法掛礙,迨至原靈下凡,分散各地,私慾遂生,忘本逐末,情慾愛河,流浪生死,名淵利海,沉浮難脫。

  又逢運際三陽慈航普渡,故宗教林立,各顯其能,但皆懷門戶之見,私心自用,高牆深築藩離遠隔,致大道下通,小道暢流,皆難超三界而證無極,穿境之天,殊為感嘆!部份小道,無為者,假借 娘姐妹原來之聖號使魔障侵擾不明之蒼生,難歇不平之念。

  令 娘哀憐,為悟眾生真性渡真原靈,與監察天下諸神佛,考察民間,廣渡有緣歸道,萬仙大會齊封,故於二、五春秋前,結遙姐妹,化名下凡,深望眾生開通慧眼,洞悉此情,速歇不平之念,而速趨歸無極大道,今下旨著造傳書以點化眾生,盼諸生續心耕耘,績傳大道,各得無量妙功,諳生勉哉!旨畢。欽哉勿忽,叩首謝恩。

  天運乙丑年季夏

無極駕前武曲星君 降

  詩一:一道正氣護駕前。修無二心意志堅。

     三省塵世無了時。功圓果成列仙界。

  詩二:帶旨保駕不計秋。八達祥光入眼中。

     陰魔盡伏賴神功。神仙降駕挽頹風。

  聖示:無極郡主十七駕女神龍仙姑眾仙尊到,福德正神八里外,城隍尊神十里外,仙女宮眾營軍將威武、眾善信肅靜,俯首接駕。

孔明諸葛亮仙師 降

  詩一:天心渡世貫乾坤。郡主真詮悟性天。

     然意徹通十字訣。天下清靜道無邊。

  詩二:自古一理玄關透。千萬經書不倚偏。

     仙法萬千唯此竅。太平惟賴大同年。

  聖示:惜日三國風雲演義段落,吾即歸隱再

修法,早已上登無極尊界,二五春秋年間,即隨眾位仙界女尊下凡,今接領郡主懿旨欽命廣渡善緣!

  談「救劫」

  均是人也,修也,不修也,於賴智不智也,善根厚,遇善不後人,善根劣,見善如探湯也。

  大道降世,惟救劫也,救劫先救人心,人心善而救自消矣。

  劫之由來,雖云天降,而實由人造也,人心不古,殺戮四起,惟救人心,即是救劫也。

無極七駕女郡主神龍仙姑 降

  序

  人降於塵世,巍昴七尺之身,仍如滄海一粟,小點蟻民,其所以稱為萬物之靈,貴在天賦「人性」不泯,崇尚道德,遵守五倫,迨至晚近以來,歐風美雨東漸,民風開放,昧性亂情,姦淫盜竊,貪污舞弊,己竭其所能,心猿意馬,奔馳慾場,異於禽獸者幾稀?雖陽律甚嚴,人不畏懼之,蓋因人已喪失其心中之「神明」,以為天地本無神鬼,宇宙豈有輪迴之事,故敢傷天害理,無懼神鬼旁監,無神論之說,客人不淺矣。

  娘為眾生原靈始祖,歷經萬劫,孕育原靈,語云:「可憐天下父母心」。誰不愛子女守份步正?誰忍子女趨邪墜落!天地好生,即是上天父母愛憐赤子芸芸也。靈性正直者為人,偏邪者輪迴為畜,此乃天曹池府之定議,輪迴之準則!觀今世道,人多居心不良,造孽多端,街上雖多行人,不乏衣冠禽獸之輩,其已喪失人格,一旦身逝,墜落獸類披毛戴角,何其不幸!

  為此娘不忍原靈墜落,願望眾生迷離惡道,力行仙道則生於無憂之世,歿返極樂天堂,庶幾不負母倚閭盼望之心也。是為序。

無極七駕女郡主神龍仙姑 降

  詩一:一道懿旨傳萬仙。千變萬化結善緣。

     化名只為察神人。法號廣渡有緣人。

  詩二:鶴髮童顏返少容。忠孝節義考群龍。

     修持仙法不計秋。伏魔降妖渡群良。

  律詩:懸崖勒馬勉黎民。早日回頭脫俗塵。

     浩劫千端求賜福。無常一到怨何人。

     修身修德修功果。成道成仙成聖神。

     奧義文章開覺路。慇懃信奉拱奇珍。

   論善惡?

  人生善惡本兩面,但仔細觀察,善與惡各有一面也,善者無聲有形,又有聲有色,又有色無形等等,一般若不仔細些有雷有雨,而凡事按耐不住性而衝動,致此打打殺殺,一旦雨過天晴,就仍換一個人,這種之人可謂兇,不是惡,若用理智好好開導,可變成善良也,其實惡者之所做所為,陰森奸險,如同無雷有雨,一旦滂沱大水成災也,其行為可謂惡毒也,斯類人性,最會扮演假慈悲,而使你不知不覺入其圈套,受他之虧,似此陰險之人,心毒之甚,難於表白也,隱藏自己,使他人為擋箭牌,自己卻在後面,得魚翁之利,實在太不應該耳,奈何自古善惡皆有之,因時代潮流,人生變遷,惡者更惡,其手段之毒辣,實在驚天動地,所以奉勸世人,及早回頭是岸,若再跨下一步就是萬丈深淵也,能得觀察,容易魚目混珠,認為個個都是善,其實在此三面之一,無聲有形者,真善也,其行為默默行之,不欲人知,其二有聲有色者,非真善也,此人之所為者,名譽為重,一旦捐些財物,做點善事,就公開輿論,揚其名譽,而得面上光彩,如此非真善也,不如無耳,吾人有心行善必誠心,以仁義為先,則可言善,如今之人有投資性之行為,比喻某某,捐出些金錢,必定求那神聖,保佑全家平安兼發大財,萬一稍不如意,其神聖就變成代罪羔羊,如此投資性之行為,怎可言善,故不如無而,有些人只大聲疾呼,如有雷無雨之行善,但其實無一是善,如此之人,怎可言善乎,夫人生在世,有心修行積德,如孔子云,執其兩端,用其兩便於民,如此行之,誠實待人,則可言善也,書云,巧言令色,非君子不可言善,逃避之,又有惡者出現之,有幾方面不同,如有懸崖勒馬,可謂君子也,及時醒悟是幸,尤其是那些掛假面具者請拆下,向其真善路線進行,仙山不遠,咫尺即到耳,我人生兮,莫再遲疑,眾仙慈悲,現在譜仙橋派仙童、仙子,接引中,速趕上慈舟罷,慈舟盡渡萬劫中之好漢者也,此時若不上慈舟,欲待何時乎,不可再執迷不悟也,亦不可再展損德花樣耳,善書云,修身養性,莫再搖爾精也,至速回頭,善人以身作則,感化群迷,互相提攜,盡數渡出末劫為盼。

  詩一:關懷世道下凡塵。法旨傳召眾仙家。

     生在國時莫忘國。忘國忘本似畜類。

  詩二:終身為官為官忙。宦海波浪日猖狂。

     自惱惱人罪惡者。自架枷鎖響叮噹。

  談「忠」

  宦海恩恩怨怨仇仇無時休。有累兒孫報難酬。以上兩句,乃啟示為官者之前途與後果也,今日之自由人生只貪爭取權柄,而不惜一切,回憶昔日之官員,由三元及第,由官品而分之,此乃公平無欺之舉,無遺漏不良之後果,時至今日,提倡自由平等,而由地方有能力名人競選而產生者,此舉最公平、公正、公開之決策,唯我人應該視王法而事,忠於社稷也,但因為民選之官,而導致不良之後果者有之,在其相互競爭之後,勝利者高歌二曲,名落孫山失敗者,為顧面子,部份已經身疲力盡,放棄做官之念外,其精力旺盛者,非拼之到底不可,如此一而再,再而三,至於回天乏術之時才甘愿瞑目,悲乎哉,慘乎哉,堂堂家財萬貫之家,因欲一心要做官,而傾家蕩產,至死而後已,何苦來哉,這也是末劫中,首當其衝,難逃其劫數耳,再說,至於勝利者,可謂所付出代價,實非淺鮮,有者竟然做出昧心之事,人民只敢怒而不敢言,如此豈能國興家自榮乎,尤其那些不知天高地厚之狂徒,一昧慫恿不足之心,意欲再更上層樓,而不顧王法,組織「XX」份子,「XX」黨,擾亂社會,而使百姓惶惶不可,終日使社會不得安寧,且問王法,是否能得隨便擾亂嗎,哀哉,書云,國興必有禎祥,國亡必有妖孽,斯時也,末時怪物之多,更要擔心耳,嗚呼,他們之所做所為,得到者何也,惟恐絲毫不得,反而連累後代,給世人髮指唾棄吧了,真是末劫出妖孽耳,奉勸那些一心一意,欲上高樓者,不可再沉迷不悟矣,國家法律乃是至聖又偉大,千萬不可信口惹禍為妙也,在這萬劫中,早日向善自守,則免遺臭萬年矣。

  論「孝」

  父母不親誰是親。不敬父母白敬神。

  父母恩情比山高。為人莫忘父母恩。

  生兒育女循環理。世代相傳自古今。

  為人子女要孝順。不孝之人罪逆天。

  手抱子時方即知。惜日父母勞苦時。

  父母恩情深似海。鳥獸尚知哺乳恩。

  父母原是骨肉親。爹娘不敬敬何人。

  養育之恩不圖報。望子成龍白費心。

  父母養育不圖報。汝養子女難出賢。

  述「孝道」

  相信世人都喜歡被稱讚為「孝子」。但是人間到處可聞父母怒罵曰:「你這個不孝子!」之聲,到底行孝難嗎?社會型態變遷,不像古時候大家庭生活,兒女分散各地,行孝日感困難,但眾生不可藉此推辭曰:「不孝是理所當然」。父母懷子之心,是何等偉大,怎可忘記親恩,不盡孝道!尤於學道之人,若不先學「孝道」,則亦「無道」可修,吾今述一則行孝故事,以啟世人:

  本省中部,有一陳姓老夫婦,生有二男二女,女兒出嫁後,不予論之,陳家長子,娶一媳婦,雖學識不高,但博才能幹,可是心地不佳,常在翁婆面前挑撥弟媳是非,不但如此,亦生妙計,購買金器,手環,等物給翁婆佩帶,以博取歡心,不但如此,心想此舉亦可讓外人稱讚她是個「孝媳婦」,金器雖然滿掛翁婆身上,但其乃寄望翁婆死後,這些金飾可以收回己有,不但博得好名,更沒有損失!

  二媳婦心性單純,不會想兩面生光妙計,若聞翁婆喜吃何物,使盡力購買煮熟,承奉甘脂,如遇翁婆身體不適,立刻送醫治療,心中只求翁婆快樂健康,不做外表之孝行!

  以此二媳行孝情形觀之,不識之人,以為長媳盡孝。然吾觀之,此乃假孝,非真孝,世人不少亦是如此行為,但真心,假心,捫心自知,吾希天下為人兒女,切勿行假孝,以欺瞞世人,否則,因果報應,絲毫不爽,白己兒女日後必仍然如此施孝,切切記之。

  上述之孝道,仍平凡之孝道,方有大孝,真孝、假孝之分矣,所述此一簡單分解,一、假孝則上述表面與目的者。二、真孝則發自內心。絕無目的地盡心力就現世人所說之「天下無不是父母」。至於大孝呢,分解法就深了,「願我父母樂於有用之生,生於無悔意義之世,不忍早失之...」「不願我父母迷於無用之生、死於奧悔無意義之世,而我換千古流芳真孝之名,父母早已失之...」。

  上述這兩段話,意義含深,是乃須用心多體會之。

  詩一:虛空了悟見明心。淨性覺明不染塵。

     愛慾貪嗔痴不捨。凡心不死愈深沈。

  詩二:古今人心花樣多。代代流傳心險惡。

     面面觀察無善輩。目視金錢埋本性。

  談

  人生在世為顧三餐,日日奔東走西,為著生活,或是為著家庭能夠興旺,因而埋沒本來面目,而得橫財之富,富要更富,又心不知足,迷迷不悟,看世景真實好地方,食、衣、住、行,件件豐富,不顧後果,僅知眼前之福,而把虛榮當作真實也,本來真性不能醒的原因,乃是沈迷在生生死死,輪迴之間,故原來善性愈離愈遠,所以如今要普化挽群英回心,其困難在此,假如能學仙賢聖之教導,使人心個個都曉得八德與五倫,以促進社會之安寧,欲遇著風調雨順之日,容易也。

  「義」

  所謂:「義」並非指愚昧用「義」。「良禽擇善而棲」。朋友須對,良朋益友「盡義」,「盡義」是否為友而不顧一切生、死、愚昧之跟隨,如:整天遊手好閒,或惡行事端者,而付出,非也。

  「義」則大用於國,小用於友,手足,夫妻,盡大義而報國,盡小義而引導良朋益友步上正途,互關互助敬,為手足而盡情,為夫妻而盡責,則有「義」如遇惡友橫朋而不能勸阻,反背用義之意義而同流合污,不能自悟者,則乃毀義矣。

  嘆世文

  嘆世界,日維新,舊道德,已不聞。

  競科技,忘仙心,談風月,少清音。

  親與友,較兩斤,恭謙讓,勝千金。

  嘆末世,藐仙神,貪色相,墜迷津。

  搶奸殺,稱新聞,寶傳書,價無銀。

  娘勸世,當認真,修大道,問良心。

  虔修者,德業深,積功德,證仙神。

  談「謹慎語言」

  口舌者,禍福之官,危亡之府,語言者,大命之所屬,刑禍之所引也,故聖人當言而懼,發言而憂,常如履薄冰,以大居小,以富居貪,處盛卑之谷,遊大賤之淵,俗云:「一言喪邦,一言興國」,足證謹慎語言少災禍也。

  談「珍重貞節」

  路邊野外有一草,名曰:「含羞草」,人一觸摸或日落西山時,立即合葉緊縮,有似女子之含羞,故曰:「含羞草」,又如女子之貞節,故又稱:「女貞子」。現代女性,已變形態,已不似含羞草般,不少女子與生疏男性一見如故,大方無比,如咸豐草,人走身邊走遇,纏緊不放,故咸豐草又稱為「赤查某草」。娘希世間女性,珍重貞節,雖可自由戀愛,若不分皂白,盲從而進,最終失去清白,虧損者為己;有者一生為此失去幸福,勸天下女性,應學古風,遇人接觸,應小心提防,含羞自覺,若不知不覺,往往有時下場則悲慘難堪,無人同情,後悔莫及。

  論「朝仙禮佛」之道

  因世人有者違理叛道而行,心無片善,亦四處朝仙禮佛,仙佛絕不感應,故娘希世人先正心修身,朝仙拜神方能有靈,不然穢足登聖殿,皆不能受仙佛之喜悅也。

  不孝父母,禮仙無益。

  不務正業,禮仙無益。

  親朋不義,禮仙無益。

  賺不淨財,禮仙無益。

  不遵仙訓,禮仙無益。

  欺貪重富,禮仙無益。

  暗室虧心,禮仙無益。

  心地不善,禮仙無益。

  見苦不救,禮仙無益。

  好色貪淫,禮仙無益。

  評人是非,禮仙無益。

  惡行滿貫,禮仙無益。

  知錯不改,禮仙無益。

  論「修道起步」

  人,生為萬物之靈,頂天立地於世,手可高攀,眼能上望,腳能行走高山深水,故人得三才之全能,堪稱高貴動物,故修道易於一般禽獸生物。

  反觀世人修道甚多捨本求末,或被門戶之見所執,自絕於天,偏見妄言,陷於小道矣,今娘吾特示修道基本方針,以為明鑑:

一、修道者,在於家庭必先孝順雙親,敬老尊賢,凡長上有所不是,亦當忍辱心悉,否則人間不孝子弟,難成天上仙佛也。

二、待人接物,必懷仁慈之心,如見他人身軀欠缺,應起憐憫之心,骨肉相同,應不起驕慢之心,否則仙佛無格。

三、貪為三毒之首,敗本之兆,人不可妄求不義之財,應盡量施捨獻心,培養慷慨之懷,以預作仙佛柔腸先決條件,如看財過重,成為守財奴,則其元性冥頑不化,後世仍墜塵凡。

四、行事公私分明,不可假公濟私,混雜不清,混水摸魚之輩,原為小人之行,大器難成。

五、修道固執門戶,揚人之非,未曉清明心性,僅以狹窄教義自滿,則大道不公,私意已成,如入籠內,拘束怨嗔,空口呼喚毀謗,拔舌地獄有份。

以上眾生如能遵守,則是為娘勉世賜之修道起步,不尚空談,則登天有路,希世人勉之:

  詩一:功德修來培養身。過失且解算為人。

     天理無偏明理察。降筆叫醒眾回岸。

  詩二:仙渡群生入無極。娘恩浩大人人欣。

     眾生同樂得自在。郡主恩惠萬民欽。

  詩三:天時運轉末三秋。三災八難遍地流。

     九九浩災誰可脫。只憑無極白陽舟。

  詩四:人身難得莫相殘。忤逆毋恩辱靈魂。

     尊孝須守金玉體。留史青芳見至尊。

  詩五:夜半沉寂五更燈。仙女宮內傳鐘聲。

     諸賢勤勉忙著作。拯救萬劫見光明。

  仙 訓

  今日入宮為何因?都是修道學聖人。

  今日入鸞為何因?都是前生有緣人。

  今日修道為何因?都是覺悟風塵人。

  今日不修為何因?都是痴迷糊塗人。

  今日受苦為何因?都是祈求快樂人。

  今日行善為何因?都是日後仙班人。

  今日作惡為何因?都是萬劫不復人。

無極七駕女郡主神龍仙姑 降

  今宵吾以問答解眾生對道理之惑,以正修道之正理,勿使用錯邪理,以求學道者之用道正確也。

  道之人,三期末劫,雖得真道,學道要真,修道亦要真,講道要真,行道亦要真,悟道真,了遙真,一真一切真,所得之真,成道就真矣。

仙人共話

仙女宮眾修道士問

請  問:女仙尊,方才所說修道要真,那麼白陽修道子,有多少之真修否?

七郡主答:求道者眾,真修者寥若晨星而無幾矣,若是修道士個個有真,那吾亦不必提真了。老子曰:「大道廢,有仁義」。因為失仁義,才有必要提倡仁義,有惡才有善的名詞,世間無惡,提善做甚!

請  問:女仙尊,現今修道士會不真之原因何在?

七郡主答:原因很多,一言以蔽之,因有妄想心,所以真良心不能實現也。

請  問:女仙尊,修道士因有妄想心,那麼妄想心,是從何而來?

七郡主答:妄想心之未卻,是有我相,求生相,壽者相,故妄想不能去也。

請  問:女仙尊,四相之未卻,欲如之何,破此四相呢?

七郡主答:能入無我之境界,四相可破,能滅我相,其下三相自消矣。眾生事事為我,則是私,有自私之我,便有人相,有人相便有眾生相,壽者相之出矣。故破我之執,乃是修道當務之事矣。老子曰:「吾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及吾無身,吾有何患」。吾身之致,故有我,修道之人若貴我,必能賤於人,高我必下人,上我必坑人,既能無我,即是法平等,無有高下,世無爭矣。

請  問:女仙尊,欲如何破我之執,而滅四相否?

七郡主答:老子曰:「不尚賢,使民不爭,不貴難得之貨,使民不為盜,不見可欲,使心不亂」。認識天道以為天道,認識人間之苦為己之苦,認識人之苦為我之苦也。以我致於天道之中而不為我,於身致於人間之中而不為己。天地之我,而無我之所有,天地之我,乃大家之我,你則是我,我則是你,你濃我濃,你我他一體,空空如也,一切人樂己樂,人苦己苦,而自無我矣。

請  問:女仙尊,為何無我可以現真?

七郡主答:天命乃是天之道,天道本為公,公則天道之德,行於宇宙本是自然無私之原則,此則天道之行,故天地無我則能久,人無我則合天地也。

請  問:女仙尊,眾生造罪,用行功立德可以抵消嗎?

七郡主答:這不一定,天之定律,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絲毫不爽,如果造罪可以用功德抵消罪過,那有錢人皆可以無罪了,一方面造罪,一方面用財施抵消罪過,這是不可能的。無意之過失,若經對方冤主同意者,可以用功德相抵之,但須經過修道真修懺悔後,由仙做主可以相抵之,若無修道者之眾生,必定依天律善惡之報應而報之也。若是在未修道之前,有造罪之人,然後求道修道又有懺悔,而有真懺悔,經冤主雙方之同意,由仙做主,亦可以用功德抵消罪愆。若經冤主之不同意者,仙亦無可奈何,欠債還債,殺人償命,這是一定的道理。

請  問:女仙尊,若人殺人,其人已在陽間受法律之裁判,已經賠命了,在天律是否還要賠償呢?

七郡主答:這要看陽世間之裁判輕重而定論,其實天律並非人間一樣,補人辨罪,人造罪,其身中之三尺神,如人間電腦一樣,自動的記錄不來,然後自動的與人間五行之生剋配合,而有因果之報應也。因為是全自動計算,所以一點兒也不會錯誤,所謂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也。

請  問:女仙尊,聽其言,而對修道之過程,最好是讓其了因果嗎?

七郡主答:是的,因果讓其了吧,了到無可了之時,就是無罪之人啦,所以修道之人,欲超生了死,一方面的了果,一方面不要造罪因,這亦是一個好方法。但是眾生們,大多數不知如此,只怕果不知怕因,所以到頭來,還一大堆罪過不能了也。

請  問:女仙尊,修道之人可以結婚嗎?

七郡主答:人間結婚這是天經地義大事,若人人個個修道,而不結婚,五十年後,人已滅跡,世間無人了,上天創造地球,有什麼意義。

請  問:女仙尊,那麼對無結婚之修道者,該違天意了嗎?

七郡主答:非也,為了自己的超生了死而不結婚,仍不能超生了死,雖然身離塵,而心不離塵,仍是凡夫。為了眾生之超生了死,而不結婚者,是賢是聖也。不結婚是求其辦道,以及行道之方便而已矣。非不結婚可以成道耳。

請  問:女仙尊,為什麼修道之人要行功立德?

七郡主答:行功立德乃是利益眾生人群也,天本好生之德,修道之人欲上天庭,不存天性的好生之德,深重的道德觀念,而行功立德,利益眾生,當然不能上天庭,乃是驗道之志也。

請  問:女仙尊,既然如此人之心合乎天心,該能上天庭了?

七郡主答:然也,人心合天心,即通天理,無極傾刻即到,雖遠在無量千萬里,而近在眼前了。

請  問:女仙尊,說近在眼,是否藏有天機矣?

七郡主答:訪明師可知矣。

請  問:女仙尊,明師在那堙H

七郡主答:有緣者引師自到門前,無緣者對面不相逢也。

請  問:女仙尊,現在宗教甚多,可謂萬放齊發,到底什宗教,是最好,最能使人超生了死?

七郡主答:其實沒有那一個宗教,最好,最壞,仙與佛,亦同樣都是從善修,佛乃出家修,仙乃歸隱修,心性定修,同是一家人。只不過有些肖小之輩,冒犯仙條,亂立仙佛聖教,使其真理不明,造罪行孽,使人迷途更迷,此可說為不好宗教。但教者教化也,教人從善也,道者導人上天庭,有教無道難以超生,人是聰明的,好的宗教,阻止人不去信他,人亦要信之,不好的宗教,鼓勵人去信他,人也不會去信他的,讓人的智慧去自主吧,好貨何懼賣不出去呢?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賈者也」。

請  問:女仙尊,要使社會的風氣好起來,最好的方法是什麼?

七郡主答:為政以德之外,宗教可以幫助很多,此乃良方也。

請  問:女仙尊,望子成龍最好的方法定什麼?

七郡主答:讓兒子信仰宗教,但且勿使其進入迷信的宗教。

請  問:女仙尊,大學所云:「知所先後,則近道矣」。這有什麼意思?

七郡主答:先是明白本體,自性的止處,可由本心生發處事。後是假體,四大假合之軀殼。先是聖事,後是凡事,先後之事,知而分別合道,這是近乎天道了。何謂近道,近道非達道,達道即至於至善,知道至那裡,即做那裡,圓滿而無缺,方能達道也。

請  問:女仙尊,何謂「格物」。

七郡主答:一曰:考究事物,二曰:格除心物。

請  問:女仙尊,考究事物與格除心物,修道以何為先?

七郡主答:二者並行為佳,修道不考究事理事物,對理不能明,修道不除心物,妄想蔽之於心,不能無為,兩者並行,而一旦豁然貫通焉,則象物之表裡精粗無不到,而吾心之全體大用無不明矣。理通行達,內外圓滿,是仙是聖也,故考究事物,格除心物,兩相重要也。

請  問:女仙尊,在道盤中之先輩,要用什麼方法使前學跟進?

七郡主答:「堯舜帥天下以仁,而民從之,桀紂帥天下以暴,而民從之,其所令反其所好,而民不從,是故君子有諸己,而后求諸人,無諸己,而后非諸仁,所藏乎身不恕,而能喻諸人者,未之有也」。其實無法,以身作則而已矣,要用方法,不如行不言之教,讓從後學跟進吧。

請  問:女仙尊,如何使道盤中之修道士團結,如何使友誼常在,而促使道務之進步?

七郡主答:「隱惡揚善」也就是隱藏他人之缺點,宣揚他人之優點,這是團結和友誼的好方法。

請  問:女仙尊,中庸:「子曰:回之為人也,擇乎中庸,得一善,則拳拳服膺,而弗夫之矣」。這形容什麼意思。

七郡主答:這是孔夫子讚其弟子顏淵,得道後的情形,擇乎中庸,乃顏淵的執中道而行,得一善乃顏淵之得道,得一指,拳拳服膺乃是顏淵誠心保守。

請  問:女仙尊,何謂「忠恕達道不遠」?

七郡主答:忠恕儒家的中心思想,是寬恕於人也,以不偏不倚之寬恕天心而原諒於人,就離道不遠了。由自性之天心生發出來的心,是謂忠恕也,故違道不遠。

請  問:女仙尊,素其位而行?

七郡主答:素位乃是自性如如之樸素聖地,乃自性之流露也,以君子所行者素其位也,是天心之行也,非人心之處事也。

請  問:女仙尊,「上不怨天,下不尤人」?

七郡主答:認命也,只怪自己也。

請  問:女仙尊,要給人家歡喜的最好言語,是什麼?

七郡主答:說好話。

請  問:女仙尊,何謂「聲色之於以化民末也」?

七郡主答:不住色布施,不住聲香味觸法布施。

請  問:女仙尊,何謂「上天之載」?何謂「無聲無臭至矣」?

七郡主答:天道之運行也,一點兒聲色都沒有,無為也。

請  問:女仙尊,何謂「學而第一」?

七郡主答:學天道要到明白一理為指,一理通可以萬理徹也。

諦  問:女仙尊,何謂禮節?

七郡主答:禮是尊敬的表現,鞠躬如也,行禮要合理,故曰節,譬如對上帝之禮是九五大禮,三個三叩,一個五叩,至尊之禮也,加亦非禮,減亦非禮,不速不慢,合乎中道,禮也。有如事仙尊,三個三叩,一個五叩,敬果五盤,禮也,事鬼神敬果四盤,禮也,事仙敬果四盤無禮也,事鬼神敬果五盤,無禮也。合乎中道禮也。

請  問:女仙尊,白陽天道禮節,何謂暫定仙規?

七郡主答:子曰:「雖有其位,苟無其德,不敢作禮樂焉,雖有其德,苟無其位,亦不敢作禮樂焉」。樹上發妙菜,神龍下生,禮樂成矣。

聖  示:今朝仙人共話暫段畢,盼此番吾降著無極傳書,傳書到民間,能得早渡諸子覺悟,其盼後日再來斜書。吾暫退!

諸位弟子善男信女一同叩首謝恩,鳴炮三聲,吾退叩首謝恩。

本書完


回善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