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聞錄白話

 

(明)古吳沙門智旭隨筆

凡夫白話譯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一)

 

楚中有一生員。心跡正直。值冥府缺第七殿。上帝命暫主之。每隔數日。則入冥理事。但正坐簡閱文簿。不勞簽判。

 

而隨彼前人行業。罪福異趣。每見有自上刀山劍樹者。輒使左右救之。愈救愈上。竟莫能挽也。

 

一日閱簿。見其妻有一罪款。云盜鄰雞一隻。連毛重一斤十二兩。遂折而識之。

 

回陽詰問其妻。妻尚抵謾。彼述冥間所見質之。乃首曰。鄰雞食所曬物。失手誤打令死。懼鄰婦詬厲。故尚藏未發耳。

 

因取出秤之。斤兩不爽。相對驚異。遂以死雞並價。償謝鄰人。

 

未幾復入冥。簡視前簿。折痕如故。而罪款已無影跡矣。

 

兩湖地方有個讀書人,心地很正直。剛好陰曹地府第七殿缺人,玉皇大帝就請他暫時代缺。每隔幾天,他就必須去陰間處理事情。他的工作只是檢查登記簿,並不需要判案。

 

他看到每個人由於造的業不同,因此受罪罰或受福報,也隨之而異。每次他看到有人自己上刀山劍樹時,就趕快叫左右的人去救。結果是越救那人,那人卻反而上得越快,因此都無法挽救那些人。

 

有一天,他看到簿子上,登記了他太太的一條罪狀,說是偷鄰居一隻雞,連雞毛一共重一斤十二兩。於是他就把這頁折起來作記號。

 

回到陽間後,他就問太太是否偷鄰居的雞。起先他太太還抵賴,後來他就把陰間所見告知,這時他太太才自首說,是因為鄰居的雞,吃她曬的食物,她失手誤把雞給打死。她怕鄰婦會凶狠辱罵,只好先把雞藏起來,至今尚無人發現。

 

夫妻倆就把死雞拿出來秤,不多不少,剛好一斤十二兩。他們十分驚異,簿子上登記的實在太準。於是他們就折合市價,並連同死雞,拿去賠償鄰居,並謝罪。

 

不久之後,他又到陰間上班。他把那本文簿打開來看,折的痕跡依舊,而他太太的罪狀已無影跡。

 

(二)

 

姑蘇陽山西王象橋。有居民夫婦。每至稻熟時。輒於鄰田中。撅取禾穗以自益。

 

忽一日。亡父母附於女身大詬曰。汝盜鄰家穀。冥府乃督我。撅己田中穗償之。兩手皆傷。不勝苦痛。汝何害我至此耶。

 

姑蘇城陽山西邊的王象橋附近,住了一戶農家。每次稻穗成熟時,這對夫婦就去偷折鄰居田裡的稻穗以獲利。

 

有一天,農夫過世的父母,忽然附身到他女兒的身上,大罵他說:「你盜鄰家的稻穀,冥府卻要我們去折自己田裡的來還。現在我們兩隻手都折得受傷,痛苦不堪。你怎麼能害我們到這種地步呢。」

 

(三)

 

姑蘇南濠街。有一人常作陰隸。每數日輒往直班。鄰有一人語曰。能帶我至陰間遊戲乎。隸曰可。汝但靜臥室中。敕家人勿開戶。我當帶汝去。仍送汝回。

 

鄰人如命臥室中。隸即攝其魂。同至府城隍廟前。囑令住石牌樓下相待。自乃持文書入中庭去。

 

鄰人待久生厭倦心。見一大車。從西過東。載四娼女並二男子。中一娼女。原有舊情。以手招之。遂登車同去。

 

隸出廟覓鄰人不見。轉問旁人。知登車去。乃回陽急至傅門外一居民家。見有新產小豬七頭。其一即鄰人也。以手擲之。豬斃而魂忽不見。次於田岸見大赤蛇仰臥。即知鄰人所變。乃打殺之。捏其魂歸房擲醒。

 

因問曰。汝同我遊陰府。頗適意乎。

 

答曰。汝初置我於廟前石牌樓下。入廟經久不出。我方厭倦。幸舊識娼女邀我出傅門外。同至一舍相與飲食歡樂。忽有人奪我食。打我項。我怒而出外。困而偃息。復聞人呼曰。赤蛇赤蛇。以手攫我。我便驚醒。有何樂乎。

 

隸笑語其故。

 

黃洪江親聞其事。乃發心學道。

 

姑蘇城南濠街,有一個人常到陰間當差,每隔幾天就要去值班。他的鄰居問,是否可以帶他去陰間遊戲一番。當差的說:「可以。不過你要靜靜的躺在床上,同時要告訴家裡的人,不可以開門。這樣我就可以帶你去玩,並送你回來。」

 

鄰人就聽命躺在床上,當差的就把他的魂勾了去。當差的帶他到地府的城隍廟前,吩咐他在石牌樓下等。當差的就自己帶了文書,進入中庭。

 

鄰人久等,不見當差的回來,於是就不耐煩起來。剛好看到有輛大車子,從西邊開往東邊。車上坐有四名妓女及兩名男子。其中一名妓女,是鄰人的舊相好。這名妓女就向鄰人招手,鄰人就登車隨他們去。

 

當差的辦完差事之後,出廟門尋不著鄰人,問旁人才知道已搭車走了。於是當差的就回到陽間,急忙趕到傅門外一戶人家的豬欄處。看到新產的七頭小豬中,有一頭就是鄰人。他就把這頭小豬擲到地上,小豬雖然摔死了,但魂卻忽然不見。當差的又到田岸邊,見到一條仰臥的大赤蛇,知道是鄰人變的。於是就把蛇給殺了,捏了鄰人的魂,回到鄰人房裡,把魂擲向睡臥中的鄰人,鄰人就醒過來。

 

當差的就問鄰人說:「你同我到地府去,玩得可開心?」

 

鄰人說:「你把我丟在廟前石牌樓下,自己進廟那麼久都不出來。我正覺得無聊,幸好遇見我認識的妓女,她邀我出傅門外,到一間屋子飲酒。忽然有人搶我的食物,還打我的頸子,我一生氣,就走出門外。後來覺得很疲倦,就睡著了。正睡得香甜,又聽到有人叫赤蛇赤蛇,還用手捉我,我就驚醒了。有什麼好玩。」

 

當差的就笑著把事情的原委告訴鄰人。

 

我未出家時的好朋友黃洪江,聽見這件事之後,就發心學佛。

 

(四)

 

神宗時。應天巡撫周孔教。以新陞侍郎。過家中。有屬官數人。皆修書差隸往謝舉薦。隸在其門候。未得即通。

 

忽見一承差。持單紅帖。有侍生石星拜五字。門者急為傳進。周方宴坐。見之大驚。已而帖及承差俱不見。

 

周遂病劇。子孫環立。又見白布包首者三十餘人。突入臥室訶之。則各以手。持己頭示人。蓋斷頭鬼也。周遂卒。

 

考其故。石向為兵部尚書。時周為御史。劾之下獄論死。而三十餘人。皆周為巡撫時,以賊情誤殺者也。

 

宋神宗時,應天府(河南商丘縣,本睢陽郡)巡撫周孔教,新升官當侍郎,回家中小憩數日。他的部屬數人,皆寫信感謝推薦,差人送到他家。這些差人還未得通報之時,都在門口等候。

 

忽然看到一個差人,拿了張紅帖,上面寫著「侍生石星拜」五個字。守門的就立即傳他進去。周孔教正在屋內休息,看到這張帖子,大吃一驚。而帖子和差人,一下子都不見了。

 

之後,周孔教就病重。彌留之際,子孫環立周圍。這時大家都看到有三十幾個頭包白布的人,突然走進周的臥室罵他。還各自把頭拿下來給人看,原來是斷頭鬼。周孔教當場就斷氣。

 

事情的根源是這樣的:石星本為兵部尚書,當時周當御史,彈劾石星下獄並處死。而三十幾個人,都是周當巡撫時,把他們當賊而誤殺者。

 

(五)

 

姑蘇周致和。賣藥為業。有一次媳歿後。附於妹身言曰。吾不敬三寶。罰作狗身。日被廚下人打。苦不可言。幸速救我。

 

父母問曰。吾為汝禮慈悲懺法。汝得益否。答曰。正仗懺力。將脫難矣。父母乃從周家。取狗以歸。三日而死。

 

姑蘇人周致和以賣藥為業,有一次他的媳婦死了之後,附在她妹妹的身上說:「我由於不恭敬三寶,所以被罰為狗身,天天被廚房裡的下人打,苦不可言,希望你們趕快救我。」

 

她的父母就問她說:「我們為妳禮慈悲懺法,妳是否得到利益了呢?」她回答說:「正是因為仗了慈悲懺的力量,我就要脫離這種苦難了。」於是她的父母,就向親家周家要回這條狗。三天之後,狗就死了。

 

(六)

 

姑蘇金龍川表弟。住滸墅關。生一子。常病。偶父子同臥。頃有鬼攝父魂至冥府。

 

冥官責云。汝欠某人債若干。何久不還。

 

父答云。我不識渠。因喚出相認。即其子也。遂憶前世曾欠債事。

 

冥官命曰。汝速於三寶中。為渠還卻。一諾而醒。其子宛然在床。心倍醒悟。

 

後為作福延醫等事。計滿本數。子隨去世。毋慟哭之。

 

父曰。不須哭也。此是索舊債者耳。備述前夢。因相與奉戒修道。至今尚存。

 

姑蘇人金龍川的表弟,住在滸墅關。他生有一個兒子,經常生病。有一次,父子二人偶爾同床而臥,不久就有鬼把父親的魂魄攝入冥府。

 

冥官責備他說:「你欠了某人這些債,怎麼那麼久了還不還?」

 

父親回答說:「我不認識這個人呀。」於是冥官就把債主叫出來相認,原來就是他的兒子,結果他也回憶起前世曾欠對方的債。

 

冥官就告訴他說:「你趕快替他做佛事,把債還給他。」他答應之後就醒過來了,而他的兒子,仍睡在床上好好的。這時他的心裡,更加清楚明白。

 

後來他就替兒子做佛事並請醫生治病,剛好把欠債都還清時,兒子就死了,母親哭得很傷心。

 

父親說:「不須要哭,他是來討舊債的。」於是就把夢裡的情形,向妻子訴說。此後兩人都持戒修道,現在他們還在。

 

(七)

 

青陽縣老田吳六房。有家人名吳毛。持戒茹素甚潔。左兵渡江。搶擄殺人。主人盡走避之。惟吳毛代主看守房屋。被賊七鎗而死。

 

頃之毛弟來看。毛復醒。向弟曰。我夙業應七受豬身。因齋戒力。今受七鎗。以酬往因。徑生天矣。言訖遂逝。其弟素不信善。聞之駭然。亦遂回心。

 

青陽縣老田地方,吳姓人家的第六房,有個傭人名叫吳毛,平常持戒吃素非常乾淨。由於當時有戰亂,左兵渡江,搶劫俘虜又殺人。因此主人一家全都遠避他方,只留下吳毛一人代替主人看守房子,結果他被賊兵殺了七鎗而死。

 

不久之後,吳毛的弟弟來看他。吳毛醒過來告訴他弟弟說:「我夙世的業報,應該要投胎七次為豬。但是由於今世我持戒茹素的功德力,所以這輩子只受七鎗之苦,以了夙世之業,現在我直接就可以生天了。」說完這話,吳毛就死了。

 

他的弟弟原本是不信做善得善報的,聽了哥哥的話之後,驚駭異常,從此也就回心轉意了。

 

(八)

 

徽州商人程伯鱗。久居揚州。事觀音大士甚虔。乙酉夏。北兵破揚城。程禱大士求救。乃得夢云。汝家共十七人。餘十六口俱不在劫。惟汝在數。不可逃也。

 

程既醒。又復懇禱。乃得夢云。汝前生殺王麻子二十六刀。今須償彼。決不可逃。汝當分付家中十六口。並住東廂。汝獨在中堂俟之。勿併累家人也。程頷之。

 

越五日。北兵扣門。程即問曰。汝非王麻子乎。若是王麻子。可來殺我二十六刀。若非王麻子。則本無怨。不須進門。

 

兵云。我正是王麻子。程遂開門納之。兵下馬驚問。汝何以知我姓名。程具以兩夢告之。

 

兵歎曰。汝前世殺我二十六刀。我則今世報汝。我今殺汝。汝於來世。不將又報我乎。乃以刀背。斫程二十六下而宥之。攜其家屬。同至金陵。

 

徽州地方的商人程伯鱗,長久以來都居住在揚州,他拜觀音大士非常的虔誠。乙酉年的夏天,北兵破了揚州城。程氏就向觀音大士求救,於是就做了一個夢。大士告訴他說,你們一家十七口人,其中十六人都不在劫數之中,只有你在數難逃。

 

程氏醒過來之後,又很虔誠的祈請大士保佑,於是又做了一個夢。大士告訴他說,你前生殺了王麻子二十六刀,現在必須要償還,絕不要逃避。你要吩咐家中十六口人,通通待在東廂房,你自己獨自一人,在中堂等候,不要連累家人。程伯鱗聽了之後,點頭稱是。

 

五天之後,有個北兵敲門。程伯鱗就問他說:「你是不是王麻子呀,如果是的話,就來殺我二十六刀吧。如果不是的話,我們之間沒有怨仇,你就不需要進門了。」

 

門外的兵說:「我就是王麻子。」程氏就開門讓他進來,兵下馬之後,很驚訝的問他:「你怎知我的名字?」程氏就把所做的兩個夢告訴他。

 

兵就歎息說:「你前世殺我二十六刀,我今世殺你報仇。那麼來世你不是又要報仇嗎?」於是就拿刀背,擊了程氏二十六下而原諒他,並且還護送他們全家到金陵。

 


回善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