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倫大道

述古老人傳道

無極老母敕令  惠一子奉命主壇

關皇上帝開化  正一子奉命掌乩

圓通古佛救度  樹一子恭錄編輯

三丰祖師編次  誠一子奉諭鑒理

濟顛禪師督理  明一子奉命校正

瑤池聖母序

道者繩墨也。體用兼備。故有先天即有後天。先天為體。後天為用。乃造化之至理也。以闡道為體。坐功為用。乃生生化化之機宜也。夫後天之道。原本先天之氣。坐功則保養先天之氣。不使外洩。不為生死。闡道則樹立倫常之理。不入潮流。不遭大劫。所謂體立用神。從繩則正。奈現在原人之心不古。棄盡倫常。專擅自由。造成浩劫。不知己過。甚有失去靈根。積習難返。母心為之大慟。痛哭失聲。須知三期末劫。死生無定。生尚榮耀。死苦沉淪。三期普渡。千載一時。三期收圓。萬年難遇。而原人等。如再不發天良。尋求道路。後悔不及。返真無日。今幸師尊慈悲。編輯大道。仙佛好生。匡傳體理。母誠喜不自勝。爰將五倫大道。頒垂水盤。又喜諸子誠心。盡力完成。關皇開化。賜號到壇。此後願望我靈根種子。莫失此道。趁早摩闡。大道不遠而近。先照五倫做去。尋求先天之氣。得清淨無為。道生成。母有大法船一隻。一到時期。奉接返真。同上瑤天共赴龍華。原人等其勉乎哉。

庚辰年二月二十一日

無極老母降於三清宮下全球淨水壇

 

關皇上帝序

嗚呼。修羅混世。用夏蠻夷。五倫泯滅。大道淪亡。甚且性慾編書。裸體遊行。光天化日之下。陰霾沉沉。陽氣全無。雖有善者。亦無如之何也已矣。溯自混沌以來國家顛沛。未有如此之極也。 老母聞之。能不悲哉。能不痛哉。無怪當年五聖宮中。萬仙會上。武穆王提出善壇道三品。派天蓬及金剛護佑外。餘者殺無赦。奈吾帝素抱仁義。顧全天命。不忍戮伐重重浩劫。主張先揀後消。故在無極宮。統化宮。及本殿等處。召請諸各佛會議。迭次討論。設法挽救得承三教聖人提明。現在三期末劫已到。三期收圓相近。三教合德之時。總只有恢復倫禮。連和大道。為三期普度張本。況目前統道師尊。辦理道場已旺。不過未進道之人。尚乏闡摩之根據。應幫同師尊。辦理補救。故請八大金仙等到壇。講傳體理。指定從五倫八德。三從四德做起。編輯大道留傳。令他個個向自己靈山塔下闡摩。一丹能坐成大道。所以鳥巢奉命。題曰五倫大道。今全書告成。收圓有本。吾帝喜甚。特於五倫大道圓滿之日。到壇敘之。

庚辰年二月廿四日

玄靈上帝降於三清宮下全球淨水壇

 

濟顛禪師序

夫道者。體微而用廣。天地生物之理陰陽造化之機。夫婦之知愚賢不肖。可以與知能行。其不行也。我知之矣。知者過之。愚者不及也。其不明也。我知之矣。賢者過之。不肖者不及也。當今之世。不但三教淪亡。五倫泯滅。甚且自由平等。人面獸心。其即知者賢者之過之。愚者不肖者之不及故也。吁此何時也。是人心已死。道心自生。魔氣重重。逼生道氣之時。而坐功者。亦猶是也。故而師尊及聖賢仙佛等。將天地生物之理。陰陽造化之機。和盤托出。不然世情若不顛倒。則有治無亂。仙佛亦何須多事。況上天之于人民。亦猶父母之于子女。加以責罰。無非玉汝于成。責之益重。愛之益深。故劫難頻仍。乃其不得已耳。垂書覺世乃其愛護之本心也。所以值此末劫臨頭。降茲五倫大道者也。還望原人等。其各闡之摩之。末劫之後。以之修身卻病可。以之希聖希賢可。以之學仙學佛可。以之治國平天下。亦無不可。讀者其勉之也哉。

庚辰年三月華期日

濟顛禪師降于三清宮下全球淨水壇

 

圓通古佛序

五倫大道。編輯圓滿。三清宮下。金光萬道。道哉道哉。三期末劫。趕功立德。三期普度。收圓有本。善哉善哉。吾佛誓願。普救沉淪。逢壇設教。遇緣說法。洒遍楊枝。滴盡甘露。總為人心險惡。禮教淪亡。三從四德不講。五倫八德全棄。原欲挽之救之。化之移之。一片婆心。不遺餘力。而師尊下世。又更獨承道統。宏開普度。大道遍傳。不論富貴貧賤。智愚賢不肖。指竅調體。玄關頻宣。今又垂書濟眾。力扶倫常。發下水盤。漸次演輯。令單子惠一主壇。韓子誠一督理。孫子正一掌盤吐諭。丁子樹一謄錄編輯。韓子明一校正訛誤。竟將全書告成。行將付印。鳥巢奉命題明。名曰五倫大道。吾佛見之。欣幸無任。取書閱之。真修道之金針。收圓之寶筏。亦可謂治世之寶鑑也。喜為之敘。

庚辰年三月華期日

南海大士降於三清宮下全球淨水壇

 

三丰祖師序

憫世人。造孽障。裝瘋魔。學顛狂。垂書度世。不倦不忘。批評洞冥記。秉筆蟠桃宴。自我承當。今又臨鸞淨水盤。降筆五倫大道。總為他人心太反常。失卻良知八德忘。廢除禮教亂五常。竟有那好奇立異。信口雌黃。自由平等。立說高唱。無親非孝紊紀綱。共產公妻真放蕩。毀聖詆賢重流氓。驚時變俗往來忙。流毒寰宇真堪惱。釀成浩劫似洪荒。累得俺往來雲路無時了。想要把混沌乾坤來拄牢。故而又覺世牖民編大道。所以然聖賢仙佛都趕到。三清宮下成熱鬧。此乃是六萬年的好機兆。九二殘零當踴跳。闡此道。內外交修把功造。我老道。來引導。一齊趨赴陽關道同見王母上蟠桃。呵呵。善哉道哉。

庚辰年三月華期日

三丰祖師降于三清宮下全球淨水壇

 

仙佛主任郝師序

傷哉痛哉。世道人心。愈趨愈下。愈演愈蠻。禮樂衣冠典章文物。掃蕩無餘。道德良知。倫紀綱常。棄滅殆盡。嗚呼。時至今日。三教聖人。咸皆悚慄。幸得師尊慈悲。繼往開來。承先啟後之責。一身肩負。勉難下世。啟教度人。方方開化。處處宣揚。三期劫至。趕辦道場開壇降諭。維持五倫。今乃淨水壇內。五倫大道。編輯圓滿之日。吾師仙佛主任。領帶全球。愛恤原人。到壇降序。取而閱之。真收圓之寶筏也較之洞冥寶記。蟠桃宴記。實為上之。還望原人等。靜心勤看。莫再穢褻字紙。不重五穀。學效蠻夷。棄壞倫常。末劫到時。難逃性命。難見師尊。難上天堂。難入蟠桃。難赴龍華。須念歷代仙佛。可惜原人之一片好生。靜坐摩闡。得見王母逍遙自在。仙佛主任。下元末喜敘。

庚辰年三月華期日

郝師降於三清宮下全球淨水壇

 

大成至聖序

有天皆恥石。無地不春風。名山藏正氣。近在三清宮。呵呵。三期末劫。不是并弄混沌期間。吾本不出宮。因各仙佛奉請。為弟子一片誠心。五倫大道收圓。吾又所愛五倫大道。故由 關皇上帝 瑤池聖母 圓通古佛 濟顛禪師 統道師尊及諸仙各佛等。奉陪到壇。夫五倫大道。乃是修身治國之本。覺世牖民之寶。自古道有晦明。世有治亂。盛極必衰。否極泰來。晦之日即明之時。亂之時即治之日。今日之世道晦亂極矣。師尊倡明五倫大道。以修己安人。晦之明之。亂之治之。其在斯矣。凡自命為吾儒門士子者。當勤闡此道。正心誠意以修身。身修而后家齊。家齊而后國治。國治而后天下平。若其心有所忿懥。有所恐懼。有所好樂。有所憂患。則不得其正。心不得其正者。即不得身修。乃是躐等而進。或半途而廢。為不明之明。入旁門外道之列。故君子修身。必誠其意以慎其獨。獨者一以貫之。所謂一家仁。一國興仁。一家讓。一國興讓。一人貪戾。一國作亂。一德潤身。積中達外。全體舒泰。能人人闡此五倫大道。實可挽萬古之綱常名教。明後六萬年之道德綱維也。吁吾道亦行矣。山東老翁喜賀。

庚辰年三月華期日午時

山東老翁降於三清宮下淨水盤

 

第一章

鐵拐李祖降壇諭

聖賢仙佛傳大道。今奉師命下雲霄。來逍遙。去逍遙。腳踏詳雲順風飄。飄到本壇會群僚。巧遇八大金仙共雲寮。講一條坐功闡道最緊要三朝末劫能苟跳。成仙成佛可預料。況且那王母時時把爾招。招赴蟠桃上瓊瑤。勸弟子莫誤此根苗。好同仙佛樂終朝。

卻說坐功大道。必須要闡而後坐。闡則培其五倫八德。坐則煉其精氣神三寶。故闡通大道。煉足三寶。就成金剛不壞之體。能識天機。不吃苦頭。吾先講一個功亦坐。道不闡而喫苦頭。唐朝太宗時。有一位金河老龍。道不闡而時時坐功。天機不識。只一日天宮排著行雨。劫難臨身。自己不知。有袁天罡與李淳風二位仙師。行道全球。觀察天象。知老龍有難。到城內一東一西分擺測字攤。點化金河老龍。如何點化。緣那年天時大旱。子民百姓翹首雲霓。急切無法。集眾向城內二仙師處測字。問近日可有雨落。而二仙師皆斷定明天午時必有大雨。城內三分。城外三寸。因其時明知老龍化成百姓。渾入其內。故而一口斷定分寸。乃老龍聽到此言。想道明日午時放雨。文書我已收到。並無提及城內城外分寸字樣。且放雨權衡全在我手。認定二位仙師為江湖客套。也不求解釋內外分寸理由。竟而肚內生火。故意反對。將雨放出城外三分。城內三寸。致子民百姓遭災。罪犯天條。被斬。終不能逃出劫數。就是坐功而不闡道之故。壇弟子。故坐功定要先闡道。闡通大道。去盡無明之火。自然處處忍耐。作事點點不差。定能逃浩劫。

今日吾講大道一篇。夫氣之輕清上浮者為天。氣之重濁下凝者為地。天迎正氣。地接濁氣。人居其中。自宜激濁揚清。而激濁揚清之法。無非是除惡舉善。去邪遠佞。人能疾惡好善。自然濁降清昇。完成正氣。藏足正氣。能補到天地之不缺。能保到方份之平安。坐功亦猶是也。故仙佛到壇。先講善良。後講大道。其即正心修身之謂也。講坐功者。定要心定而靜。心定則氣和。心靜則神凝。氣和神凝。則精聚。精氣神得能一致聚齊。則五行不缺。正氣發動。坐到此時。定要竅內管牢。不可寒怕。聽其自然而坐。落丹時候。定要三寶歸原。方可落丹。而三寶歸原之憑據若何。即統身沒有動靜。而人舒服是也。此乃淺言之道。壇弟子等外功奇足。人人看此淺言之道做去。三期收圓。可與仙佛同赴龍華。同見王母矣。吾再講一樣本身之中央戊己土。以及東西南北門。凡病受入之根原。夫人身之臍眼。乃是八卦之中心。統身之關鍵。即五行內之中央戊己土。臍下三寸為北門水。臍上三寸為南門火。左首三寸為東門木。右首三寸為西門金。受風寒進北門。病在下身。進南者病上身。西門而進病在右。東門而進病在左。輕者瘋斑瘡疹。耳聾眼瞎。重者肚痛寒熱。黃胖臌脹。故無論秋天伏天。睡時臍眼不得露風。免致風寒入內。一入其內。則百病叢生。莫可救藥。吾今日知照弟子。不是一日之光。人生在世。得能每日臍眼不露風。身體時時平和。即痧氣亦少發。凡人到老時。先關北門。北門之氣不動。下身不熱。南門關攏。上身不和。四門關盡。人就不活。坐功者。精氣神三寶藏足。五行不缺。只個總關鍵當然保定。不為受進風寒。此固謂卻病延年之一法也。

 

第二章

鍾離老祖降壇諭

卻說坐功。宜先講弊病。後講功體。壇弟子。吾今日到壇講道。分作五段而講。三期末劫後。倘然要坐功者。照吾今日所講情形。逐段而行。自然可以一丹而貫通矣。

()剔除雜弊:凡坐功之人。未坐時候。心中不暢快者。不可坐精神不振足者。不可坐心。不靜者不可坐。遇生氣者。不可坐。知有人來望者。不可坐。聞有穢污氣者。不可坐。走路乏力者。不可坐。頭暈目眩者。不可坐。有工作者。不可坐。動房事者。不能坐。若遇有這幾種情形而坐功者。非特於人無益。而且反為多病。自混沌初開起。朝朝有人坐功。壇弟子。皆因是不懂這幾種弊病。坐功不得法。故而少成仙佛。知之慎之。

()入坐部署:坐功者未坐之前半點鐘。解去小便棄壞雜念心先緩緩媕R落去。至心己靜。到蒲團邊。將蒲團鋪平。坐上兩腳盤盤試試看。盤得舒服者。拆開從便而擺。坐而靜養。養到呼吸平和。心的意思全靜。然後雙腳盤攏。盤攏之後。雙手隨便而搭在膝踝上。這時候眼晴不可用力。要自然而開。頭要正。目看平。倘然身熱者。就是統身有動靜。雙手可扣攏。手扣好後。嘴部閉攏。舌尖向上顎搭牢。到只個時候。眼晴可隨便而團神。心不可注意。要放空。倘一注意。或心不放空。管到眼晴團神。則正氣就不能上昇。統身不能舒服。神亦團不好。故總宜心靜而無雜念。耳目凝神一致。自然能得到統身之舒服。萬一凝神一致。而仍不舒服者。眼睛管牢竅內。心堣ㄔi記著身體不舒服。當然一忽而過。就能舒服。此時倘一著意。而心管到身體之不舒服。非但坐不得法。且難免病痛上身。坐著這步功。最宜當心。不可注意。此係初步坐功之部署。乃是淺言之道。倘然研究坐功者。切不可犯吾所提明諸弊病。切記切記。

()凝神一致:坐到心靜而無雜念。耳目凝神一致時。當然統身舒服。如能長坐落去。不落丹。只就得到聖賢仙佛之體。坐到金仙古佛之體。肚內萬事皆空。壇弟子坐著這種功夫。能苟得到天地之靈氣。日月之精華。久久如此。就成金剛不壞之體。從前有一位濟公活佛。即平民百姓亦個個曉得他道奇高。功奇深。但濟公不修道時。不知天文地理與日月五星。以及過去未來之事。是因坐著這一丹功夫。能知一切。能千百化身。壇弟子。這一段就是第二步功夫之根據。牢記牢記。

()心死人活:倘照前凝神一致長坐落去。再不落丹。要膽子放大。這管坐落去。不可歇壞。坐到伊心死人活。仍凝神一致守定竅門。無論人之身體大起來。長起來。矮落去。小落去。切不可慌。伊這就是正氣發動。總教死心管竅。不生他念。壇弟子。先生付道時。想亦是教你管定一線之光。一點地方。不是教你統身管牢。須要明白。要知二期普度時候。大佛菩薩在雪山傳道。祇有拿鮮花一朵。在弟子跟前齊眉一供。就算付道。並不點竅。亦不教他管竅。所以歷朝以來。成聖賢仙佛之人。很是不多。皆因傳道不明。闡摩不透之故。現在三期末劫。三期普度。三會收圓。師尊掌儒釋道三教同闡。及天地人三盤之權。非常慈悲。故而派聖賢仙佛。日日在本壇講道編輯。而各仙佛等。又救度為懷。講得異常仔細。尤恐劫後之人坐功。闡摩不明。誤入歧途。少成仙佛。所以編傳此道。使坐功者。人人可看。倘然坐到身體有長大等情。這丹功夫。乃是天地運用。陰陽合德。精氣神三寶連和一致。第一不可寒怕而了。定要膽大坐去。坐到伊心死人活。動靜完畢而了。就能苟得到曉得天文地理之地步。老仙再知照一句。但今日吾講的道。亦祇有緩緩塈中W去。不可功未到。心望高。著意而坐。須要身到步到。若一著意。肚內水火不濟。恐防身體出病。最宜謹慎。吾看到三期末劫後。剩出之人。闡道必多。個個照諭闡摩。成仙成佛亦易事耳。

()落丹功夫:今日吾講道已完全。呵呵。上丹容易落丹難。還有一個落丹功夫。未曾講過。吾再講落丹之法。落丹要性勿急。心勿亂。靜待統身動靜全無。人舒服。方可落位。若耳朵還是木果果。眼睛還是不暢快。是精神尚未藏貯。正氣未經歸原。功夫不落位。不能好歇。總要到上身一點沒有動靜而舒服。方可拆手。手拆開。仍須搭在兩膝。再俟下身腳亦舒。動靜亦沒有。雙腳拆開而平擺。仍與初坐之休養。倘然要立起來。必須要養到全身舒服。可算全盤功夫落位。但一時不可吹風。不可喫東西。不做生活。又不可解小便。起碼要停止半小時。可行動。故功體坐得得法。落丹落得不妥。就病痛上身。如丹丹落丹落得仔細。就成金剛不壞之體。成為大羅金仙矣。

 

第三章

張果老祖降壇諭

今日吾奉師命到壇講道。夫大道非易。吾照自知而講。先將坐過初步功體。從首至尾講一盤。與壇弟子等試驗試驗看。

初步︰卻說坐功之人。未坐之前宜先忌吃食半小時。使其坐在蒲團。心內弗為擱定。但須常常如此為善。臨坐之時宜先鋪平蒲團。蒲團乃是地盤。地盤平正。後可上坐。試將兩腳一盤。穩與不穩。穩者仍舊拆開。自由而擺。弗做筋骨。口嘴略開一點。不緊閉。兩目按照平常自由而開。切勿注意遠看。神光不外洩。心望下沉。不思雜念。即是心靜放空。養和肚內之氣。可以盤腳。且身要正。頭宜直。兩目看平。此時望外看去。必然件件相見。切勿注意思想面前什物。一經思想。就是相助。心即不靜。能不思想而心靜。則肚內之正氣發動。當然統身覺熱。熱者兩手可以扣攏。兩目漸漸收近。以一線之光守住竅內。際此。則肚內之氣。或上或下。週身運行。行者心意亦勿相助。助者阻其氣之運用。勢必產生咳嗽。而口中所含一點甘露之水。因咳外洩。則精氣神三寶皆有礙。故以靜心不思想。守住竅門為最要。能靜其心。不思念其氣之運行。氣自和平。竅亦不守而能自守。此時乃精氣神三寶聚集之時。坐到這丹功夫。就能達到卻病延年。如要落丹。必待精氣神三寶藏好。三寶不藏。大病上身。要耳能聞。竅自鬆。口能開。頭自鬆。腳手亦舒服。乃是三寶收藏。拆手放腳。再與初坐時休養一歇而起立。

二步:講到第二步功夫。就是坐到精氣神三寶聚集之時。不可思念落丹。長坐落去。則正氣運用。頭現萬道金光。清氣騰騰上昇。要勿寒怕。穩守竅門。祇管大膽而坐。心宜全盤放空。譬諸夜間睡熟一般。半夜而醒。天明而醒。聽其自然。不得無過驚動。人自舒服。就可到六門緊閉的功夫。如一膽小。或著意而歇。則精氣神三寶不及分而收藏。人即昏昏沉沉。身體不得舒服。因此時真正氣。陽氣。精氣神三寶。會齊一致。即使身有伸長縮短。不能管。變大化小。亦不能管。必須任其自由行動。長短闊狹。一切不顧。此即一步登天之最要關鍵也。

三步:講第三步這一盤功夫。別無其他法門。坐到人之身體有長短闊狹。在所不顧。是心意全盤放空。就是心死人活。總教肯心靜耐守而坐。不思他念。如熟睡一般。自然一丹貫通。完成大道。壇弟子。可知這一盤功夫。吾直坐到五百十二年完畢。吾之靈。直透凌霄遊天堂。遇著 鴻鈞上帝。參拜王母。真是達無極生太極。由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能分八八六十四卦。定乾坤。成為大羅金仙。故吾所講大道。悉照自己坐過的功體而講。而臨坐之時。切勿照諭誤解。坐好之後。切勿著意性急。不論上落丹。均宜心定心靜。緩緩而坐。緩緩兩歇。必須要待統身舒服。否則道不成。病上身。慎之毋忽。

 

第四章

純陽呂祖降壇諭

今日吾到壇講中庸之道還須各自闡摩

大道無形。亦且無邊。未生混沌。道生混沌。闢開混沌。道生天地完成天地。道生萬物。中庸之道。一以貫之性命功夫不分內外。先正其心。後修其身。正心修身得到修道。德行不齊。本源不清。倫常不全。永火未濟。德倫齊全。水火既濟。無極萬化。名曰先天。宜呼天陽。氣運流行。分於太極。是為後天。先天為本。後天為末。兩儀四象。陰陽合德。仙佛真傳。廣開教化。先天之氣。後天保養。不使外洩。不為生死。靜中得一。萬年不死。不修之修。不明之明。正心誠意。仙佛無異。身心不正。邪教旁門。吾講此道。生之與死。死之與生。皆在斯言。坐功行道。最好目前。三期收圓。同赴瑤天。今日到壇。道傳淺言。初步功夫。個可試驗。未坐以前。心勿紛亂。既坐之時。鋪平蒲團。心平氣和。兩腳可盤。雙目開視。平常一般。手扣太極。兩目神團。微露一線。切勿視遠。順意守竅。三寶自滿。三寶不藏。頭暈目眩。坐功出病。乃因心寒。安而能得。得而能安。金剛不壞。三寶藏滿。靜養落丹。精神歸原。內外不分。功夫團圓。聖賢真傳。故曰一貫。修道坐功。各自摩闡。

 

第五章

采和藍祖降壇諭

壇弟子。今日吾奉師尊之命到壇。講淺言之道一天。現值三期末劫。普度收圓時間。上天特造統化宮。安頓九二原人。議定各仙佛。每七日會齊到統化宮內。傳道講體一次。與歷朝以來。在世做人。並無過處。功體不足。道不闡。這一種上天去的善良之人摩闡。七日以外。各佛仙日日在無極宮講道。這種人亦日日到無極宮聽道。因這一種善良。多數乃是原人。所以各佛開萬仙大會。師尊提明議決。此次師尊接掌儒釋道三教之權。管到天地人三盤之衡。到天下行道。乃是各佛提倡而下凡。緣六萬年合併混沌時期將滿。故而到處處開化道場。辦理又甚為熱心。感化已有四十二年。勸化戒殺放生。誦經坐功等情。印有傳單流通。原是為鎮定混沌起見。欲使世界善良之人。少受驚嚇。現時命各仙佛到壇。講道講體。大半為預備劫後之用。因三期末劫後。有來根而剩出之人。不進師尊之道。要想闡道坐功。定有多數。尤恐坐功之時。坐到各種動靜發生。體理不明。心中寒怕。驚惶而了。身體出病。無益而致有害。有壞開化之名義。所以編書留傳。以補傳單之不足。至於進師尊之道。這等人。本教坐功。故坐功者。定要合師尊之訣。能得天地之正氣。能消胸中之濁氣。壇弟子。要知師尊倡明大道。範圍極大。對於劫前之勸人坐功。以坐功人數多。則道氣盛旺。正氣明亮。藉道氣正氣以沖散煞氣。免致併弄混沌。再費一番開闢。而劫後教人坐功。係是救度原人反真歸原。並研究三從四德。五倫八德之道。是用正氣剋服邪氣。鎮定地方平安。所以在萬仙大會提議。到本壇編成後天大道體書。刊行留傳。視者毋忽。

吾且照自己坐過情形。講普通之道一篇。坐功之人。不坐以前。最好平常時。先從便而闡道。到坐的時候。心少有雜念。雜念少者。功夫坐落。正氣即來。平常之心。亦不可多思想。平常思想少。坐的時候。心容易定。亦容易靜。到蒲團上坐落去時。要將蒲團鋪平。坐得舒服。可以靜養。如不鋪平。功體上丹。多有不便。養的時候。口嘴不可閉攏。使肚內濁氣往口中放出。濁氣放盡。心即靜。正氣會上。肚內一藏正氣。時事平和。平常不坐功之時。亦必忍耐。而不為無明火起俟心靜放空而盤腳。盤腳後。眼睛不可做筋骨。要平常開視。且要看得平。如外面有各種動靜。亦不可注意。心總要靜。倘然肚內及統身熱起來者。或統身有動靜。雙手捧攏。眼睛仍要看平。如閉攏。亦是要露一線之光。竅內管牢。只是大道功體。到此時。心要一致。不可雜念上身。雜念一起。一股濁氣上昇。正氣即退故。而坐要心定而靜。此乃初步方法。

講到照心定而靜坐落去。就是九轉之體。正氣亦足。道根亦深。話說大道無形。乃是一股道氣無形。煉成金丹。即有形有象。個個仙佛本身煉成一種寶貝。就是金木水火土五行完全。精氣神三寶結成。如要坐到五行完全。定要心定而靜。心不定靜。五行不能完全。三寶必不齊備。坐到丹還九轉之體。必須五倫完全之人。容易坐到。否則正氣不上。故而少成仙佛。際此三期末劫。師尊開化道場。倡明大道。道友甚多。五倫完全。實是不多。故功體好者極少。歷朝以來。修仙學道之人。煉出本身寶貝。亦是不多。如若五倫完全。心定而靜。凝神一致而坐者。本身定有一種寶貝結成。故而坐。專講心定而靜。落丹者。要本身動靜完了。動靜不完。功體不了。這時候。竅內管牢。心不可雜亂心一雜亂。就是有丹還九轉法子。亦是無用。三寶不能藏足。呵呵。本身藏足三寶。就能苟千變化。成為大羅金仙之體。倘正氣上昇。將人本身伸長縮短。亦是功夫。不許寒怕。仍要竅內管牢而坐。所以統身運氣的時候。要自己決摩。膽子放大。定要坐到伊統身只股氣落位。身體鬆動全功落位。不鬆動。必須靜心管牢竅內。一時不能了。了者三寶當即逃壞。人就不舒服。病亦上身耳。

講到坐功落丹。初步就要心靜守竅。功夫落位而了。至於坐到丹還九轉之體。只等人。亦是少數。當然仔細。可不必論其好歹。但祇坐一二點。或四五點鐘。只等人。總要不可性急。俟其統身落位。遂可落丹。倘本身尚有發動。絕對不能了。了者軀殼出病。就是落丹後。起碼要半點鐘不可吹風。不可喫食。請壇弟子自己決摩。闡通大道。種種便宜。落丹仔細。時時舒服。所謂上丹容易落丹難是也。吾講後天之道已完全。緩日倘講先天大道。吾再到壇講一篇。

 

第六章

湘子韓祖降壇諭

今日吾到壇講道。乃奉師尊之命而來。師尊會有言提及。謂人之性道雖同。氣稟或異。坐之法門無二。動靜有別。要在闡道之人自己摩決。故其從前傳單口訣。亦諄諄交咐。說坐功時候。功體發動。人人不同。現在來到本壇講道之仙佛。亦是根據師尊之口訣。特照自己經過實在情形而講。為表示個個功體。微有不同。以作標準要知坐功。即是煉丹。丹成得道。然結丹亦各有不同。試思歷朝以來。成仙佛之人。有幾個煉得精氣神三寶混合。結成無極。有幾個結成太極。有幾個結成小童兒。煉到結成小童兒之仙佛。就是金剛不壞之體。然亦是少數獨有老君。煉到本身三寶分清。精歸精結丹。氣歸氣結丹。神歸神結丹。故成道時。一氣化三清而上天。但其初坐時。精氣神三寶。亦是併弄一致。不過分而能合。合而能分。其道最高矣。只位菩薩。在上天講道。祇有講上丹與落丹。中間守定竅內一步不講。現在各仙佛到本壇。講全三步之體。乃是各仙佛之慈悲。因看到三期末劫後。坐功闡道之人。一定多。就是現時不信大道只一種人。末劫之時。亦不是如數收盡。恐防劫後剩出之人。亦要想闡只部大道。故而講全三步之體。編成留傳。

今日吾亦照自己做過大道講一篇。倘然坐功者。到蒲團上坐落去。要坐得人舒服。可靜養。而靜養時。眼睛照平常開視。口嘴不可閉緊。心的意思下沉。不可起雜念。養到呼吸之氣平和。盤腳。腳盤攏。雙手隨便搭在膝上。只時候。頭擺正。眼看平。眼光團弄。人不可做筋骨。如覺身熱。扣手。倘然眼晴閉弄者。亦是要竅內管牢。正氣能發動。到正氣發動時。身心不可相助。一助其氣。則心不穩定。竅內亦不平和。功夫雖發動。不是正氣上昇。是心中雜念之氣上身。要知雜念之氣。即是濁氣。正氣上昇。人自舒服。三寶連和。濁氣上身。人不舒服。五臟不和。吾比方。正氣猶如灶上鍋中熱氣。濁氣乃如灶下肚內煙塵。熱氣純熟和緩。煙塵猛烈觸眼。人人所知故。坐功到熱氣上身時候。最宜注意。心靜熱氣原為正氣。心動就化濁氣。所謂動者變。變則化。若不分別正氣與濁氣。概以熱氣當作功夫發動而坐。實為誤解。坐功之人。往往犯此弊病。就是歷朝闡道之人。統身是濁氣上昇當功夫。全以濁氣當正氣。故而成仙佛不多。乃是闡道不仔細緣過。即使照心靜坐落去。確是正氣上昇。身體有千變萬化之動靜。亦要不可寒怕。一經寒怕。正氣即回。濁氣立刻上昇。尤宜謹慎膽大。故坐功之人。雖得師尊之口訣。定要先明道及明理。明道理者。正氣時時上昇。即是道氣上身。功體容易得法。日日進步。不明道理者。功夫不能進步。而功夫不進步之道友。一定是心時時驕傲。驕傲者不是正氣上昇。亦不為道氣上身。總要日日忍耐。時時心寬。則道氣自生。精氣神三寶易於藏足。如正氣不得著濁氣上身。日日虎奔山崗。只種人坐功。師尊有言提及。還是進而不行。抱定忍耐。抱定善良只等人好。因只等人。就是明理。有道氣。亦能卻病延年。

壇弟子。三期末劫後。倘然研究坐功者。落丹時候。頂要落得仔細。必須俟本身之氣。處處沒有動靜。處處落位。算是全盤功夫完全了。可以落丹。而落丹後。一時不可做生活。不可吹風。又不可喫食什物。起碼停止半小時。如坐到凝神一致時候。不落丹。長坐落去。有各種動靜發生。不許寒怕。一寒怕。就是毛病。得能日日坐到功夫完全而落丹。丹又落得仔細。就成六通。能知八卦陰陽。定成仙佛。知之毋忘。

 

第七章

國舅曹祖降壇諭

吾乃曹大仙。奉師尊之命到壇。吾也是來講後天之道。不講先天之道。先大之道大半都在洞冥記。與蟠桃宴記等書內講明。現值三期普度。各佛看到後天之道。較先天之道為重要。恐三期末劫後。防人人要闡後天之道。所以各佛議定。到本壇留傳三盤之體。緣進道坐功。猶如小童兒入學讀書一樣。由淺而深。逐步而進。不能擇壞一本。亦不能跳出一埭。假如擇出初步。從中間二步講起。則初步功夫。人人不同。頗難解。最為緊要。若如諸天恩之單講初步。不傳其他。則有首無尾。參攷無據。不成大道。二者俱失師尊倡明大道之本旨。故而各仙佛到壇。講到三盤完全為止。至各仙各佛之功體。初步亦是個個不同。所以照自己經過情形。起頭落腳。和盤托出。作為模範。使坐功之人。易於闡摩。而鍾離老仙直講到四步圓滿。更加仔細。壇弟子。講到闡道坐功。最主要是靜心而凝神一致。精氣神三寶是為結果。如不凝神一致。三寶不濟。水火不濟。不能成體。吾提出周朝時。有二位神祇可證。一位土行僧。坐功時不凝神一致。三寶缺角。非特不能騰雲。即地下而遁。遇石撞定。一位張奎。坐功時凝神一致。三寶完全。能騰雲上昇。又能劈石而過。可見凝神一致。是坐功之第一要著。丁此三期收圓。仙佛傳體。闡道坐功。最為便宜。欲思道通一貫。成仙成佛。趁此良機。切莫因循自誤。

吾照自己坐過而講道一篇。未坐之前本身要暢快。不暢快者。寧可休息一天最好心要早靜。正氣可早發動。如坐在蒲團。要覺悟舒服。隨可靜養。養時口嘴不可閉攏。閉嘴。則肚內濁氣不能放出。氣亦養不平和。肝氣旺者。更要開口而養。可放盡肝氣。養到心靜氣和盤腳。腳盤好後。覺著肚內熱氣起來。口嘴要閉攏。手亦可以捧攏。肚內氣熱。就是丹爐火發。不可寒怕。倘一寒怕。水即來助。丹爐殺烏。人不舒服。日日如此坐功。非但不能長。且必缺火起病。本質好者。一時還可以擋。而水火不濟。終難持久。故遇到只種動靜。定要心靜。不起雜念。竅內管牢。方可無虞。要知功夫發動。體各有別。或統身冷。或統身熱。原無一定。總不許寒怕。若遇統身熱只一丹功。乃是趕通筋脈。趕淨穴堂內濁氣。濁氣趕淨。如撥雲見日。不為起風落雨。不趕淨者。如雲遮日黑。風雨齊來。坐到趕淨濁氣。七竅齊開。頭或變大變小。眼睛或亮或黑。耳或聾。亦是功夫。心不可慌。只就是六門緊閉的功夫。八脈流通。切不可心活而了而年輕弟子。坐著只丹功。房事最要當心。否則精氣神三寶。可以一時漏盡。人即不活。講到房事。即使坐功沒有功夫發動。亦是要前後各停止七天。不然病痛上身。難以醫治。故而講講仔細。倘坐到六門緊閉。八脈齊通的時候。最好心靜無為。死活不管。任其坐去。如要了者。必須待統身齊和。手足鬆動。一點沒有動靜。切不可性急。性一急。三寶不能歸原。人不舒服。功夫亦不能進步。即落丹後起。碼停止一點鐘做生活。不可吹風。不可喫食。要丹丹自己覺悟。自己研究。方能卻病延年。長生不老。

 

第八章

仙姑何祖降壇諭

今日吾奉師尊之命。到壇講道。倘然坐功者。不可離壞各佛之體單不可不闡各仙之體理。闡通體理。坐功多有得法。身體快活。故坐功最好先明理。理明而坐功者。少有毛病。理不明而坐功。反引起毛病。進師尊之道而坐功者理不明實有多數。故發動時候。身體多有不舒服。只種人。係是得師尊之訣。不去研究。心不靜三寶不藏。正氣不足。故而不能得到卻病延年。苟能日日闡道而坐功。理是明。心亦靜。精氣神三寶。當然會齊一致。如心不能靜。先闡外道。外道即是品行。品行男子五倫八德。女子三從四德。本是長情之道萬年不遺。做完全者。大道容易闡通。亦容易坐好。上天各仙佛議定倡明大道時候。只一部份。本是提出在內其餘抱定善良。抱定忍耐。能忍耐。心即靜。坐功定得法吾年紀小。錦囊少。少許講兩句道。被弟子聽聽。凡坐功者。心要定而靜。靜而安。安而慮。慮而得。定者三寶聚。齊靜者凝神一致。安者身體舒服。慮者雜念不生。得者正氣上昇。八脈流通。大道完成。至正氣上昇時候。守竅凝神。不許寒怕。最為要緊。落丹時候。定要統身舒服。精氣神三寶藏貯。三寶藏足。金剛不壞。所謂一分精神一分道。一分精神一分才。一分精神一分福。福壽雙全完全成道。吾三盤功夫摘攏在內。已講完全。不是小神仙講道懶惰。因要往山西護佑而去。故而潦便。緩日各仙佛本壇講先天大道。吾先認一部份。講長篇之道一篇。

 

第九章

南極仙翁降壇諭

吾今日到壇。非常有趣。提出人之初。性本善六字。講起碼道一篇。是照自己做過巧妙功夫而講。凡坐功者。未坐之前。先解小便。心要靜。不可記著各方之事。停留一歇。可以入坐。坐時要先將蒲團鋪平。身邊之帶放寬。喉嚨鈕扣解開。遂坐上蒲團。將腳盤盤看。舒服與否。如舒服者。仍拆開而擺。坐而休息。此時兩目照平常開視。切勿注意。心要靜。勿思想而相助。口嘴不可閉緊。放出肚內濁氣。候呼吸平和。將腳盤好。兩手隨便而搭。兩目不必用力。照休息時之開視看平一點。只步就是平視功夫。此時口嘴閉閉看。如其氣急。濁氣未盡。再開一歇。氣和平。閉攏。雙手可扣太極。身要擺正。彎直出於自由。如覺得肚內熱起來。心勿相助。兩目瞳神露一線之光。抱定竅門而守。勿用力。勿思他念。倘統身皆熱。耳不能聞。眼不能視竅亦沒數。是氣運全身。只步就是六門緊閉之體。到此時。膽不可小。心不可寒。守住竅門。穩穩而坐。須要守到耳能聞。目自明。竅自鬆。頭舒服。肚內和。熱去盡。全身之氣平和。動靜全無。可以拆手。停歇放腳。再照初坐時休息一歇。緩緩而起立。一時不可吹風。不可喫食。不可做生活。只一篇。即人之初三字之道。

吾再講性本善三字之道。坐到統身全熱。乃是三陽之氣上身。三陽就是精氣神三寶藏足之氣。坐到此時。統身皆空。竅門不守而自守。大道不得而自得。心不明而自明。雙手煉成太極。兩目煉成日月。就是金仙古佛之體。然只個時候。一要心勿寒怕。二要不生他念。心一寒怕。三寶外洩。不能收藏。一生他念。正氣即回。濁氣上昇。大道不成矣。吾今日所講六字體單。乃是預備三期末劫後之用。因各佛看到大劫後。大道倡明。道門齊開。闡道坐功之人必多。但師尊之道場閉歇。口訣不傳。深恐後來闡道之人。不得口訣。體法不懂。坐功遇有動靜。心中寒怕。不能一致。半途而廢。坐出病痛。故而各仙各佛到本壇。講成大道。編輯體書留傳。使坐功之人。可以照諸仙佛所講之理。從初步功夫緩緩做去。自為進步。切勿性急膽小。要一步一步。靜靜摩闡。悟通其理。望勿著意誤解。失卻大道。勉之勉之。

 

第十章

阿彌陀佛降壇諭

庚辰年二月初六日戌時。吾佛遊閱中國。到浙江省。紹興府。蕭山縣戴村鎮。三清宮下。全球淨水壇。看到弟子誠心一致。有歷朝仙佛到過本壇降諭。又有常年在壇。與統道師尊代理行化。乃是濟祖。三丰祖師飛筆到壇。圓通古佛御筆到壇。再有八大金仙管八卦。諸葛武侯擺八陣圖。鎮定方份而到壇。甚為難得。真是萬年難遇。弟子。今日遊閱。吾佛亦是因前日奉 瑤池聖母之命。在統化宮檢點九十二億之原人。並無坐功闡道。修成仙佛之人。皆棄盡玉露金盤放下來根。而 瑤池聖母可惜原人。日日哭五更。統道師尊普度原人。夜夜歎五更。故吾佛奉命遊到淨水壇內講道。救度九十二億原人。個個同上西天。講到九十二億原人。共有七十二億在中國。故而中國稱為佛國。佛國定要大道鎮定。吾佛頭期普度時侯。同圓通古佛勸化原人行善行道。已度有十萬八千零四十位。所以鎮定方份平安。現時三期普度。吾佛遊到三清宮下。見本壇弟子誠心一致。果然道氣騰騰。即坐蓮臺二小時。講全部幽靜之大道。以留傳緩日全球之原人闡摩。闡通大道。就是見 瑤池聖母之憑據。今日吾佛亦是幫師尊之忙。照自己坐過簡捷之法講一篇。

夫大道者。有深有淺。有遠有近。有長有短。必須坐功之人。近闡近摩。心靜而耐。鎮定肚內五臟。則身體不壞。功夫容易進步。是為成仙成佛。而大成帝做到恕字。亦是鎮定五臟。若行善行道。外功做足。功夫亦容易進步。吾勸化中國之原人。第一部份。乃是外功。外功做到三千。內功八百補滿。外功三千不足。內功八百不能補滿。弟子等三期普度時候。綿綿不絕辦壇。亦是成仙成佛之外功。故闡道坐功。最逍遙內外齊行。定成仙佛。而原人等。本係福至心靈。最容易闡摩大道。況大道無私。人人可闡。大道無形。煉成有象。不過大道個個不同。要在自己闡摩而得。總之坐功即是成仙之法。若說未坐時。及到蒲團邊方法。八大金仙已有講明。吾知照心靜乃是道。如心靜而坐到統身全熱。乃是人心接天心期間。得著天地之精華時候。人大人小。人長人短。皆是功夫。即藏足三寶之憑據。故提明淋清。不許寒怕。原人之不能成佛。就是統身全熱。寒怕則三寶不歸原。或性急而落丹。三寶不歸原。犯此兩種弊病之故。倘遇著統身全熱只一丹功。必須要將師尊所傳之竅內管牢。本心勿助他熱。身體自然舒服即是水火既濟。凡有長大動靜。不可寒怕。三寶藏足。落丹亦定要等到三寶歸原。方可了。而原人等本係根深蒂固。得能闡道坐功。綿綿不絕。末劫後。個個可登極樂。同上西天。而見王母矣。

 

第十一章

南無阿彌陀佛降壇論

吾佛到本壇。也非常有趣。照自己坐功體分作三盤。而講道一天。呵呵。本來仙佛講道。祇有講禮。不講口訣。要自己去研究道妙而進步。現值三期普度。仙佛格外慈悲。因看到末劫後。修道之人必多。此時恐怕先生口訣不傳。坐功者體法不懂。心中寒怕。弄巧成拙。故而吾也講到三盤仔細之功體。

第一盤初步功夫︰天命之謂性。為人之根本。即是保養身體之法。故初步坐功。心先要靜。將蒲團擺平。輕輕坐下。雙腳盤一盤看。如舒服穩定。再拆開休養。此時兩手搭在腿上。口嘴略開。使其肚內濁氣外出。眼宜平常開視。勿顧一切。頭擺正。心勿思他念。養到心平氣和。呼吸調勻。雙腳盤住。口可閉好。兩目團神。俟統身之氣溫和。可以手扣太極。眼開一線之光。守定竅門。心勿用力相助。身體勿做筋骨。若心意相助。或身做筋骨。精氣神三寶不得連和。不能達到丹還九轉。如能隨意守竅。心力不記于竅。任其氣之自由緩緩運用。精氣神三寶自能一致連和。乃即修成五行之體。就為金剛不壞之身。初步功夫做到此時。落丹總要忍耐。心切勿焦。若妄想他念。或急於落丹。三寶不能收藏。肚內水火不濟。全身多病。須照吾佛所講善為做去。可保人人不為出病。所謂保養之法是也。

第二盤二步功夫:率性之謂道。為當行之路。乃是循其自然之法。照初步坐到隨意守竅。自由守竅。自由運用之時。若不歇坐落去。其身是在形氣之中。到此時。舌頭正式搭橋。切勿用力。不可放鬆。兩目正式守竅。切勿心助。不可他顧。一致定靜而坐。心要放空。膽要放大。只就是宰相肚內好撐船。仙佛肚內藏乾坤。弟子只盤功夫。乃是先天運用之體。即藏足三寶之時。成仙成佛。皆由此路而成。所謂循其自然之法也。

第三盤三步功夫:修道之謂教。為品節防範。乃是俯就仰企之法。二步功夫坐到九天運用之體。若不歇再坐落去。是上上層的功夫。乃以稟氣清濁厚薄之異。加之彌縫輔贊之功。而強為成之也。此時如能心不動意。不生妄念。一路守竅。精氣神三寶強而為之結成無極。或結成太極。或結成混沌。就能千變萬化。從前老君做到只盤功夫。一氣直化三清。弟子坐功二字。總要不可著意。心勿望高。照初步做去。依法得訣。坐到完全。了得仔細就成聖賢仙佛之體。所謂一丹貫通是也。

 

第十二章

南無天元太保阿彌陀佛降壇諭

庚辰年二月初八日。統道師尊夢遊三清宮。下全球淨水壇。講大道一篇。凡坐功。未坐初坐。八大金仙所講之理一同。而體格巧妙。各有相別。即聖賢仙佛。亦是不一。有種開眼團神而守竅。有種露一線之光而守竅。有種眼睛全閉面守竅。皆坐成仙佛。故吾佛先將三種分別解釋于下。

開眼團神:此種坐品。本係吾佛交付天恩。全球坐功之眾生。少有進步。怕是先生傳錯。眾生誤解而不進步。照團神之口訣。合法而坐。全是吸收陽光。容易得到天地之精華。如得訣不合法。團神開眼只步功夫。難免出病。為何要坐出病來。乃是團神不趁自由。將眼睛精華開放出。不收回歸原。得一部毛病。弟子要團神不出病。亦有方法。總教團神時候。趁其自由。心力不可相助。自然得到天地之精華。統身是為得到全熱之景象。須要凝神一致。心定心靜。方能坐到金仙之法。而落丹時候。定要照常耳目鬆動。乃是三寶歸原照此做去。就不出病。

眼露一線之光:在蒲團上坐落時。稱為休息。此時眼睛照平常開視。不可用筋骨。及往遠而望。渾身心平氣和。盤腳之目的亦到。可盤好。手從便而擺。只時候。頭擺正。目看平。統身倘然全熱。乃是扣手之時期。手扣好。眼睛許小收攏。心不可助。就是一線之光。若露一線之光守竅而坐。容易決摩。修成仙佛亦有多數。乃是神光不外洩。亦是得到天地之精華。容易藏足精氣神三寶。到精氣神三寶領正一致。時要心靜膽大。難免遇有本身長短拆開之動靜。不可慌伊。凝神一致。守定竅門而坐。當然有落丹的時候。倘然相遇只一丹功。性不可急。坐到數日。亦是只一丹功。落丹總要三寶安定歸原。身體舒服。

眼目閉攏:此種坐品。到蒲團邊休息養神。與盤腳。扣手。閉嘴。皆照八大金仙所傳一樣。並無二度。目不露光。閉而守竅。其靜養時。亦是要頭正心靜。不可力助。亦能達到竅內之目的。統身亦有一種動靜。亦為火熱。坐落去。到耳不聞而聾。目不視而守。就是六門緊閉的功夫。所謂視之不見。聽之不聞。此時心中不可寒怕。一經寒怕。三寶不能歸原。得能凝神一致而坐。三寶當然有為藏足。故而要心定心靜而坐。不能性急落丹。闡道者。總要無眼耳鼻舌身意情形。為三寶歸原。可落丹。

吾佛再將三種合併而講。夫闡道坐功之人。眼目或開或露或閉。總須趁其自由。種種坐品。皆為成仙成佛。不過到統身全熱時候。定要心定心靜。守住竅門。精氣神三寶能為藏足。就是金剛不壞之體。至其他修成仙佛。尚有一訣。坐功最能得法。就是男子抱定五倫八德。女子守定三從四德。須知心不靜枉修行。不敬仙佛棄祖滅宗枉修行。不守倫常枉修行。不敬師是枉修行。不孝父母枉修行。不敬翁姑枉修行。只就是不達禮義枉闡道。從來大道無私。明理而傳。頭期普度。阿彌陀佛傳大道。祇傳於帝皇之家。二期普度。南無阿彌陀佛傳大道。普度公侯將相。與達貫之人。現在三期普度。吾佛稱號南無天元太保阿彌陀佛。行化大道。傳至子民百姓。最重倫常之道。原以倫常之外無大道。其餘立外功而戒殺放生。坐功亦容易得到天地之精華。現在三期收圓已到。吾佛深念九二原人。自靈山失散以來。塵海漂流。還家無路。但願得吾佛之訣。正心修身。道通一貫。同見王母。同赴龍華。

 

第十三章

玄壇伏虎師降壇諭

庚辰年二月初九日。伏虎大師遊閱浙江省。行到三清宮下。全球淨永壇內。弟子正在開乩。吾照自己經過坐功之法一章。奉師尊之命而講。凡修仙學道。定要得到篤信好學。吾拜師求道。心誠而義重。心直而修身。坐功八天。成為金仙。心誠心堅。凡人定會成神仙。神仙定是凡人做。吾八天之功。闡通三步完全。照眼睛開大團神坐上二天。精氣神三寶連和。露一線之光而守竅坐三天精氣神三寶領正。照眼目全閉而守竅坐三天。精氣神三寶完全藏足。吾師亦是三寶足。補滿八卦。能懂日月五星。天地人三才。其功大高而特高。吾從命而坐八天。闡通全部大道。吾師亦是贊美。吾坐功乃是心定心靜。出於自自然然。開眼團神。坐到統身全熱。人拔長。吾不記其長。落丹舒服。露一線之光。坐到身熱耳聾。吾不管其聾。到落丹亦舒服。眼目全閉。坐到統身熱而拆開。心中暈暈動動。吾亦不怕。而自然守竅。故而一呼而成佛。弟子倘然闡摩大道。休息之理照八大金仙提明而行。坐到統身全熱。要不管人之長短。身體拆開。總教膽大心空。管定竅內。自然而坐。吾佛八天成佛。得神虎坐騎一隻。心熱就上西天。可是憑據。

 

第十四章

無量壽佛降壇諭

庚辰年二月初十日。黃昏戌時。吾佛遊閱到浙江省。三清宮下。全球淨水壇。看到有多數仙佛。奉師尊之命。講成大道。編輯體書。吾佛心中思想。際此三期收圓。師尊倡明大道。救度原人。普及眾生。甚為難得。真所謂慈悲為本。方便為門。吾佛亦見而技癢。在壇坐蓮台二小時。講淺言之大道一篇。話說闡道坐功。凡人功體。人人不同。仙佛講道。亦是個個不同。吾佛闡摩大道。乃是坐誦連和。誦者心心相印。定靜一致。分晨睎昏黑。清淨無為而誦。坐者念念不生。氣候分明。照春夏秋冬四季氣運而坐。

春季坐功。乃是陽春和熙。萬物回生。樹樹開花。百草抽芽。人身之氣。發育運行。周流不息。此時最好照眼露一線之光。守竅而坐。乃是溫和身中精氣神三寶。容易得法。容易坐通筋絡。亦容易坐到六門緊閉的功夫。為何以春動時。氣往上昇。是陽旺陰虛。清昇濁降期間。總教心靜心定。坐到精氣神三寶。種種自行歸原而落丹。定為成仙。如落丹時三寶不藏。非特不能成仙。亦難得到卻病延年。又春氣發動時候。照開眼團神坐品。難免不能坐到功夫進步。因此時精氣神三寶本往上昇。眼晴開大。氣壅頭腦。人不舒服。只怕功體未曾落位。拗斷而了。致神光外洩。反為多病。

夏季坐功。乃是天地之精華力量頂足之時。此時坐功。心靜心定。身體正。頭不歪。照八大金仙之方法。休息。眼睛開而養。閉而守竅。乃是春暖夏涼之秘訣。因只時候。陽光最盛。即如草木之精靈。亦容易曬癟。故而更不宜開眼團神而坐。是以陽助陽。致純陽不化。即閉目而坐。而心不可助其守竅。亦不可助他身熱。自然而坐。自然而落丹。勿性急。勿心慌。否則三寶齊散。而不能歸原。乃成頭痛發熱之病。

秋季坐功。乃是秋白而收。草木凋零。肅殺之候。此時坐功。吾佛研究團神開眼之法。因秋氣下降。精氣神三寶往下而收。開眼團神。則提昇三寶。身體容易發生動靜。最好不可力助。不可寒怕。從自由而團神守竅。亦能得到六門緊閉的功夫要知坐功者。有八卦一個在肚內。藏足精氣神三寶。乃是補滿八卦。八卦補滿。就能知天下事。成為大羅金仙。金剛不壞之體。

冬季坐功。乃是一陽復生。值于嚴寒之時。乃出八卦之外。為何八卦之外春夏秋三時之氣。至冬潛藏。又遇一陽始生。收中有發。此時坐功。少有仙佛闡通其道。即吾亦是半懂。冬至一陽生。草木亦為抽芽。而抽芽之草木。上有霜雪驚壓。下有冰凍凝結。發育而難生長。就是大道難闡之根據。做凡人者。到冬過。西風北風起。身中寒冷。前三季大道不闡。功少坐。而一陽生之大道。定是寒怕。而不敢坐。故而出于八卦之外。總之坐功。四季身體氣運。雖各不同。其總訣一定只有不顧一切。自由守竅。功夫容易進步。容易得到卻病延年。即冬季亦然。

吾再講統年坐功之法。其未坐與初坐之情形。乃是人人與各佛所傳之理相同。但坐功能先修人道。後修身。功體個個容易進步。人身中有九九八十一關。又九九八十一難。故對于修道之人。先提明做外道外功。後講內功。外道做全。外功做足。內功容易過得九九八十一關。與九九八十一難。昨日伏虎大師。得著重義。及篤信好學。八天功夫。補足三千外功。坐成八百內功。所有難關一齊而過。現在師尊辦成三期道場。能有幾位眾生為成仙成佛。要成仙佛。定要補足外功。做全外道。謹記勿忘。則獲福無疆。獲壽無量。

 

第十五章

圓通古佛降壇諭

現在三期普度。師尊有一片好心。開化大道。提醒凡人。修道明理。其履歷乃是三從四德。五倫八德。吾今日亦奉

瑤池 師尊之命。宣化大道一篇。

凡坐功者。男為乾道。女為坤道。乾道坐功。陽抱陰。坤道坐功。陰抱陽。乾道有七分陽。三分陰。坤道者七分陰。三分陽。乃是常年之體。春春皆同。坤道坐功吾亦知。每日十二時。有十二穴堂。十二體。十二訣。起頭到蒲團邊。一樣而靜心。一同而休養。養到心平氣和盤腳。盤腳後。再靜養一歇扣手。扣手時。乾道乃是太極。坤道是太陰。盤腳扣手。乃是以意思配八卦。配好後。閉嘴。目平和而看。此時不拘乾道坤道。眼睛不可助力而開大。倘一開大。難免神光外洩。諸生少有收藏之法。而坤道之體格。亦是個個不同。與乾道完全二樣。坤道七分陰。三分陽。乾道七分陽。三分陰。已是不同。乾道乃是太陽之卦。坤道以太陰為八卦。故先修太陰。後修太陽。坤道年輕時候。肚內藏成小童兒。其機關故與乾道二樣。坤道做人。不進師尊之門的時候。一定只有三分陽。七分陰。十分不缺。乃為生生之化。如坤道不坐功。不得大道。身中有五分陽只一位人。定是無生無育。乃為陽盛陰衰之體。所以不能結子。倘然得著大道。綿締不絕而坐功。精氣神三寶藏足。只位人亦為有生生之化。但坤道坐功最苦。不識大道之原理。僅得一口訣。盲從瞎坐。故而苦。將來仙佛講成大道。肚內通之原人。闡通此理。亦為講道。可付傳不識字不明理之乾坤二道。至坤道之體。雖是七分陰。若綿綿不絕而坐。自然陽昇陰拔。亦為成仙為成佛。況坤道之心。容易肯靜亦肯定又容易肯依法呆孛倫敦坐。而乾道之坐。太明理。太個儇。為何明理而太儇。吾佛先做乾道。後化學坤道。做乾道時坐功。理亦明。亦犯儇只一章病。弟子講道。時候不好講噪話。又不好講空話。吾佛是正當犯儇只一章病。功體來時侯。本身之氣發動。心中一活一朝。想道功體來了。焉知心一轉念。精氣神三寶就不動而歸原。幸而吾當即覺悟著。知是心中雜念之故。吾機頭極靈。三寶既已歸原。只一丹功。吾就休息而了。再緩一日。又在蒲團上坐功。休息養神。吾心定心靜。到守竅時候。統身股氣仍往腳而上。全體運行。吾竟心不他念。祇管守竅。呵呵。正當精氣神三寶齊動。并弄一致到竅內。此時吾只管心定。頭正身正。坐上十小時。呵呵。竅內放鬆。知三寶一關一關的回落去。藏坑。身體亦舒服。人輕。就正式得到大羅金仙之體。故坐功到心平氣和。盤腳扣手。及守竅時候。如下身覺有道氣發動。心切不可轉念。一轉念。道氣即不昇。反而濁氣扛上。倘坐而相遇只丹功。切不心慌。勿起雜念。祇教守竅。當然三寶運行。自有收藏期間為到。否則非但正氣不上。濁氣自昇。故乾道坐功。明理而不可太儇。坤道不坐功。平常之體。原本只有三分陽。七分陰。若七分陰齊備。身體舒服。三分陽完全。太陰不怕。或坤道原有之陰陽不和。又不坐功。一定無生無育。執而不化。倘能坐功。陰退而陽增。乃是純熟而加陽。就是水火既濟。即無生育之人。亦為有生育。坤道不坐功。十二路辰中。有七個不舒服。只有五個時辰。舒服因一天十二時辰。中子午卯酉是轉陽氣時候。所以只幾個時辰舒服。總要綿綿不絕闡道坐功。遂得十二時辰皆和平。人常舒服。故而坤道最苦。就是功坐到肚內精氣神三寶合弄。亦是與乾道二樣。坤道到三寶并弄一致。是陰陽連和。并弄太陰期間。而并弄太陰只個期間。最要心定膽大。人不可做筋骨。自然而守竅。肚內有動靜起來。就可到六門緊閉的功夫。否則太陰不能并弄。身體亦不能舒服。難以得到六門緊閉只一步。為何。因三寶并弄時候。猶如桃花盛開。倘一慌而了。即如花遭風吹。花落而不能結果。故到功體發動時候。切不可心寒而落丹。不論乾道坤道同是一理。所以吾佛知照。乾道明理而儇者。宜慎之。坤道有不識理而了者。當教之。

庚辰年二月十一日戌時。吾佛遊閱全球。看到凡人。失卻儒釋道三教之禮。好的少。歹的多。現在三期普度。師尊有好生之德。行化大道。弟子有一點之誠。辦壇編道。吾佛乃有慈悲之心。救度原人。故而奉命到三清宮下。全球淨水壇。講成五倫大道。習傳萬古。而原人等。際此三期末劫時候。三期收圓已到。須念 老母啼哭之哀盼。望之殷。快快闡摩大道。綿綿坐誦。趕赴三期龍華。同上蟠桃而見王母。吾佛最所厚望焉。

 

第十六章

南海龍女降壇諭

庚辰年二月十二日戌時。奉母命到壇。前日母在壇講道。今日吾亦遵師尊之諭。趕到壇內講道。而救度仙女因仙女。等跟入紅塵。不記來根。老母娘更更啼哭。急待返真。故而講成大道。勸化仙女。凡為女子者。不在三期末劫時候。講生生之化。十六歲以上。亦應照三從四德而做。在三期末劫期間。進師尊之道。十六歲以上。更宜從倫常而闡道坐功。補足太陰。以保存身體。為何。女為坤道。坤道之體。陰盛陽衰。清少濁多。坐功者。乃是天地陰陽渾合。去濁養清之法。身體春春舒服。就是得卻病延年之訣。惟坤道坐功之人。功體亦是個個不同。坐的時間。最好擇子午卯酉之時。功夫容易進步。到蒲團邊休息養神。及盤腳扣手情形。八大金仙所講之禮。乾道與坤道果是一般。即本身正氣發動期間。要棄盡雜念。靜心守竅。亦是一樣。不過要尋正式守竅而坐。不論乾道坤道。吾看到極少。吾亦督理丹過。亦查過。有種不著竅而坐。有心記竅而坐。有竟失卻竅而坐。有未到期間先守竅而坐。有做筋骨守竅而坐。皆是不闡道。不得訣之故。闡通大道。得訣而正式守竅。相遇六門緊閉功夫。心不寒怕。一路順風而坐。一丹亦為成佛。二丹亦為成佛。不是一定講要修幾十年之道。只有各種妖魔及蟲豸等。修變人胚。講千年之道。總之坐功者。不論乾道坤道。要無強無求。自自然然。照師尊口訣。或照八大金仙所傳之體理。一步一步。緩緩而行。到正氣動發。從便而守竅。不可記著眼開大。不可記著眼閉弄。亦不可記著露一線之光。倘然相遇千變萬化之動靜。亦只有懵懵懂懂。聽其自由。到動靜完了。人比平常舒服而落丹。當然精氣神三寶藏足。即不成仙成佛。定能得到卻病延年。仙佛本是凡人做。只怕凡人心不靜。吾再知照。瘋痛病與肝胃氣之人。坐功方法。瘋氣痛者。乃是濁氣纏糊。筋絡不通。坐功最忌天氣陰雨。雲霧瀰漫之時。乃是濁氣當旺。反增痛苦。須擇天氣晴明。風清日朗之候。得訣靜坐。一丹可趕淨瘋氣。而肝胃氣之人。係心肺少血。五行不和。肝旺生濁。亦須揀晴明之日。于上午九點休息靜養。口嘴要開得大。放出肝氣。人就舒服。不論乾坤二道犯此皆可闡摩。坐功者定要闡道。闡通大道。處處便宜。現在仙佛多數到壇講道。留傳三期末劫後。原人等進道闡摩。所以 瑤池聖母同大成帝。規定要師尊編成。而師尊之家壇。因理事甚忙。故與 瑤池聖母 老祖 濟祖提明。到三清宮下淨水壇內。派諸仙各佛講成大道。編輯留傳。弟子等宜一心一德。完成大道。以慰母心。救度原人。同登極樂。實為萬幸。

 

第十七章

鳥巢禪師降壇諭

庚辰年二月十四日。下午三點。三丰祖師同老祖到西天佛國。有事經過頭門。提及三清宮下全球淨水壇。編輯大道。吾佛同惟一抱一二子。奉命于十五日子時。由本宮起駕。遊閱全球。參叩師尊。至黃昏戌時。遊閱到浙江三清宮。由清虛二帝奉陪。到淨水壇內。看到此壇。手續簡單清楚。真是六萬年難遇。呵呵。吾佛成神多年。亦是少見。今奉師之命。試配大道一章。而桌上奉供各佛之大道。吾已經看過。三期末劫後。好算一部寶書。吾就在壇後婆婆樹中。靜心二小時。開口講道。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觀自在菩薩。心經自從心中出。聖賢仙佛心造成。度一切苦厄在心內。舍利子在肚內。是諸法空相在身邊。夢想究竟在竅內。涅槃三世諸佛在身中。呵呵。唐僧西天取經。得著心經。不料顛倒夢想。究竟涅槃。三世諸佛。應在三期。普度期間。弟子。道在世上闡。道在身上摩。身居菩提樹。菩提自成佛進道之人。既得師尊之口訣。理得天地之精華。欲得天地之精華。心要靜定。故至誠無息。來復大地春。坐功到蒲團邊。靜養休息。盤腳扣手。閉嘴守竅。一同自由。自己決摩。得能步步不差。就是排定金木水火土五行。不可心活。而一動一變。心活而變動者。不得精華。乃是出卦。吾知照。倘坐到心中。全熱氣往上塞。或往下持。是統身得著精氣神三寶。即天地之精華合并時間。有生生而化之動靜。祇有心靜膽大。眼睛不可用力而守竅。能苟得到回光返照之功。只個時侯定要坐到心死人活。心死人活。乃是化育之功體。不過得到回光返照時候。定要心靜而收藏。三寶不收藏。就是神光外洩。難免得到奇病。故坐功須要闡摩大道。有種原人不去闡摩大道。又不肯心靜心定。稍為一坐。或因心活而落丹。或因臀痛而落丹。或因腳痛而落丹。只種坐功之法。何以能得到天地之精華。願諸生戒之慎之。

庚辰年二月十六日。上午八點。再到壇。提明編輯大道之書目名曰五倫大道。為何名曰五倫大道。原人等坐功。應先闡倫常之道而坐。則功容易坐通。就是外功三千內功。八百之理。現在西天佛國。阿彌陀佛面前。擺存有 瑤池聖母玉露金盤。救度原人。洞冥記。蟠桃宴。勸化原人。圓通古佛訓女寶箴。勸原人學三從四德。五倫八德之理。尚有收圓演義。渡人舟。亦在西天擺存。此次編成五倫大道。內外功並行。所以吾佛奉 瑤池聖母師尊之命。提出名目。因九十二億原人。有老有少。有中年。三期末劫後。倘老的原人。要闡大道。毫無根據。故而諸仙各佛到壇。講五倫之道一冊。乃是見 瑤池聖母之憑據。緩日此書編成焚化一部。由吾佛護送到西天佛國擺存。與各佛查看。

 

第十八章

諸葛武侯降壇諭

庚辰年二月十六日吾佛于黃昏戌時。遊閱浙江三清宮。有清虛二帝奉陪到淨水盤內降諭。看到壇內。有聖賢仙佛五倫大道一冊。供在桌上。吾佛頁頁翻閱明白。亦奉師尊之命配成一章。乃是講坐功收服六賊之道。

夫人身中有三魂六魄。坐功之人要收服六魄。保存三魂頂為緊要。三魂者養成三寶。一管氣。二管神。三管精。三魂并弄一致。就是精氣神三寶連和渾合。故宜保存六魄者搗亂五內。一主凶橫噪鬧。二主穿著華麗。三主喫食奢侈。四主怠惰快活。五主色慾無度。六主貪得無厭。六魄有一臨身。就是五內紊亂。人不自主。為禍百端。故宜收服。而彌彌菩薩闡道修身時候。竟將六魄收服。成為六位小童兒。是其憑據。故闡道坐功。定要收服六魄。保存三魂。則道氣上身。因人身中有八卦。有九宮。三魂管精氣神三寶。六魄管六門緊閉。完成九宮八卦齊通。竅竅光明。人之于眼耳鼻舌身意。是為六根。而色聲香味觸法。則為六賊。又為六塵。大半由于六魄所主。坐功之人。闡通大道。遠離夢想。坐到無眼耳鼻舌身意。則六魄無主。是為六根清淨。六根清淨則六賊無媒。就無色聲香味觸法。所謂六塵不染。金剛不壞之體。故闡道坐功者。要知六賊即是道中之魔。治定六賊。不使依助。即得魔中之道。諺云道中有魔。魔中有道。無道不生魔。無魔不成道是也。所以坐功。須正心修身。治定六賊。則魔道分明。就能千變萬化。治六賊之法。即是臨坐時。沉心養心。一心守竅。自然六賊服從。三寶連和。補滿先天八卦。八卦補滿。可得天地之精華。成為大羅金仙。坐功頂容易得法。不論乾道坤道。先從倫常做起。如乾道能五倫八德做全。就是先天八卦擺好。坤道能三從四德做好。乃是大陰之卦擺全。所以容易法。故各佛到壇。先提倫常之道。後講體理。而鳥巢禪師奉 王母與師尊之命。特提明本書為五倫大道之名目現在原人等。皆棄盡倫常之道。失卻儒釋道三教之理。雖坐功亦必有不進步之人。諸仙各佛存有救苦救難。救度原人之心。編成此五倫大道。留傳末劫後。原人闡道坐功之用。是因末劫後。道場閉歇。口訣不傳。倘有不得訣之人。欲靜心修道。須照八大金仙所講經過情形。細心闡坐。要膽大而守竅。治定身中六賊。乃是完全之道。恭喜。

 

第十九章

眾喜老佛降壇諭

庚辰年二月十七日。吾佛遊閱浙江。有事到珠山紫芝洞。拜謁呂帝。事畢。由呂帝奉陪到三清宮下淨水壇內。吾佛看到近日壇內。道氣騰祥。桌上供有歷朝仙佛親筆降諭。五倫大道一冊。吾亦奉呂帝之命。講五倫之數句道。以傳述古

老人開化大道之本旨。弟子等。際此三期普度。闡道之人。得到師尊之訣。坐功者。成仙成佛最快。一忽可見王母。一靜赴入蟠桃。吾佛尚有一法。知照弟子。容易成佛。辦壇者近壇諭而闡摩。行善者近善念而闡摩。進道者近大道而闡摩。則善、壇、道、三品之人。個個可到極樂。否則或心活而生雜念。功體不能進步。亦不能得到卻病延年。故三品之人。定要注意心靜心定。所以武侯講道。乃是視之不見。聽之不聞。六根空空。收服身中六賊。金丹上身。至壇、善、道、三品之外。闡摩大道須從五倫八德。三從四德起。就是卻病延年之妙法。講到坐功。心定心靜。乃是全部大道。心靜而一致守竅。到統身經絡齊動期間。管定竅內。不可寒怕。倘功體落丹。不可吹風。不可一時做生活。少出病。故吾佛在全球辦道。督理眾生坐功。帶便行醫開方。容易卻病延年。編成大道後。緩日吾佛到壇編醫書一冊。亦是末劫後救度原人之用。知之。

 

第二十章

葛祖仙師降壇諭

二月十九日。吾路過本壇。即在壇高坐蒲團。奉 師尊之命。講大道一頁。九九劫定九九經。九九時候度原人。救苦救難菩薩成。吾在廬。靜心。到處處。金光相照。救度原人。奈現在原人等。有多數跟入潮流。不記聖賢大學之道。棄盡倫常之理。故三教仙佛在五聖宮中。提議到本壇。編輯五倫大道留傳。亦是救度原人。際此三期末劫時期。仙佛存有慈悲之心。好生之德。欲救度原人。而原人等。亦應早為覺悟。做些工作。或辦壇。或行善。或行道而坐功。方不負仙佛之一片苦心。切不可棄盡倫常。心想邪念。又不可貪心不足。妄想發財。且不可思想榮耀。渾入潮流。得能逃過此次浩劫。當然太平開國後。在世界享福。最便宜。在目前闡道坐功。時時有仙佛過往檢查。成仙成佛很是容易。講到坐功大道。吾摘弄一句。就是棄壞雜念。總教肯心定心靜而坐。一丹可以成仙成佛。試試諸仙佛所講之口訣看。倘坐到人身中。一切功體發動的時候。乃是六門緊閉。魄魄合齊。要心死膽大。守竅呆坐。自然竅竅光明。開關齊過。就成為大羅金仙之體。吾今掃講道完全。倘緩日眾喜老佛來編藥書時。吾再到壇講一章醫理。

 

第二十一章

達摩祖師降壇諭

二月十九日。吾到壇講清淨無為之道。坐功者。清氣昇天。道講清靈。道氣盛者。魔氣自衰。故能沖散煞氣。鎮定方份。在蒲團中靜心。乃是補足精氣神三寶。鍊收天地之精華。使濁氣重重凝成地。道氣輕清結成天。故道為無價之寶。人身中濁氣清淨。藏足清氣。則正氣常存。道氣騰騰。渡江可不用船。吾佛到西天。過西海。以一葦而渡。現在進道坐功之人甚多。而得訣合法之人極少。皆因心中思想不靜。正氣不昇。而平常又不肯闡摩大道。故而道氣不生。要知闡道就能明理。理明則心定膽壯。膽壯則甯靜一致。快易得道。人在世上摩。道在道中摩。摩通大道。赴入龍華。可上超七祖。下蔭兒孫。歷朝仙佛之修道。多數住在深山野屋。茅廬之中。無伴無侶。無缺無竅。無道可摩。全是盲衝瞎撞。其成佛之人。乃是靠心靜而時時在蒲團而已。現時修道。有師尊辦理道場。行化大道。傳訣付竅。會坐合闡。又有仙佛到壇降道。提明倫常做起。一切迷途。指引殆盡。總教進道之人。得訣而肯靜心闡摩。依竅而能一致坐守。精氣神三寶自能上昇。當然得到天地之精華。故道在心靜心定。苟能靜定而不生雜念。就是清淨無為之道。至上丹與落丹之功體。各仙佛所講之理一同。惟統身之氣發動期間。各佛之體個個不一。而原人亦是人人有異。其心定守竅。不許寒怕等法。宗旨均個相同。就是修成仙佛之方針。今編輯五倫大道。更為闡道坐功之人之幸福也。

 

第二十二章

慈光慧佛降壇諭

庚辰年二月十九日。奉師尊之命。到壇講大道。吾佛乃是阿羅漢。于漢代下界。皈依釋教。在玉泉山寺坐功闡道。淨心口誦。救度 聖帝。保駕出關。現在三期龍華。 聖帝重于義。時在龍華會上。提議救度凡人。故而出聖旨一道。到本壇編輯五倫大道。凡人等如肯照此書靜心闡摩。坐誦不離。可直達龍華勝會矣。

況做凡人。倫常之道。係是本來面目。至修道之行。乃在例外。故人之行為。從來近于惡者惡。近于善者善。點點分明。毫釐不爽。試思漢代。曹操近于惡。武侯近于善。 聖帝重于義。只三位而觀。一昇玉帝。一昇天相。一在幽冥。已可概見。坐功之人。不管倫常。不能成佛。敬信倫常。即是敬自己之來根。故近倫常之人。就是原人。現在統道師尊在全球辦理道場。仙佛時時幫忙。乃是救度原人。講坐功者。乃是先天之氣。後天保養。先天之道後天而闡。近道而闡道。得精華之寶。若不坐功。不闡道。能一心抱定忍耐。或抱定善良。亦是道。坐功而心不歸一。非為道。反多病多魔。所以師尊辦理道場。只有一心之道。無二心之道。而目前坐功之人。少有心歸于一。編成大道。乃是留傳劫後。心歸一之原人闡摩。且坐功只有一個方法。總教空空洞洞。心定守竅。不記雜念。功夫自然進步。道在斯矣。闡之摩之可也。

 

第二十三章

東方老仙降壇諭

本壇近日。乃是五倫大道講體圓滿。吾佛一步一走。趕進到壇。吟成章句。以表統道師尊。行化大道。教度原人之苦心。

 九二原入福壽高。 八大金仙下雲霄。

 南極仙翁來上壽。 西天王母付蟠桃。

 原人等。 見師尊。 見瑤池。

 大道完成。 上詳雲而去。

庚辰年二月二十三日諭于浙江省三清宮下全球淨水壇

 

第二十四章

蓮池大師降壇諭

二月二十四日戌時。奉師尊之命。到壇講道。在壇內坐蓮臺二小時。而五倫大道。今日吾佛降諭落。圓滿。弟子。講到修仙學道。雖難實易。故朝朝有成仙成佛成聖賢之人。其方法各同一理。皆是靜心而坐。目平看鼻。倘不進師尊之道。無竅無訣。只等人。欲坐功。照此就與得訣守竅一樣。已進師尊之道。有竅有訣。坐功當依師尊之法。心靜而守竅。不許寒怕。落丹時候。要仔細。上丹時。照八大金仙之理。如得法。一心守竅。就成金剛不壞之體。若講闡道坐功。頂得法吾佛乃有一訣。除酒解葷。戒殺放生。為何頂得法戒殺放生。就是不生不滅。補足外功除酒解葷。乃是不垢不淨。免除濁氣。外功補足。則內功極進步。濁氣免除。則清氣易上昇。而常年茹素之人。心淨。時時清氣在身。即不修道。人亦少有病痛。長年茹葷之人。心雜。常常濁氣入肚。全靠休養。放出濁氣。如養不得法。濁氣不能放盡。清氣不得上昇。即坐功。亦難以得到卻病延年。凡血肉之體。心往下生。殺死不能復活。吃在肚內。化為穢濁而下降。菜蔬之類。心向上生。割斷尚能苞芽。吃在肚內。變為精華而上昇。故坐功。研究茹素。為頂得法。吾佛還有一說。如茹素之人。平常心不耐。亦不靜。又不明倫常。性驕傲者。清氣不昇。道氣亦不生。是黑氣常存。雖闡道坐功。亦不能上西天。而茹葷之人。酒內在肚。苟能抱定倫常。外功立得大。善良做得足。耐心而坐。即得天地之精華。沖散肚內濁氣。能一心守竅。就成大羅金仙。試想周朝一位伏虎師。酒肉齊來。修道八天。就成為佛。乃是立功立德。做成篤信好學。抱定忍耐受苦。得天光地光一照而功成。但不過是少數耳。現在三期普度時候。五佛希望原人等。通達五倫之道。棄盡酒肉。按照八大金仙之法。而坐功。並望心定心靜。補足外功。上蟠桃。赴龍華見王母。不遠矣。其各勉之。

 

五倫大道跋

垂書行世。各有主體。玉露金盤。是曉諭原人來根化育之書也。洞冥寶記。是警戒原人善彰惡癉之書也。蟠桃宴記。是喚醒原人迷濛沉淪之書也。今五倫大道。乃是普度原人闡道歸真之書也。是因原人等。曉以來根而不知自寶。示以善惡而不知戒懼。醒以迷濛而不知覺悟。故統道師尊。具有慈悲好生之心。下界普度。倡明道場。復在上天五聖宮提議。召請八大金仙及各佛等到壇。降傳體理。循循善誘。引導世界原人。各尋來路。返本歸。真不然。三期收圓己近。將何以復無極之體。慰無極之心哉。此五倫大道之所以急于頒降也。而是書之頒降于本壇者。全仗 濟祖 郝師 圓通古佛 三丰祖師等之玉成。其初降傳于永興祠。繼遷諭于惠一家。終完成于樹一家。重重波折。又幸賴韓子明一。及其姪誠一。兩人心信不二。一志擔負。遂得厥告成功。凡有原人佛子。所望他一心闡摩。修身齊家治國。以及成仙成佛。皆在斯歟。今是書行將付梓。同人等爰志其顛末如是云爾。謹跋。

庚辰年三月華期後十日識于三清宮下之全球淨水壇內

  韓誠一 方書一

  孫正一 韓道一 丁笑一

弟子 單惠一 何遇一 郭鴻為

  韓明一 韓姚一 丁長一

  丁樹一 許竅一

 

本書完


回善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