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輪迴實錄

 

印光法師鑑訂

俞明哉居士選錄

陳慧昶居士譯述

 

輪迴類

入冥類

戒殺類

補遺類

 

 

吾友俞君明哉,感世道日非,天災人禍,循環交迫,莫可挽救。此之現象,果何自而來乎?昧者自昧,明者自明;若不仗清醒者警發晨鐘,則莫能覺迷昧者之幻夢。舉世滔滔,殺盜婬妄乃感召天災人禍之確因,此理實極明顯,聞者試省而察之,當噤然而懼,恍然而覺。夫因果豈空談理論而已,自古迄今,歷史筆記之所載錄,鄰里閭巷之所聞見,班班鑿鑿,豈欺我哉!證之佛說三世因果之理,探本窮源,無可諱辯;苟猶不信,可謂喪心病狂。吾師  印老法師嘗曰:今天下之災禍,種因在宋儒闢佛,撥無因果,徒以誠意正心教人,難矣。不信因果報應,而能誠意正心者有幾人?上智者不易得;中下之人,雖有因果報應之昭箸,猶難自克;再從而闢之,是誠啟小人肆無忌憚,欲其不殺盜婬妄,豈可得乎!吾友有鑑於是,欲將因果報應之說,普遍宣傳,使婦孺習聞,而泯邪僻之萌,誠為根本之救治。以歷史筆記不能普及,乃選前人真誠可靠及近時事實確鑿之記載,屬余譯成簡明之白文,以便稍識字義之男女老幼,互相講閱,俾得窺因果報應之若事若理,明憭無疑,展轉勸化,俾修省有自,不敢作惡,則天災人禍,無形消泯,是誠根本之救治,其利溥矣。愧余之筆,未能暢達,有負吾友!

 

民國二十三年春陳慧昶謹敘於弘化社

 

●輪迴類

 

◎說人同物死後靈性不滅之理(黃涵之居士)

 

黃涵之先生說:靈性是不會變,也不會滅。靈性在人身體堙A像人住在房屋堙F身體會死,靈性不會死。靈性離開了身體,就叫人死了,實在死的是身體,靈性並沒有死,不過靈性同身體離開了;靈性離開了身體,就像人不住在這所房屋堣F。若是這人活的時候造過孽,他的靈性就要投到畜生的身體堣F;但是,身體雖然變了畜生,靈性實在還是這一箇,像換了一所房屋一樣。所以說畜生的靈性,是同人一樣;好比藥草雖在鍋堿隍扑庰N,性質平和的還是平和,毒的還是毒。無情的草木將他燒成了灰,他的性質尚不滅,那有人和一切動物的靈性,反不如草木,而會消滅呢?

 

◎紅廟僧墮落輪迴(竹窗隨筆)

 

蓮池大師說:總戎楊公對我說,他死去的哥哥,在十三四歲時,忽說北方口音的話,說平常只說南方好,南方好。又叉開兩手說,現今生在這堙A來得好,來得好。問他什麼緣故?他說前生是山東某處紅廟堛漫M尚來投胎的。老總戎以為是妖,要打死他;他從此不敢再說,第二年就死了。

 

◎二豕對語(見聞錄)

 

蕅益大師說:淞江有一人姓朱,專作收買豬子賣肉的生意。崇禎己卯年正月,一夜二更時,到廁所大便,聽得有人說話,疑是盜賊;拏了棍尋去,這聲音乃在豬圈堙C一說苦得很,我明天要捱殺了。又一說:你應當作豬七次,今已六次,罪苦快脫離了;我應作豬五次,今才第一次,我的罪苦長得很呢!這人聽了豬子說話,才曉得畜生完全是人轉變的,從此不作賣肉的生意了。

 

◎投豬還債(見聞錄)

 

蕅益大師說:南安縣山堙A有居民半夜起來,看見一人,趕了一人到鄰居家去;那人不肯進門,說我只欠他家三分銀子;趕他的人,用杖打他進去。居民看了很奇怪,明天早起到鄰居家探問,生了一隻豬;心疑這豬的價錢,不止三分銀子。沒多日,這豬落在糞坑堬T死了,果然有人出三分銀子買去。

 

◎投牛還債(見聞錄)

 

蕅益大師說:湖州府武康縣有一差役,在路上遇一男人兩女人,他跟了走,到一姓駱的鄉紳家門前;這三人一同進去了,很為奇怪,等到將夜,不見出來。問看門人,以為胡說,兩人爭吵;主人得知,也很疑心,查問各房有無生產,只有牛棚新生三隻牛,一雄兩雌。主人叫差役去看,三隻牛的毛色,同那三人的衣服,是一樣顏色,這三人是投牛了。後細打聽,都是欠駱家租米的人;三隻牛長大,力有大小,力大的是欠債多的,力小的是欠債少的,竟是分毫不差。

 

◎二豕謀逃命(隋書)

 

隋朝開皇末年,有渭南人,寄宿在一人家,半夜聽得豬說話。一豬說年底了,明天要殺我作菜了,到那堨h躲呢?一豬說到水北邊姊姊家去;二隻豬竟同逃去。天明,主人不見豬,疑是寄宿人偷藏;告知主人夜媗弗o豬的話,果然尋到了。

 

◎尤廿三死後投牛(夷堅丙志)

 

洪邁先生說:有長洲富人,尤廿三,住大瀆村,紹興三年病死;那時崑山東鄉人家,生了一隻小白牛,脅下黑毛長成七字,是「尤廿三曾作牢子」。他窮時是作看監牢人,暗作惡事,所以投了牛。他兒子拏二萬錢去贖,那人家不允許,後來這牛老了捱殺死。

 

◎犯邪婬死後投豬(果報見聞錄)

 

靈隱晦大師說:康熙八年六月,蘇州城過街橋趙德甫豆腐店,有兩隻豬,要賣二兩五錢銀子。十五日夜,豬忽說話,說我們因前世犯了邪婬,今生投豬,快要捱殺了。趙德甫夫妻當作街上走路人說話,仔細一聽,這聲音乃在豬圈堙A很驚奇。十六夜,又聽得一豬說:今天是中元節,地官赦罪,玄妙觀作黃籙大醮,我們要能免了殺,一同到西園去修行。一豬說:我願意到玄墓去。趙德甫夫妻聽了,更加害怕。這事傳出,鄰居汪俊思,出了一兩六錢銀子,買了放生。許孝酌親見此事。

 

◎變豬還債(果報見聞錄)

 

康熙癸丑年春,常熟橫塘屠戶劉七,一兩銀子,買了一隻豬;因忙,請人代殺。夜夢豬變人說道:你今天肯出一兩二錢銀子買我,我前世該那人的債,就算還完了,可以投人;現因少賣二錢銀子,還要投豬一次,補還他的債。此次你親自殺我,只捱一刀的痛苦;請人代殺,怕要多受幾刀的痛苦。那豬又託夢賣豬的人說:我前世該你一兩二錢銀子,你今天只賣我一兩銀子,我還要投豬一次補還你。賣豬的人說:不要你補還。豬說:你雖不要我還,那陰間的官,不肯允許;但是賣豬殺豬,都是很罪過,勸你們不要作這生意。第二天,賣豬人同殺豬人當面說比這夢,心堮`怕,從此都改了業。

 

◎奸婬寡婦死後投豬(果報見聞錄)

 

崑山小澞,鄔翽如,向人要條銀,還他兩隻小豬;翽如欠內兄沈伯蘧的銀子,也將這兩隻小豬作抵。康熙十二年十二月二十八夜,他阿弟鄔右式,夢在豬圈邊,遇一男人說姓李,生前因奸婬一寡婦,今罰投豬,四蹄白色的豬是我;你哥哥要拏我抵還沈伯蘧的銀子,伯蘧是我的女婿,你可說明這因果,叫他切不要殺我。右式夢醒了,家中人剛剛在豬圈堮輒o豬;說明此事,鄔翽如兄弟,親送這豬到安禪庵放生。

 

◎變驢還債(果報見聞錄)

 

康熙二十年,旌德縣十二圖地方,劉英,號叫惟一,作按察使的書辦,前往寧國縣放債;因路遠,買了一隻驢坐騎。一次到東岸地方,那驢不肯快跑,僕人用鞭痛打。驢忽說話,說前世少債不多,今將還滿,不要打我。劉惟一聽了大喫一驚。後在東岸造一涼亭,給過路人歇腳,從此很作好事,子孫都入學。

 

◎犯貪業墮落投驢(果報見聞錄)

 

金陵華山有一居道人,不信因果報應,貪喫庫房的東西;後淹死在門前戒公池堙A託夢達照和尚說,我已投了驢,明天要來還債。第二天果然來了一隻驢,叫牠居道人,就很快跑來,且常到庫房想喫東西,像前身作人的脾氣一樣;幾年後,落在池堬T死了。

 

◎父造殺業兒媳墮入畜道(信徵錄)

 

吳蘭墅先生說:康熙丙子年,杭州油燭橋豬行老板吳德甫,殺豬賣肉三十多年,一兒一媳,六月堭絨s死了。九月堙A德甫夫妻,夢見兒媳歸家,兒子穿的白衣,腰巾黑帶,媳婦穿褐色衣,說到閒壁鎮夏家投狗,求二老來看我們,認衣服的顏色。德甫夫妻驚醒,第二日到夏家去看。夏家夫妻,夜堣]同樣作了這夢,在夢中問他二人,你是吳家的子媳,為什麼到這堥荂H答說:來投胎,求你們可憐。又見兩男一女闖進來,夏家夫妻驚醒。早晨吳德甫夫妻來問:你家媳婦生產麼?夏家回說:兩箇媳婦都沒懷孕,只有母狗,生了幾隻小狗。一看三隻雄,兩隻雌;內有兩狗,像夢中兒媳衣服的顏色。吳家夫妻,哭訴他兒媳託夢的情形,都很驚奇。兩狗離了喫乳時,由吳家帶回家去。

 

◎十七人投入豬狗胎(信徵錄)

 

吳蘭墅先生說:康熙壬寅八月,在江于中沙一家香行宿息;五更時,聽有許多人打門很急。店主疑是強盜,起來在門縫偷看;見門外有一差人點名,共十三人;又一差役,拏棍趕點過名的到屋後去。另有四人要同去,那差人喝道:你四人是到隔壁王贊明家去的。差役又拏棍趕那四人到隔壁去。第二日早起,後面豬圈,生了十三隻小豬,王贊明家生了四隻小狗。

 

◎旗牌官投三世豬胎(信徵錄)

 

金文通公,作通薊道時,有一旗牌官,自說投過三世豬,最苦是殺後零碎割肉;後求陰官慈悲,允投騾。一次馱一客,遇了強盜追趕;心想:客人捱劫,我的罪。因用力跳河,客人逃去,我淹死在水堙C陰官因我忠心救主,此次投人,且有小官職,今世能作旗牌官終身。金文通公,在綠野堂中,常常對人說這事。

 

◎作官冤殺人命墮入畜道(信徵錄)

 

江南一武官,自說有一世作官,冤殺一囚犯,死後,陰間罰投馬,在棧道中馱客,心堸O得前生事,但是不能說。一日遇了很急的差事,走在最險的山路上,捱鞭打非常痛苦,想跳下山崖死。又想:前世因冤殺了人,墮落畜生道堙F如再作錯事,永無出苦的日子了。念頭一轉,安心忍受。今生投人作官,投馬的痛苦,還記得清楚;因特作軟鞍幾百送棧道馬行中,因木鞍壓得馬背很疼痛。這事是方伯王邁人先生說的。那武官左腿上,還生有馬的皮毛數寸,人多相信。

 

◎奸臣墮落惡道常遭天雷打擊(人海記)

 

查慎行先生說:李林甫很姦惡,雖得了好死,但是死後轉生,屢捱天雷打。在唐朝元和時,惠州雷打一妓女,脅旁有李林甫三紅字。宋朝紹興時,漢陽蔡家女兒,捱雷打死,也有紅字,是唐相李林甫。明朝洪武時,吳山陸允誠家殺雞,雞背有李林甫三字,是已在畜生道中受苦了。

 

◎豬現人形(信徵錄)

 

沈紹蓮先生說:有一徐漢才,在皖城殺豬賣肉,每天要殺十幾隻豬。幾年後,一日將夜回家,見店堭儐瑤犌蛂A都變了人形,大嚇一跳!因信畜生都是人變的,人投畜生,畜生投人,輪迴可怕;請和尚拜懺超度,不作殺豬生意了。

 

◎馬驢對語(居易錄)

 

王漁洋先生說:淄川縣窵橋,王家馬驢忽對語,且嘆說,你的苦要滿了,我在這堙A要受苦十年。甲戌七月初八日事。

 

◎忤逆子死後投豬(香祖筆記)

 

王漁洋先生說:邯鄲人侯二,不孝父母。母親給米討飯子,他發怒打罵,要趕出母親;妻子哭勸,無效。不久滿身生毒瘡,破爛死,死後託夢他兒子說:我因忤逆母親,罰到京城宣武門西車子營,張二家投豬,你快去救我!他兒子趕去,果然這人家新生一豬,豬身人面,像他父親。這人家不允他兒子買回。康熙三十九年事。

 

王漁洋先生說:他有一同考的朋友,邵嶧輝,號士梅,濟寧人,自知前生是寧梅州人,己亥年中進士,作登州教官;親到前世住的地方,訪他的兒子,替他計劃生活,且教他讀書,中了秀才。士梅自知只有縣官的祿位,作了吳江縣告病歸家。他夫人早死,他曉得投生在陶家;等他長近二十歲,娶他重作夫妻。河南給事張文光,記得三世事。李嵩陽御史,樂安李煥章貢生,都能記得前生事。這都是我親見,最確切的事實。

 

◎群馬悲語(閱微草堂筆記)

 

交河習潤礎,雍正乙卯鄉試,晚宿石門橋客棧,房近馬棚,夜深人靜,馬忽說話。一馬說:今才曉得餓的苦,前生短藏的草豆錢,現在在那堜O!又一馬說:我們多是養馬的人投來,受了報應,才曉得生前的錯,活在世上是不醒悟的!又一馬說:陰官不公平,王五為什麼可以投狗?又一馬說:陰差說王五妻子,同兩箇女兒,都婬賤,偷他的錢給奸夫,可抵一半罪。又一馬說:罪有輕重,姓姜的投了七次豬,受宰殺的苦,比我們的罪,又更重了!習君輕輕一咳嗽,馬就不說話了。習君常對養馬的人說這果報事。

 

◎常喫雞肉死後投豬(閱微草堂筆記)

 

紀文達先生說:王文安的姨母,是我先太夫人的五妹妹,他說在未出嫁的時候,一天坐在帆影樓中,看見河邊一隻官船,有一中年婦人,伏在窗上哭,看的人很多。奶媽來說,是某知府的夫人,午睡夢見他已死的女兒,捱人綁了殺,悽慘可憐,嚇醒,哭聲還在耳邊。聲音在鄰近船上傳來,叫婢女去探,鄰船殺了一隻小豬。婦人夢裡看見女兒的腳用繩綁,手用紅帶綁,這小豬前後腳綁的繩帶,與夢相同,知這小豬,是女兒投的,心奡d痛大哭;把小豬買來葬埋。他家男女傭人,都說這女兒十六歲死的,生前性情很溫和,歡喜喫雞,每天殺一隻雞。這是殺生的果報。

 

◎隔世不昧前因(閱微草堂筆記)

 

紀文達先生說:六道輪迴是的的確確的。恆蘭臺的叔父,生下來才幾歲,自說前生是城西萬壽寺的和尚,能拏筆畫出這寺的大門路徑,大殿走廊,花樹擺設都相合;但是他一生不肯到這寺堨h,不知什麼緣故。

 

◎記前生漸長漸昧(閱微草堂筆記)

 

紀文達先生說:親戚袁愚谷制臺,(名畔守侗,長山人,死後稱清慇公。)小時同我在一處讀書,他說三四歲時,還記得前生的事,五六歲時,恍惚不很記得了,現在只記得前世是一歲貢生,家離長山不遠,姓名籍貫,家堛爾埴荓“峞A完全忘記了。又說四五歲時,夜堹酮搢ㄙ咱鞳A同日堣@樣;到七八歲以後,就漸漸昏闇。十歲以後,完全不看見;或半夜睡醒後,偶然能看見,一霎時就不看見了。十六七歲以後到現在,一二年中,或有一兩次能看見,像電光一樣的快就過去了。這全是欲念一天多一天,那神明的清爽,一天減一天的緣故。

 

◎貨郎投騾還債(閱微草堂筆記)

 

辛彤甫先生記異詩曰:六道誰言事杳冥,人羊轉轂迅無停,三絃彈出邊關調,親見青騾側耳聽。這是康熙辛丑年,辛先生在我家教館時作的詩。因某貨郎,借我先祖父的錢不還,且說負心話;先祖父性很曠達,惟有一笑。一天午睡起來,對先父姚安公說,某貨郎已死,剛才夢見他;忽報馬房生了一隻青騾,都說是貨郎來還債。先祖說,欠我債的人很多,何以只有某貨郎來還?某貨郎欠錢多家,何以只來還我?事有巧合,不要說得像,叫人家子孫出醜。看馬房的人,對青騾戲叫某貨郎名字,騾即抬頭,作發怒的樣子。貨郎在生最喜彈三絃,唱邊關曲調;有人對他唱這曲子,他就豎起耳朵來聽。

 

◎有隱惡投入狗胎(梁溪雜事)

 

陳近思,號叫九川,是很有學問的君子人,不信輪迴事。嘉靖十三年九月夜,經過城隍廟,時已半夜,見一穿白衣的女人,同一和尚,由廟媔]出來,那和尚像惠山寺的慧奎。近思追去,他們跑得很快;追到西門,隱入王思任家。近思同思任是好朋友。第二天,思任說:昨夜家中生了兩隻狗。

 

◎吳徵君靈性不昧(郎潛紀聞)

 

陳康祺先生說:吳農祥徵君,(徵君,是有學問的人,皇帝請過他的。)在喫乳的時候,能說明朝建交時代亡國的事,十歲後不說了。徵君同吳任臣先生,生在一地方,小時都博學能文,人都稱他們是虎林二吳。

 

◎惡人投入畜生道(蓴鄉贅筆)

 

齊學裘先生說:有宜興縣的鄉下人許杳元,死後投牛,背有白毛,生成許杏元三字。又有宜興城堨籈B益,行凶作惡,親戚朋友都怕他如豺狼;死後投豬,肚下白毛,長成任伯益三字。又有潘阿喜,欠蔣船戶妻子的錢不肯還,死時對妻子說,我死了,要投狗在蔣家船上,罰我還債,黑頭黃身。隔了一天,他的妻子,到蔣家船上去望,果然生了幾隻小狗,有一隻,是黑頭黃身,抬了頭向他妻子叫喊,像求可憐的樣子。他妻子不忍丈夫作狗,還了蔣家的債,抱了這狗回家去養活。

 

◎作隱惡罰投狗胎(清波小志)

 

徐逢吉先生說:萬松嶺陳內侍,在紹興十五年夏天,坐在露天下乘涼,忽見外邊有黃衣的差人,帶領了三箇人,由北向南;第一箇穿金紫衣,第二箇穿紫衣,第三箇穿青衣,都到劉供奉家門前,逼他們進去。後面二人說道:彥通呀,你早聽我的話,也不致於到這堥茪F。陳內侍心堳靬_怪,第二天,聽說劉家生了三隻小狗;陳內侍將看見的情形告知劉家。狗長大,叫彥通的名字,內有一狗奔來。

 

◎豬現父面張屠改業(酌泉錄)

 

無錫黃迴谷先生說:新安鄉有一張屠戶,殺豬很多。一天,到豬圈婺j豬;有一隻豬,忽變了人面孔,像他父親。張屠急急叫他妻子來看,果真是他的公公,大家很傷心痛哭。不多時,那豬還變原形死了;張屠買了棺材,把死豬埋葬,改業不喫豬肉。

 

◎善人子再來投胎(酌泉錄)

 

陳萃,號叫集之,從小就失去了父親,家堳傰a,性喜讀書、作好事;娶妻姓杜,生一兒子,名叫善才,很聰明,七歲出痘死了。集之很悲痛,用墨在兒子左股上作一記識,禱告說:望你再來投生。從此夜夜號哭不忘。一夜夢善才來說:我來投生已有了定期,父親不要悲哭了。到辛丑年上元夜又夢見說:兒子再來了。這夜果然生了他;後作觀察,名叫筠堂,左股上還有墨色記識。觀察常說:我們讀書人,不信輪迴,從前探環披甲,許多輪迴的證據,都說是假的,其實因果輪迴,是千真萬確的。

 

◎張子蒙記得前生(酌泉錄)

 

嘉靖年時,無錫張蘭涵,號叫子蒙,是一秀才,兩歲能說話,說前世的事很多。六歲時到惠山去,經過五里街,遇了姓敖的老太,大哭奔了他懷婸﹛G這是我前生的母親。說前生的事,一點不錯。以後敖老太常到張家,同親戚一樣。蘭涵七歲出痘很重,敖老太說:他前世是出痘死的,今次幸得好了。病後,蘭涵不記得前世的事了。尤鏜,號叫伯升,同他在一處讀書,知此事很確。

 

◎生人作冥差(酌泉錄)

 

蠡峰地方,有一姓鄧的鄉下人,人都叫他鄧野狐,常到陰間作差役,到陰間去的時候,暈倒在地,像死了一樣,不能搬動原地,經過兩三箇時辰就蘇醒了,醒了以後,肚裡很飽,是受了亡靈人家的齋供。有友人問他:可以同去麼?他說可以。一天那人正睡,他又到陰間捉人,攝了友人的魂靈一同去;那次被捉的有九人,都送去投豬。鄧陰差醒轉,那友人睡了一天不醒;家裡人很驚慌,來問他。他到生豬的人家去查看,生了十隻小豬;拏一隻擲死,說跟我歸家,友人就醒了。他在陰間當差三年,這是乾隆年間的事。

 

◎李嵩陽不昧前因(蓴鄉贅筆)

 

李嵩陽邦邱人,一榜起家,到江南作視學,人都稱他是明公,能知前世事。小時說前生姓劉,住在縣城東關,苦心念書,中年入學。一天偶然有病,(指今生)到藥店買藥,遇了姓李的舊友,請他到家堨h,忽推倒他,拏紅紗罩住他,覺得很悶氣,沒多時出來,就不記得前世的事了。這事同明朝彭城萬年山壽祺的事相像。

 

◎一念善惡人畜分途(守一齋筆記)

 

金捧閶先生說:武進劉文定公的太翁省度先生,祖居張王廟前,同住多家。文定公太夫人生產的晚上,他太翁出去請接生婆,見未及盤問。回來時,已經生了一箇孩子,就是文定公。明天問同住的人家:有作佛事的麼?都說沒有,只有一家,生了十二隻小豬。文定公因胎素不喫葷腥。看他們十三箇和尚,人畜不同,果報明顯。虎眼禪師說:若使是人都覺悟,驢駝象馬教誰作?這話確實不錯。要曉得我們將來是投人,或是投畜生,只要看今生所行所為,是善是惡,可斷定將來的結果。他們同是和尚,善惡的報應,已經分明,冥冥中是不差的。

 

◎殺生太多投雞受苦(右臺仙館筆記)

 

俞曲園先生說:休寧縣朱村地方,有一人姓朱,父母早死,他的妻子姓許,拏十幾箇雞蛋給母雞孵。一夜夢見他的公婆由外面來,用紅手巾遮了頭,臉色憂愁悽慘,到雞窠旁不見了;第二天早晨,雞窠埵釣滶汕已經出殼。許氏心堜白,必定是我公婆來投的;拏兩隻小雞丟在水媟藻滿A請和尚念經三天,求免公婆的罪過。幾月後,許氏夢見公婆來謝他,說我二人因在世殺生太多,陰間罰我們投雞;今幸媳婦替我們懺悔,此後轉世投人了。

 

◎殺豬現報(右臺仙館筆記)

 

柯屠戶一天到豬圈婺j豬,豬忽說話,一隻豬說今天你去投生,我明天也不免一刀的苦,我要跟你去,你應等等我,一隻豬答應他;柯屠戶從此改業。又有鄭屠戶的學徒鄭三睡在樓上,半夜忽到樓下,左手放在碪上,拏刀砍斷,大叫倒地,人都驚起。他說,看見有人來買豬蹄,割了給他,不曉得是砍斷自己的手;說完死了。閔小圃君詳知此二事,兩屠戶都是湖州鄉裡人。

 

◎牛知府自記三生事(痛盦筆記)

 

薛福成先生說:無錫汪寫園先生,號叫士侃,是前清的進士。作四川知縣時,上司牛知府,同汪先生一年考中鄉榜,是嘉慶甲子科的亞元。牛知府左手是馬蹄,能記得三世事,告訴汪先生說,前世是一武官,因征伐苗子,殺人太多,死後罰投馬;在馬棚堣葖傽d痛,跳叫不喫餓死。因罪未滿,又罰投馬,不敢再尋死了;作某武官的坐騎,他的脾氣很躁,常鞭打我。一天他同敵人打仗,追兵逼來,我馱了他很快的逃走,忽遇山澗,一丈多寬,對面都是尖石像刀鋒。心想跳過去,我一定是死,我主將或可逃命;若不跳過去,主將必被追兵殺死,拏定主意跳過去,我的肚皮戳在尖石上死了,主將因得逃命。陰官因我忠心,允許投人,且作四品官。初次投馬,鬼差孥馬皮穿在我身上。這次投人,鬼差又將我身上馬皮剝去;皮同肉粘在一處,拏刀劃開,痛不可忍,劃到蹄尖,忍不住,縮了左蹄,轉了人身,馬蹄沒有變換。又說,官作這位分為止,在世沒多時了,某日要死了。果然。

 

◎動瞋恨又墮輪迴(鷗波漁話)

 

葉調生先生說:佛家輪迴的說法,讀書人多不信,但是轉世託生的事,世上常有。阿文成公,曉得前生是邊地外的喇嘛,因小沙彌犯戒律,起了瞋恨心,投胎轉世。德清地方蔡穀山,自知前生是黑橋地方的一箇老太婆,因作善事,轉投男身。這都是確實的憑據。

 

◎人手白蹄豬(澄海蔡騰記)

 

民國十四年,澄縣南門外,肉店主人,買一隻豬,人手白蹄,不敢殺;後因冬節,肉不夠賣,不得已綁出來殺;才舉刀,忽然暈倒。另一人硬把這豬殺了,回家後,得病死了。

 

◎夢豬肉化人形發心學佛(黃道隆居士自述)

 

崑山車站站長黃道隆,近來發心學佛,自說學佛的因緣,是夜堭`夢見豬肉變人形,因此看見街上肉店堭儐漲蛂A都變作人形,豬頭是人頭,聞了肉味作嘔;這是他的善根發現,要曉得豬確是人投的。

 

◎七人墮落畜道(黃葆楨居士)

 

六道輪迴的事,實在是的確可信,世人不細心考察,以為是迷信,任意殺害牲畜,不以為殘忍,很可歎!今有一件輪迴事寫下告知世人,請大家醒悟醒悟!族伯斐然公,家養一隻母豬;一夜母豬剛要生小豬時,斐然公夢中,聽得敲門的聲音很急。他在夢中起來開門,有七人進來,六人穿黑衣黑帽,一人穿白衣黑背心,內有一人是瞎眼;斐然公驚醒。天明,母豬已生了七隻小豬,六隻是全黑,一隻白腳黑背,內有一隻眼睛是瞎的,與夢相合。

 

◎狂生遭雷殛(寬靜大師)

 

我鄉有一人,叫羅吉亭,是讀書人,性情輕狂,不信因果,常以僧道無緣的許多話,寫貼四壁,專作闢佛教道教的文章,發揮韓愈歐陽修的話,雖窮極無聊,依然不覺悟自己的錯處。民國初年,借住榮州吳家寺教書;初秋時,每日領了學生釣捉蝦蟆。一日捉了一百多隻,放在廚房,因事出外;妻子朱氏,不忍許多蝦蟆,活活剝皮,都放去。羅吉亭回來,把朱氏扭打不止;朱氏氣極吊死;羅吉亭怒還不歇,蹋了屍身,大罵不止。忽陰雲四起,大雷大雨,一箇霹靂後,天就晴了;羅吉亭全身焦黃,身體同頭,已經分在兩處;朱氏活轉,現還康健在世。這是民國元年的事,那時我在成都作事,想起先大父紫蘭公,曾在手諭中記下這事。事隔廿年,久已忘了;今因同鄉顧雅齋先生來,偶然研究現在的人,都說雷打人是觸電,因果報應是沒有的。雅齋先生詳細說出這事,叫我記錄出來,給人研究。顧翁是羅吉亭的妹夫,當日親見這事。

 

◎一老人投過豬身(鄭宗聶居士)

 

前幾十年,浙寧北鄉十七房地方,有一作稷繃的餘姚老人,住在大街杏一藥房對門,平時只用一隻手作事,一隻手縮在袖堙A人都以為奇怪。有一少年拉出他的手,是一隻豬腿。他哭說,投過三世豬身,喫泥糠,凍餓,痛苦極點,現在還不忘記,捱殺時叫喊想逃,刀刺入喉痛極暈去,苦不可言;分割時痛苦更加厲害,刀刮湯燙,破肚抽腸,塊塊分開。說到這堙A悲不成聲。又說凌遲的痛苦,要等肉賣完才止。在末次投豬,有一隻腿沒人來買,痛不能忍;靈性脫離了腿,飄蕩恍惚,投了人身,所以這隻豬腿沒有變換。我母生我時,看見一隻豬奔來。我長大後,常在鄉裡出醜,躲避到這堙A給你們看出。說完後,很不快樂,不多日逃向別處去了。藥店老板鄭玉田親眼看見此事。這很明顯確實有輪迴的證據,那可不信呢?

 

◎背有記識再來投生(永春通訊)

 

永春通訊,佛教輪迴的說法,現在科學家都闢駁是假的,這地方,近來竟有姓王的兒子,轉生到林家的消息,確實有據。蓬湖壺掘鄉王家,數月前,小兒死了;壬某愛子心切,用硃筆在兒背上,寫了兩行字,是蓬湖壺掘鄉某堂名,姓王的兒子,然後收殮。三天後,林家生了一箇兒子,背有硃字兩行,同王某寫的字一樣;用布揩,更顯明。有人說洗兒時請他前生父替小孩揩去字跡,可以有效;林家派人去訪請,允許將小兒作兩家的後人。廈門商報,登載此事時,雙方正在商議中。

 

●入冥類

 

◎某秀才代閻王職證妻竊雞(見聞錄)

 

蕅益大師說:湖北有一秀才,心地正直,上帝命代七殿閻王職。一天看文簿,見妻子一條罪:偷鄰家雞一隻,重一斤十二兩。將這一頁摺在簿堙A回陽問妻;妻說鄰家雞來喫我曬的東西,失手打死,怕鄰人吵鬧,所以藏起。一稱斤兩,一些不差;賠還鄰人。一天看文簿,一頁仍照摺,罪名已無字跡了。

 

◎陳直方知前四世確證(見聞錄)

 

陳直方,名容永,陳彥升先生的兒子,同福建黎媿曾先生,是甲午年同科,一天對媿曾說,我不能同你多見面了。問他為何說這話,他說曉得前四世的事,第一世作四川通判的兒子,因嫡母管束嚴,出外作生意,父死才回家。第二世投富貴人作公子。第三世投作京城竹林寺的和尚,一天放參出外,有一群婦女,偶然注目,因此墮落,投生今世;八歲時,隨父到竹林寺,齋房路徑,完全記得清楚。今世雖然生在宰相家,恐怕後世又要低下了。我定數應早死,如不早死,必遭刀兵之禍。又說今生九歲時,曾作陰官,每夜初更到冥府,判決案件,曉鐘響時回人間;陰間種種事情,開眼出聲後,就忘了。十二歲時,因犯事革職;犯的事,不肯告訴媿曾。媿曾說,直方是樸實人,不說妄話。沒多時,直方果然死了。

 

◎錯捉王建(果報見聞錄)

 

靈隱晦大師說:蘇州王建,品行很謹慎。忽一日,無病死去;跟一青衣童子,到陰間。閻王問知捉錯,應捉山東王建,送他還陽;走出大殿,見地獄黑煙沖天,叫喊聲很大。有三箇和尚,坐在大樹頂上,用淨水一灑,聲音就止了。王建近前一看像是觀音、普賢、地藏,三位菩薩。王建同報國寺茂林律師相識,看見他在陰間,身穿袈裟,手拏禪杖,同平時一樣。王建有自記回生錄。

 

◎圓通和尚當陰差(果報見聞錄)

 

圓通和尚,常熟梅里人,未出家時,中年喫齋,忽接到陰間的公文,叫他捉人。初到陰府,看見頭門外有一井亭,接差事的人,身穿皮襖,手拏大棍,向井裡一照,面現虎形,身體騰空,渡梅穿山,一霎時能走千萬里;將人捉吊棍上,雖吊一二十人,輕同鴻毛。每五天一去,心很厭煩,想許多方法,脫不了這差事;出家作和尚,仍脫不了。乙酉冬,同慧大師,到玄墓剖石老和尚座下,受三壇大戒,這差事就除脫了。

 

◎徐婁東代冥判案(果報見聞錄)

 

太倉徐成民,是我同考的朋友,季生先生的兒子,從小喫素,喜作善事,結一念佛社,常念佛,忽作陰官,每夜在堂中暗處坐,呼叫兩邊冤鬼,判斷很快,聲音很嚴厲,陰森可怕。左右耳房朋友同家人,備了燈火紙筆,記錄判案;日久抄成一厚冊,上題婁東冥判,各處書坊都有流通;判斷善惡事,如照肝膽,看了令人毛豎。靈隱晦大師說:成民是我庚午年念佛會的朋友,人很淳厚樸實,不喜多說話,除了念書,就念佛。忽受陰官職,聲音更加宏亮;訊案時一字一句,斬釘截鐵,三教的書沒有看過,判案時引用經句,很恰當。他判陰案,有時我替他鈔寫的;判案時的話,嚴正有至理,鈔寫了不能加減一字。成民自說,起初是作閻王的分司,死後實受閻王職。這是婁東平生的奇事,我親見,親替他鈔判案,再確不過了。

 

◎因善還魂證明惡報(說鈴)

 

蘇州戴舉人,平素行為凶惡。有一鄰人死去還魂,說閻王因他三年前辨明人家冤枉事,保全人家夫妻,加壽十二年。他在還魂前,看見戴舉人在陰間,手銬腳鐐,怨對很多。陰官指了戴舉人說:照你的婬惡,應受油鍋地獄。鬼卒抬了油鍋來,猛火燒得熱油滾滾,把戴舉人丟下去。鄰人回陽後,一心行善。

 

◎因救人命加壽回陽(虞鐸筆記)

 

唐元素先生說:他父親在揚州作知縣時,有看門人王錫,五十歲時得病幾死,病堿搢ㄕ釣熇蝞t役來,說衙門堻磣A,他只當是我父親喚,跟了走。過了衙門向西,走進城隍廟,有大白果樹,樹陰四圍,都是桌凳。差役說,這叫白家茶館。忽聽殿上呼喚,差役領他跪在庭下。有一官吏說,此人陽祿已盡,二十年前,救活兩命,應延壽一紀。殿上說,放他回陽。差役領他到外邊,迷了路,忽來一人,面如車輪,高聲喝道,快走。他大喫一驚,睜開眼睡在床上,滿身大汗,病就好了。問他救了那兩命,他說洪楊髮軍到江陰時,一老婦人,一女兒,在路旁哭,說是縣官的女兒,老婦是乳母,縣官已殉難,乳母帶了這女兒逃出城,無處安身。我領他到釐捐局,局員某君,是縣官的朋友,他們得到生路,不想因此有陰功。

 

◎因逆案誤捉陶亦昌(虞鐸筆記)

 

陳惟精先生,在江蘇省作官多年,因母死,回六安抱兒山作佛事。工人陶亦昌,焚化冥衣,忽昏倒一晝夜。醒轉,對陳惟精先生說:有一差役,拏鐵練牽我走進城,路旁男女很多。內有一人,對差役喚道:馬老總!帶的是那一件案子?差役回說忤逆案。到了衙門,聽得敲雲板聲,有許多惡面孔的人,立在堂下,森嚴可怕。官傳我上去,拍案怒道:你敢大膽打死親娘?我說小人姓陶,因哥哥殺了人,我逃出;母親還活在世上,那有打死親娘的事?那官呼婦人來對證。那婦人說兒子亦昌,買小豬一隻失去,怒我不能看守,用棍將我當頭打死;這人不是我的兒子。冥官恐他溺愛,又叫母舅來,也說不是。翻簿查對,應捉姚亦昌;打差役三百板,吩咐送我回陽;遇見哥哥,形狀悽慘,說因殺人捉了來。我哭醒,手腕還有鐵練痕。光緒十九年八月二十七日事。

 

◎鬼差加藥(簡慕廬居士)

 

先堂祖考簡南屏公,名叫宗杰,作部郎時,住在京城,因疫病喫藥,發汗死,見兩差人,拏傳票叫他去對質,他穿好衣帽,坐了車,一霎時到了衙門。官坐堂上,很威嚴,傳他問話,南屏公說是雲南昆明人,某科進士,現在某部作官。冥官說,錯了,要傳湖南刑部官某人,叫鬼差快送回去。並道:你病時醫生開麻黃三分,鬼差到藥鋪混作三錢。南屏公出了衙門,問鬼差:堂上是什麼人?答道:是前刑部司員,姓曹,因為人廉正作冥官。南屏公回到家裡,看見親友,正在商議身後事,覺得身體漸煖,漸能說話了。病好後,檢查藥渣,麻黃約有三錢,醫方是三分,家人都相怪不細心;南屏公將陰間的事告訴他們。不多日,街鄰湖南人某主事果然死了。又查前刑部司員,果然有廣東人姓曹,已死好久了。南屏公平素好善,自入冥後,更好善,且精修佛法。

 

◎亡友託夢黨人信佛(聶雲臺居士)

 

李柏農居士說:有一潘君,是老同盟會最有力的人,他夫人,也是革命人物,現在很明白從前的錯處,每想起從前的言論,自打嘴吧。五年前,告訴柏農居士說,五夜夢見死去的同黨朋友某人,帶了枷鎖,說在地府受刑的苦痛,求念佛超度。亡友的妻子,也連夜夢見丈夫是這樣情形,并說是仗祖宗作佛事的功德,才能託夢;因勸亡友的妻子喫齋,替丈夫念佛。這時潘君正在管理廣州孤兒院的事,帶了亡友的子女到院教養,并教念佛,超度他父親。隔了幾箇月,亡友的妻子,又夢丈夫來,枷鎖比前減輕,穿白色衣,不是赭色衣了。對妻子說:蒙佛力加被,罪已減輕。并說親人念佛超度亡魂,力量最大。叮囑妻子,加緊念佛,不要懈怠。友人的姓名,未肯說出。

 

◎死水死火證明入冥管輪迴(聶雲臺居士)

 

李柏農居士說:有麥君,當香港華民政務司英文書記并教授英文,性情清正,絲毫不苟;政務司英國人,常對人說:中國人能像麥君,國事那媟|弄到這樣!麥君每月中,要整睡七晝夜,說是當陰間放關的職務,掌管輪迴。人多不信,問他七天所放的靈魂有多少?說有幾十萬。問他一同作事的人有多少?說很多。問他天地中有這樣多的人投生麼?說投生不都在人道堙A香港廣東人,喜喫乳鴿,一天殺無數,這無數的乳鴿在幾十日中生生死死常受輪迴,也在我們手婺g過。又說同事二人,有大禍,一不孝,一枉法,將死在水火堙A叮囑不要到省城去,二人不信,特到省城去,那時正當省城大水,關同時大火,一人死在水堙A一人死在火堙C麥君西說地府最重佛法。

 

◎寫金剛經得免入冥幫忙(紹興大雲月刊)

 

泰縣居士林林友何定臣居士,在陰間幫友人治理簿冊。何君的友人姓王,死的時候,看見陰間種種情形,對何君說,我已作冥府的官,筆墨很忙,你的筆札很快,可以幫我的忙;何君笑他胡說。果然一天夜媕Y痛,忽然作夢,看見他的朋友王君來了,引他到一處,有官很威嚴,友人說是叔祖,現在作值日功曹,你可稱他太姻叔。又引到一公案旁坐下,書簿很多,桌上點了兩行蠟燭,同事的人面孔很黑,不相招呼。忽然堂上叫王天培,何君就寫名在簿上;又呼李家祐,對面桌上的人,拏簿對了何君,何君就照寫了李家祐,并且註明是隊官。又聽堂上喝道發下去,看見一人捧了簿子,很快的走出去,接唱人名很多,隨唱隨錄,記不清楚。事完,引他出來,經過衙署街道很多,灣灣曲曲,走回來。醒轉數日後,報載王天培槍斃的消息。何君心堮`怕,恐怕亡友再來引他去,用朱筆寫的金剛經,放在床邊。何君又說,在陰間看見一官,藍袍紗帽,友人說是十四號官;一日到城隍廟,十四號的神像,衣服形狀,同陰間看見的一樣。

 

◎女傭陳毛子病中入冥(陳曼居士)

 

甲子年十月三十夜一更時,女傭毛子病重,昏迷中,看見三箇鬼差來,前面拏蠟燭的鬼差,用力拖他手臂跑,毛子大哭不肯跑;回頭看見兩箇鬼差在後面,嚇得跟了跑;像喫醉酒,身體飄蕩,自然行動。燭光照在路上,有泥,有石子,稍遠黑暗如漆;不多時,到一條河邊,有橋幾丈長,一尺多闊,下面流著黑水;毛子害怕,鬼差馱了他過去。跑了一刻,看見都是石頭路,很平正寬闊。不多時到一大殿,前門很高大,紅色牆,進去有庭,約一畝多田大,照樣有三進,才到堶情C堂上有大案桌,中坐一官,六十多歲,戴風帽,著黑衣,鬚髮雪白,很威嚴;案旁立著三箇差役,像在訊囚。三鬼差跪報到了,那官查看簿冊,問姓名,毛子哭說叫陳毛子;另取一簿有紅字有黑字,陰官一面翻小簿看,又時時看大簿,寫字很快。寫完,拏了竹簽一拍,發怒罵鬼差,鬼差磕頭不止;罵了許久,陰官說送他去。又很溫和對毛子說,不要怕,送你回去。喝叫鬼差將毛子帶去,毛子跟鬼差到一家門口,鬼差在他背後一推,就醒了。又說陰間森嚴可怕,有許多情形,大半忘了。大堂下,有一六七尺高的大鍋,下面火光很猛,還有一大鐵叉,不知鍋堿O什麼。陰官同鬼差們說話很多,我那時嚇暈聽不清楚,不能細說。

 

◎記陳幼清入冥所見情形一則(陳寶慧居士)

 

紹興樊江鄉廣仁寺,有一寶光和尚,俗姓陳,名幼清,家住紹興城朝東坊,很有善根,十四歲受人勸化,喫長齋,幾年後,道心增長,十九歲開菸葉店,叫店裡人都喫長齋,另給葷菜錢。這年秋天,兩眼忽瞎,第二年,頸項害瘰痢,又害鶴膝風,聽說觀音大士靈感,臘月初一日起,每天五更時,跪在庭前露天中禱告,禱告了四十九天,沒有效驗,那時冰凍寒冷,家裡人怕他加病,勸阻不止,說大限到來,情願快死;壽數未盡,願賜快好,病好願出家作和尚。又許願放十萬生命。第二年正月底,五更時,正哀苦禱告,忽昏倒,見一男子來,叫道:陳先生,你有病麼?又對他說道:病是前世罪業的果報,你跟我來。幼清跟了他走過大路,兩邊都是黃沙灘,房屋很多,走了一里多路,到一地方,有大廳七間,中一間設有公案,椅子兩張,一白髮婆坐在左邊,一黑髮婆,坐在右邊,黑髮婆起身走進堶悼h。白髮婆叫幼清坐在右邊椅上,說道:你要修道,曉得道字怎樣寫法?幼清說首字加走字,白髮婆說不是,我說的道字,是三箇直字。幼清聽了,不懂;漸漸有些明白,說道:我作生意,尋錢不少,怎樣沒有積聚?白髮婆立起身,向左右看看,又坐下。引路人說道:太太的意思,說轉眼是空。白髮婆指廳外月洞門,叫幼清去看。走入洞內庭中,覺寒氣徹骨,庭後屋中,人聲嘈雜悽慘,有羊鴨雞鵝種種的聲音。堶惜S有大廳五間,外有紅色木柵,中間放一公案;有一穿黃褂的人,坐在上面,一人跪在下面。又見兩人拖一赤膊大漢到柵內跪下,命將舌頭伸出,有兩箇,一同常人一樣,一紫黑像豬肝,拖大漢的人,在袋中拏出鐵鉤,鉤了大漢的舌頭,又一人,拏小刀割大漢的背脊,幼清嚇得不敢看。忽一人很快跑來,要捉幼清,幼清嚇了逃走;前面有大河攔住,拼命跳過,驚醒。作夢的第二天,身上發寒熱,有半月久,病漸好,一隻眼復了明。他要出家,老母不肯;民國元年八月,老母死了,第二年二月出家,在廣仁寺剃髮,那年二十六歲;從此一心真誠修淨土法門,求生西方極樂世界;今年四十四歲。寶光師親對我說這事實,叮囑我記錄了,登在靈感錄中勸化,報菩薩的恩。

 

●戒殺類

 

◎印光老法師開示戒殺放生法語

 

原來水中同陸地上的眾生,他的真心本性,直同過去未來現在三世的許多佛,沒有二樣,沒有分別,只因前世作了惡事的罪力,遮蓋了這玄妙光明的心,不能顯現出來,就沈淪在畜生道中,因此知識很淺陋,很下劣,除了尋求飲食,逃避痛苦死亡以外,一點也不曉得什麼。譬如一面很大的寶鏡,經了許多劫數的灰塵,不但已經沒有絲毫光明,就是鏡身的銅質也看不出了,直同廢物一樣;忽遇一有智慧的人,曉得眾生的真心譬如是寶鏡,有照天照地無邊的光明,天天用力去磨擦,起初略露一點鏡體,後來漸漸發出光明,磨擦到極點,他照天照地的光,就仍然完全顯露出來了,無智的人,才曉得貴重他,以為是至寶。要曉得這光明,是鏡子本有的,並不是從磨擦中得來的;雖然說是本有的,假如沒有用這磨擦的功夫,那就永劫沒有發現光明的日子。一切人天六道眾生的心性,都是這樣,從無始以來,本有的妙明心,受煩惱惑業的力(惑,就是煩惱的意思。從煩惱中作出來的事業,名曰惑業。)阻礙遮蔽,不能顯發出來,迷背了自己真性,造成這生了又死,死了再生的苦事。大覺世尊(就是我們娑婆世界的教主釋迦牟尼佛),曉得六道眾生一念的真心本性,同佛的心性,原是一樣,因出種種的方便,隨眾生的根機,說許多法,教大家修行學習持戒、禪定、智慧,等道理,希望大家能斷除煩惱的惑業,還復本來的妙明心體,圓滿福德智慧,證到清淨的法身,又教世人發慈悲心,戒殺放生,實因我們同一切眾生,都在輪迴中,從無始來,轉來轉去,你生我、我生你,你殺我、我殺你,有在前世中,曾經作過我的父母兄弟姊妹兒女,我也曾經作過他們的父母兄弟姊妹兒女,他們因惡業的力量,或是在人類中,或是在畜類中,常受我的殺害,我也常在人類中,或是在畜類中,常受他們的殺害,經過很長久的劫數,相生相殺,沒有完的時候。凡夫不能曉得,佛是看得明明白白;糊塗人全不覺得,仔細想想,就覺得受不住的慚愧悲哀可憐了!我們現今幸虧前世的福德善緣,生在人類中,應當解除怨恨,消釋仇結,戒殺放生,叫一切生命各各得到生存的地方;又幫他念佛回向,求生淨土,使他能超出輪迴,解脫苦惱。縱然他罪惡重,不能往生,我也應當仗這慈悲的功德,決定求臨命終時往生西方淨土;既得往生,就能超凡入聖,了生脫死,永出輪迴,漸漸修到佛的果位了。愛惜物命,救放生物,古時候聖人賢人都注重作這事。書經上有鳥獸魚鱉咸若的一段文字;文王的恩澤,顧及枯朽屍骨,何況有知覺靈性的生物呢?還有簡子放鳩、子產畜魚、隨侯濟蛇、楊寶救雀,這實在是聖賢一視同仁的心;還不曾曉得愚蠢有靈性的畜生,都有佛性,在輪迴中轉來轉去,時升時沈,有時作怨家對頭,有時作親友骨肉,將來還能決定成佛的許多道理。等到佛教來中國,三世因果、佛同眾生心性平等無二的道理,才大大明白在世上;凡是大聖大賢,沒有不用戒殺放生作挽回殺劫、培植福果、止息刀兵、快樂天年的根本依據。古人說:欲知世上刀兵劫,須聽屠門半夜聲。又說:欲得世間無兵劫,除非眾生不食肉。可以曉得戒殺放生,是拔除殺劫的根本,塞住殺劫的源頭,救濟世道的好教訓。昔日智者大師,買臨海江扈溪梁六十多處,長四百多里,作放生池,奉旨立碑,禁止捕捉,偷捉的人,立即得禍,直到唐朝貞觀時代,沒有改變。唐肅宗乾元二年,聖旨命天下各州立放生池;顏魯公作放生碑文,文中有云:『我皇舉天下以為池,罄域中而蒙福,承陀羅尼加持之力,竭煩惱海生死之津。』宋朝真宗天禧元年,也命天下立放生池;杭州西湖,就是宋朝的放生池。明朝蓮池大師,立放生池在上方、長壽二處,他作的戒殺放生文,流傳天下;至今三百多年,賢人君子,都欽仰敬佩。可見得慈心護生的在家出家有學問道德的人很多。有人說:鰥寡孤獨,貧窮患難,何不周濟?為什麼急急救畜生?這不是顛倒麼?說這話的人,是沒曉得佛菩薩教人戒殺放生的大緣故。人同畜生,雖然是兩樣,他原有的心性,本來是同的,他因前世作惡的罪業,淪落在畜生道中,我因作善事,幸得人身;若不憐憫他們,任性殺了喫,一朝我的福氣享完,他的罪受滿,難免從頭一一還他們的殺債,給他們吞喫。要曉得刀兵大劫,都是大家前世同今生造的殺業感召來的,若是前世同今生沒有殺業,遇了強盜賊,他的惡念都消了,善念就生了,自然不忍來殺害的;何況瘟疫水火,許多災難橫事,戒殺放生的人總是很少遇到的。可以曉得保護眾生,原是保護自己;戒殺生命,就可以免去天殺、鬼神殺、盜賊殺、未來怨怨相報殺。鰥寡孤獨,貧窮患難,也應當隨自己的身分力量去周濟,那堿O戒殺放生的人,一些不作這種功德麼?鰥寡貧窮這等的人,雖很可憐,還不曾到死的地步;那畜生不去救、不去買了放生,立刻就要凌遲割切,投入湯火烹煮。有人說物命種類很多,沒有窮盡,能放幾多?要曉得放生的這件事,實在是為的發起大眾普遍保護物命最大的善心;望大家能夠體貼放生的意思,生慈悲心,不忍再喫這同是貪生怕死,曉得疼痛的生物了。大家既不喫肉,那捉賣的人也就停止了,水陸空行一切的物類,庶幾可以飛行游泳在這很自在安樂的境界堙A沒有驚怕了,這就變成不放生的普遍大放生了,這就是前人說拏天下來作放生池了。縱然不能人人這樣,但是一人不忍喫肉,那無量數水陸中的生命,就可以免受一人殺害;何況不忍喫肉的人,不止一人呢!又替未來現在一切人,斷除鰥寡孤獨、貧窮患難的苦因,成了長壽無病、富貴安樂、父子團圓、夫妻偕老的善緣。這正是預先周濟,使那未來的人,生生世世,永不遭鰥寡貧窮的種種痛苦,長享那壽富團圓的種種快樂,豈不是盡天地中大家得著福利麼?那可以不關心呢?你們仔細想想,戒殺放生,還是急于為人的關係,還是急于為畜生的關係?要曉得救畜生的性命,實是真正徹底救人。這緩急輕重,何嘗顛倒呢?(謹遵極樂寺放生疏原文用白話演述)

 

◎豬作人語求饒命(伽藍記)

 

伽藍記上說:有一人,名叫劉胡,兄弟四人,作殺豬生意。在永安年的時候,劉胡殺豬,豬忽然能說話,哀求饒命,聲音很大,四邊鄰居都聽得,以為是他們兄弟打架,都來看,才曉得是豬。劉胡從此改悔,房屋改作歸覺寺,全家修行。

 

◎全家戒殺免冥捉(竹窗隨筆)

 

華亭人趙素,到青浦地方探親;船行到半路,看見已亡的僕人立在船上,心堣@嚇。問他的話,他說在陰間作差役,今天追捉三箇人,一是湖廣人,一是主人去青浦探望的親戚,還有一人不肯說出。問是我麼?答是的。趙素心堳飫`怕,到了親戚家門前,聽得堶悸滬聲,更害怕。那亡僕對他說:你不要怕,到夜我不來,就不捉你了;因在路上看見有人替你解救,是你全家戒殺的功德。到夜果然不來,趙素竟沒有死。

 

◎鱔魚討命(見聞錄)

 

蕅益大師說:孝豐靈巖寺自謙和尚,未出家的時候,有一朋友,叫勞振宇,是江右人,在遞鋪灘地方賣鱔魚麵,一年殺鱔魚幾千斤;後搬住德清縣,仍然作這生意。一天用滾湯燙鱔魚,像有人抓住手,不能蓋鍋,鱔魚都跳起,在他滿頭滿臉咬住不放,痛得大哭;鱔魚死了才落下。不到十天,振宇也死了。

 

◎殺生惡報(見聞錄)

 

性戒和尚,俗家弟萬七,專用繩索吊鳥雀野獸,勸不改。十多年後,一夜睡在床上,自己用繩盤頸;早晨有人開門看見,已死了。

 

◎江神求懺悔(樂生集)

 

崇禎庚辰年,江夏賀宰相,一夜停船在鱘魚嘴,夢見廟神來說,是九江神宋大王,前生同你和三昧師是師兄弟,三昧今世作國師,你作宰相,惟我墮落作江神;來往客商,都用豬羊祭我,殺生很多,我必墮落惡道。三昧師道行很高,超渡墮落的人很多;明晚他的船停在這堙A請你暫住一天,替我請三昧師禮佛懺悔,消除我的罪過,齋供和尚,必定有神僧來,這功德是無量的,我可脫離孽障,證善果了。賀宰相允許了他。第二天,三昧師的船果然來了,建水陸道場,齋供和尚。忽有一火頭僧,他說舊江神因這次功德,生了西方;新來的江神,也皈依了佛法,受五戒,從此不享受葷腥,以後務必改用淨素。有一人不信,乃用葷酒供祭;香伙忽跌倒地下,又立起說,我已皈依三昧國師,不享受血食;前日懶殘禪師已經說過,為什麼又破我的戒?以後切切不許殺生祭我。人問誰是懶殘禪師?說是火頭僧。大家去尋,已不知去向了。

 

◎虐殺妾婦投羊惡報(廣仁錄)

 

蓬溪縣官,劉道原,下任時宿在姓秦的家堙A夢見一婦人,哭訴說,是秦家婦,生前捶殺一妾,陰官捉去罰投羊,我現在圈襄,明天要捱殺給你喫,我死不惜,只因肚埵酗p羊,他因我同死,我罪更大。天明告知秦家主人,羊已殺死了。秦家很悲痛,拏小羊放入老羊肚堮I葬了。

 

◎魚螺報恩(樂生集)

 

杭州阮起鵬,年小時發願放生,最喜放螺螄魚子,因用錢不多,救命很多;又懇切勸化旁人。康熙十九年,坐船經過富春,船底觸石破了,水竟不漏進;靠岸後,見有幾萬魚聚在船底破處,又有螺螄攢滿,才明白這是報答阮起鵬放生的恩。蔡舂江作了一篇文勸人。

 

◎愛惜生命加壽免禍(樂生集)

 

福建人曹舜聰,在汀州鄭家教書,凡是鮮雞蝦蟹一類活物都不喫,恐怕主人為他殺生害命。順治丙申年,得病,殭冷了三晝夜,忽甦醒告訴人說:我的命應在甲申夏,捱流賊殺死,因在人家教書愛惜生命,所以加壽十二年,且免橫死;又因庚寅夏,勸人刻金剛經三頁,加壽三年。可見愛惜生命,能夠加壽延年,解除大禍;如要得福免災,惟有不殺生命,是最有效驗的。

 

◎好善放生免瘟疫(樂生集)

 

太湖堛漱H家,多數是捉魚為生,只有沈文寶,合家好善放生,人都笑他癡,但是他很快樂。一年災疫流行,有人夢見鬼拏旗一把說:除了放生的沈家,其餘的人家門前都要插旗。沒幾天,一村三百多家,染疫病死的一大半,只有沈文寶全家沒疫病。

 

◎戒殺與殺生禍福立見(樂生集)

 

北京人吳兆興,戒殺生物,念準提咒多年。康熙二十年正月初十日,停船在京口碼頭,見岸上一人殺雞;勸他不殺,不信。夜夢神人說,你平時能戒殺,已脫了十樁禍,免了十次死,將來還有許多好處。今天勸人戒殺,雖人不信,你還是有功德;那人要信你的話,還能活一年,他明天午時,生喉病死。兆興嚇醒,天明到街市作生意,天晚回船,聽了那人家有哭聲,是殺雞的人生喉病死了,心堳飫`怕報應的確,印發這事實的傳單勸人戒殺。

 

◎豬入法庭求救命(沈紹蓮先生)

 

沈紹蓮先生說:乾隆丁未年春,漢陽有一縣官,在坐堂時,忽有一隻豬跑來,跪在階下;很為奇怪。問有冤麼?豬搖搖頭。問要喫食麼?也搖搖頭。問是怕死麼?點點頭,落下眼淚。查是城外肉店逃出,買了養在寺堙C

 

◎假稱喫素救雞命免溺(勸戒錄)

 

梁溪地方,有一鄉下人,到親戚家,殺雞待他;他即阻止,說喫三官素。回家時在船中,忽岸上有一白髮老人喊說,船上有假喫三官素的人,不要渡他。他被同船人推上岸,那老人不見了;回頭看那船在河中,遇風翻了。救一雞命,能脫此難,可知好生心切,還是自己便宜。

 

◎病中發善願增壽得祿(勸戒續錄)

 

林少穆先生,名則徐,他說朋友錢塘屠琴塢太守,在辛巳年秋天,得重病,醫生用錯了藥,幾乎死;病中立誓懺悔,發願利人,救濟一切。一夜夢見觀世音菩薩對他說:你前世在湖北作官,辦事雖公,太嫌刻薄;雖沒私心,也要減福祿。又多殺生命,今生應當得短命報;幸你發願很誠,冥府可加壽,還加福祿。你應勉力作好事!醒後,教全家戒殺,買物放生。後作袁州九江縣官,為國家起用,得到皇帝多次特別的恩惠;病也全好了。

 

◎誤殺黃狗罰宣因果免死(右臺仙館筆記)

 

俞曲園先生說:漢口鎮,有一人姓陳,開乾肉店。有一黃狗,到他店奡M食;他正在割肉,隨手斫狗一刀,將狗斫死,丟在溝堙C幾年後,一天,見一老年人,坐在門外。問來買肉麼?老人說:來抓你的。問抓我作什麼?老人說:你丟我在溝堣T年了,今天幸得出來,能忘了你麼?說完即不見了。問店堣H看見這老人麼?都說沒看見,只見一隻黃狗向你叫。一霎時,覺得發熱頭痛,眼花不認識人了。忽大聲說,我前生是江寧縣城外黃土坡人,姓周,因罪死後投狗。你殺死我,丟在溝堙A困苦不得出來;現因有人挖溝,才得出來。閻王說你無意中殺我,不抵命;我訴說種種痛苦。閻王可憐我,命兩箇差役同我來;今天並不要你的命,只要你宣傳這事,叫人曉得一切畜生的性命,不可任意殺害;因我一命,保全多命,我因此可消除宿世的罪孽,再得人身了。他妻子驚慌說道:請等他病好後,一定宣傳。不多時病就好了。

 

◎殘殺狗命立地變狗慘報(寬靜大師)

 

我到宜賓縣佛學社,聽說有一人名叫黃玉成,他俗號叫打狗么麻子,是地方上的惡人,平素性情很殘暴,常作殺狗捉魚的生意。民國六年,雲南兵駐紮在宜賓縣,有一城防司令官,很注重道德。一天,巡查縣城街道,見黃玉成,綁了一隻狗,用稻草焚燒,那狗叫喊悽慘;許多人來看,不敢阻止。巡官派兵抓了黃玉成,用很重的刑罰責打;那時大雪,西北風很猛冽,剝去黃玉成的衣服,推到露天中,用冷水澆;看的人,都很快心。這夜黃玉成變成狗一樣,兩手在地上走,作狗叫,向廁所媔];好事的人跟了看。到了廁坑堙A像狗一樣喫糞;喫完,睡在廁坑旁,全無人形了。第二天在街道上亂奔咬人,被兵殺死,破肚抽腸,丟在荒野。

 

◎善烹鱉魚慘死如鱉(匡山隨筆)

 

宜賓縣沙河驛,有鄉人李二混,夫妻都喜捉水堛漸耵哄F烹煮鱉魚,是第一好手。民國十九年七月十六日,在白沙河捉了一隻大鱉,那時他族中人李緘三等在他家,殺鱉作樂。才動筷時,他的妻發了昏,像忘失了物件,到房內去,多時不出來;二混進去看他,也不出來了。族人很驚疑,進去一看,夫妻都爬在地上,像蛇游,頭抬像鱉,喚他不應,用手亂抓肚皮、胸前,肝腸流出,七孔流血死了。社員鄢聲玉對我說得很詳細,二混是他佃戶的妻弟,鄢居士是有學問品格的人,說話很謹慎,沒有半句浮言,望大家不要造殺業。

 

◎喫雞求子遭火死(寅畏室筆記)

 

有一六安人,住在上海,是小康人家;中年沒有兒子,很憂愁。有一朋友,教他天天喫雞,身體強壯,可以生兒子;因此喫了幾年的雞,還是不生兒子。民國二年正月回家,白狼匪攻陷六安城,燒他家的房屋,將他燒死,身體手腳焦爛,像火薰雞。同鄉某人親見告知我。凡人子嗣有無在天命,要求兒子,應當戒殺;今反殘害生命,受惡報,是不明罪福的因果;勸他喫雞的朋友,遲早也要受慘報。

 

◎戒殺癒兒病(寅畏室筆記)

 

有一王老太太,嘉興人,喫素念佛,七十多歲還是強壯。他的親戚石君,也在嘉興中國銀行作事,三房合這箇兒子。十九歲,忽得了癆病,醫不好。後有一醫生說:可天天喫小雞湯,三箇月後,再開藥方。家中人都以為是,只有王老太太極力勸阻說:要兒子病好,要放生求天保佑,為什麼反殺生,促短兒子的命?我替他念大悲咒,並用供佛的清水給他喫,當可病好。不半年,兒病果然好了,這是戒殺的靈效。

 

●補遺類

 

◎趙定宇正直作閻王(蓮池筆記)

 

蓮池大師說:少宰趙定宇,同雲南巡撫陳毓臺,是同考的朋友。定宇在明朝萬歷丙申年三月半去世;那時陳毓臺在任作官,因妻病扶乩請神,神判定他妻快死。懇求保佑。神說:五殿閻王新到任,很剛正,不能以私事求他。毓臺問:新任閻王是什麼人?回說是常熟趙定宇。不多時,趙家的訃聞寄來,他死的日期,同毓臺請神的時候相合;陳毓臺很驚異。他的妻果然不多時就死了。

 

◎張義卿作趙定宇閻王的書記(管見酬咨續錄)

 

管東溟先生說:張浩,號叫義卿,是一有名的秀才,生前與我很交好。在將死的三日中,能清清楚楚說前生的事,他在晉朝是投什麼人,在宋朝是投什麼人,都能說出;在明朝作過兩次邊將,今死去作陰府五殿閻王趙公的書記。趙公是我同榜友,作過吏部左侍郎,號定宇,名叫用賢。此事見雲南撫院陳毓臺祭奠文中。

 

◎陸深犯罪滅壽祿(朱平漢小品)

 

嘉靖年中,有陸詹事,名叫深;死了三天活轉,對他兒子陸楫說:你拏筆記下我的話,我在病中不看見你們後,覺得自己身體坐在廳中,有穿黃衣二人,跑到廳上說:奉了王命請你去。我正要問話,忽覺身已上轎,黃衣人在前引路,後跟數十人;我心中很怕。轎行如飛,到一城,黃衣人請下轎步行,一霎時,轎已失去;二黃衣人扶我走,腳不著地,到一城。又叫我改穿衣服,不知不覺衣服已換了。走多時,又到一城,很高,像京城式樣,有十幾里長,門有好幾重,大殿很大,有一穿王服的人,坐在殿上,黃衣人先進去稟告,王起身請我進去,問我認識他麼?我說王是不是蔣燾?王說:你作官應到一品,壽應活八十歲,因你在生犯了三大罪,十二小罪,所以官降三品,壽減一紀。那年我(陸深自指)六十八歲,聽了冥王這話,很驚怕。問王:我要死麼?王說:不死那得到此。王命拏簿予我看,生平所作所說,簿上無一不記;簿後又有朱色宇總結罪過。因求王念從前的感情,赦我轉活。王說不能專主,只能放你還陽二十日,趕快預備後事,不要為子孫計。又命黃衣人引看地獄,可傳告世人,警戒不要犯罪;所看地獄情狀很慘,嚇得慌張退出。出城在一處高岸上走,走了多時,很昏黑,忽見一燈微有亮光,跑近一看,是自己的屍身睡在床上,心中很惡嫌;黃衣人推我附人屍身,因此回生。過了二十日,陸深果然死去。閣學朱平漢說:蔣燾,號叫仰仁,是武功伯徐有貞的外甥,長洲秀才。

 

◎曹翰屠城冥罰世世投豬(果報見聞錄)

 

靈隱晦大師說:蘇州人劉玉受,號叫錫元,作貴州房考官。一次出門,走過湖廣的地方,夜媢琩ㄓ@長臉人,告訴他道:我是宋朝的曹翰,前世在唐朝時代作買賣,偶然經過一處寺院,有法師講經,我發心辦素齋供養一次,聽經半日;有這善因緣,世世作小官。到宋朝作偏將軍,名叫曹翰;攻打江州不下,發惱恨心,殺害全城人命;因這殺業太重,世世投豬。前幾年,投豬在你佃戶家,承你救活了我;今日你停船的地方,就是我將捱殺的地方,明日第一箇捱殺的豬就是我。有因緣遇了你,很是僥倖,務請哀憐救我!劉玉受驚醒,看看停船的地方,果然有殺豬店,拖出一豬叫聲很大。劉玉受出錢買了這豬,養在閶門放生園;有人喊他曹翰,就答應。這是許多人親眼見的事。

 

豬子的罪孽很重,性質很蠢,那能託夢?所以能託夢的,還是因前世聽講佛經的一點智慧。我辛未年,同劉錫元公在即中堂,聽講經,劉公對我說此果報,我到西園去看這豬,很喜潔淨,叫曹翰他就答應。從前曹翰同曹彬是從兄弟,曹彬行兵不肯妄殺一人,子孫富貴;曹翰任性殺人,世世投畜生,受人宰殺。可見因果分明,種什麼因,得什麼果,不過遲早不同,是逃不了的。又王丹麓,遂生集中說此事,劉公夢中問曹翰道:平日見你們捱殺的時候,用什麼法子可以解救?曹翰說:惟有聽到念佛的聲音,能免痛苦。求公凡是看見捱殺的畜生,替他誠心念佛成是準提咒,不但能解除苦惱,且能超度脫離苦道。說完悲哀流淚,拱手謝謝。

 

◎投豬還債(果報見聞錄)

 

靈隱晦大師說:高郵三垛鎮,有一鄉下老人,養一隻母豬,生小豬很多,幾年後發了財。忽一夜夢見一人對他說:我還你舊債已多年,現在只欠你一肩蘆蓆了。醒後很覺奇怪,忽家人來報說母豬死了。老人因這母豬有功,叫兒子去埋葬。兒子到一河邊掘坑,忽有一蘆蓆船行來,問他葬什麼?回說葬豬。船夫說:死豬肉可喫。拏一肩蘆蓆掉換死豬。兒子頂了蘆蓆回家;老人看見,因與夢相應,很嘆息。余西堂,號叫卓源,親見此事。

 

◎雷擊騙米老嫗(信徵錄)

 

康熙三十五年六月初三日,蘇州養育巷,有母子二人,兒子十幾歲。這日午時,天空忽起烏雲下雨,雷電時繞門前;兒子懼怕,躲到母親懷堙F雷在他母親懷奡ㄔX擊死,母親也嚇死。第二日母親又復甦,說今春有一乳母,抱一嬰兒到育嬰堂照驗,領米三斗回家;因遇雨,借我家躲避。我騙他說:雨久,路上難走,可先抱兒歸;米暫留我家,再來取。他依我話,抱兒回家,使他丈夫來取米;我抵賴不承認。他丈夫回去,叫他自己來;我終不承認。他因沒憑據,只得懊惱回家,被他丈夫痛打一頓;他夜埵Q死。他丈夫將嬰兒送還育嬰堂;要同我理論,也因沒憑據作罷。今天我母子遭雷打死,是應當的。說完,口吐綠水,是膽已破了,到晚氣絕。

 

◎雷擊奇聞

 

現在科學昌明,不信因果鬼神;但是常有奇怪事,叫人不能不信。最近我家鄉袁家壩,發生雷打人的事,情節很希奇。有姓張的老婦(隱其名),六十多歲,貪財忘義,人多惡嫌他。一天,帶小孫到臨平地方買物,因疲倦,在某當鋪天井中休息;遇一不相識的鄉婦,由談話漸漸親密,閒談多時。鄉婦是來贖金飾的,票洋交當夥後,因解溲出外;老婦趁鄉婦出外,竟將金飾冒領逃去。鄉婦回來,知金飾已被老婦冒去,向當夥理論;當夥因見他們談心,以為是同伴,不肯認錯。鄉婦又怕當夥的威勢,只得哭回家;中途情急投河死。老婦冒得金飾,帶小孩急急奔回。離家一里多路,在黃家漾的地方,忽天起烏雲,雷電很大,黑氣一團,直罩老婦,衣服都成細條,赤身露體,捱雷打死;面胸等處,血跡斑斑,形狀可怕,金飾還未放手。小孫跌在三丈外田溝堙A安然無事,天氣仍然放晴。可見雷擊惡人,並不是偶然遇巧,是確有神明作主。

 

◎曾心田生為冥官(聶雲臺居士)

 

曾泳周兄說:卿果夭先生,是一端正君子人,他父親,同我母親介石先生是好友。一天果夫的父親對介石公說:令叔宮太保不久要去世了。此事是卿家有一親戚,曾心田,在生作湖南冥官,告訴果夫的父親,說勾冊時,見這消息。太保忠襄公,不多時果然去世。泳周那時十二歲,親聽卿君說。

 

◎白日斷冥案

 

上海名畫家某御史說:在京作官時,有某同寮友,因貧兼作大學教員,人多曉得他作冥官。某御史祕密問他,他說:陰間有急案,白日也要去。問:斷什麼案?不肯洩漏。某御史說:此人性情剛直,不誑語。

 

◎傅鶴岑自記病中入冥

 

光緒丙午秋,我病溫瘧,醫生誤用柴桂;九月初八日,覺心腹如火燒,求死不得;午時後恍恍惚惚到一衙門,有許多囚犯跪階下,形狀可怕。一官坐堂上,呼我到案前,命差役拏一本冊子叫我看,冊面寫德渡二字,內有我的名字,下註:事多明察,中少誠實,八箇字,其餘不及細看。差役取呈案上,送我出衙門,聽得遠遠有哭聲,忽覺近在耳旁,睜眼一看,只見收殮的物件都備好了,我已死過多時了,由游敬山、王煥章二君,用大承氣湯治好。後聽妻子說,氣絕的時候,面色蒼黯,身體僵硬,不料活轉。我想此事當他是夢,但是那時氣絕多時,神經已失作用,決不能作夢,這樣清清楚楚,分明是鬼神的境界,實在無疑了。

 

◎徐雷夢受冥刑改過念佛生西方

 

徐雷,號叫電驅,浙江樂清人,出身軍營,喜喝酒喫肉。民國庚申年元旦夜,夢見一人,手腳綁在四根短柱上;兩鬼卒,用木樁擣他的背,悽慘可怕。近前一看,是自己的身體;一嚇,覺得恍恍惚惚,本身四肢被綁在木樁上了;背上受很重的捶打,痛得大叫。忽微微聽得虛空中有念佛的聲音,隨口跟了念,忽然驚醒;背上還覺得痛。心中害怕,追想平時邪行,慚愧懊悔;又想起聽人說學佛可以了生死,脫離地獄的痛苦,因改過天天念華嚴經、普賢行願品、阿彌陀佛聖號,不間斷。不多日,得病很重,還是拚力誦經念佛;病中看見空中有白光,如圓鏡。一夜對他妻子說:明天佛菩薩來接引我,應將屋堭蔑ㄡM潔,預備燒香。第二天洗澡換衣整齊後,端坐念佛去世。

 

◎謝祥巖謀殺正妻遭當打死

 

七都鄉,謝祥巖,在上海作外國人的廚司,一家五口。妻蔣氏,性情樸實,孝順婆婆,常織布貼家用;祥巖要娶妍婦作正妻,與蔣氏離婚,母親不許。祥巖暗同嬸母商議,要毒死蔣氏。戊辰年五月十二日將晚時,旅毒物在桂圓湯堙A叫蔣氏喫;忽天起黑雲,大雨,霹靂一聲,祥巖同嬸母都遭雷打死;祥巖的陰囊同腿肉打裂,嬸母頭面劈去一半。可見惡報很快,能不信有雷神麼?

 

◎蔣世不忘前世事(佛學半月刊)

 

河北省武強縣西南,召什村,有劉壽的女兒,生下來就能說話,現已五六歲;自說前生是獻縣鎮上村人,活了六十六歲,在民國十七年三月死,有兩箇兒子,三箇女兒,家中的情形,說得一點不錯。有一次與他前世所生的女兒(現在還活著的),細談前世家務;此事鎮上村的人,無不曉得。此是轉世還能明白前世事的確據。

 

◎鱔魚報恩(寅畏室筆記)

 

南京人喜食鱔魚麵;城南河邊有一麵館,生意比別家好。有一學徒,見鱔魚不容易死,雖砍斷還能動,心很不忍,背地堥C天偷揀一條肥大的鱔魚,放入河中;學徒期滿後作夥計,更加多放。被店主得知,停他生意;因失業不能生活,到下關跳江;忽覺腳下有物托住,被人救起;回頭看看江堙A是一群的鱔魚團在一處。店主聽得這事,很懊悔作這生意,改作素菜館;復用他作夥計,生意更好。這是民國初年的事,南京人多曉得;那能說這微小的魚,不曉得報恩呢!

 

◎不殺牲禽免水難(寅畏室筆記)

 

我有相識的鎮江人李君,半世不殺牲禽。一次在天津乘船沈沒,半夜飄流風浪中,已絕生望;忽聽耳旁有人說:你半世不殺生,可免一死。忽有浮板觸手;抱住浮板,遇救船得生。從此更加努力作善事,一生隱德很多。

 

◎怨鬼現相(聶雲臺居士)

 

潘達微居士,番禺人,長齋念佛,受五戒。在南洋公司擔任廣告事的時候,對八不居士說:有友人在京照相,約定三日取片;到期照相館不肯取出,要他同親戚或朋友來取,或有警察當面;因請朋友同去。照片還未曬,取出片底一看,有一女鬼,在他相後,髼髮怒目;一嚇暈倒,用薑湯灌了多時醒轉,說我對不住你。朋友送他進醫院,以後時時說見鬼,不多時死了。潘居士受佛戒很嚴,不說妄語;此人是潘居士的親友,所以不說出他的姓名。

 


回善書圖書館